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ial Insernion 01.17 – Snow-Covered Goyf

發表於 分類為「規則釋疑

By Eli Shiffrin, Brian Paskoff, and Carsten Haese

http://mtgsalvation.com/1263-cranial-insertion-snow-covered-goyf.html

Special Thanks to 衰神協助完成本週文章。

本專欄為翻譯文章,每週一刊出,原文請參考MTGS每週的Cranial Insertion專欄。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專欄讓大家對一些常見的規則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如果在比賽中或與朋友對戰中碰到了任何的問題,也歡迎直接寫信到CI信箱:Cranial.insertion@gmail.com,或是寫到譯者信箱:savagehans21@gmail.com ,我會在以後文末整理並回答臺灣玩家所提出的問題。


Q:<象牙面具>會防止鵬洛客被<閃電擊>的傷害。那麼<輝光統領>跟鵬洛客在戰鬥中的互動又是怎樣的呢?

A:你的對手可以無視統領的存在狠狠地欺負鵬洛客們。輝光統領跟象牙面具最大的不同在於生物是宣告攻擊玩家或是鵬洛客,而燒牌必須先打到人才能轉移到鵬洛客上。


Q:我可以回應對手在抽牌步驟中決定發掘<葛加理墓地巨魔>嗎?

A:「抽牌」這個動作在多數時候是會使用到堆疊的,但是在抽牌步驟中的抽牌並非如此。你最後可以放逐他的葛加理墓地巨魔的機會是在維持步驟,只要進入了抽牌步驟──對不起,來不及了。當你的對手跟你說:「我要挖回我的巨魔的喔。」的時候,他只要在實際要抽牌的時候再發掘就好了。你不能回應一個替代式效應,你需要在他因為某一抽牌的異能或咒語生效之前回應他。


Q:我將<記憶瓶>移出的手牌在回合結束移回手上時,我有機會使用我原本手牌裡的瞬間咒語嗎?

A:當然!在回合結束步驟開始時,記憶瓶的延遲觸發式異能放上堆疊,在結算後將所有人的原有手牌移回他們的手上,此時並不代表另一個人的回合開始了!每位玩家必須不做事讓過優先權之下才會回合結束,所以每個人將會依照回合順序再次會得優先權。


Q:我手邊有一盒入門版:三國誌的牌,我發現了一些像是<冠軍的勝利>這類的巫術只能在對手回合使用。所以他們現在應該長怎樣?具有閃現的巫術?瞬間?還是依然是巫術沒變?

A:三國誌是一個特別的系列,這系列內有一些因應現代的規則所做的勘誤。三國誌這版本沒有瞬間牌,只有一些只能在對手回合使用的巫術。在入門系列中,用這類敘述是滿適合用來說明「什麼是瞬間」而不會讓新玩家被複雜的規則搞得頭昏眼花。讓我們回到正題:如果在現今規則之下不靠<先制地脈>這類的牌是無法使用這些牌的,所以我們把它改成「瞬間」以符合使用的習慣。

譯註:魔法風雲會的規則以難懂且複雜聞名。記得在吉隆坡時跟印尼裁判Marco聊天:「這根本就是文字遊戲不是MtG嘛!你看看帷幕、繫命、死觸、還有其他有的沒有的關鍵字,這要新手怎麼入門阿?」然而,我們在聊天時的背景是晨光上市後的PT,那時候才經歷了預知將來的超多關鍵字系列不久……。


Q:如果我有兩個<秘耳鬥球>進行攻擊,旁邊有八個秘耳衍生物在一旁虎視眈眈、蓄勢待發、迫不及待……加入噴射的行列,這樣是兩個秘耳鬥球各+8/+0並且對防禦玩家各打八點傷害嗎?

A:嗯,你的確可以+8/+0並且打你的對手八點傷害,可惜總共只能打那麼多。當你的鬥球攻擊時,他們的觸發式異能會以你喜歡的順序放入堆疊,結算時你可以橫置任意數量的秘耳來增強及直擊對手。在下一個異能要結算時,你已經倒下的秘耳們早已精疲力竭再起不能了──除非你在結算前將他們重置,那就可以再來一次。


Q:我用<漂念精>攻擊對手的<鎚族的寇斯>,然後<深夜忍者>的忍術跳下來跟漂念精交換,那麼忍者在攻擊誰?對手還是寇斯?

A:你的忍者只能伴隨著漂念精的決定一起攻擊同一個目標──寇斯。忍者生活在他們的規則之下,鵬洛客亦然──這規則稱之為完整規則(CR),完整規則是這樣寫的:

702.46c 只有戰場上的一個生物未受阻擋,才可以起動忍術異能(參見規則509.1h)。具有忍術的生物是以未受阻擋的狀態放進戰場。它所攻擊的牌手或鵬洛客與被移回其擁有者手上的生物之攻擊物件相同。


Q:<遠眺>可以找<崇聖噴泉>這類的非基本地,那我可以支付兩點生命讓它站著進戰場嗎?

A:拉尼卡的雙色地牌們通常是橫置進戰場,而「通常」便是我們這個問題的所在。遠眺讓地牌橫置進戰場,你支付兩點生命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拉尼卡的雙色地在你支付兩點生命的情況下會站著進來,而除非你支付兩點生命否則橫置進場。這是最大的不同。


Q:在這盤遊戲中我的對手用<意志韁繩>偷走我的生物。現在我也抽到了一張意志韁繩想要把我的生物偷回來,於是我宣告使用意志韁繩,我的對手問我:「你想要貼誰阿?」。呃,要選哪一個目標才能把我的生物拿回來?對手的意志韁繩?還是原本是我的那隻生物?

A:兩者亦可!當你抓走了對手的意志韁繩,牌面上的「你」指的是你這個玩家──靈氣的操控者。或是根本不要那麼麻煩,直接指定你的生物也可以達成效果,因為你的變換操控者的效應會因為比較晚產生而壓過原本的效應。話說回來,如果你的意志韁繩離場了,你的對手自然會拿走你的生物。


Q:如果我的對手的<索霖馬可夫>對我開大絕招了,我在結算後啟動了<馭靈械>操控自己的回合,那麼誰會操控我的回合?是我還是他?

A:就像是上一個問題,兩個玩家拿<意志韁繩>一起娛樂同一隻生物一樣(咦?),最後的回合操控改變效應將會贏過前一個,所以下回合的你可以從猴子進化成人類了──不被對手的猴戲耍得團團轉。


Q: <意志韁繩>會把偷來的永久物站起來,那如果我偷來的是生物這回合可以攻擊嗎…?

A:不行。重置生物並不會讓它得到敏捷──除非意志韁繩打個兩下就可以讓它得到敏捷。我在最近的周五認證賽中被問到許多這類的問題,我猜藍色一定是輪抽的好顏色吧?


Q:我施放了<搧風點火>並且支付了購回的費用,接著我用<令其回響>複製它,那麼這兩張牌都會回到我的手上嗎?

A:令其回響不會變成所指目標咒語的複製品,它只會產生一個咒語放到堆疊上,即使複製的咒語是支付了購回的搧風點火也沒有用。將一個咒語的複製品回手沒有意義,因為它會在下一次檢查狀態動作時永遠消失。


Q:如果我操控了<魔判官手下>,我可以在施放<帶菌角奎>時給對手一個中毒指示物嗎?

A:不行,帶菌角奎沒有侵染,只有一個會讓它獲得侵染的啟動式異能。你只能在戰場上啟動他的異能,所以你沒有機會同時啟動此異能以及觸發魔判官手下的異能。但是這條非瑞克西亞來的機器蛇可以因為你給它侵染而變大,最終他們還是可以手牽手合作愉快。


Q:我好久沒玩這遊戲了。具有持續式異能的神器像是<嚎叫的礦井>、<冬之球>會因為橫置而「關掉」他們的異能嗎?

A:你沒記錯!嚎叫的礦井及冬之球像是你記憶裡的魔法風雲會一樣運作,他們都被勘誤過以符合現今的規則了。在很久以前,「持續性神器」在橫置的情況下會關掉異能,用<旋動>橫置對手的冬之球是破解這些神器的方法之一,想當初多少人會放旋動阿……!

在之前的秘羅地環境設計了一些如此互動的牌,像是<光蛾壺>、<創生秘室>、<三定法球>等等。但是這些牌在印刷時就有特別註明橫置與位橫置時的互動。基本上來說,橫置一個神器並不會讓它停止產生效用。


Q:<琉晶洞穴>現在註明了其操控者只能在瞬間時機啟動異能,我可以回應使用<閃電擊>嗎?

A:琉晶洞穴是一張既古怪又令人敬畏的一張牌,但是它依然是魔法力異能不會使用堆疊。你不會獲得優先權以施放咒語或是啟動異能。奇怪的是,玩家也會依序獲得機會啟動魔法力異能以支付來阻止洞穴產升魔法力。


Q:我用<Mishra’s Worksho>產生的魔法力施放<穿髓金針>,但是我的對手想要用<點破咒語>反擊它。我可以用剩下來的兩點魔法力去支付點破咒語的兩點法力嗎?

A:點破咒語並沒有標明用來支付施放何種咒語的費用,它只產生了如此的效應「支付或是反擊你的非生物咒語」。因為點破咒語的效應並非是施放神器咒語或是啟動神器的啟動式異能的一部分,所以用Mishra’s Workshop所產生的魔法力無法支付點破咒語的過路費。


Q:在我的維持中我讓自己的<科幫幹部布蕾德>壯烈犧牲,並且用<擬態缸>將它吸走。我可以在對手的維持開始時跳出布蕾德讓對手犧牲一個永久物嗎?

A:無法。因為布蕾德在它平時會觸發時不在場上──也就是每個玩家的維持開始時。你可以在你的回合結束步驟時跳出布蕾德,直到了下一個回合結束步驟開始前它不會被犧牲,這樣在你的維持就不用犧牲任何東西了。


Q:我可以用<醒靈雲雀>拉回在在我墳場的<聖物騎士>嗎?還是說騎士的運作模式跟<塔莫耶夫>一樣呢?

A:當然!雲雀不論如何都可以拉回聖物騎士回場上。塔莫耶夫的攻防是特徵設定異能,會在所有的區域內生效。如果在所有墳場除了生物以外有兩種類別的牌,雲雀是拉不回塔莫耶夫的。但是聖物騎士的異能並非特徵設定異能,而是只有在戰場上才會產生效用的靜止式異能。


Q:我<變境>變出了的一些地牌,包括幾張<熔天頂瓦拉庫>。當瓦拉庫的觸發上堆疊時,我的對手施放了<地下指命>要把我的<五彩預兆>回手。因為瓦拉庫已經觸發了,我認為依然可以造成傷害,但是我的對手認為既然山脈已經不夠了自然不會造成傷害,誰是對的?

A: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後……。總之你的對手是對的,瓦拉庫的異能是一個「如果」的觸發,你可以將之看做「當/每當/在[觸發事件]時,如果[狀態],[效應]」。「如果」的狀態在觸發時及結算時都要為「是」才會產生效果。若在結算時不是如此了,這異能就只會移出堆疊並且不會產生任何效果。


Q:請問<化骨毒氣>在彈回時可以指定一個沒有操控生物的玩家嗎?還是說如果我的對手犧牲了他唯一的生物並且沒有再叫另一個生物時我就一定要指自己?

A:當你知道化骨毒氣彈回還會再殺掉你一隻生物時不施放任何生物看起來是個不錯的點子,但是這並不代表彈回不會再彈到你這邊。化骨毒氣的目標是玩家,如果它所指定的目標玩家在結算時並沒有操控任何生物,他便不用犧牲任何東西。當然你也可以不施放這個咒語,因為彈回的觸發式異能是一個「你可以」的選擇。


Q:我操控了<磁石魔像>,而我對手用替代性費用及額外支付了一點魔法力施放了<Force of Will>反擊了我的咒語,如果我用<Mana Drain>反擊它,在我下一個行動階段我會得到多少魔法力?

A:Mana Drain是反擊咒語的更給力版本,當然也是<取消>的超級打臉版本!呃,我用時代的力量來衡量這幾張牌當然是很不公平的。

除了複製效應改變了一個物件的狀態,永恆不變的是一個物件的總魔法力費用!不論你支付Force of Will的魔法力費用是轉五點(題外話:有時候在我有五塊地時必須不斷提醒自己:我可以轉五點,我可以轉五點……)或是用大多數人的選擇──便宜付費方式時,它的總魔法力永遠是5。


Q:我的對手有<古靈精怪>,但是只有一點藍色魔法力,我用<閃電擊>燒它,他回應啟動帷幕異能,我再回應閃電擊。古靈精怪死了嗎?

A:它已經死了。啟動異能給生物帷幕不等於那個生物已經得到帷幕。當你施放第二個閃電擊的時候,古靈精怪的啟動式異能還在堆疊上,所以古靈精怪還沒有得到帷幕。古靈精怪陣亡了,異能也結算了,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Q:除了<Leeches>以外,有其他的方法可以移除玩家的中毒指示物嗎?像是<邪術吸血鬼>或是<扭轉時鐘>可以辦到嗎?

A:只有這張既古老又不曾被重視的牌:Leeches可以吸光你的日月精華──當然指的是毒。如果你有注意Mark Rosewater的專欄,未來也不會有類似的牌可以榨乾你……的毒!讓我們回到正題:你的努力嘗試我們都看在眼裡,可惜「你」這個玩家並不是永久物,邪術吸血鬼或是扭轉時鐘並沒有像是Leeches那麼厲害的口技口器把你的中毒指示物吸乾淨。


Q:我可以在輪抽時看我已經抽到的牌嗎?

A:這決定在於這場比賽的執法嚴格度(REL)。週五認證賽以及一般店家的認證輪抽賽當然可以──但也請你不要將抽的牌跟還沒抽的包混在一起了。在競爭或專業的執法嚴格度下,像是PTQ八強或是PT輪抽,你只有在包與包之間有短暫的時間可以看你拿到的牌,希望你擁有一顆記憶力超強的腦袋可以幫你記住你抽了什麼牌。

在《Cranial Insernion 01.17 – Snow-Covered Goyf》中有 4 則留言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