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賽報–Magic Is One Hellrider of a Game

發表於 分類為「賽場報告

大家好,也許大家還不太認識我,我的名字是Edward Eng,我在2004年的時候從芝加哥搬到台北,這也是我第一次來到台灣。

我從1994年開始玩Magic,不過在1999年上大學的時候就沒再繼續玩,直到2010年,我的好友兼Magic老隊友建議我可以回來玩玩看,他覺得WotC又讓這個遊戲有趣起來了。

 

我很快的上網搜尋了一下台北的比賽,然後馬上發現了有場PTQ!當然,我肯定是搞不清楚要打什麼套牌的,於是我找上了我的好友,他給我的建議是「勇德」套牌,之後我逛到了Card Master的網站,趁著一天的午休時間,我直接騎著我的機車飆到Card Master,看看他有沒有整副的勇德套牌可以買 ,我把套牌構築表拿了出來,他們也幫我找到了所有的卡,最後我買了整副套牌和幾包牌套,價格是…12,000塊!

 

我心想:「天啊,這遊戲變得好貴!我看我接下來幾個月都要吃7-11了我…」等我回到辦公室之後,我把牌套裝上然後試打了幾次,忍不住脫口說出:「Damn!這套牌真的很威!」

 

幾週後,我來到了比賽會場,我回歸之後的第一場對局就挺幸運的,我用我的勇德幹掉了RDW,不過後面幾局就打得不太好,因為我實在不太認識我對手用的牌,最後以2勝3敗作收,雖然成績不佳,但這場比賽點燃了我的Magic火焰!

 

接下來我用我的勇德套牌不斷參加比賽,最後得以參加當年的國家冠軍賽,雖然最後沒有繼續挺進世界冠軍賽,但至少已經讓我回到這個水準的競賽當中了。

 

2011年對我來說也是Magic的一年,我在這年去了新加坡大獎賽,也再次進入了國冠賽,不幸的是,我在這兩個比賽都沒有很好的表現;不過我在國代賽認識了任建明,當時我向他買了張<天界滌淨>的全圖卡。接下來,我邁向了成為更強Magic玩家的道路。

 

在2011年底結婚之後,我開始花更多時間在Magic上,而在婚姻、工作、和Magic三者之間是很難取出平衡點的,我很幸運的在台灣的標準賽場表現還不錯,比起2010年,我想我的表現更加穩定;而在DCI積分改為旅法師積分之後,我們也看到許多老玩家再次出現,比如說「天界滌淨」先生,又名2010魔獸卡牌中國冠軍(笑)。

 

時間來到最近,和建明在八強賽對到許多次後,我們決定一起為吉隆坡GP測試。在測試前期,我選擇的是人類套牌,不過在黑影籠罩專業賽之後我很快就把自己的選擇換成了紅綠快攻,這邊要感謝也在2011年六月搬來台北的「叫我打勇德」先生。

 

ray-deguzman[2]

在進了幾個八強以及奪下GPT馬尼拉冠軍之後,紅綠快攻很快成為了我在吉隆坡GP的首選,雖然套牌的原創者Jackie Lee後來並不看好這副套牌,但有鑒於它在後來各大賽還是持續進入八強的關係,我還是決定打紅綠快攻,更重要的是,這是副適合我的套牌。

 

於是在測試結束後,我們出發前往吉隆坡。

 

因為我只有一場輪空,我決定在GP前一天參加最後的預選賽;而在一整晚的飛行之後,我們在往會場的車上看到了這景象…

 

clip_image002

WTF Taiwan!這趟旅程肯定會很棒的!在參加了幾場預選賽之後,最後我沒再贏得更多的輪空數,建明準備打放了<幽靈飛翔>的人類套牌,我依然決定打紅綠,研究了下備牌之後我們就入睡了。

 

這是我登記的牌表:

 

clip_image002[5]

套牌正編:

4 天堂鳥 /Birds of Paradise

4 羅堰妖精 /Llanowar Elves

4 縛根遊魂 /Strangleroot Geist

4 非瑞克西亞蛻變妖 /Phyrexian Metamorph

4 地獄騎士 /Hellrider

3 墮者獵師 /Huntmaster of the Fells

4 戰寧劍 /Sword of War and Peace

2 焚化 /Incinerate

2 電流衝擊波 /Galvanic Blast

1 紅陽當空 /Red Sun’s Zenith

3 綠陽當空 /Green Sun’s Zenith

1 酸液黏菌 /Acidic Slime

4 銅索峽谷 /Copperline Gorge

4 盤根峭壁 /Rootbound Crag

8 樹林 /Forest

6 山脈 /Mountain

2 凱錫革狼棲地 /Kessig Wolf Run

 

備牌:

2 燒燃 /Combust

1 肢解 /Dismember

1 體內野獸 /Beast Within

1 隱匿者窪巴斯 /Urabrask the Hidden

1 棘齒炸彈 /Ratchet Bomb

2 長年懷恨 /Ancient Grudge

1 回歸自然 /Naturalize

1 煉獄泰坦 /Inferno Titan

1 豐饉劍 /Sword of Feast and Famine

2 背叛之血 /Traitorous Blood

2 手術摘除 /Surgical Extraction

 

Day 1

第一局 輪空

和殭屍做了些練打。

 

第二局 紅/綠狼棲

第一盤

我的開局不錯,對手則無法有效加速叫出泰坦,而且他犯了個錯,至於是什麼錯…我忘了。

 

第二盤

我的開局很慢,對手很順,我死了。

 

第三盤

兩個人都有點卡,對手的地牌卡在5塊,被我持續擴張的生物群打死。

 

第三局 黑/白衍生物

第一盤

兩邊很拉鋸,但我最後被他的衍生物打死

 

第二盤

另一場拉鋸的比賽,我<手術摘除>掉他的<及時增援>之後打死對方。

 

第三盤

我的開局很快,對手有點卡黑,當然無法阻止我的攻勢。

 

第四局 黑/白衍生物

第一盤

對手丟出一大票衍生物踏死我。

 

第二盤

我的開局很快,對手靠著衍生物還能頂住場面,但最後墮者獵師的小把戲建功

 

第三盤

這盤對我來說是整個比賽的轉捩點,我第三回合叫出圖倫,接著叫出<戰寧劍>,但因為我有偷瞄到對手換備牌的時候有張牌很像<審判末日>,為了怕被掃台,所以沒貼劍攻擊;我其實應該貼劍打的,因為撇開可以造成的傷害和補充的生命不談,就算我真的被<審判末日>,我也可以接著出<地獄騎士>繼續給對手壓力。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要因為看到對手換什麼牌,就過度影響你在下一盤比賽的決策,就算對手丟出你害怕的牌,也要往後面幾個回合作思考,再作出最好的決定。

 

第五局 人類

第一盤

快攻起手,對手認輸

 

第二盤

拉鋸的比賽,對手最後靠2個秘羅聖戰軍獲勝

 

第三盤

我沒有抽到任何備牌,最後被人類軍團踏過

 

第六局 掘密師

第一盤

我調度到四張,即使如此還是快打死對方,可惜最後因為資源耗盡敗

 

第二盤

第一回合<盤根峭壁>第二回合<天堂鳥>並不順,加上我沒抽到備牌而敗,我應該調度的,至此已經無法進入第二天

 

第七局 紅/黑殭屍

第一盤

我用燒牌阻止對方的快速起手,接著用獵師控制盤面,等到對手殺掉獵師,我再用2個<地獄騎士>打倒了對手

 

第二盤

對手卡地

 

第八局 藍/黑殭屍

第一盤

對手超速起手打倒了我

 

第二盤

對手起手仍然快速,但這一次我贏了

 

第三盤

雙方起手速度類似,但我的獵師翻轉了好幾次,對手甚至拿出手機確認獵師的功能(我用的是中文牌),之後對手的抹煞獸登場,此時他叫裁判,詢問獵師是否一定要對生物造成傷害,沒想到裁判給了他一局敗,因為他使用了場外資訊…對手很有禮貌,沒有翻桌或丟東西,這裡我也學到了一課,只要你對某些規則不確定,一定要問裁判。

 

筆記:獵師的傷害是「至多一個生物」,也就是說你可以不用打生物。

 

第九局 黑/白衍生物

第一盤

快速起手與墮者獵師再度讓我獲勝

 

第二盤

盤面拉鋸直到對手丟出米凱耶和白勇士

 

第三盤

我的起手超慢最後死得很慘,最終成績5勝4敗

 

即使我沒有闖進第二天,我還是覺得這副套牌很棒,大家應該在標準比賽試試看,我應該會加入些棘齒炸彈在備牌,或是加幾張體內野獸,在正編有1~2張可能不錯。

 

Day 2

我和建明在會場換了點牌之後就為台灣之光郭子敬加油,他和GP泰坦渡邊 雄也在八強賽對到,這場對局是我看過最棒的對局之一,完全是史詩級的,沒話可說。也恭喜渡邊獲得最後的勝利!

 

這是我的第一篇文章和賽報,未來會寫得更多更好,希望大家可以踴躍回覆你們的建議,希望我在六月的馬尼拉大獎賽可以有更多精彩故事和大家分享,在那之前,多多關注我的店頭賽戰報吧!

 

我們賽場見

 

Eddie 又名 「陳冠希」

在「吉隆坡賽報–Magic Is One Hellrider of a Game」中有 20 則留言

  1. I was the judge issued match loss to your opponent. For the last version tournament rule, player could look up Oracle text from their own E-drive. It’s not outside assistant anymore. 🙂

  2. “此時他叫裁判,詢問獵師是否一定要對生物造成傷害,沒想到裁判給了他一局敗,因為他使用了場外資訊…” 是因為用手機查詢的關系@@?

  3. Hello!! Ed

    Can you give some reasons why don’t you put thrun in your maindeck or sideboard.
    It’s very interest point for me.

    1. Wow! Good question! I think I might have misregistered my deck! Round 4 with Thrun was the turning point of the tourney for me. So I definitely had it in my deck. Wow! I don’t even know which card in the 75 is supposed to be Thrun.

      Another lesson learned…always double/triple check your deck and decklist.

      To answer your question, I think one Thrun is good enough in the 75. Yes, he’s good against delver but they can still chump-block it just like many other decks can. He also requires a lot of mana to protect against things like Day of Judgement. Also, there are a lot of Phantasmal Images and Phyrexian Metamorphs in the metagame right now. So overall, I think you want to be spending the 4-6 mana on more efficient spells. Thus, 1 in the 75 is probably enough or even 1 too many.

      -Ed

  4. 很高興又有積極的玩家出現

    建明是一個好伙伴,無論是打MTG或玩樂(誤)
    不過,不是一個協助你選擇套牌的好幫手,他基本上是個喜歡變來變去的玩家(大誤)

  5. good job
    KL我已去過2次,去的意願已經不高,加上工作因素現在很難再出國比賽
    很羨慕你可以在工作/家庭/MTG 找到平衡點

    至於馬尼拉…我去過一次
    這是我去過很多國家唯一去過一次不會想再去的地方
    上次馬尼拉GP因為宵禁問題打的局數比正常少一局
    導致最後一局幾乎全部1敗的都約和
    X-2的 只有極少數人進day2
    建議不要對那地方有太多期望
    就單純打比賽
    那邊治安不好,特別要注意人身安全
    連進麥當勞都要安檢

    祝馬尼拉GP有好表現!!!

  6. 嗨!去年9月份國代資格賽時,在幻想遇見你跟叫你打勇得先生,四強進冠亞時,承蒙叫你打勇得先生讓賢,讓我有機會打去年國代賽,幫我說聲謝謝喔。看到你的活躍心裡很開心,繼續加油吧。

    1. Ha. I remember. Good to see you here. I’ll definitely pass your message to Ray. Thanks for your support. Hope to see you on the battlefield soon.

      Cheers,
      Eddie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