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七月四日生(或是,喔,看看這些爆炸啊!)

譯者:DCI一級裁判Klarc

 

NewImage

“請小心處理自己的煙火,你不會想要和這傢伙一樣。”

 

 

好吧,現在的確還不是四號,但是六月已經過去了,而且七月已經到來了。再經過幾天我們就要慶祝美國的獨立紀念日了,所以讓我們提早開始派對,並且用回答問題來慶祝由規則困惑中解放出來的獨立吧!

 

並且記得,如果你有什麼問題纏著你讓無法獲得自由,你可以寄一封電子郵件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者是在@CranialTweet推特我們,而不管你是選擇哪樣,我們都會回答你的問題,而且你的問題還甚至有可能出現在以後的文章裡!

 

 

[Q]我的對手有個墓約和一隻上面裝有植髓戰甲的生物。他說他可以支付戰甲的裝配費用來卸裝,好獲得犧牲的效應並且觸發墓約。這樣是可行的嗎?

[A]你的對手似乎不太清楚裝配這異能是如何作用的。要起動植髓戰甲或者是其他任何武具的異能時,他都必須選擇一個能配戴武具的合法目標,而這也就表示他不能在沒有其他生物的情況下「卸裝」。他”可以”起動這個異能,並且指定已經裝配戰甲的這個生物,但是這並無法幫助他,因為在這情況之下,戰甲並不會卸裝,只會乖乖的待在這生物上。由於並沒有發生卸裝或者是重裝,所以戰甲的犧牲效應並不會觸發。

 

 

[Q]如果我使用誇薩群法師的異能來炸掉擬態缸會發生什麼事呢?中間會有時機可以壓印和拷貝這個群法師嗎?

[A]可以的!犧牲誇薩群法師是起動異能的費用,因此你得先結清才行。這會觸發擬態缸,而且這個觸發異能也會被排在群法師的異能堆疊之上。因此擬態缸的異能會先結算,然後它的操縱者就可以在群法師的異能把擬態缸拆掉之前獲得壓印,以及拷貝群法師的機會。

 

 

[Q]如果我的對手施放火焰柱指定我的骨髓蝙蝠,然後我回應重生,會發生什麼事?火焰柱還會放逐我的蝙蝠嗎?

[A]不會。火焰柱只有在目標從戰場上進墳場(也就是「死去」的意思)時才會試圖做點什麼事情。但是因為蝙蝠重生了,所以就什麼事情都不會做了。重生會防止消滅和消滅帶來的所有副效果,因此火焰柱只能乾瞪眼,希望這回合之後能發揮點用處。

 

 

[Q]我正在構築一副指揮官為歐佐夫傳人泰莎的指揮官套牌。如果我同時操縱天界曙光極黯時刻,那我的生物會同時是白色和黑色,讓我在起動她的第一個異能時觸發第二個嗎?又,如果我操縱其中一個,以及選擇另一個顏色的畫家僕役呢

[A]會更改顏色的效應通常只會取代原本的顏色。因此倚天界曙光和極黯時刻來說,你的生物不是黑的就是白的,但不會兩者皆是(要看這兩個結界的順序來決定)。不過,畫家僕役卻是個特例:因為它上面很明確的指出「額外具有該色」,所以它只是在原有的顏色上加一個新的而已。因此,如果你想要泰莎無懈可擊,那畫家僕役就是你最好的選擇了!

 

 

 

NewImage

“她去派對瘋狂的時候會自備煙火。”

 

 

 

[Q]如果我操縱大自然的反亂和蠻荒精魂,然後下了張樹林,會發生什麼事呢?這個樹林會變成蠻荒精魂的複製品嗎?

[A]很可惜,你的樹林並不會變成巨大化的浩克。蠻荒精魂的異能是個替代式效應,而且並不會檢查進戰場的永久物是否會在之後變成生物。特別來說,它”不會”檢查戰場上給予持續性效應的的牌。因此在樹林進戰場時,蠻荒精魂並不會「知道」它會變成生物,所以也不會對它做什麼。

 

 

[Q]我有一個可以擊殺我對手的咒語,但是他卻操縱了一個魔法力倒鈎,而如果我橫置這些地的話我就會死!我有任何方法可以避免掉這個情況嗎?

[A]只有在咒語是瞬間的時候才行。你這裡要做的就是橫置適當的地,並且將魔法力倒鈎的觸發效應放進堆疊,然後回應施放瞬間咒語。只要這個咒語可以解決這個對手,那遊戲就會在倒鈎解決你之前結束。不過,只有瞬間咒語可以這樣做,因為其他的咒語在堆疊上有觸發效應時是不能施放的(而如果你在施放的過程中橫置地取法力,那魔法力倒鈎的觸發還是會排在該咒語的堆疊之上)。

 

 

[Q]我操縱一個新綠陵墓。我的對手使用馭靈械操縱我的回合,並且說他要我起動陵墓然後不找張地出來。這樣做是合法的嗎?

[A]是的。當有東西叫你尋找隱藏區域-比如說手牌或者是牌庫-來找特定性質的牌時,就算裡面有合乎該性質的牌存在,說「我找不到」還是合法的。新綠陵墓指定要找「沼澤或者是樹林牌」,而不是「一張牌」,因此就算牌庫裡面還有沼澤或樹林,要找不到也是完全合法的。你還是得為牌庫洗牌就是,因為雖然什麼都沒找到,但是尋找這個動作還是發生了。[/A]

 

 

[Q]我的庫度沙鍛冶主組合技套牌可以快速找出殲鐵巨像。但是我的對手卻讓它和平主義了!如果我犧牲它來再度起動鍛冶主的異能,那我還能將它從牌庫中找出來嗎?還是我得等鍛冶主找完之後它才會洗回牌庫?

[A]你可以找出阿殲看看你的對手在無法和它平相處之下會多喜歡它。即使殲鐵巨像的洗入牌庫效應是一個觸發異能,它還是會在鍛冶主的異能之前結算。不過在這情況中它並不是個觸發,而是個替代式效應,將「把這放進墳場」改成「展示這個然後洗回牌庫」。這完全不會用到堆疊,因此技術上會在起動鍛冶主能力的一半時發生(不過為了避免造成困擾,還是先找出來再洗牌吧)。

 

 

[Q]我有一個月智者多美代的徽記,手上還有一張魔力流失。我的對手施放了一個我很想要反擊的咒語,但是在施放完之後還有三張未橫置的地。我有任何方法可以利用徽記讓我可以魔力流失兩次嗎?

[A]只要你有足夠的魔法力可以施放兩次魔力流失,完全沒問題!你對手的咒語只有在你們兩依序讓過優先權的時候才會從堆疊的最上面結算。因此你可以施放魔力流失讓它支付。這時候多美代的徽記會觸發,而這異能的堆疊會在咒語之上,並且將魔力流失移回你的手上讓你再施放一次。這次你的對手就無法支付那三點法力了,所以他的咒語會被反擊掉。

 

 

[Q]我可以使用松柏森智者產出的法力來忍術深夜忍者嗎?

[A]不行。松柏森智者只會幫助你施放生物咒語,而忍術並不是施放。它只是個將生物牌放進戰場的起動式異能而已。

 

 

[Q]如果我選擇枯萎巨龍極茲銳來當我EDH套牌的指揮官,並且將它壓印在擬態缸上。如果擬態缸被拆了我還能將極茲銳送回指揮官區嗎?

[A]你只有在指揮官進墳場或者是被放逐時可以選擇是否要將指揮官送回指揮官區。在這例子中你的指揮官已經被放逐並且哪裡也沒去,所以可憐的阿極只好繼續待在那兒,除非你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將它從放逐區中回來。

 

 

[Q]我正在構築一副黑綠的現代賽套牌,而且我有使用尖吼怪和聲召集。如果我呼魂尖吼怪,那我有任何方法可以讓它在死亡之前橫置它來支付和聲召集的召集嗎?

[A]可以的!犧牲呼魂的生物只是個平凡的觸發式異能,所以你可以和回應其他觸發式異能一樣回應它。因此你可以讓尖吼怪進戰場,觸發它的「犧牲我」異能,然後再回應施放和聲召集並且橫置目前還活著的尖吼怪來幫忙召集。

 

 

[Q]我的對手用裝配有鋒刃翅翼的生物攻擊我。如果我對它使用烏爾博格,那它會失去先攻異能嗎?還是會被翅翼直接忽略呢?

[A]這是一個簡單的層級問題。你有兩個想要增加或移除異能的效應,因此它們的層級是相同的,而在這種情況之下最新的效應會「獲勝」。在這例子中最新的效應是烏爾博格(在鋒刃翅翼已經裝配在生物上之後起動),因此該生物會失去先攻異能。

 

 

 

NewImage

“很棒的引言敘述,或是最棒的引言敘述?”

 

 

 

[Q]我操縱五彩預兆和兩個地,一張平原一張海島。如果我的對手施放一個咒語然後我用迴避行動回應,那他要支付幾點法力?

[A]他得付全額的五點。各種「領域」的異能並不在乎你是否真得擁有五張不同的地,只在乎這些地裡面有多少種基本地類別而已。由於五彩預兆讓你的每張地都擁有全部的基本地類別,所以迴避行動會如此看到並要求對手支付五點法力,否則就要反擊他的咒語了。

 

 

[Q]我的對手墳場裡有陰界渡橋,如果我的易形地窖死了,那渡橋會被放逐嗎?還是它只會看到在墳場裡的易形地窖只是張地而已?

[A]他的渡橋會消失。任何尋找生物離開戰場的觸發式效應種類只在乎它們離場時是否是生物,而不管它們在去的地方是否還是生物。所以渡橋的第二個異能會觸發並且放逐自己。

 

 

[Q]如果我用重獲自由的卡恩重新開始遊戲,並且操控兩個用它能力放逐得來的地,那我可以立刻施放薩拉復仇者,因為我在開卡恩大絕之前已經經過了不只三個回合嗎?

[A]重新開始的遊戲並不會記得在卡恩之前發生過什麼事,或者是重開之前經過幾個回合。因此你現在進行的是第一回合,所以如果要復仇還得在等等。

 

 

[Q]我的對手操控一個幻象巨龍。我知道如果我施放悶殺在CMC3以上的生物時,那它會被反擊。那我可以施放好讓巨龍的「犧牲我」觸發效應發生嗎?

[A]在施放咒語之前,你必須先得為該咒語選擇需要的合法目標。如果你不能或無法,那這咒語就不能施放,遊戲也會自動倒回到你開始施放咒語之前。因此悶殺從未被施放、從未指定巨龍,而且巨龍的異能也從未觸發。

 

 

[Q]如果我的對手有一個選擇人類的靈魂洞窟,並且橫置它來施放黑暗親信,那我還可以閃現塑形學者凡瑟嗎?還是洞窟會阻止我如此做?如果我施放奉還又會如何?親信會回到他手中,然後我可以抽一張牌嗎?

[A]靈魂洞窟只會防止咒語不被反擊,僅此而已。凡瑟也沒有要反擊咒語的意思,他只是將咒語從堆疊上彈回手上,因此洞窟無法阻止他這麼做。

奉還就有點麻煩了。親信是個合法的目標,所以當奉還結算時它會盡可能完成能做的事。它無法反擊親信,所以親信不會回到對手手上,但你還是可以抽一張牌就是。

 

 

[Q]我的對手和我都操控實驗室狂人。如果他的牌庫的牌比我多,那我要如何施放興旺才能贏呢?或者至少造成和局?

[A]你可以狂笑一陣,並且獲得遊戲的勝利!這裡重要的第一點是,當有東西告訴玩家抽複數張牌時,它會是以一系列的抽一張來完成(因此「抽兩張牌」實際上是「抽一張牌,然後抽一張牌」)。興旺會創造一系列的抽牌,造成某人從無牌的牌庫抽牌並且靠狂人獲勝。

重要的第二點是,當”兩個”玩家都要抽牌時,他們並不是同時抽牌的。取而代之的是,就和魔法風雲會裡面大多數的東西一樣,主動玩家會先抽正確數量的牌,然後非主動玩家再抽正確數量的牌。這也表示(因為你應該會在自己回合施放興旺)你會在對手之前抽完牌,所以如果這發興旺夠大讓你可以抽乾牌庫,你就會贏。

 

 

[Q]我的對手有個旭日泰坦,以及兩個拷貝它的幻象身影。如果我施放斬斷血脈指定泰坦,那會連身影一起放逐嗎,還是它們名字並不一樣?它們的犧牲異能會被觸發,讓它們被犧牲掉而不是放逐嗎?

[A]你可以放逐它們全部!一個生物的拷貝是完全拷貝,這當然也包括名字,所以這些身影目前都叫做「旭日泰坦」。而它們也沒有被斬斷血脈所指定(要記得除非有「目標」這個字,否則都沒有指定這個動作),因此他們的犧牲異能並不會觸發而斬斷血脈會將它們不放逐。

 

 

這星期就這樣啦。我現在超想去看煙火的,但是別怕!Eli下星期會帶新一期的顱內植入回來,裡面還會有魔法風雲會2013核心系列的新規則問題喔!

– James Bennet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