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訪拉尼卡預覽:鵬洛客指南 Part 1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新聞消息

(本文轉載自友站旅法師營地,感謝譯者velkn-velve和MTGCN的辛勤工作!)

NewImage

 

 

拉尼卡時空裡,城市蔓延甚廣,覆蓋了整個世界。哥特式尖頂、鋪滿鵝卵石的廣場、危險的貧民窟和古老的遺跡相互映襯,數量驚人的種族和文明以這些地方為家。從最小的昆蟲在地底蠕動到莊嚴的巨龍在天際翱翔,無法統計居民居住在這個都市裡。那裡的露天市場可以買到任何東西,逛遍整個市場可能需要一個旅行者一輩子的時間。目力所及,天邊的大教堂令人畏懼。閃著金光的博物館陳列著從拉尼卡遠古時期找到的考古遺跡。這座城市裡住著各種生物,它們之間的區別相當大,比如講究嚴謹和完美的俄佐立參議院和窮人們聚居的毫無規矩的貧民窟。儘管見不得人的交易、犯罪組織和黑市在拉尼卡十分繁榮,但是真正有實力的組織還是公會。

 

NewImage

 

 

拉尼卡實力的基礎是十個公會,每個公會都有它自己的特色和在城市中的地位。這些公會早在數個世紀以前就建立起來了。它們的歷史充斥著為了控制整個時空而進行的戰爭、實施的詭計以及玩弄的政治權術。由於在這個世界裡,荒野上不斷樹起石質的建築,資源變得短缺,每個公會都在開拓它自己的影響半徑。

 

 

一千年來,十會盟,一份具有魔力的協議,保持了這個時空能有動態的和平。十會盟現在已經無效了,一時之間,十個公會陷入了混亂。不過,公會文化和職責區分畢竟有著萬年的歷史,這些公會很快又恢復了強勢。然而,公會與公會之間的關係日益緊張,無論是在神聖的公會大廳裡還是在無公會人士開的鄉村酒店裡,到處都能聽到有關公會糾紛的謠言。

 

NewImage

 

 

鵬洛客傑斯貝連現在把拉尼卡當成第二故鄉,但這個紛繁複雜的時空不止吸引了他一個鵬洛客。泰茲瑞、召獸使賈路、莉蓮娜維斯、基定尤拉和茜卓納拉都來過這裡,他們被拉尼卡的諸多秘密和萬般可能性所吸引,而這個時空也以誕生了不止一個鵬洛客為榮。

 

 

拉尼卡的普通百姓壓根不知道鵬洛客的存在,只有一些年長的生物曾經和鵬洛客相遇。比如伊捷公會的創始人和公會長,巨龍尼米捷。在失踪的一年間,這條老龍先是回到了他的老巢,最近又把他的公會投入了狂熱的研究項目中,除了他本人似乎沒人理解他想幹什麼。伊捷聯合的舉動不可能不引人注目——因為許多爆炸讓人難以視而不見——其它公會開始擔心炎靈瘋狂的背後是否隱藏了什麼計劃。

 

NewImage 

 

麥瑟雷尼亞,一個神秘的意識,瑟雷尼亞盟會認為這就是大自然本身,這個公會自認是麥瑟雷尼亞的代言者。整個公會就是這單一聲音的傳聲筒,他們通過傳播麥瑟雷尼亞的預言來引人入會擴展勢力。瑟雷尼亞的預言既是個人的,也是公眾的。瑟雷尼亞人相信通過壓抑他們的個人意識,他們可以理解盟會低語者——一群通曉麥瑟雷尼亞意識的樹靈。瑟雷尼亞的目標是包容所有個體成員,將他們轉化為盟會的一部分。瑟雷尼亞以維納迪為組織的基本單位,這是遍布拉尼卡的社群,每個都圍繞著一顆中心樹建立,並由一個樹靈領導。

 

 

卓斯塔尼是瑟雷尼亞的公會長。卓斯塔尼一個三為一體的樹靈,她統治著瑟雷尼亞盟會。當然,瑟雷尼亞人會說她最終是遵循麥瑟雷尼亞的遺願。卓斯塔尼三個樹靈的分體各自體現了一個瑟雷尼亞的價值觀。右邊這個頭體現了秩序,她的語調低沉平穩。左邊的頭代表了生命,她以輕快的歌聲表達思想。中間的頭體現和諧,她的總是低語,聲音清脆。每個頭都以她自己獨有的方式裝扮著,她們的眼睛各不相同,有青翠的綠色,也有閃亮的銀色。中間的和諧之首很少說話,但是一旦發聲,公會所有人都會奉若神明。

 

 

雖然瑟雷尼亞人不相信力量歸於任何一個點,但巨型的世界之樹維圖加基是整個公會的核心以及公會大廳所在地。維圖加基的樹乾就是信徒心中的聖堂,那裡的信眾來自整個拉尼卡,同時這裡也是公會長卓斯塔尼和這個樹靈領導的公會的家。

 

NewImage 

 

 

瑟雷尼亞人聚集地

象牙橡樹林:這里大片的樹林有一群有組織的白化象族戰鬥祭司守衛著。這些祭司穿著綠色長袍外罩銀色鎧甲鑲有他們組織特有的紋飾。他們的多用鈍器為武器,材料來自於象牙橡樹林本身。橡樹林的力量、純潔和長壽是他們聖潔的原因。

 

 

從外面看來,這裡的宣誓和典禮在橡樹林的枝杈之間若隱若現。小樹林裡舉行著由祭司主持的婚禮、談判、出行前的祈福以及訂立契約。監管這裡一切的是修行僧卓茲隆,一個滿臉皺紋的象族。以嚴格的瑟雷尼亞標準來說,他是一個叛逆者,因為他把自然世界置於公會需要之前。這主要體現在他對聖樹貝羅克斯的看護上。瑟雷尼亞高層領導很想宣布對聖樹的主權,但是卓茲隆堅持將這顆樹對全拉尼卡人開放,無論他是否隸屬於公會,只要他願意來向聖樹表示敬意或者尋求聖樹魔法加持的庇佑。

 

 

綠雕樹林蘇瑪拉:想像一下,一片佔地廣樹木密的森林,所有的植物都小心翼翼地種植其中,所有的樹木都被精細修剪,使它們不會互相纏繞或者侵占彼此的空間。蘇瑪拉是一個巨大的冥想花園,同時是一些宏偉的瑟雷尼亞建築以及美麗藝術品的所在地蘇瑪拉在馳名整個拉尼卡,主設計師是妖精塑木師薩德魯娜。整個瑟雷尼亞甚至其它公會都尋求、模仿甚至複製薩德魯娜的設計和技術。

 

NewImage 

 

 

巨型穿梭網絡:這是一個龐大的相互交織的道路集合,它們架設在樹冠的頂端。道路由拋光的璧堅石灰石(最純最白的那種)鋪就。巨型穿梭網絡在太陽下閃閃發光。在一些道路匯集的地點鑲嵌著暗色花崗岩築造的瑟雷尼亞印記,這些印記標識的區域聚集了大量的信眾,同時也舉行一些高階的宗教慶典。平日里,這個道路網絡只是用於開集市和運送物資,它還能在不損傷下面的精修樹林的情況下行走大群野獸。

 

 

瑟雷尼亞的生物

亞龍:瑟雷尼亞人以他們的亞龍為榮。由於拉尼卡地面相當擁擠,地下旅行就讓瑟雷尼亞在移動力上佔了優勢。亞龍喚師是祭師的一個專門的分支,這些祭師有辦法給亞龍帶上束具並馴服這些巨大的猛獸。在拉尼卡,亞龍地高速有力地噴出分泌物,將土地轉換成類似液體的物質,以便它們快速穿行其間。祭師們給亞龍套上覆蓋裝甲的車輛,每次可以帶數名乘客進行地下旅行。大多數時候,亞龍用於防禦,祭師們在裝甲車裡指揮亞龍的行動。

 

NewImage

 

 

元素:瑟雷尼亞的元素通常有纏繞著的根和竹組成。有時,一些大型元素揮舞大塊的白色的大理石以及石灰石塊作為武器或者披掛著它們作為鎧甲。如果元素們大到一定程度,它們經常會成為公共建築和廟堂。它們能隨時拔地而起,或者移到別的地方或者守護維納迪。

 

活化廟堂:這些是中等大小的多組織元素,它們居住在地下,以根狀系統為主,地面上則是纏繞固定石質建築的藤蔓。這些石質建築通常是瑟雷尼亞日常生活中用到的廟宇或者圓型劇場。如果公會受到威脅,牧師或者祭師將會召喚這些活化廟堂,整個元素就從地底鑽出,構成建築的石頭仍然與元素一體,當作護甲或者武器用。敵人敗退後,這些活化廟堂回歸地下,將石塊重組成建築物,一切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

 

NewImage

 

 

瑟雷尼亞的哲學

世界意志:世界意志,也稱盟會之音,是麥瑟雷尼亞意識的精準傳播。盟會也從公會會員那裡收集經驗和知識並且進行傳播。會員的冥想越深,對公會奉獻越大,他所得到的知識就越清晰。死後通過一種魔法儀式,瑟雷尼亞人的全部經驗(即他的靈魂)會“上傳”至世界意志裡。會員奉獻越多,他們和世界意志的聯繫就越深。有些瑟雷尼亞最忠實的成員靠著與世界意志相連,擁有了無盡的力量。

 


力量的誘惑:在一個完美的世界裡,瑟雷尼亞人相信他們所有的領袖,無論怎麼獲得的地位,都是會犯錯的凡夫俗子,沒什麼特別的。因此,一些瑟雷尼亞長者基於他們自己的雄心有一些自我膨脹,他們因自己的維納迪的成長和美麗而驕傲。

 

NewImage



暴力和偽善:一個廣為人知的秘密是瑟雷尼亞對待生命時的偽善。因為瑟雷尼亞關於生命聖潔的教義,人們可能會認為他們是徹底的和平主義者。事實正相反,他們會毫不遲疑地把數不盡的人力投入戰鬥。瑟雷尼亞的主要戰術之一就是製造一個有生物組成的活的護盾去阻擋敵人,直到他們的大型元素或者聖者登場消滅一切。在這些人死後,瑟雷尼亞舉行大型儀式讚頌高貴戰士的犧牲以及講述所有生命是如何歸於麥瑟雷尼亞的,但是成堆的屍體是很難掩蓋的證據。

 

 

美麗的保護者:瑟雷尼亞公會是自然以及人工美景的守護者。在維圖加基有著整片整片的捲軸和法條是關於正確佈置風景、使用最好的石頭、安排各類樹木和使樹葉處於最令人愉悅的樣子。有人相信應該讓所有石塊不沾染任何污垢,另一些人則認為不應該留下明顯的人工處理痕跡,但是所有人都同意展現美麗是生命的重要價值。

 

NewImage

 

 

瑟雷尼亞對其它公會的態度

波洛斯:“他們會厭倦爭鬥,到了那時,溫柔的瑟雷尼亞之擁將等著他們。”

 

俄佐立:“有一天,他們會從愚蠢的身外的法律中把自己的思想解放出來,然後學習遵循盟會之音。”

 

拉鐸司:“我們必須包容他們,直到他們順從。”

 

葛加理:“這些發霉的賤民應該學習我們的方式,不要再和那些蟲子和死亡混在一起了。”

 

底密爾:“一群不知生命的真實含義的恐怖獨行殺手。”

 

析米克:“生命和自然的調整人,他們的失敗源自於他們缺乏計劃和憐憫。”

 

古魯:“一群廢物……一群發臭的、不可理喻的、具有破壞性的廢物。”

 

伊捷:“一群在一個自大狂壓迫下的修補匠和管閒事的人,結局要麼失敗要麼自我毀滅。”

 

歐佐夫:“他們迷失在野心築成的無生氣牢籠裡了。”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