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永遠屬於你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譯者:DCI一級裁判Klarc

過去這幾週,為了給各地的世界盃預選賽讓路,大獎賽的賽程暫停休整了一段時間;不過在預選賽幾乎都打完的當下,GP繁盛的日子又要回來了,其中還有我個人最喜歡的賽制──薪傳!如果你月末碰巧要來亞特蘭大大獎賽詠唱古典咒語的話,就過來跟我打個招呼吧。在這段時間,我會跟大家分享一些規則問題,來滿足大家對這個賽制的些許渴望。

 

 

NewImage

這些日子大家偏好的遠古神兵實際上是一個惡魔。真是挺有趣。

 

 

[Q]如果我的對手以我的獅眼鑽為目標施放克洛薩之攫,我能回應啟動它的異能嗎?還是說「在能夠施放瞬間的時機下」這句話的意思是,「你不能用它來對付轉瞬」?

 

[A]如果你真的很想,那你還是可以爆掉你的鑽石的(不過希望你戰場上或墳場裡有能夠用掉這些法力的東西,因為你必須和你的手牌說掰掰了!)。「你能夠施放瞬間的時機下」這句話只不過是「你擁有優先權的時機下」這句話的簡寫而已,因為這就是施放瞬間咒語的正常時機。在轉瞬咒語在堆疊上的時候,你確實會得到優先權,只不過通常情況下你不能幹嘛而已。不過幸運的是,啟動法力異能──比如說獅眼鑽上的這個法力異能──還是你少數你可以做的事情之一,所以這是OK的。

 

 

 

[Q]我有兩個鮮血畫家,我對手還有10點生命,而且在剛剛的戰鬥中又死去了五個生物,所以我把畫家的十個觸發全部指向對手。他說他準備先讓五個鮮血畫家的觸發結算,然後施放信念護盾來讓自己獲得反黑保護。這怎麼可能合法呢?他不是得等到整個堆疊都結算完之後才能施放其他咒語嗎?而且保護異能也不會防止失去生命,不是嗎?

 

[A]這打法非常漂亮,而且也的確可行!首先,有鑑於這是個常見的誤解,因此在這邊先強調一下:你”不需要”等到堆疊中的東西全部結算完成之後才能做其他事情。咒語和異能是一個一個結算的,在兩個物件結算之間,玩家會得到優先權來做事,所以先讓五個觸發結算之後再來施放信念護盾,是完全合法的。

 

另外,雖然保護異能不能防止失去生命,但[i]確實能[/i]保護你不被指定。鮮血畫家的觸發式異能具有目標,且一旦你的對手獲得了反黑保護異能,他就變成了黑色來源異能的非法目標,因此剩下的鮮血畫家觸發將因沒有合法目標而被反擊。不過需要說明的是,即使是命懸一刻,信念護盾也是需要指定目標的;不過對手可以指定由其操控的任一永久物為目標,而不一定要是生物。

 

 

 

[Q]如果我以我自己的先驅魔像和一塊地為目標施放鬼影閃爍,那先驅魔像還會複製這個咒語嗎?畢竟被指定的生物只有一個魔像不是嗎?

 

[A]不行。「僅以單一魔像為目標」意指該咒語必須僅有剛好一個目標,且該目標須為魔像。鬼影閃爍一定會有兩個目標,因此先驅魔像永遠不會複製它。

 

 

 

[Q]我知道如果我把我某個已橫置的生物雲移了,它會以未橫置的狀態回戰場。那雙面牌的轉化是不是也這樣?比如說,我有一個橫置的墮者獵師,然後我施放月霧,那墮者噬獸會未橫置進戰場嗎?

 

[A]不會。雙面牌在轉化的時候會短暫離場進場這種錯誤說法的流傳看來給大家帶來了不少混亂。實際上這張牌那裡都沒去;它只是會從一面翻成另一面,並不會以任何模式離開、進入,或改變它的所在區域,且轉化並不會影響它已重置/未重置的狀態。因此你已橫置的獵師會轉化為已橫置的噬獸。

 

 

 

NewImage

這些鬼怪還不知道計畫性病害這東西…

 

 

 

[Q]我的墳場裡有一張累積的知識。我對手的墳場裡一張都沒有。如果我用迅咒法師返照這張累積的知識,我能抽幾張牌?

 

[A]很不幸,只有一張。當你施放咒語的時候──無論是什麼咒語──第一步都是將它從原本所在的區域移到堆疊上。因此在算數量的時候,這張累積的知識已不在你的墳場裡了,因此你只能從它那累積到一張牌而已。

 

 

 

[Q]我的對手還有5點生命,而我剛剛抽到了厄亡者葬火並用奇蹟費用來施放它,然後選擇X=5。我對手說這樣只會設定奇蹟費用裡X的值,法力費用裡X的值依然是零,所以他可以對這個咒語施放心靈失足,不過我覺得這樣不正確。誰是對的?

 

[A]你是對的,而且你的對手就要被那烈烈葬火給烤熟了。對於一張上面多處有X的牌而言,在任何時刻,其上[i]所有[/i]的X均具有相同的數值。因此就算你是用奇蹟費用來施放葬火,後者法力費用裡的X也會被賦以相同的值──5──因此在堆疊上這個葬火的總法力費用是11,而不是1。 

 

 

 

[Q]如果我的墳場裡有兩個生物,然後我投擲碎身懼妖,它是造成2點還是3點傷害?

 

[A]不怎麼嚇人的2點。投擲是根據所謂的「最後已知訊息」來確定生物的力量,而這基本上就只是單純的問一下該生物最後在戰場上被人看見的時候,它的力量到底是多少。在被扔出去之前碎身懼妖的力量還是2,因為它還沒進墳場。

 

 

 

[Q]我朋友用奧札奇再起系列的「升級生物」作為主題組了一副套牌,他說所有生物一進場就是1級。這是對的嗎?我以為他們是從0級開始的呢!

 

[A]你是對的。升級生物的「等級」等同於生物上等級指示物的數量;牌上沒說他們進場時上面有升級指示物,所以他們進場時上面就沒有升級指示物,因此會從「零級」開始。

 

 

 

[Q]我手上有一張火球,並有足夠的法力來殺掉我的對手。我還有止咒高僧來防止他反擊我的咒語。但是他說他可以把面朝下的曲願師翻過來,把這個火球轉回我臉上!我覺得他應該不能這樣做,因為把曲願師變身是一個啟動式異能。誰是對的?

 

[A]你的對手是對的。雖然看起來確實有點像啟動式異能,但將一個變身生物翻成牌面朝上……確實不是。實際上這是一個特殊動作,你的對手可以在他具有優先權的時機上採取此特殊動作。由於這不是啟動式異能,你對手還是可以在你的止咒高僧終結了他幾乎所有可能性的情況下如此作,因此火球最終會屈服於他的意志。

 

 

 

[Q]我正在為薪傳比賽做準備,並打算用虛空聖杯來阻止組合技套牌。但我不知道的是,如果我想阻止風暴咒語的話,我需要在聖杯上放多少個指示物──足以反擊那些複製品就好的零個,還是得跟具有風暴異能之咒語的總法力費用一樣的若干個?

 

[A]虛空聖杯實際上也阻止不了風暴的降臨;如果其上的指示物數量正確的話,它可以反擊掉原版咒語(比如說,四個指示物來反擊苦痛捲鬚),但這樣卻無法阻止風暴觸發(因為一旦此異能進入堆疊,它就獨立於原本的咒語了),而且聖杯不會反擊掉複製品,因為這些複製品從來沒有被施放過,而是直接在堆疊上創造出來的。

 

 

 

[Q]那多重創生呢?如果我的對手透過Shardless Agent把它傾曳出來,聖杯能反擊它嗎?

 

[A]這就行的通了,而且還會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多重創生沒有法力費用,因此法力費用為零。傾曳是讓你施放傾曳出來的咒語,因此一個零點的聖杯能看到一個總法力費用為零的咒語被施放,所以異能會被觸發並將它反擊。

 

 

 

[Q]如果竊形獸壓印了我對手的遊魂護持僧,那它會算誰控制的生物數量?它的力量/防禦力也會隨著生物的進場或離場而變化嗎?

 

[A]牌上的「你」指的是它的操控者(如果有操控者)或擁有者(如果沒操控者)。在放逐區裡面的話,這個遊魂護持僧會檢視的是由其擁有者操控之生物的數量,並依此決定竊形獸的力量/防禦力。因此,你的竊形獸力量/防禦力將根據你對手操控的生物數量決定,且此數值會隨著他所操控的生物數量變化而變化;遊魂護持僧上的異能屬於特徵設定異能,此異能在所有區域中均會「生效」,並會隨時改變。

 

 

 

[Q]我剛施放了雲遊者梓紗並想要多下兩張地。我的對手能立刻殺了她防止我如此作嗎?

 

[A]不行。根據魔法風雲會中優先權規則的運作模式,你可以悠閒的將優先權留到自己已經下了兩張地之後再交給對手。首先,梓紗結算並進入戰場;主動玩家(就是你!)會先獲得優先權,因此你可以下張地。下地是特殊動作,並不會使用堆疊,所以你的對手也不能回應。在你採取特殊動作之後,你又會獲得優先權,所以你可以繼續下第二張地,這一整段過程中你的對手完全沒有機會拿到優先權,所以自然也無法施放咒語來殺掉梓紗。

 

 

 

NewImage

蘇利南的禁牌清單和其他人不一樣。

 

 

[Q]如果我用叛徒之王塞基司來破墳一個生物,之後把該生物雲移,那這個生物還會回來嗎?還是破墳會讓它永遠待在放逐區中?

 

[A]它會回來!破墳只關心生物是否會進到放逐區之外的地方。但雲移也剛好是把生物送到放逐區裡,所以破墳會覺得自己也沒什麼好插手的。然後,由於這個被放逐的生物已不再是破墳前關心的那個生物,因此雲移可以將它帶回來並持續留在場上。

 

 

 

[Q]我的對手剛施放了屍變挖回一個旭日泰坦。我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在泰坦回來之前消滅這個屍變,來防止泰坦的進戰場異能觸發?

 

[A]有的!雖然屍變現下的敘述看起來可能會有點複雜,但是實際上它只是一個能把生物移回戰場的觸發式異能。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個異能中含有一個「帶子句的『若』」;異能中「若屍變在戰場上」這部分會在異能結算時進行檢查,若此時屍變已不在戰場上,那整個觸發式異能便無效,包括把生物帶回戰場的部分。因此,如果你有一個瞬間速度的方法來炸掉屍變,那旭日泰坦就會留在墳場裡,沒有辦法照亮他人。

 

 

 

[Q]我有謙卑而我對手有一個米斯拉的工廠。當我對手把它變成生物的時候,它會是個2/2還是1/1?它還能把自己或另一個變成生物的工廠變大嗎?

 

[A]它會變成一個2/2沒有異能的生物。通常情況下,當你有多個效應試圖改變同一個東西時──比如說這一個例子中的設定力量/防禦力──最後生效的效應會「勝出」。因此,只要你的對手是在謙卑進入戰場之後再啟動工廠異能,後者的力量/防禦力設定異能就會是最新的一個,因此會變成2/2。不過它依然會失去所有異能,包括橫置產點和橫置灌大另一個組裝工人的異能(另外提醒一下,這個異能對具有「組裝工人」生物類別的東西都有用,而不僅是另一個變成生物的工廠!)。

 

 

 

[Q]我的對手下了一個偷襲並用它丟出了萬世創傷伊莫庫。我有一個Karakas,但他還有另一點紅色法力;難道我就沒有什麼辦法來避免被狠打一拳了嗎?

 

[A]實際上是有的,不過你依然要被殲滅。如果你是在戰鬥開始步驟啟動Karakas,那他就可以在同一個步驟裡再偷襲一次,把伊莫庫扔進場再宣告它為攻擊者。如果你等到對方把伊莫庫宣告為攻擊者之後,再把它彈回手來防止15點傷害,那這時殲滅異能已觸發進入堆疊,所以你就得犧牲六個永久物。

 

 

 

[Q]如果我用曲願師來把我對手的薇安留聚群觸發目標改為他自己,那我能夠看他的手牌嗎?

 

[A]不能。薇安留聚群是讓它的操控者來檢視目標玩家的手牌,所以如果你將這異能的目標轉回到聚群的操控者身上,那他就只要看看自己的手牌,且不用展示給你看。但如果他選擇將手上一張牌放到牌庫底,那他就需要把那張牌展示給你看,因為聚群上面說那張牌需要「展示」。

 

 

 

[Q]我有一個棘澤邊,而我對手有一個7/7的聖物騎士,並用自己的沃文森追獵人來讓這兩個互鬥。如果他同時回應用符文之母的異能來給騎士反黑保護會發生什麼事?它們還會互鬥嗎?我能獲得生命嗎?

 

[A]它們還要互鬥,因為這兩個生物依然是沃文森追獵人異能的合法目標。但接下來的發展對你這個能瘋狂抽牌的大惡魔很不利:騎士將狠打棘澤邊7點,而且它本身的反黑保護異能將防止所有棘澤邊將打過來的傷害。因此棘澤邊陣亡,而且你一滴點血都吸不到。

 

 

 

[Q]瑟班守護者莎利雅會對剛將最後一個指示物移掉的延緩咒語產生什麼影響?

 

[A]莎利雅會要求玩家在施放非生物咒語時支付額外的費用;她不關心咒語是如何施放的。就算你能夠「無需支付其法力費用」來施放咒語,她還是強迫你得要額外付費。如果你無法,或不願支付這個額外費用,那你已延緩的咒語將會被永遠放逐。

 

 

 

這就是我這一週(不朽)見證了的所有問題,歡迎各位下週再回來閱讀新一期顱內植入!

 

– James Bennett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