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文章:時空追逐 – 多重宇宙的時空概覽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本文轉載自友站旅法師營地,感謝辛苦的作者Wolfgang和Velkyn-velve!)

作者:Wolfgang.l@MTGCN & Velkyn-velve@MTGCN

 

(第二部分,第一部分請點此

 

(作者按:本文刊登於<DICE>第四期,雜誌中的版本略有不同,配圖也不一樣。歡迎大家支持實體雜誌!)

 

 

歡迎大家回來,今天我們會繼續上次沒有完成的旅行。今天我們要去的時空都和大家熟識的多明納里亞十分不同,因此請大家務必注意安全。我們即刻啟程!

 

 

伊奎羅(Equilor)

伊奎羅是多重宇宙中最為古老的時空之一,其居民是人類形態的強大生物。在LynnAbbey的小說“鵬洛客”中,克撒曾提到過伊奎羅:“一個古老的名字,最為古老的名字,最遙遠的時空。它屬於時間邊緣的時空。”

NewImage 

 

伊奎羅時空是常人無法想像般的古老,在它面前,四千歲的克撒都像一個小學生一樣。它的地貌像是被時間消磨殆盡一般,毫無生機的灰色迷霧籠罩在毫無棱角的岩石周圍,時空中的一切都已完成了其生死輪迴。伊奎羅並不是被冰封或被死亡侵蝕,它只是已經走到了時間的盡頭。這個神秘的時空引發了無數途經這裡的鵬洛客的好奇。

 

在時空斷片時代,鵬洛客克撒曾來到過伊奎羅試圖找到非瑞克西亞人的起源。這個時空的長老告訴克撒由於時空斷片的存在,非瑞克西亞人無法抵達多明納里亞。他們還告訴他多重宇宙中有許多像非瑞克西亞人一樣的黑暗勢力,但他們終究會消亡。在伊奎羅人的勸導下,克撒平靜了下來,他決定留在這裡。他對這裡的人長年來積累的知識十分感興趣,並企圖將這裡改造成為一個器械天堂。但他激進的想法並沒有得到大多數長老的認可,因此克撒不久之後便返回了多明納里亞並再也沒有造訪過伊奎羅。

 

 

 

伊誇塔納(Iquatana)

伊誇塔納是一個大氣層由純粹的以太充斥的時空,以太也對這裡的生態環境產生了奇怪的影響:生物的軀體十分易於彎曲扭動。這個世界的地面遍布著類似煙囪和陷坑一樣的地貌,噴發出電漿一樣的以太,而那些夢境般縹緲的生物便藉著噴發的蒸汽氣流翱翔。

NewImage 

 

有一些鵬洛客造訪這裡試圖召喚巨獸,或研究伊誇提人以及他們創造的夢生阿米巴。夢生阿米巴是被作為活體記憶承載體而創造的,因為伊誇提人的歷史在過去的某個事件中被抹去了。

 

 

神河(Kamigawa)

神河的位置在十分遙遠的地方,比我們去過的任何時空都要遠。神河時空分為“現世”(實體世界)和“隱世”(神明世界)兩個部分。千百年來,現世的居民都信奉神明,並與神明和諧共處。然而隨著神河最強大的勢力的領主今田剛司竊取了隱世眾神之首大口繩的孩子,企圖獲得不死之身及強大的力量,隱世的神明發動了對現世的戰爭。

 

 

水面院
水面院正如其名,是一座懸浮在瀑布上方的法術學院,水面院的學徒可以在這裡學習到強大的法術。水面院由居住在學院上空的雲中的空民領導,他們是水面院的精神領袖及庇護者。在逆神之戰時期,水面院的一位學徒將食人魔卑出告的徒弟殺害,引發了卑出告無情的報復。卑出告帶領著食人魔及惡鬼大軍將水面院屠戮殆盡,並殺死了校長秘師範。

NewImage 

 

 

霜劍山
和寧靜的水面院正好相反,霜劍山則處處充滿危機。陡峭險峻的懸崖和危機四伏的雪原中,潛藏著無數的惡鬼、野蠻人和食人魔。有人說,雖然條條大路通往霜劍山,但沒有一條路是回頭路。在霜劍山深處,坐落著食人魔首領卑出告的巢穴——真火閣。

NewImage 

 

 

洛溫/暗影荒原

旅途的勞頓和艱險一定讓你身心疲憊吧?下面我們要去的時空也許可以讓我們駐足休息,因為你將看到的洛溫和暗影荒原已經和從前大不相同了。曾經的洛溫是整個多元宇宙辨識度最高的世界之一,這裡曾是最精神分裂的世界。在遊覽這個時空之前,我們首先介紹一下歐娜——曾經洛溫最強大的生物以及她所創立的白天黑夜輪轉機制。

NewImage 

 

 

歐娜是所有仙靈的女王,而她的仙靈們最大的任務就是四處竊取其他生物的眠夢,用以孝敬他們的女王。歐娜本體深居簡出,她所在的艾蘭卓幽谷是整個洛溫最神秘地方。歐娜出於本身的意願把洛溫這個世界每個白天和每個夜晚持續時間定為一個世紀。永日和永夜之間有極光作為標誌,極光之後,世界改變,幾乎所有族群都會失去之前的記憶,並且極大地改變性格。儘管這裡還是洛溫,但是人們也稱之為暗影荒原。

NewImage 

 

 

洛溫和暗影荒原都是童話般的世界,一個是美麗的童話,另一個是陰暗的童話。在洛溫,這里山青水綠,到了暗影荒原,山水變得險惡,各種可怕的生物紛紛出動。在這種轉變中,金葉林變成枯葉林,英莊園成了英剎園,漫釀渠變成了漫澀河。不過這個時空最引人注目的還是其特徵鮮明的種族,讓我們花些時間來了解一下這些種族在晝夜變化中的情況吧。

 

 

妖精
洛溫世界的妖精在整個多元宇宙裡都是獨樹一幟的,他們頭上長著角。無論是永日還是永夜,他們對美都有執著的追求。在洛溫的時候,妖精們按照美麗程度,將自身分為4個階層,由高到低分別是:至美、精英、純良與無垢。除此之外的所有生物包括那些不幸被毀容的妖精都被稱為礙眼,是應該抹除的對象。

 NewImage

 

洛溫的妖精可能是整個多元宇宙最自戀的生物,他們最常乾的事情是炫耀自己的美貌或者炫耀自身的武力。我們完全可以想像,那些至美每天早晨醒來對著鏡子說:“魔鏡魔鏡告訴我,誰是洛溫最美的生物?”炫耀武力則是通過對其他生物的捕獵來完成,同時這也是美感的另一種體現:比如說一場屠殺是否具有藝術性。可以說,在洛溫,妖精是最招人憎恨的一個種群。但是由於他們強大的武力和魔法能力,以及與自然的緊密聯繫,其他生物只能是躲著他們。

 

而到了暗影荒原,整個洛溫最令人討厭的生物成了全世界唯一的救星。諷刺的是,這種救贖式的轉變其實是極光扭曲造成的。在暗影荒原這個極度黑暗和醜陋的世界裡,妖精們不再孤芳自賞,他們從對自己美的珍惜轉變成了對周圍美都珍惜。妖精們依舊會集體出行,但是他們的任務由去除醜陋的東西變味了尋找所有美麗的事物,並將其保護起來,免受黑暗的破壞。在妖精的群落裡,我們能看到整個暗影荒原都罕見的花朵。

NewImage 

 

暗影荒原的妖精們也不再區分階級,他們把在這個黑暗世界里活下來視為終極任務。然而正如原來其它族群雖然恨他們,但是無可奈何一樣,現在雖然他們成了救星,但沒有其它生物尋求庇護。因為大家都失去了之前的記憶,他們把暗影荒原的一切都看作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波尬
這個名字是不是很陌生?其實他們就是多元宇宙其它世界裡鬼怪的近親。儘管在外貌上有著些許不同,但是他們確實是差不多的。無論在白晝還是夜晚,波尬們對所謂“寶藏”的興趣從來沒有變過。

 

波尬們是洛溫真正的冒險家,他們也破壞、也惡作劇、也四處遊歷,但是這一切只是為了更新奇的事物和更新鮮的體驗,為此他們甚至會放棄思考。波尬們尋找的“寶藏”很少是有價值的東西,他們看重的是寶藏背後獨一無二的經歷,並且憑藉此種經歷在族群中獲得同類的尊敬。比如說,某隻波尬可能會把好容易偷到的東西砸碎,因為以前從來沒有人這麼幹過,這樣除了這只波尬外,沒有人說得出這東西砸碎時呈現什麼景象。這獨特的經歷能使他在族群中地位提高。

NewImage 

 

波尬的繁殖方式是分裂,這讓他們的數量增加很快,但是波尬的數量卻始終控制在一定的水平。其中一個原因是這些小傢伙是妖精們最喜愛的獵物。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們在“尋寶”的過程中損失了太多的同類。山崖上一顆閃閃發亮的石頭可以讓不計其數的波尬跌入深淵,直到有一隻無意中找到一種比較安全的攀爬方式。

 

波尬們在極光過後依舊對“寶物”充滿熱誠,但他們不使用各種有趣的手段,而是完全靠掠奪。這是因為驅動他們“尋寶”的不再是好奇,而是單純的飢餓。他們變得兇殘,極富攻擊性。在洛溫,即使面臨妖精,他們的反抗也更像是打鬧,完全看不出以命相搏的態度。到了暗影荒原,他們的每一次戰鬥看起來都是背水一戰,哪怕他們優勢明顯。

 

 

炎身
洛溫沒有有神宗教,炎身的朝聖行為是最接近的,他們崇拜大自然無處不在的高等元素,實際上炎身可以看成是低等元素。高等元素確實存在,只是他們常常神龍見首不見尾。炎身是洛溫孤獨的修行者,他們畢生的目標是修行,並最終成為元素。他們很少集團行動,對周遭發生的事情也很少關心。

NewImage 

 

而在暗影荒原,炎身的外貌卻發生了顯著變化。原本周身被火焰包圍的石頭人變成渾身冒煙的石頭人,火焰熄滅了,炎身也變成了燼身。這些燼身用盡力量也難以燃起火焰,最多只有火星。他們因此遷怒於其它族群。燼身對其它族群進行報復,目的是讓那些生物分擔他們的痛苦。

NewImage 

 

 

美洛
美洛是人魚在洛溫的名字。洛溫表面水道遍布,通過水路可以到達任何地方。人魚是水的主宰,關於這些水道沒有他們不知道的。

NewImage 

 

美洛是洛溫的出租車司機,藉由水路,他們可以把乘客送到任何地方。人魚製造排水的保護氣泡來載客。美洛的興趣在於一切有價值的東西,比如財物或者知識。

 

在暗影荒原裡,美洛依然喜歡有價值的東西,但是他們的佔有欲更強了,為此他們不惜殺人越貨。那些靠近水道的生物則成了犧牲品。

NewImage 

 

 

潔英
在洛溫之外,很少有潔英的身影,目前為止他們是洛溫獨有的生物。這群身材矮小敦實的傢伙擁有彼此直接意識交流的能力——紡思。他們是洛溫最團結的族群,生活在大大小小的莊園裡,過著農業為主的生活,並不與其他種族有任何衝突矛盾。

NewImage 

 

在暗影荒原時期,潔英們的外貌有了明顯改變,他們的眼睛成了橘黃色,在大霧之中就像兩盞小燈。遠望潔英們的莊園,平添幾分詭異。潔英們依舊生活在自己的莊園裡,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對於外族,他們不僅是不干涉,更是不信任。和洛溫時代的好客不同,潔英的莊園大門緊閉,他們在莊園外面布下了層層陷阱,防止外族入侵。潔英給自己的孩子從小就灌輸荒原上很危險的觀念,並且製造了大量的稻草人,本意是讓它們在野外探查危險事物的動向。結果有些失控的稻草人本身就成了荒原上的危險元素。

NewImage 

 

樹妖和巨人
這兩個種族因為壽命長,通常被認為是極具智慧。樹妖的形像是睿智的、和善的;巨人的形像是大智若愚的。樹妖好靜;巨人好動。安靜的樹妖通常無害;四處漫遊的居人時不時會無意造成破壞。

NewImageNewImage 

  

 

在暗影荒原時期,樹妖沒有了葉子,呈現出乾枯的形象,他們的身上長出了扭曲的結瘤。他們的性格也開始扭曲,對周遭一切充滿敵意。巨人對這個黑暗的世界相當失望,他們開始長眠,間或胡言亂語,那些打擾到他們睡覺的生物只能自認倒霉。

NewImage 
NewImage  



仙靈
極光之中唯一沒有改變的族群就是仙靈,因為他們是歐娜的造物。仙靈每天的任務是為歐娜收集眠夢,除此之外,他們就搞各種惡作劇尋開心。

NewImage 

 

 

同樣的惡作劇由於被害者的心態變得意義不同。在歡樂光明洛溫,這些被看成是無傷大雅的玩笑,最嚴重不過是有點惱人。在陰鬱黑暗的暗影荒原,其它族群將此視作敵對行為,甚至可能引發戰爭。

NewImage 

 

 

由於樹妖長老柯芬諾的策劃,以及眾多人物的努力,歐娜的統治最終被推翻,洛溫如今也回歸了正常的晝夜交替機制。你也許已經休息得差不多了吧?下一次我會帶你遊歷更多的時空。

在《轉載文章:時空追逐 – 多重宇宙的時空概覽》中有 4 則留言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