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天降奇兵!!! 喔,只是普通人類啊…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本文由DCI一級裁判洪贊天Jim Horng翻譯,感謝譯者的辛勞!)


歡迎觀賞新一期的顱內植入!由於艾維欣的重臨,整個伊尼翠看起來好多了:太陽照得更亮、鳥在歡唱、甚至有真的天使飛來飛去。身為人類終於不再是個累贅而是利多:伊尼翠的人們已從吸血鬼的糧食晉升為吸血鬼殺手,同時也幫助天使們將惡魔變成惡魔渣。

讓我們以回答更多問題來慶祝人類的勝利吧!和天使與惡魔不同,獄窖裡面可沒有規則問題,因此多寄一點來吧!你可以按Email Us這個鈕、將電子郵件寄到moko@cranialinsertion.com、或是在@CranialTweet推特來聯絡我們。我們的作者會給你一個個別的答案,你的問題也有可能出現未來的一期裡面,而且當然會伴隨著糟糕的雙關語或者是過時的流行文化!

 

NewImage

Q: 我操縱和邊境巡林者搭檔的捕遊魂師,而且他們現在正在阻擋我對手的兩隻4/4天使衍生物。被邊境巡林者阻擋的天使手裡握著把月銀長矛。現在會發生什麼事?

A: 你的尋林者會在第一個戰鬥傷害步驟升天,因此和捕遊魂師的搭檔會消失,所以捕遊魂師會失去延勢。還好,這並不代表捕遊魂師不再阻擋著天使。合法的阻擋只會在宣告阻擋者時檢查,而任何會讓阻擋不合法的改變在那之後都不會變更這已阻擋的事實。這代表著捕遊魂師讓你免於被4/4天使狠打一拳。







Q: 挖墳者囚籠是否可以阻止後代之路?

A: 可以的。後代之路叫你展示牌庫頂的第一張牌,然後如果是生物牌的話允許你施放它。不過這張牌仍然在你的牌庫裡,所以囚籠禁止你施放它。


Q: 我操縱貼著天使命運的符爪熊,而我的對手則操縱最終巨魔圖倫,並賞了我一發突然消失。他說當天使命運回來的時候必須要貼在他的巨魔上。這是真的嗎?

A: 恐怕就是這樣。天使命運會和你的熊一起回到戰場上,而天使命運必須要結附在已經在戰場上的生物上,因此你對手的巨魔是唯一的目標。巨魔擁有辟邪也無濟於事,因為天使命運這時候並不是個咒語,所以並沒有指定巨魔。聽起來可能很不合理,但事實就是這樣。


Q: 我操縱十個1/1人類衍生物。我可以用大自然的祝福指定他們全部來觸發荒野反抗,然後只給他們其中四個+1/+1指示物嗎?

A: 這想法很有趣,但很可惜不行。雖然牌上沒寫出來,但是規則說當你要分配像是大自然的祝福這類的效應時,每個目標都必須獲得一個分配的東西。這表示你最多只能為大自然的祝福指定四個目標。


Q: 我沒有手牌,且將要被毒打至死。我啟動荒蕪燈塔然後發現牌庫頂是一張終始。我可以展示它並且施放這奇蹟來拯救我自己嗎?

A: 你可以展示它,不過不會有什麼效果。展示這張牌會觸發一個讓你可以在結算時施放這張牌的異能,不過這能力必須要在燈塔的效應結算之後才會進堆疊,更別說結算了。而真正結算的時候,終始已不在你手上,因此你無法施放它。


Q: 場上只有一個生物時我可以施放實界剝除嗎?

A: 不,這是不行的。實界剝除需要兩個目標才能施放:一個你操縱的生物,以及一個不是你操縱的生物。因為同一個生物無法同時滿足這兩個條件,所以戰場上至少要有兩個生物你才能施放實界剝除。


NewImage Q: 我操縱和1/1人類衍生物搭檔的翰威槍騎兵,然後施放聯合突擊在騎兵上面。我的對手回應末日刀鋒宰了騎兵。那我的衍生物還會有+2/+2嗎?

A: 抱歉,沒有。聯合突擊只有剛好一個目標,也就是騎兵。因為那個目標死於非命,所以聯合突擊在結算時因沒有目標而被反擊,什麼事都沒發生。


Q: 如果我對手操縱的唯一生物有辟邪,那我還能用傳揚福音要他把生物交給我嗎?

A: 不行。辟邪不管是誰選擇目標,只在乎誰操縱這咒語。你試圖施放的傳揚福音是你操縱的,所以你對手的辟邪生物不能被它指定。





Q: 假設我將霧谷獅鷲壓印在近貌鐵砧上,並且想從放逐區施放它。那它的費用會是還是?

A: 你得付全額。施放獅鷲的第一步就是將它移除原本的區域並放入堆疊。在這時候,獅鷲就不再是壓印在鐵砧上的牌。因此在計算總費用,並且和鐵砧要折扣的時候它只會說「我這裡不打折喔。」


Q: 遲鈍法球可以阻止魂繫嗎?

A: 當然!魂繫是由生物進戰場時所觸發的進戰場觸發效應的組合,而這也是遲鈍法球所不允許的。


Q: 我操縱兩個生物和一個還沒啟動的天使之墓,然後施放金夜救贖使。我可以選擇自己排列觸發效應使天使之墓先變成生物,然後再讓救贖使計算我的生物嗎?

A: 可以的。金夜救贖使只會在觸發效應結算的時候計算你操縱幾隻生物。因為兩者會同時觸發,然後你又操縱這兩個效應,因此你可以自己排順序使天使之墓的異能先結算。


Q: 未知的樂園在使用之後會重置嗎?我的波濤痛擊兵想知道。

A: 會不會重置我不知道,不過我卻知道波濤痛擊兵的異能不會觸發。波濤痛擊兵的異能並不會是那種會往回看,像是離開戰場的觸發效應,因此它只會在事件發生後立刻檢查是否觸發。在所有東西都重置之後未知的樂園已經不在了,所以波濤痛擊兵無法觸發。


Q: 如果我的對手在他的回合施放第一個咒語,我可以回應施放一個瞬間使他的咒語變成第二個,好讓我可以用事後諸葛反擊它嗎?

A: 不行。事後諸葛並不管有多少個咒語已經結算,也不管目標咒語在堆疊上或下有幾個咒語。它只會嚴格檢查咒語施放的順序,而只有當回合第二個施放的咒語才能被事後諸葛指定。如果你對手施放的咒語是該回合的第一個,你之後不管怎麼做都無法讓它變成第二個施放的咒語。


Q: 如果我施放歪曲世相並且將隱匿者窪巴司放進戰場,那我對手們的生物要橫置進場嗎?

A: 不用,他們會正常進戰場。窪巴司只會在自己已經在場上時影響生物進戰場。由於歪曲世相會同時將所有生物放進戰場,因此當其他生物進場時窪巴司並不在場上。


NewImage

Q: 我操縱金夜之刃姬瑟拉,並且以瑟班民兵攻擊,而我的對手則用一個2/2殭屍衍生物阻擋。姬瑟拉會將我民兵的力量加倍成10讓我可以踐踏8點嗎?

A: 不會,不是這樣算的。踐踏會改變傷害的分配,而姬瑟拉則是改變可以造成多少傷害。當你分配戰鬥傷害時,你得先分配民兵的5點傷害,而踐踏既不知道也不會管這傷害待會會加倍。這5點傷害中至少需要將2點分配給阻擋者,然後才能將剩餘的傷害分配給對手。之後才會加倍傷害,所以你會對阻擋者至少造成4點傷害,然後對對手造成至多6點傷害。







Q: 假設我操縱五個3/3大象衍生物,然後我的對手施放熔滓風暴來解決它們。我必須要花多少法力在神聖偏折上才能拯救我所有的衍生物?

A: 你只需要少少的X=5點法力,也就是。這會製造一個,防止接下來會對你和你的永久物造成5點傷害的效應。由於熔滓風暴會一口氣打出15點傷害,所以你可以選擇裡面哪5點是「接下來的」好讓神聖偏折可以防止它們。如果你選擇為每個衍生物防止一點傷害,那每個衍生物都會在身上有兩點傷害的情況之存活下來。


Q: 我現在情況不妙互相換血可能會輸。我用聖沙弗的遊魂攻擊並將攻擊中的天使放進戰場上。我可以回應戰鬥步驟結束時的放逐效應,對衍生物施放化劍為犛使得衍生物既造成傷害然後我也獲得4點血嗎?

A: 當然!這個「放逐衍生物」的觸發效應是一個標準的延遲觸發異能。它也會用堆疊,所以你也可以回應施放化劍為犛讓這隻天使能多幫你一點。


Q: 多重創生正在結算,並且將遺忘輪、非瑞克西亞蛻變妖、撼地象以這順序放進戰場。我聽說遺忘輪和撼地象可以互相指定對方,但是蛻變妖卻不能拷貝撼地象。為什麼?

A: 主要的差異是因為撼地象和遺忘輪有進戰場的觸發效應,而非瑞克西亞蛻變妖的異能會取代它如何進戰場。 這些觸發效應會在多重創生結算時觸發,但還是要等到多重創生完全結算之後才會放進堆疊。目標會在那時結算,因此已經在戰場上的遺忘輪和撼地象可以互相成為對方的目標。 另一方面,非瑞克西亞蛻變妖的異能會在多重創生結算中起作用,也就是進戰場時。如果它要拷貝什麼的話,那它就必須拷貝當時已經在場上的東西。由於撼地象還不在場上,所以蛻變妖無法拷貝它。


Q: 月銀長矛可以放進非白色的指揮官套牌中嗎?

A: 當然!指揮官的規則並不會管牌上的顏色字。它只在乎有顏色的魔法力符號以及顏色指標。由於月銀長矛上兩者都沒有,所以它可以被放進任何只關套牌中。


Q: 我的對手使用黑暗冒名客的第一個異能來放逐我的指揮官好獲得它的啟動式異能。我可以將指揮官放回指揮官區來阻止他這麼做沒錯吧?

A: 完全正確。冒名客只會得到真正被它第一個異能放進放逐區的牌的啟動式異能。你的指揮官並不在放逐區,所以完全幫不上冒名客的忙。


這週就這樣了。請在下週同一時間繼續收看,看看Eli可否帶給我們更多好消息,或者至少一些規則問題吧。在這段時間中,請好好享受身為人類的輕盈吧。

在「<顱內植入>天降奇兵!!! 喔,只是普通人類啊…」中有 13 則留言

  1. 確實有張牌可以把生物和靈氣同時放逐,然後「有順序的」回來:

    明滅形體 Flickerform
    一白
    結界~靈氣
    二白白:將所結附的生物與結附其上的所有靈氣移出遊戲。在下個結束步驟開始時,將該牌在其擁有者的操控下返回戰場。若你如此作,將這些靈氣在其擁有者的操控下移回戰場,並結附於該生物上。

    如果寫得這麼囉嗦,就可以有順序地讓生物和靈氣回來
    相對的,突然消失並沒有寫得這麼囉嗦,所以他會讓生物和靈氣同時回來
    並且可能發生讓施放者罵髒話的情況(如原問題中的場面)

  2. 第三個問題的答案是正確的

    但是FAQ沒有提到這點倒是很詭異,因為這不是一般玩家可以理解或接受的狀況

  3. 那請問如果我把雲移用再已經死過一次的不息生物身上 他身上還會有指示物嗎

    1. 不會,因為他是因為雲移而重新進場
      只要不是直接因為不息回場,就不會有多的+1/+1指示物

      然後他還可以再不息一次,不息只看指示物,不會管他的前世有沒有不息過

  4. 第三個問題答案是正確的,不只一個 DCI 裁判目前認知都是天使命運與符爪熊返回戰場是同時發生,這是沒有順序性的,所以天使命運必須選擇一個合法戰場生物。http://community.wizards.com/go/thread/view/75842/28892103/Sudden_Disappearance

  5. 第三個問題的答案有誤吧。

    貼著天使命運的符爪熊, 被突然消失後, 回來並不是同時發生, 而是有順序的。
    順序是由天使命運和符爪熊的擁有者決定。所以, 可以先讓符爪熊回場, 再讓天使命運回場, 把天使命運貼到符爪熊身上。

  6. 關於最後一點,小弟有個小小的語意問題:

    has all activated abilities of all creature cards exiled with it.

    exiled 是個形容詞形容前面的生物卡片。
    因此表示那個生物卡一定要在放逐區,冒名客才會有異能?
    還是說只要有生物被冒名客放逐過(不管最後去了哪裡),冒名客都會有他的異能?

    1. 要被冒名客放逐,並且留在放逐區的生物
      冒名客才會獲得該生物的啟動式異能

      這和壓印(imprint)有點類似

      -K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