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白板上的數字 by Mark Rosewater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譯者的話:隨著MTG的歷史越來越長久,記得那些最早回憶的人似乎也越來越少,今天特別翻譯官網上的這篇文章,除了在世界杯來臨之前應應景,也是有點懷舊的心情使然,希望大家喜歡!

因為一個下午就趕出來這篇好累,所以本篇禁止複製貼上,限轉貼網址轉載。

原文名稱:Numbers on a White Board
原文出處: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mm/208
作者:Mark Rosewater
譯者:任建明

 

全文版權由Wizards of the Coast及孩之寶公司所有

 

 

史上第一個魔法風雲會世界杯就在本週(的Gen Con遊戲展),來自世界各地的隊伍們將會為了國家的榮耀、以及贏得終極的團隊獎賞而戰。世界團隊競賽這個點子並不新,從1995年的世界冠軍賽就開始了這樣的競賽。而團隊競賽有個很有趣的源頭,我覺得這值得來寫篇專欄。

 

 

我覺得我自己是個Magic的史學家,一方面是因為我是與大家溝通的人們之一,另一方面是因為我已經在這個圈子很久了。我熱愛說故事,也熱愛Magic的歷史,所以今天的專欄將會是這兩項我所熱愛事物的結合,讓我們開始今天的故事吧。

 

 

NewImage



在好久好久以前

我們的故事並不是從1995年、第二屆的世界冠軍賽開始,而是在前一年在威斯康辛州密爾瓦基的Gen Con遊戲展開始的,那裡是第一屆魔法風雲會世界冠軍賽的場地。比賽進行得很順利,但WotC的創立者之一、同時也是當時的執行長Peter Adkison覺得Magic的世界冠軍賽並不只是Gen Con中的一個遊戲比賽而已,他的目標是讓Magic世界冠軍賽變成一個更大的比賽,這個目標最後促成了後來幾年的世界冠軍賽。

 

 

於此同時,我正努力讓我的Gen Con之旅變成一個工作,除了開始寫文章以外,我也去和籌劃比賽的人們打好關係。我對卡片的進階知識讓我不能參加認證比賽,所以我轉作裁判。同時我有傳播的背景,所以我也開始協助比賽的影片報導工作。

 

 

我漂流到的第一個大比賽是加拿大多倫多的冰雪時代(Ice Age)售前現開,這也是Magic史上第一次的售前現開。這場比賽將由名人堂成員、同時也是現任研發人員Dave Humpherys奪冠。我在現場為鬥士雜誌(The Duelist)做報導,同時我也參賽,以便以玩家的角度來寫文章。我成績不錯,進入了第二天,不過因為某個來自WotC的人漂到了會場,他覺得我又報導又比賽不太好,所以我就被要求棄權了。

 

 

我漂到的第二場大比賽是1995年在賓州費城舉行的美國國家冠軍賽,我記得那是場夏天的比賽,因為那時候費城剛好有熱浪來襲。Mark Justice在決賽中擊敗了(未來的研發成員)Henry Stern,成為了第二個美國國家冠軍。

 

 

 

NewImage

未來的研發成員Henry Stern在1995年的世界冠軍賽

 

 

 

我在那場比賽中擔任裁判工作,不過在最後一天,我幫忙了決賽的影片報導,這是他們第一次試著把Magic比賽拍成影片,現場也發生了很多問題,我自願幫忙了影片的後製工作(我主要擔任配音,影片是來自波士頓大學的傳播學院),不過最後做的事情比我當初想的要多得多了,我不確定這場比賽的影片是否有公開,但如果有公開的話,大家可以看到一個非常年輕的我在舞台監看,同時回報狀況給總監跟評論員。

 

 

1995年的國冠最後在Stern和Justice戲劇性的決賽之後落幕了,Justice從敗部復活(那場比賽是雙淘汰制)之後,在兩場分別的五戰三勝制比賽中擊倒了Stern。比賽看起來平順的結束了,但幕後可沒看起來的那麼平順,混亂的最高潮就是玩家們在玩家會議的時候針對比賽的進程抱怨了三個小時。

 

 

Peter一直夢想藉由獨立舉辦的世界冠軍賽來把Magic帶到另一個層級,就在離比賽不到一個月的時候,Peter找到了一個新人來負責舉辦這場比賽,時間正在倒數。

 

 

危險世界

在這時候,我已經成為了鬥士雜誌的固定作者,每隔幾個星期,我都會和鬥士雜誌的主編Kathryn Haines討論,在國冠賽後的一次對談中,我知道了誰是世界賽的負責人。

 

 

「誰會來弄世界賽?」我向Kathryn問道

 

 

接著我第一次聽到了Jason Carl的名字。

 

 

 

NewImage

Mark Rosewater正在紀錄首次Magic世界冠軍賽的決賽

 

 

 

Jason Carl因為覺得在遊戲公司工作很好玩而加入了Wizards(他是對的,確實好玩),他進公司之後沒多久就被Peter拔擢,Jason在活動上的經驗並不多,但他對管理很有一套,因此Peter決定讓Jason來負責這一塊。

 

 

那是Wizards第一次舉辦這麼大型的比賽,我們並不是在會議中心的其中一個比賽而已,這整場活動都是Magic世界冠軍賽。這場比賽辦在西雅圖機場附近的紅獅旅館,來自19個國家的選手齊聚西雅圖,而這也是史上第一次有這樣的活動。

 

 

我相信任何人以不到一個月的時間來籌備如此規模的活動都會出問題的,更別提我們是毫無參考範例的舉辦這麼大的活動,還有,Jason基本上沒有舉辦過任何比賽(至少他沒舉辦過Magic比賽)。事實上,當我回憶這整件事情,Jason確實把這個瘋狂的任務完成得很棒,但是…這場比賽仍有些問題,這也是我要開始說故事的地方了…

 

 

當時我已經是撰寫所有比賽報導的作者,自然我也漂到了西雅圖,同時因為我是個受過訓練的裁判,他們也讓我參與了該場比賽的裁判工作,在最後一天,我和國冠賽一樣,協助了影片報導工作,同時監看著整個舞台。

 

 

我記得我走在紅獅旅館的大廳,我去過其他的Wizards活動都是附屬在其它會展的;有史以來第一次,Magic有了獨立的活動,就和其他相關人員一樣,我感覺Magic正在創造歷史,我們正在開創一個全新的、把Magic導引到更高更大的境界,我們還不知道會有多大,但我們知道我們正在一個新大陸。

 

 

 

NewImage

Marc Hernandez和Alexander Blumke在1995年Magic世界冠軍賽的決賽

 

 

 

在我繼續說故事之前,我要強調這場世界賽或是團隊冠軍賽基本上就是高級組織賽事的起源,在過去的17年,Wizards已經不再深入的介入比賽本身,且成為遊戲組織賽事的支配性力量了,但這個故事發生在Wizards依然深度介入的階段,就像你們即將看到的,還有很多教訓要學。

 

 

我大略記得我們在第一次會議時就碰到了幾個難題,Jason和裁判們開會,並且解釋整個比賽將如何進行,Jason表示他要簡化一些事情,其中之一就是他要把輪空(bye)的分數從3分變成0分。

 

 

我真的記得我頓了一下,他剛剛真的說了我聽到他說的嗎?

 

 

讓我很快為那些不打比賽的朋友們解釋一下輪空,如果比賽人數是奇數,那麼就會有一位玩家排不到對手,你該拿這麼玩家怎麼辦?這時候你會把他排到「輪空」。輪空可以說是一個不會取勝的虛擬玩家,任何對到輪空的玩家都被視為該對局的勝者。在第一局的時候,輪空是隨機給出的,但之後就會給全敗的玩家,因為他們應該「對到」該場比賽表現最差的玩家。

 

 

在比賽中有一個積分系統,用來顯示玩家們表現如何,一場勝利價值3分,一場和局價值1分,而戰敗則是0分。把輪空的分數從3分改為0分,基本上就是把輪空從不戰而勝修改為不戰而敗,給玩家一個不存在的敗局,那可是個巨大的變動。

 

 

除此之外,還有更多潛藏的問題存在,處理輪空最簡單的方法是讓比賽中的玩家自動輸掉,這會讓輪空存在比賽的底部,也就是說,表現很差的玩家會得到輪空,如果你讓輪空的玩家贏,代表你讓輪空到達比賽的頂端,也就是說,戰績最好的玩家會得到輪空。

 

 

這代表輪空不止隨機給予敗場,而是會給比賽中表現最好的玩家敗場,這直接地以很不好的方式影響了八強的產出,從短期來看,讓玩家不戰而敗也不合理。Jason試著改正了他的錯誤,他吸收了裁判的建議並且作為自己的績效。而我衝著他大喊為何輪空必須是不戰而勝也成了我們第一次的彼此介紹。

 

 

來自世界各地

讓我們回到1994年的世界賽一下,依我的記憶,只有三個國家在當年有類似國冠賽的比賽 – 比利時、法國、和美國(有趣的是,這三個國家在當年的世界賽都有選手進四強)。隔年,有國冠賽的國家增加到了19個 – 澳大利亞、奧地利、比利時、巴西、西班牙、瑞典、瑞士、英國、和美國。

 

NewImage

 

 

想要打進1995年的世界冠軍賽有兩種方法:
1. 身為國家代表隊,也就是國冠賽的四強。
2. 現任世界冠軍(別名Zak Dolan)。

 

 

那時候還沒有有效的積分系統,所以邀請玩家並不容易,除了邀請Zak Dolan以外,你必須成為你國家的代表隊才行。有73個人有資格,最後有71個人出席了當年的世界冠軍賽。

 

 

因為只有代表隊可以打世界賽,因此國家代表隊也成為了目光焦點,我很早就發現這是個有趣的角度,是的,世冠賽是為了選拔世界冠軍而生,但誰說不能選拔Magic世界冠軍隊?

 

 

我對這個點子感到很興奮,所以我找到Jason並告訴他我的想法,如果不只一個比賽,而是有兩個呢?如果我們將第一次擁有Magic的世界團隊冠軍呢?

 

 

現在讓我們設身處地為Jason想,你被指派了一個不熟悉的瘋狂任務,而且準備時間很少;活動就要開始,但待辦事項大大的多過你所擁有的時間。然後忽然來了個小人物,這個小人物不是Wizards的員工,你甚至不太確定他是誰,你只知道他是不久之前為了輪空而朝著你大喊的裁判,他來到你前面並且說:「你覺得我們多一個競賽項目怎麼樣?」

 

 

Jason基本上告訴我說他很忙然後離他遠一點,問題是我知道我的點子很棒,我不能讓它化為塵土,於是我去找了Kathryn,她同意這點子聽起來很棒,但在當時的一團混亂之下,這麼晚去推薦這樣的提案並不是個好主意。

 

 

這時候我想到,如果我只是把團隊的戰績記錄起來呢?這樣的話只有我需要作額外的工作,帶著這樣的點子,我再次找上了Jason。

 

 

我:我只需要30秒。
Jason:好,30秒。
我:我覺得人們會對最強的隊伍感興趣,我只是想記下團隊的資料,並作為歷史紀錄之用。
Jason:這件事情需要我介入或處理任何事嗎?
我:不用。
Jason:如果我同意,你會離我遠一點嗎?
我:會。
Jason:好吧。

 

 

所以我得到了一塊白板,我在上面寫上「團隊競賽」四個大字,然後每局我都在上面更新最新的團隊排名。這時有件有趣的事情發生了,美國早早就領先並且維持住領先,但有大約六個國家正在努力為第二名拼戰,玩家們都不斷的跑到白板前面,看看他們的隊伍表現如何,即使是排名落後的隊伍,也都很想知道他們和前面的隊伍差距多大,等塵埃落定,美國隊勝利,芬蘭隊居次。

 

 

我在鬥士夥伴(給DCI會員的電子報)寫的比賽報導中,我把隊伍的資料寫了進去,我甚至把美國隊的強大表現寫進了鬥士雜誌。

 

 

在這場世界賽的隔年,專業賽開始舉辦,而世界團隊冠軍這個概念也開始廣泛的被接受,美國隊以隊伍的姿態在團隊決賽中迎戰捷克隊,最後美國隊以些微差距奪得衛冕。(但隔年改由加拿大取得桂冠)

 

 

Jason辦了一場出色的世界賽,也許從現在的標準來看並不特別出眾,但以當時的眼光來看相當的優異;瑞士隊員Alexander Blumke擊敗了法國隊員Mark Hernangez,成為了史上第二個Magic世界冠軍。

 

 

NewImage

 

 

世界賽在哪?

這只是Magic歷史的一角,我希望你們喜歡今天的專欄,我也很好奇你們是不是還想聽更多這樣的故事。你們可以透過我的email、專欄回文、推特、Tumbir、或Google+回饋給我。

 

 

也希望大家下週回來看看有關遊戲設計工具的專欄。

 

 

希望你找到了你的白板,把你有興趣的東西寫在上面吧!

在《翻譯文章:白板上的數字 by Mark Rosewater》中有 8 則留言

  1. 結果後來迴響這麼大 甚至變成這麼大規模的比賽 這也算是無心插柳吧 不過更令人好奇的是 你跟Jason後來有怎麼漾嘛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