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文章:PV劇場——JonFinkel訪談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本文轉載自友站旅法師營地,多謝辛苦的譯者狼大!)

原作者:Paulo VitorDamo da Rosa

原文地址

譯者/配圖:Wolfgang.l@MTGCN

 

(編註:因兩岸用語不同,編輯部調整了部份用詞,請譯者海涵!)

 

大家好!

 

在今天的文章裡,我會做一件我一直以來想做的一件事——採訪JonFinkel!如果你還不認識的話(不過說真的,我不相信有誰會不認識他),JonFinkel(推特上叫@Jonnymagic00)是歷史上打進PT八強最多的人(14次,第二名是10次​​),是名人堂成員,也是兩個可以稱作“萬智牌最強牌手”其中的一個,而且作為一個宅男英雄——有一本書專門寫了他的故事

 

095343sh8y66lvnneecszq.jpg.thumb

 

某種程度上說,我挺高興等了這麼久——因為老Jon曾經接受過許多采訪,但是他退出又回來的這個過程讓我很感興趣,尤其是現在和當年參賽的差別。許多人都是優秀的牌手,但並不是許多人都能在他們人生中的兩個完全不同的階段都稱王稱霸,所以這也是我想關注的焦點。我希望大家能喜歡這次訪談,並要對JonFinkel說一句感激不盡!

 

當我第一次進入正規比賽圈子的時候,大家都知道你是世界上最好的牌手。當我開始參加PT的時候,你卻已經不再參加正式比賽了。你是什​​麼時候退出的,為什麼要退出?你又是什麼時候真正復出的呢?

 

我最後一次全身心投入比賽是98年世冠。 98年芝加哥可能也算,不過那次是輪抓。在98年秋天的時候,我回去唸書了(因為沒畢業,所以休學了一年),然後開始玩撲克。後來就特別專注的打撲克——因為沒什麼精力同時保留兩種愛好。在一系列糟糕成績之後,我在2000年夏天決定再努努力,但那時候又開始在Blackjack隊打撲克牌,所以又意味著Magic不是我關注的重點了。在那之後,我基本就沒為構築賽做過測試,甚至連輪抽都少了很多,不過在最後幾年我還是拿了一些不錯的輪抽成績。最後在03-04年的一些爛成績之後,我就退出了。

 

基本上就是我的其他活動佔據了我的生活(那個時候大多數都是各種賭博的營生)。在那個時候以Magic為生遠不如現在現實,而且在97-98年之後,我更覺得沒什麼證明自己的動力。Magic開始像一個工作,而不是很在行的一個興趣。

 

095340h8o888s6hw0n8ow9.jpg.thumb

 

在我被列入名人堂成員的時候,威世智給了我幾盒牌。我幾乎沒怎麼玩過秘羅地,神河更是完全沒碰過。我拿到這些牌之後,就給我紐約的Magic牌友發郵件,問他們想不想輪抽拉尼卡,這個環境挺不錯的。這也是我又重新開始玩Magic的原因。

 

我只想參加輪抽的PT,但他們在吉隆坡PT之後就不再舉辦了,所以我又不想參加PT賽了。去年參加這一系列PT是許多因素促成的。費城很近,所以我決定去試試(主要是因為朋友們在PT之前都想呆在我紐約的公寓玩)。我成績還不錯,然後接下來的PT(就是世冠)在舊金山,我妹妹住在那裡,所以我也去了。然後我又去了夏威夷,因為冬天去那裡旅遊很爽。在半決賽輸掉之後,我突然發現我馬上就白金了(ProClub的白金等級),有機會參加牌手冠軍賽甚麼的,所以我決定去巴塞隆納。明年我可能會努一把力,但我說不好會持續多久。我還在觀望構築賽的局勢,看起來挺殘酷的。

 

 

你怎樣和98年的Jon對比?當今的牌手和你剛開始玩的時候的牌手對比呢?

 

這個問題在幾乎所有的競技圈內都是個很複雜的問題,Magic也差不多。如果98年的Jon能替我參加所有的比賽,那就太好了。我那時候更強一些,而且投入精力也更多。儘管我現在經驗更多,人際圈更發達,沒那麼狂妄,和98年的Jon比起來有許許多多的優勢;但另一方面,98年的Jon處理器更快,而且是全身心投入的。

 

牌手總的來說——平均水平肯定是低了,但頂尖牌手還是一樣好。上層的競爭依然很激烈。就比如最近幾年很強勢的Kibler——他的成績在我玩的那個年代並不突出。 Kai和我都復出並且拿了八強了。

 

在很多方面來說,現在的頂尖牌手都容易多了。他們有戰隊,這本身就是很大的幫助。另外由於輪抽PT沒有了,而且MO越來越多人玩,我覺得人們越來越難發掘他們真正的潛力了。玩MO對於牌手的提高遠不如面對面的競技(或者觀察別人玩)來的多。許多構築賽都變成了對局情況和單卡的數據收集過程了。所以總的來說,這個問題很難回答。

 

 

你的測試過程和別人很不一樣嗎?

 

我和新澤西的當地牌手測試,然後和Deadguys戰隊的人測試,然後就基本不測試了。過去的這一年我加入了一個超級大的戰隊,然後在比賽前和你們戰隊玩了一星期。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

 

 

你覺得你在當今Magic環境中最大的優勢是什麼?

 

我會使用最好的套牌,而不是我自己想用的套牌。我的隊友都是精心挑選的。我腦子還足夠快,而且比較少犯技術性錯誤。我面對失敗比較淡定。雖然已經過了最青春最鼎盛的時代,但用老話說還是老當益壯。

 

 

當今的賽事結構和你開始玩的時代相比如何?想成為職業牌手更容易還是更難了?遊戲變得更加考驗技巧還是相反?

 

他們把PT的重心轉移到GP上去了。這很搞笑,因為既增加了作為職業玩家的優勢,但職業玩家又想變回原來的狀態。我要是今年表現沒這麼突出的話也不可能有這麼多職業積分,因為我參加GP很少。這也是個我那個時代就開始的變化,我不是很喜歡。為了贏的年度牌手,我必須參加所有的GP,而在99年之後我就不太想這樣做了。而且由於我不想爭取一些我不能贏的比賽,所以這也是一個打消我積極性的因素。

 

 

Magic在那時候對你意味著什麼?現在又意味著什麼?

 

從1994到1998年,萬智牌是我花時間最多的唯一活動。我每週末都會去牌店,平時的晚上也去。我在學校也是在構組牌表。當PT來的時候我意識到我打牌不錯,於是全神貫注爭取做到最好。那時候我覺得我有很多事情需要證明給大家看,然後我得到了一些成就並轉移到別的興趣愛好上去了。現在的話,Magic是一個我喜歡的遊戲,也是我和許多朋友的一項娛樂活動。它是個大家庭,是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但和從前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Magic是否影響了你其他的生活?有沒有在Magic中學到的東西應用到實際生活中?

 

基本上我所有賺錢的途徑都和我玩萬智牌的方式有些共通之處。雖然我認為讓我在Magic中表現出色的一些個性也讓我在其他領域表現良好(也有可能是表現糟糕),但可能最大的影響就是我面對失敗的態度。我的意思不是指心情不好或者發脾氣什麼的,而是如何對將來我要做出的決策產生影響。我學會瞭如何自我批評但又不過分批評,並且用這種心態來影響我打牌的態度或者對較小的採樣數量做出回應。我覺得我挺擅長做貝葉斯更新的。我從Magic當中學到了一些東西並融合到了我的生活中……

 

 

對於你來說,萬智牌有多少是天分有多少是勤奮?心理因素又佔多少?一個人僅僅靠天分就可以很強大嗎?如果一個人不夠有天分,僅靠努力可不可以達到很高的層次?

 

成功既需要天分也需要練習。我曾經有幾年是僅靠天分和很少的練習就表現不錯,但在那之前我花了無數的經歷來學習才達到這個層次的。我確實認為如果一個人玩了足夠多Magic的話,天分加上少量的聯繫可以讓你達到的層次要比反之(也就是MichaelFlores那種人)要高。心理因素的話,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並不是很認真考慮過Magic的情況,所以很難判斷。

 

095349794ouzxv7yv0uy9j.jpg.thumb

 

你還正經地玩過別的遊戲嗎?休閒的玩呢?

 

我曾經玩過一段時間紐沃斯英雄,不過已經一年沒有玩了。我基本什麼群體遊戲都玩,有時也玩策略性的桌遊,但其他的卡牌桌遊就基本沒碰過了。

 

有人說“在最後一刻換套牌”是絕對不該做的事情,但你在PT巴塞隆納卻做了這件事,而結果又不錯。這是你經常做的事情還是環境迫使?

 

我覺得“絕對”這個詞有點太過了。實際上巴塞隆納的一切事情我都不太滿意。賽前一天我是準備用Boros的(就是Rietzl用的那個版本),但沒別人支持。前一天晚上,Sam和Kai去別人的房間,回來之後說“有套精靈套牌很強”。在最後的測試中確實表現不錯,我覺得在預期的套牌環境中應該更合理一些。因為要贏PT你的表現得十分出色才行,所以我決定用一套可能很爛但也可能很好的套牌,而沒有選擇Boros或者其他馬馬虎虎的選擇。我這次完全是幸運。

 

 

好比說你要參加PT西雅圖,但你完全沒時間做準備。你可以選擇任何一個人,然後抄襲他的75張牌表來打,你會選擇誰的套牌?

 

Sam Black套牌不用說。不過如果能弄到ChannelFireball的牌表,也應該可以。我也比較喜歡Cuneo的一些思路,如果上帝告訴我必須打控制的話,我也會選Chapin的套牌。

 

但總的來說,我肯定還是會選SamBlack多一些。

 

 

假設你贏得了PT成為了美國國家冠軍,誰會是你參加世界杯的理想隊友?

 

Luis Scott-Vargas

Sam Black

第三個人比較難選,我覺得MattCosta應該不錯,TomMartell也很不錯。如果能讓Zvi準備充分的話,他應該也是強大的隊友,然後WilliamJensen斷後。不過說了這麼多,我可能會選我們無所畏懼的隊長BrianKibler。

 

 

你會參加聖荷西的團隊GP賽嗎?你已經有隊伍了嗎?

 

是的,我會和我的南極洲老隊友參賽,Steve和Dan OMS。

 

10004740vs67664g9s97xx

 

整體來說你認為世界杯和牌手冠軍賽的結構怎麼樣?

 

我覺得如果他們再加一個PT來替代世界杯就更好了。牌手冠軍賽代替年度牌手是個進步,如果世界杯的隊伍能讓更多的一線牌手參與會更好,比如讓2-9名爭奪第二個名額,或者邀請前二什麼的。直接邀請前四也可以,我理解他們是想讓牌手有追求的目標。不過我越想越覺得讓當年最優秀的牌手的前幾名組成戰隊是個好主意。

 

 

你認為世界杯的賽制怎麼樣,尤其是Cube?你會做很多測試嗎,還是僅僅是“受邀請參加”而已?

 

我肯定會打Cube和M13輪抽。摩登賽制嗎?我假裝它不存在吧。但至少也會玩一點。

 

 

你現在在玩什麼摩登套牌? !

 

狼奔Ramp。

 

 

你被認為是世界上最棒的輪抽牌手。你認為你的哪些素質是其他PT輪抓牌手不具備的?你的優勢來自於輪抽賽制本身,還是其他賽制,或者兩者都有?

 

兩者都有,我覺得它們是互補的,但我似乎更擅長將不是很強的套牌發揮得更好。平時娛樂輪抽的時候我傾向於抓自己喜歡的套牌,而不是最“正確”的套牌,但依然成績不錯。我不知道我做了哪些其他牌手沒有做到的事情,可能我更願意嘗試一些多變數的卡牌,但不會使用一些我不確定的卡牌。

 

 

你最看重一套牌的哪個要素? (除了“有高勝率”的——比如選擇更多,有自動勝利對局,沒有自動輸掉對局,備牌好,能廢掉對手很多卡牌,魔法力穩定,投機因素等等。)

 

答案就是有高勝率。其餘都是十分依賴套牌和環境的。我會使用一套備牌很爛但勝率很高的套牌,如果一套牌贏得很多就不用在乎它是不是有自動輸掉的對局了。實際上是你說的那些因素的組合決定了高勝率,我知道這個答案有點含糊,但如果只考慮其中一兩個因素就想得出結論是很要命的。

 

儘管這樣說,我大多數時間還是會選沾藍的套牌,不過我覺得這更像是一個bug而不是個人特色——我傾向選擇不完美的一個反映。

 

 

顯然我們都認為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但總體來說在保留起手方面你認為自己是個“賭徒”嗎?你會經常保留“可能行”的起手還是更多會選擇重調抓六張?你是否認為大多數牌手都過分走向兩個極端了?

 

這很依賴套牌的構成,以及你預計的對手水平。我在對手很強/對局很差/輪抽套牌很弱的情況下傾向賭一把,在我認為有優勢的對局中會穩妥一點選擇重調。我不是很清楚大多數競技牌手的表現如何,因為我這個人太out了,基本不看比賽報導。

 

 

有沒有一位牌手你覺得應該進入名人堂但現在還沒有被選入的? (從夠資格的人當中選)

 

William Jensen。沒的說。名人堂投票要開始了,讀者們你們應當為他投票(當然也應該為Paulo投票)。他真的很棒,我真的不能相信他居然還沒有進入名人堂。呃,我能相信,但真的不應該。

 

 

在一場比賽的八強中,你目前最不想面對的對手是誰?

 

我不是這麼考慮問題的。我的意思是所有的頂級牌手都是五五波的,當然我肯定對某些牌手的戰績很好,某些很差,但這是因為採樣數量太小了。我對LSV,Kibler或者SamBlack會有什麼區別嗎?也許有那麼1-2%吧,都是差不多的。

 

 

當你去參加PT時,你會花時間看看城市風景遊覽一下嗎,或者純粹履行公務?打Magic去過的最好的地方是哪裡?

 

我基本上只是去參加比賽的。我一直都很想看看城市和景色什麼的,但誰有時間呢?另外我從來也不是個愛旅遊的人,我喜歡去新地方,嚐嚐美食,四處走一走。但我從來不會做那些觀景之類的事情。

 

最好的地方?從天氣角度來講夏威夷是很不錯的地方。東京也很棒,因為感覺就像去到了未來。幾年以來我都以為悉尼最好,也許確實是,但時間太長了我已經記不得了。開普敦是個好地方,因為有種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也有可能是紐約的第一次PT,因為賽場離我家只隔四個街區,我愛我的鄰居們。

 

 

你有沒有覺得他們應該禁掉掘密師套牌中的什麼東西?

 

我對構築賽制太不熟悉了。沉思肯定不行——我很討厭砍掉維護穩定性或者考驗技巧的牌。如果他們真的想禁掉什麼東西,為什麼不把掘密師禁掉?這張牌太傻了——太隨機,太不穩定。

 

 

有沒有特別希望M13重印的牌?

 

UU:反擊目標咒語。

 

 

能告訴我們更多關於你的獎學金計劃嗎?

 

玩家幫助玩家獎學金計劃的理念是TimMcKenna想出來的,他是一個紐約的Magic玩家。他也是這個組織的建立者。董事會其餘的成員是EricBerger,MattWang,BobMaher,ChrisPikula,還有我。我們六個人在一起從一些應徵者中選取一些人,基本上是一年兩次。任何沒有畢業的美國大學生都可以參與。

 

我們也考慮過國外的學校,因為Magic顯然是個國際化的遊戲,但最終還是決定關注美國本土。有兩個原因,其一,和其他國家相比我們對美國更加了解,所以我們更容易獲得學生的情況以及他們對財務的需求;其二,美國的大學體系在學生的財務壓力方面和其他發達國家相比作用非常低下,那些沒有出生在富裕家庭的孩子,上大學的費用足夠讓他們欠一輩子的債。我們的報名時間剛剛過去,就是六月一日,我們在審批這些應徵者之後會公佈獲得獎學金的名單。如果大家想了解更多的話,可以訪問這個網站:gamershelpinggamers.org

 

 

最喜歡的賽制

 

羅徹斯特輪抽,然後就是補充包輪抽。

 

 

最喜歡的顏色

 

藍色。

 

 

最喜歡的套牌

 

97年芝加哥的Prison套牌(不過威世智的網站登記錯了,不是4個MarbleDiamond和3個SkyDiamond,應該是反過來)。

 

 

最喜歡的牌

 

哇,還真沒有最喜歡的。

 

 

最喜歡的書(除了寫你的那本之外!)

 

Ender’s Game.

 

 

最喜歡的電影

 

我很不善於選一個最喜歡的。可能是“Thisis Spinal Tap”,因為正在上映,而且大多數觀眾可能第一次看的時候都太小了,記不住。現在絕對應該再去看看。

 

 

最喜歡的歌/歌手/樂隊

 

The Smiths.

 

 

最喜歡的電視節目/電視劇

 

West Wing/Arrested Development/TheWire/Game of Thrones

 

 

最喜歡的食物

 

紐約有一家超級好吃的中餐館叫RedFarm,實際上我並不是很喜歡吃中餐。單獨問的話,肯定是日本料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非常感謝Jon接受採訪!

也希望大家喜歡本文,下次再見!

 

PV

在「轉載文章:PV劇場——JonFinkel訪談」中有 5 則留言

  1. 有沒有特別希望M13重印的牌?

    UU:反擊目標咒語。

    我內牛滿面了…

  2. 介紹Jon Finkel 文章跟影片其實還蠻多的

    介紹另一個強者kai budde就超少的

    是kai太低調還是 美國人根本不想採訪他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