再訪拉尼卡預覽:鵬洛客指南 Part 2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新聞消息

(本文轉自友站旅法師營地,非常感謝譯者Wolfgang.I@MTGCN、Mooncalf和Tone的辛勤工作!)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feature/211c

 

 

NewImage

今天我們繼續再返拉尼卡的鵬洛客導覽,第一部分向您介紹了拉尼卡及瑟雷尼亞公會。本週我們會了解一下伊捷和葛加理公會,在兩週之後我們會聊聊俄佐立和拉鐸司公會。

 

 

NewImage

 

伊捷人是癡迷的實驗者,是敏銳的創造才智與令人遺憾的三分鐘熱度相結合的典型代表。伊捷公會最初受命為市政工程項目(下水道、鍋爐、道路)提供解決方案,但他們的實驗卻往往造成法術力噴發、空間斷裂、或是神秘的傳送門。近期以來,其公會領袖巨龍尼米捷促使伊捷愈益鑽研更危險的實驗性魔法。這些實驗的目的無人知曉。

 

 

炎靈尼米捷是伊捷聯盟的首領和元祖,他是一個15000歲的愛慕虛榮、喜怒無常又聰慧異常的龍。尼米捷以他難以預料又十分火爆的脾氣而著稱於世,而這些脾氣也變得越來越激烈。尼米捷極少屈尊處理公會的日常運行事務,他更喜歡擬定長期計劃,而讓他的下屬去執行具體事項。

 

 

尼米捷的僕從構成了他的內廷,尼米捷通過這些被稱為伊茲曼迪的內廷成員來執行計劃,並藉以掌握外界動向。伊茲曼迪最強大的成員稱為伊捷首法師,數量維持在五至七名(其中一些成員的身份是保密的)。而即使是伊捷首法師也無法知道尼米捷最高等級的計劃和目標。

 

 

 

NewImage

龍智者尼米捷 | 插畫Todd Lockwood

 

 

伊捷著名場所

炎靈巢穴尼米斯。尼米斯,也被稱為“炎靈巢穴”,是尼米捷的居所和伊捷中央公會廳的所在地。尼米斯是一座巨型的塔樓,是拉尼卡最高的建築之一。塔樓每一層均住著伊捷煉金術士、法師和賢者,他們不斷的研究理論、進行實驗,以及丟棄無用的實驗品。塔樓的最頂層當然是尼米捷自己的巢穴,每一位在尼米斯居住並工作的伊捷人都是經過尼米捷親自的篩選。儘管塔樓的伊捷人所做的實驗看起來毫無聯繫,但尼米捷仍將所有實驗視作一個宏大實驗的一部分。

 

 

灼熱環圈。灼熱環圈看起來是一連串的巨型水輪,大多被認為是為生產能源所用。實際上,這些輪圈的內部結構是由米捷金屬環構成,並可以生成豐富但不穩定的法術力。灼熱環圈是新建造的建築,它的目的(除了生成大量危險的法力之外)依然無人得知。

 

 

煉爐坑。煉爐坑是一系列地下通道,由交織的高壓金屬管構成。這扭曲的迷宮十分錯綜複雜,以至於除了耐熱的蒸汽鬼怪之外,極少有人能夠探索其中。伊捷公會在過去曾因使用這些管道進行大規模(且十分危險)的實驗而飽受批評。

 

 

米捷鍛爐。米捷鍛爐是拉尼卡唯一冶煉米捷合金的場所。米捷在許多伊捷發明中都被用到,而鍛爐也被兇殘的揮動著火焰噴射器的凡爾西諾保護著。鍛爐內的高溫對於許多其他種族來說都是足以窒息的,但凡爾西諾在這種悶熱潮濕的環境中卻十分自在。

 

 

 

NewImage

插畫Wesley Burt

 

 

伊捷聯盟職位

煉金師。煉金師是將米捷和其他元素鍛造成玄秘工具的煉金術師。他們用新的合金、能量以及符文進行實驗。煉金師的競爭十分激烈,因此也經常引發小規模的內部鬥爭。

 

 

爆法師。爆法師是操弄由煉金師設計的玄秘工具的法師。這些工具不一定是實體的器械或神器,有時候爆法師操控的是懸浮在固定的軌道上的元素能量球、爆裂的能量盤、或者是流淌著岩漿的水流。

 

 

侍從。伊捷煉金師和爆法師可以擁有多達四十個侍從,大多數都是維多肯人,因為這個種族天生注意力集中且技巧有條不紊。侍從的職責通常包括記錄並組織信息(通常都是在危險的環境下)、獲取稀有的物品或元素(通常都是在危險的環境下)、或者完成實驗(一定是在危險的環境下)。

 

 

 

NewImage

插畫Dan Scott

 

 

怪奇。怪奇是一種原本目的為將兩種對立的元素(例如冰/火、煙霧/閃電、或者蒸汽/石頭)融合在一起的實驗的產物。伊捷的法師希望這些對立的組合能夠創造出更穩定更易於控制的元素,但當然,由於伊捷實驗的本質所在,實際產出的結果往往是恰好相反的。怪奇甚至比組成他們的元素更加狂野且不可預料。然而,怪奇卻是擔任守衛或者戰士的好材料。

 

 

 

NewImage

插畫Christopher Moeller

 

 

間位點。尼米捷將信息在公會成員內部分塊散佈。在他頭腦中,他將各種實驗、研究項目以及元素研究組織在一起,因而他才是唯一了解這些實驗的關聯的人。當他從一個實驗中得到結果之後,不管方法多麼混亂,他都會下令進行一系列看似毫無關聯的實驗課題。尼米捷需要知道每一種藥劑和元素的實驗結果,甚至是一些看似失敗的實驗也會成為尼米捷更加宏偉的計劃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

 

 

大多數人都以為他是一個瘋瘋癲癲、沉迷於知識的老龍,但尼米捷卻在秘密地進行一系列零散的宏觀實驗,他稱之為間位點。間位點的真實目的——以及其存在性——都很難被探知,因為其實驗的範圍和數量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都是毫無規律可言的。但對於炎靈來說,所有這些研究都幫助他解決一個困擾他多年的抽象的問題。

 

 

 

NewImage

插畫Dan Scott

 

 

伊捷對其他公會的態度

俄佐立:“俄佐立隨意為一切事物創造除自由以外的規則。”

 

波洛斯:“每一次我準備製造一起小爆炸夷平一個街區,或者放出一個能夠在現實和時空中撕開一道口子的咒語時,波洛斯就冒出來打擾我的雅興。”

 

底密爾:“我們對底密爾的了解越少,就越能知道他們正監視著我們。”

 

葛加理:“他們和死亡一樣深不可測。如果你跟踪一隻螞蟻足夠久你就能發現它的巢穴,但這巢穴只是深藏地下的聚居地最微小的線索。”

 

古魯:“感謝古魯,我們再也不用等著自然災難來摧毀實驗室了。多虧我們小心謹慎防著他們,不然他們肯定連我們本想創造的東西也一併會毀掉。”

 

歐佐夫:“進步意味著承受風險。可是一旦你與歐佐夫賭博,你的賭注可不止是金錢。”

 

拉鐸司:“務必躲開這些無知的暴亂魔鬼。拉鐸司就像一個並不是你身體所有部位都會被邀請的聚會。”

 

瑟雷尼亞:“瑟雷尼亞的狂熱者們與狗一起奔跑,崇拜對過往的幻想。他們應當明智一些,皈依屬於未來的奇蹟。”

 

析米克:“我能夠欣賞析米克的創造性,但是他們所製造的東西缺乏靈魂與激情。他們貌似是在打造生命,但是他們缺少那種將真正的生命融入作品的靈感。”

 

 

 

NewImage 

葛加理群落融合了生與死,這兩大完全對立的價值觀:他們在拉尼卡那些腐壞的區域中培育生命,而在生機盎然的區域中導致腐壞。在這裡你會看到由葛加理所製造的精靈、殭屍、昆蟲以及不死植物的混合體。這些詭異的生物,會生長,會攝食,同時還會播種… 在這個時空中,它們會在任何適合自己生存的地方活下來。

 

 

作為工會,葛加理的職能是拉尼卡所必不可少的。他們處理城市文明留下的屍體,為那些已經被遺忘的人事物,在文明世界之外提供了存在的可能。它們是拾荒者、是分解者,它們站在食物鏈的邊緣,也始終渴望坐在掠食者的位置。

 

NewImage

葛加理公會門 | 插畫Eytan Zana

 

 

葛加理公會的組織與其說像一個群體,不如說是一個單獨的有機體。它擁有一個引導公會方向和驅動公會生長的細胞核或神經元,負責收集養分並將它們轉換為可用資源的基質,有抵禦外來物的防禦外殼,也有驅使其生存、繁殖、和征服的本能。

 

 

葛加理現在的公會會長,是Jarad Vod Savo(賈雷),一位在死後將自己重生的巫妖。生前,Jarad是一位精靈弓箭手,葛加理的專業獵手,同時還是撒芙兒(Savra)的弟弟。撒芙兒當年雄心壯志,可惜現在已經掛了… 賈雷學習死靈魔法一段時間後,為了把自己的兒子從惡魔拉鐸司的手中救了回來,不得已採取了自殺,並且成功以巫妖的身份“重生”了下來,救回了兒子。

 

NewImage
葛加理巫妖領主賈雷| 插畫Eric Deschamps

 

 

賈雷維持著一個由薩滿和盜賊組成的議會,名叫斯利亞(Cilia)。斯利亞的職能有兩部分:對於議事的探討,以及間諜機構。這個議會由於其特殊性,極少公開召開。與賈雷的昆蟲爪牙們相聯合,這個機構現在基本成為了他的“感覺器官”,讓他能感受到葛加理之外發生的事情,並提供相關的情報介紹。

 

 

大家猜測,在斯利亞中有一個名為斯利亞首領(Cilium)的職位,會統領整個斯利亞,不過從來沒有人真的知道這些,除了會長本人。

 

 

葛加理公會領導層的變動情況比任何其他公會都更頻繁。公會相信持續循環的重要性,深知暗殺是政治勝利的有效方式,也明白活著並非獲得統治權的必備條件。

 

 

戴夫卡林(Devkarin),黑暗妖精族群。戴夫卡林族群都是黑暗妖精,他們沉穩而冰冷,擁有妖精迷人的外表,並且經常雄心勃勃的競爭著“葛加理最強之力”的頭銜。在葛加理所有派系之中,戴夫卡林基本承擔了所有領土擴張的任務。他們相信,這個世界中其他公會都沒啥好心腸,因此葛加理掌握的地盤越大,世界越和諧。戴夫卡林組群的首領通常是一位大祭祀,大家尊稱其為Matka。曾經有段時間,賈雷的姐姐撒芙兒擔任過Matka的職位、目前,出任這個職位的人是Zdenia,一位非常嚴肅、黑髮的年輕女人,她手腕與胳膊上滿滿的都是昆蟲與蜘蛛的紋身。

 

NewImage

插畫Vincent Proce

 

死之群落洛特離(Lotleth)。那些沒有規律奇形怪狀的不死生物、死靈法師、菌類植物以及其他死的不安分的“生物”,都被統統歸為了洛特離團體。籠統的,大部分葛加理的不死生物都是由盲目無規律的真菌結構所組成、被亡靈魔法所固定。雖然構成有點亂七八糟,但這些生物或多或少的都能夠使用一些亡靈的力量,別忘了還有一少部分身為洛特離代表的高階亡靈法師。客觀的說這一個團體是葛加理日常活動的主要勞動力,負責開墾與擴張,而且還是葛加理主要的戰鬥力—— 有時候為了公會,有時候為了一些薩滿的私人目的。在這個團體中的成員,經常會覺得自己在公會中是被低估或輕視的,他們的數量遠比大家看到的要龐大得多。這一團體現在的領導人是Wratislav,一個技藝精湛而自負高傲的人類亡靈法師。他很熱衷於帶領他的亡靈隨從穿越拉尼卡的大街小巷,顯示威嚴讓他覺得自我感覺良好。

 

 

循環的牧者街巷群落(Street Swarm)。街巷群落,循環的牧民。這一個團體是葛加理中的下層社會,他們負責通過吸收消化、腐敗腐爛,來推動生與死的循環。他們中,有屍體拾荒者、低等級的街頭薩滿、腐農、隧道巨魔、各種元素生物、恐怖的真菌生物,以及大量的Kraul(一種很像昆蟲的東西)。在拉尼卡中,所有與它臨近的團體,都在泥沼巷中有自己的分會,並且每一個分會都會由泥沼巷的原著民做領導指揮。

 

 

說真的,葛加理並不是一個能夠簡單“領導”的公會,在目光之外無休止的生長,讓公會就像許多沒有意識的變形蟲,每一個都有自己的想法,要控制這些東西可不是說著玩的。賈雷目前還保持著公會長的位置,主要是由於他源源不斷的給公會帶來能量—— 通過積極的回收這個時空中的廢棄物資。

 

 

他明白,戴夫卡林的精靈對力量十分渴求,而洛特離的亡靈族最終一定會廢黜他的位置。他在為葛加理謀求立身之所的同時,也在未自己的家庭做同樣的事情。

 

NewImage

柯羅扎公會法師 | 插畫Ryan Pancoast

 

葛加理著名場所

腐朽迷宮柯羅札(Korozda)。柯羅扎是葛加理新的公會大廳,拱形大教堂圍繞著一個巨大的、圓形迷宮雜草所包圍,外表看起來就是一個真菌覆蓋的廢墟。這裡是葛加理會長賈雷的巢穴,他在這裡接見斯利亞,這些不規律的法庭執行者。這個大廳周圍有護衛者在持續巡邏,包括了蜂群害蟲、巨型昆蟲、殭屍,以及拾屍爬蟲。

 

 

石徑(Stonefare)。石徑是個拱形磚質的隧道,蜿蜒的鏈接著葛加理控制區的各種遺跡、地下城。裡面充斥著真菌、蜘蛛網,還有流漿生物(Slime穿越)。哦忘了說了,這裡實際上還是蛇發女妖們住的地方,她們可是為這個拱廊貢獻了不少建築材料。

 

 

死亡渡橋(Deadbridge)。在葛加理控制區的中心附近,有一個巨大的天井,大到足以吞下去一整個教堂。架在這個天井之上的,就是死亡渡橋。一個巨大的平台,被四周許多的石質拱門所支撐住,同時被藤蔓植物、真菌以及矽化木所裹挾。死亡渡橋這個名字,來源於一個非常可怕的事件。一場大火,將毗鄰街區徹底燒成了廢墟,因此大家製造了這個坑… 畢竟,這是個方便,而且安靜的方式來處理屍體。最初,葛加理把這里當做是一個天然的知識庫與原料庫,慢慢的,公會最終接管了這裡。

 

NewImage

插畫Cliff Childs

 

腐屍農場贊尼科夫。每當拉尼卡中的一部分成為了廢墟,葛加理都會迅速的找到那裡,加速其分解循環、消耗那裡的資源、補種生命並滋養牠—— 最終—— 這塊兒土地就會在他們的要求下成為葛加理的管轄區。腐屍農場是葛加理擴張得來的區域之一,包括了周圍幾個區域:一些苔塗與流漿覆蓋的建築遺址,以及許多清道夫物種的巢穴。

 

 

浮屍閥門。拉尼卡地下有許多被沼澤所淹沒的隧道和硐室,這些是葛加理用來運輸並交易實體的主要方式。封閉下水道的,是一個特殊的真菌閥門,其開啟與關閉都相當的特殊,直接聽聽令於葛加理的命令。這個特殊的移動方式,讓葛加理能夠在其中輕鬆的運送屍體或進行交通,浮在上面的移動方式十分便捷。這地方身處於拉尼卡正下方,遍布整個時空,從某種角度講,確實是個非常可怕的地方…

 

NewImage

插畫Chase Stone

 

葛加理對其他公會的態度

俄佐立:“對俄佐立而言,我們是藏身於後的進程。我們是胃蠕動的聲音和無用的廢物。但實際是我們才是他們力量賴以存在的基石。”

 

歐佐夫:“歐佐夫是卑劣的鬼魂,總是尋求規避那讓我們化為土壤的循環。他們追求以力量對抗衰亡的傲慢也就能延續這麼長了。”

 

底密爾:“底密爾分享著我們的隧道,挖掘著我們的秘密。他們相信自己支配著地下世界,但是他們僅能支配那些在乎財產和地位的人。”

 

伊捷:“伊捷的方式散發著社會發展的惡臭。他們無視自己所破壞的循環。但是他們同我們一樣管理著城市,提供有用的魔法來保持建築物之下的結構。”

 

拉鐸司:“拉鐸司了解死亡的臨近,但是追求的卻是加快其循壞以達到微不足道的目的。惡魔毀滅了什麼,我們就把什麼再次培育回生命。”

 

古魯:“古魯是我們在未開化的城市野地裡的同胞,但是他們卻缺乏在工作中領會更大循環的眼界。”

 

波洛斯:“波洛斯說著一種我們永遠無法理解的語言。他們對命令與標語的激進獻身讓我們感到費解而困擾。”

 

瑟雷尼亞:“瑟雷尼亞努力的向我們一般崇敬自然,而他們對生命系統的奉獻值得讚揚。但是他們是患有夜盲症的necrophobe,在樸實無華的死亡面前一文不值。”

 

析米克:“析米克世世代代都在一個真理的邊緣求索,而這個真理隨便一隻蠕蟲都明白。”

 

回顧:鵬洛客指南Part 1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