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吹響號角!(那嗡嗡的聲音是…?)

啊~,夏天來了。天氣和煦,鳥兒歡鳴,而空氣中更彌漫著……嗡嗡的聲音?

 

是的沒錯,世界盃的狂熱氣氛漸漸炒起來了!不過我說的可是魔法風雲會世界盃;在這篇文章發表之後沒幾天,我就要打包好我的嗚嗚茲拉,上路去執法我這地區的資格賽了。所以讓我們吹響,管他嗚嗚茲拉是什麼的號角,一起來回答規則問題吧。

NewImage

“願你的杯滿溢”

 

[Q]我聽說了很多關於靈魂洞窟新規則的事情。有什麼改變嗎?發生什麼事了?

[A]靈魂洞窟是張很好的牌,但同時它也可能會導致某些誤會的產生,尤其是你橫置了它卻沒有宣告你起動的是哪一個異能的時候;你的對手並沒有辦法知道你是否已讓你的生物不能被反擊,而這是不公平的。此外,如果你橫置時的確忘記使用它上面的第二個異能,那當對手向你確認的時候,你也可以聲稱自己用的的確實是第二個異能,來給自己帶來更大的優勢。

 

一開始,我們希望讓裁判去這麼教育玩家:在啟動洞窟的第二個異能時,你需要作出某些表示。不過這已經是過去的事了;現在的方針相當簡單——如果你施放的是靈魂洞窟叫的那個生物類別的咒語,且也使用靈魂洞窟產生的法力來支付,那麼即使你沒有明確表示你用的是洞窟的第二個異能,該咒語也是不能反擊的。

 

 

[Q]如果我施放了原陲朝聖客,我能選擇讓他與我對手的大怪獸搭檔,好讓我之後不會受到它所造成的任何傷害嗎?

[A]不能,因為這種作法有兩個問題。第一,魂繫異能只對你操控的生物有效,所以你不能把原陲朝聖客與你對手的生物搭檔。第二,繫命是讓「生物的操控者獲得生命」;賦予你對手的生物繫命的話,實際上獲得生命的將會是你的對手。

 

 

[Q]如果基定尤拉變成了生物之後被雲移了,那麼在他回來的時候,會因為身上沒有任何忠誠指示物而死掉嗎?

[A]不會!雖然基定身上的指示物會在他被放逐時消失不見,但是他回來的時候身上又會有全滿的六個指示物了。這是因為鵬洛客進戰場時上面就會有等同於其初始忠誠數量的忠誠指示物,不論是用什麼方式將其放進戰場的。

 

 

[Q]我的生物由於希望天使艾維欣的關係所以都不可毀壞,我用解放天使阻擋了一個4/4的生物。然後艾維欣被傾覆了,那我的解放天使會死嗎?

[A]不幸的是,一旦艾維欣消失之後你的生物們就會從不可毀壞之中解放了。解放天使上的4點傷害在回合結束之前都還會留在上面,這已足夠在下次檢查狀態效應時殺掉她了。

 

 

NewImage

“你知道在Magic的世界裡面只有兩個杯子嗎?”

 

[Q]我正用兩個生物進行攻擊。我的對手想要閃現一個空圓地精靈,把我的一個攻擊生物移出戰鬥並阻擋另一個生物。然後他還想用實界剝除來把空圓地精靈和其正阻擋的生物回手。他能這麼做嗎?我以為已經不能在造成傷害之前施放咒語了?

[A]他可以!在戰鬥中玩家有很多機會來施放咒語;在宣告攻擊生物之前可以,在宣告阻擋生物之前可以,在戰鬥傷害造成之前可以,在戰鬥傷害造成之後也可以,在戰鬥階段結束之前還有一次最後的機會。所以他可以閃現精靈,宣告其為阻擋者,之後立刻將其剝離。以前確實在分配戰鬥傷害和傷害實際造成之間玩家還有一次可以施放咒語的機會(老玩家們都叫這個為「傷害進堆疊」),但這種事情已經隨著[i][b]魔法風雲會[/b] 2010[/i]的公佈離我們遠去了,不過它並阻止我們使用這個戰鬥中的小技巧;它只是要生物別造成傷害而已。

 

 

[Q]我有一個蔑咒獸和一個鵬洛客,我的對手以我為目標施放了閃電擊。我有辦法在知道我對手是否要用這傷害打我的鵬洛客之後才決定是否要使用蔑咒獸嗎?

[A]不可以。雖然你的對手可以說「打你的鵬洛客」作為「以你為目標,之後轉移傷害」這句話的簡化,但實際上這個決定可以等到閃電擊結算並造成傷害時再作出,此時你要再回應就太晚了。

 

 

[Q]如果我的銀心衛狼與我的墮者獵師組成了搭檔,之後獵師轉化了,那這樣會解除他們的搭檔關係嗎?

[A]因魂繫組成的搭檔關係只有出現了下面的情況才會「解除」:你失去了其中一個生物的操控權、其中一個生物離開了戰場、或是其中一個生物不再是生物。將獵師轉化為墮者噬獸並不屬於上面三種情況之一,所以銀心和噬獸只會互相擊掌慶祝彼此更加恐怖而已。

 

 

[Q]我知道雲移可以把我的生物從帶有目標的單殺咒語手中救出,但是我聽說它與遺忘輪的互動有點詭異;如果我雲移了目標,那我的對手還能再選一個嗎?

[A]這會取決於你施放雲移的時機。當遺忘輪還是一個堆疊上的咒語時,它並不會指定目標;只有它進戰場觸發的那個異能才需要目標。因此,如果你在遺忘輪還是一個等待結算的咒語時雲移生物,那麼你的對手依然可以在遺忘輪進入戰場、異能觸發時隨意選擇目標(包括你剛雲移的那個!)。如果你是回應觸發來使用雲移的話,你的生物就會安然無恙。

 

 

[Q]我有金夜之刃姬瑟拉和一堆1/1飛行的精靈衍生物。我的對手施放了一個1點的腐蝕狂風。會發生什麼?

[A]在姬瑟拉的恩澤下,你的精靈都還會活著。她的第二個異能是在防止傷害時讓防止的數量小數點之後進位,1的一半小數點後進位還是1。所以她實際上防止了腐蝕狂風將對你生物造成的所有傷害。

 

 

[Q]我的對手還有4點生命,我想用一發禁咒焰宰了他。為了保險起見我決定賞他一發6點的。他回應施放了信念護盾,然後宣稱自己活了下來,因為護盾的命懸一刻異能生效給了他本人反紅保護。如果禁咒焰不能被反擊,且傷害不能被防止,他是怎麼活下來的呢?

[A]這個手法挺巧妙的,因為禁咒焰上面實際寫的是:當X大於等於5時,它不能「被咒語或異能」反擊。但只要你的對手獲得了反紅保護,他就成了禁咒焰的不合法目標,而此時遊戲規則會介入把咒語給反擊掉,這一切都是合法的。

 

 

[Q]如果我有細語者希歐蕊,且正用她來攻擊我對手的鵬洛客(而不是他)。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他有沼澤,他也能夠阻擋希歐蕊嗎?

[A]單從插畫上看,希歐蕊可以穿上許多双鞋,這這麼多双鞋全部都可以穿來走路。而現在這些鞋子將要踩過你對手的鵬洛客了;由於你的對手依然是需要進行阻擋的玩家,因此希歐蕊的沼澤行者異能讓他只能乾瞪眼。

 

 

[Q]我曾聽有人說觸發式異能都是無色的。那這是不是就代表著我能用狂熱民兵的異能來偷對手具有反紅保護異能的生物?[/Q]

[A]不全是。根據規則的定義,堆疊上的觸發式異能只有一項特徵-規則敍述-因此民兵的觸發式異能確實不是紅的。然而,保護異能關心的不是異能所具有的特徵;它關心的是異能來源的特徵。在此情況中,異能的來源是狂熱民兵,她是紅的,因此具有反紅保護異能的生物不能被該異能指定,因此民兵就得把她的狂熱宣洩到其他的永久物上囉。

 

 

[Q]如果我對手的某個生物上貼著惡魔胃口,然後我用狂熱民兵把那個生物偷過來,會發生什麼事?如果我偷的是惡魔胃口,會有什麼差別嗎?

[A]不管怎樣,那個生物身上原有的惡魔胃口都會消失無蹤。惡魔胃口牌上注明的「結附在你操控的生物上」代表著生物的操控者和惡魔胃口的操控者必須是同一個人;如果這兩個操控者有不一樣了-比如說由於生物操控權的改變,或是惡魔胃口本身操控權的改變-那麼遊戲下次檢查狀態效應的時候就會把惡魔胃口直接送進墳場,原因是它結附在一個非法的物件上。

 

 

[Q]我知道我的對手如果有一個來自遊俠艾紫培的徽記的話,那瞬息腐壞會奪不走對面生物的無敵狀態。但如果他有的是希望天使艾維欣呢?黑暗深淵的瑪利雷基衍生物呢?

[A]「不可毀壞」並不是個異能,因此無法透過失去異能的方式來移除。但「所有由你操控的永久物不可毀壞」這句話確實是個異能,所以瞬息腐壞可以奪走艾維欣的無敵光環。同樣地,「此生物不可毀壞」這句話也是個異能,因此瞬息腐壞也可以破掉瑪莉雷基的不死金身,所以如果你之後有辦法打她20點傷害的話,她就會在被消滅時哭著跑回深淵裡去了。

 

 

NewImage

“聖杯(Chalice)也是杯(Cup)對吧?”

 

[Q]我在看專業賽轉播時,看到一個玩家在用貼有幽靈飛翔的生物進攻時同時橫置了生物和身上的幽靈飛翔。這樣是正確的嗎?[/Q]

[A]嚴格上說是不對的。橫置生物的同時並不會橫置上面結附或裝備的靈氣或武具。不過玩家們通常習慣將那整疊牌一起橫置,而這平常並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因為靈氣或武具是否橫置在遊戲的角度看來沒有太大的意義,而它們橫置與否基本上也不會混淆遊戲狀態。如果確實出現了混淆,也可以較為方便的釐清原先的遊戲狀態。不過幸運的是,這種情況通常不會發生。(尤其是靈氣-只有幾個靈氣上的異能是要橫置靈氣本身的。)[/A]

 

 

[Q]我用一個轉化為昆蟲變體掘密師進行攻擊。我的對手施放了月霧並用幼狼阻擋它。這樣做是合法的嗎?

[A]合法!昆蟲確實是個變體,因為他的類別欄裡還寫著人類。因此就算昆蟲變體上沒有異能可以把它轉化回掘密師月霧也能看到他還是人類並轉化它。之後,由於它已不再具有飛行異能,幼狼就能擋了(同時月霧還會防止掘密師對狼造成的傷害)。

 

 

[Q]我有一個符文之母和一個巨大無比的聖物騎士。我對手有一個藍色生物和一個綠色生物;我有辦法用符文之母保證我的騎士不被阻擋嗎?

[A]沒有。不管你讓騎士獲得那種顏色的反色保護異能,另一種顏色的生物都可以阻擋她。合法的阻擋決定在經過宣告之後,再給騎士反色保護是不會取消阻擋的;此時反色能做的就是防止阻擋生物將會對騎士所造成的傷害了。

 

 

[Q]如果我有懷恨劫掠者並從我墳墓場裡掘墳了一個腥風狂戰士,我是否能夠以某種方式排列觸發進入堆疊的順序,好讓我的狂戰士得到嗜血指示物呢?

[A]很可惜,不能。你的狂戰士只能乾瞪眼口渴了。嗜血並非觸發式異能;它是一個改變生物進戰場方式的替代性效應。因此它會早在劫掠者的異能進入堆疊之前確定對手是否受到過傷害,更別提結算了。

 

 

[Q]無情召喚與類似於奪命王者上的混血法力之間的互動如何?難道說因為這些算做是有色法力符號,無情召喚就不能減免費用了嗎?

[A]如果你的方式正確的話,還是能讓你的稻草人變得更便宜的!在你施放帶有混血法力符號的咒語時,你首先需要做的事情之一便是宣告每個法術力符號的支付方式。這個決定是在減少費用的效應生效前作出的,因此如果你選擇以一般法力來支付奪命王者的至少一個符號的法力的話,那麼無情召喚就會看到一個它可以減少的一般法力費用。

 

 

[Q]在我的抽牌步驟,我抽到了一張終始。我很想以奇蹟的方式來施放它,但我眼下沒有辦法產出白色法力。雖然我知道我不能等到行動階段下地之後再施放奇蹟,但是如果我有沼地平野的話,我能夠及時找出一張平原來嗎?

[A]當然可以。奇跡是一個觸發式異能,會在你展示牌的時候觸發。你是到等到觸發式異能結算之後才施放該牌(及支付費用),因此你的確可以回應該觸發式異能,犧牲沼地平野來找一張平原出來。

 

 

邊吹嗚嗚茲拉邊打字已經讓我快喘不過氣來了,我需要去歇一會。如果你下週會來聖路易這邊打世界盃預選賽的話,歡迎你過來跟我打聲招呼。下週一別忘了再度回到這裡,閱讀新一期的顱內植入,Carsten會為你解讀新競逐時空的一切!

 

– James Bennett

顱內植入:吹響號角!(那嗡嗡的聲音是…?) 有 “ 4 則迴響 ”

  1. 有目標的咒語,一旦選了目標之後
    他就只接受「那個乖乖待在原有區域的目標」
    如果你的目標原本是在戰場上,他就必須乖乖待在戰場上才算數

    雲移會讓該生物短暫離開戰場,一離開他就不是原本的目標了,是一個新的東西
    對原本有目標的咒語來說,它的目標已經不合法了
    所以無法執行想要對目標進行的其他動作

    但是如果:
    1. 該咒語會造成某些影響,但是不使用目標 如:審判末日
    那該生物就會在回場之後仍然受到該咒雨的影響
    2. 你太心急了,對方連目標都沒選你就雲移了(如:原文雲移對遺忘輪的第一個例子)
    那該生物就會先出去再回來,然後對方才選目標,當然之後就不會有問題

  2. 雲移可以讓生物避掉殺牌嗎?
    如果堆疊是這樣:DoomBlade>CloudShift
    那麼雲移結算時,目標生物出去回來
    然後結算送終刀鋒,目標依然在場不是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