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G碎碎唸 — 『套牌』以外的小東西》

 

談的東西越來越雜了(笑)

一方面是青黃不接的淡季,一方面最近都在玩WOW(天天打卡,沒打卡就考古實在很累啊),根本沒研究MTG的新資訊,只好寫些有的沒的。其實這些有的沒的才是我的強項,正經的內容還是找其他作者來寫吧(遠目~)。

 

<牌套>

card-sleeves

 

 

牌套的功用大家都知道的,為了保護牌,希望大家戴了套再上(非雙關語)。

 

現在MTG的卡套種類繁多,不勝枚舉。其實,骨灰級玩家應該記得,早期煨弒窒顯然對遊戲週邊並沒有太大的興趣,MTG專門卡套只有美國ultra-pro一家,顏色僅有黑紅(還有透明的?),老實說是相當單調的。紅色除了打紅的玩家外,偏好者不多,所以賽場清一色八成都是黑套,顯得十分無趣。

 

image

 

約「克薩傳」左右,最早赴日比賽的玩家們,除了感動於台日卡價的差異,賺的盆滿缽滿之外,最重要的是帶回來神奇的伴手——藍色卡套。早期的藍色一直被視為大腳專用的顏色(汗),許多高手都以打藍控而自豪,鄙視打紅燒的小弟,所以跟藍控相得益彰的帥氣藍套當然帶來極大的震撼,引發搶購的熱潮,從此藍色卡套為成日本輸台最重要的商品之一。

 

(註:此藍套應該是另一款卡片遊戲「水瓶世紀」所出的)

 

個人早期也是藍套的愛好者,尤其偏愛最早「水瓶世紀」的藍套,其膠質的手感相當好摸,深藍色亮眼有型,而且套長適中,不像很多家卡套較長,露出最上面一截空,軟趴趴的有點彆扭。不過,早期牌套都有一個嚴重的缺陷,就是一包通常嘟嘟好六十張,不但備牌沒的套,而且一旦爆套就尷尬了。

 

所以,我一口氣買了相當多份的「水瓶世紀」藍套,打算混著用,萬萬沒想到,首先,由於使用次數不一,牌套污損的狀態也不一,既不美觀,也有被誤解作弊之虞,另外,同一牌子的藍套居然給少爺來長短套 (=_=)凸,令伯一氣之下把水瓶的藍套全丟了。

 

話說,雖然牌套的種類似乎越來越多,市場非常熱絡,但長短套的問題始終存在,猜想牌套大概就是被廠商定位成一個隨性的產品吧,品質低落是常態。記得敝人在日本比GP時,曾有被裁判警告牌套有問題,要求我換套,我選了當時由日本高手石田格代言的高品質牌套,結果一拆開,每一張左下角都有兩公分大小的壓痕(暗!),讓人相當無言。

 

藍套退燒後,我的第二個心頭好是在「奧德賽」由煨弒窒發售的官方牌套:一個塑膠盒,內含一份黑色牌套。套面有細膩的顆粒雕紋,而且類皮質的手感實在好摸好洗到不行(我要為它輕輕歌唱~),所以這種牌套雖然比較貴(三百五十吧,因為附盒子),我還是買了很多,起碼超過二十份(停售前還特別買了一打!)。

 

順帶一題,上述的牌套從最早只有六十張,到之後就有七十五張,最後甚至有八十張的五張預備套,算是相當貼心的,在此要幫它按一個「讚」。

 

話說,我習慣GP等級以上的比賽,一定用新套,所以牌套買的很多。本來也想跟之前藍套一樣,買一堆來混著用,萬萬沒想到,這種牌套不同系列(之後的《絕境》、《神譴》)發售的版本,上面的紋路居然不一樣(暈!),我索性又把之前囤的一大堆套(各版本都混在一起了)丟了。

 

隨著有色卡套的熱潮,日本推出越來越多的新產品,不但顏色五花八門,材質也各有特色,逐漸身為遊戲發明國的美國發現牌套市場有搞頭,所以也迎合民意,推出更多種牌套,從彩色套到圖案套,一直到現在的盛況。

 

<黑框>

image

 

對於現在的玩家來說,黑邊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在古早時期,由於基本系列都是白邊的,所以要讓套牌全部黑邊是相當有難度,非常尊榮的一種講究!

 

早期由於較晚發售的四版中文被設計為黑框,所以四版中文《神之憤怒》、《維尼亞洛之碟》都可稱為夢幻逸品。老實說,白邊不但容易髒,而且在一堆黑邊牌之中是非常突兀且醜陋的存在。

 

在脫離懵懂期之後,我也是熱中的黑邊牌的玩家,除了把手上所有白邊雙色痛地換成「Ice Age」的黑邊痛地(共20張),還大手筆買了「地球儀」版本的黑邊《黃銅之都》,還有四版中的《天堂鳥》,所有能黑邊的牌都儘可能的去收集,幾乎到決對不用白邊牌的境界!

 

image

唯一弄不到的黑邊大概就是dual land(苦笑)了,想當初第一次在台灣舉行的擴充賽GP台北,由於不可能借到黑邊dual land,令伯索性打純藍《靜態平衡》(,還要去借黑邊《靜態平衡》,由於完全沒人打,一下子就借到了);之後的GP吉隆坡,則因為黑邊四版中人魚王跟《冬之球》實在太帥了(超有fu啊),所以選擇純藍人魚球。

 

另外,去年到日本打擴充GP,因為沒有黑邊《血腥之月》而一直苦惱到日本,一直到賽場才在什麼都有,什麼都賣,什麼都不奇怪的國際卡商哪裡買到(註:我以不標準的英文說牌名,待卡商找出三張白邊牌,我指著牌邊說:black,卡商若有所悟的笑了笑,又翻出「The Dark」的《血腥之月》給我,單張價格約NT. 200元),過程相當辛苦。

 

全黑框總是給我一種安定感,對照早年也有講究,現在卻連白邊基本地牌都用免驚(搖頭~)的郭大大,本人可能有一點幼稚的強迫症吧(笑)。

 

 

<基本地>

個人覺得MTG玩家普遍的最愛就是地牌。

 

123358

漂亮特殊的基本地永遠有龐大的市場。最初,玩家用的地大概就是最近的延伸系列的地牌(才是黑邊的!),最多挑喜歡畫家的版本,全部圖案都一樣就算是講究了(有些玩家用四版中文基本地,例如萊西大大,或國外玩家會用β的基本地,都很有古早味),不過,當煨弒窒實驗性的發售了第一套「亞洲地」(歐洲地)才全面打開基本地的大門。

 

不起眼的一套「亞洲地」(五色各一張,有東方墳墓,還有富士山)在台灣大概不到一百的價,到外國竟然有三百左右的價值,在卡價甚低的古早時期,可謂天價,這也代表了玩家們有多愛特別版本的基本地。

 

後來,煨弒窒趁勝追擊推出了第二套亞洲地,又在「秘羅地」印了專屬(五張圖案可以合體)的基本地。這些特殊基本地明顯沒有帶起熱潮,因為,它們的魅力都不及全圖版的機飛地!

 

由「機飛版」隨包附贈的基本地大受歡迎,單張都有近五十元的價值,機飛的地牌是幽默的卡通風格,跟其他牌的畫風其實不搭,但相當具有獨特性,所以成為許多收藏家跟講究玩家(例如我~)的第一選擇。

 

直到後來,「機飛2」發售,畫風優美細緻更勝機飛一,更是本人的心頭好。不過,或許是有感於機飛2全圖地牌的受歡迎,後來「贊迪卡」也隨包附贈全圖地牌,更加容易入手,而成為目前玩家手中的基本款。

 

骸汁飽是否還能創造新的地牌來帶動買氣呢,讓大家拭目以待吧。

 

 

結語:

 

其實,想談的還有簽名牌,閃卡,日文牌、指示物等等(都曾經是我的心頭好啊!),不過,寫的字數已經比想像中的多很多了,所以暫時先這樣吧,其餘的有機會再談。

《MTG碎碎唸 — 『套牌』以外的小東西》 有 “ 8 則迴響 ”

  1. 我卡套也都只有上一層,
    有認識打遊戲王的,是上三層…

    不過遊戲王40張deck,如果mtg上三層,會很難洗牌吧。

    以前有想要去找很小的那種算盤鑰匙圈,來當血量計數器….

  2. 大家卡套都上幾層呢
    我是只有上一層前面有小圓閃光貼紙的耐磨套
    不過打一打牌會探出頭來= =

  3. 以前藍卡套真是大咖專用的..
    打造藍 純藍控 之類比賽都用高檔卡套.
    我對牌套也是有強迫症..
    這次遠赴日本去觀光
    看到 KAT(好像是這樣拼) 的牌套
    之前買了一個紅的摸起來質感不錯
    一口氣買了20份 鐵黑跟紅各半
    然後又很衝動的敗了全店內幾乎一半的動畫封面卡套 SABER..K-ON..NANOHA..
    發現我今年應該不太需要買卡套了

  4. 感謝大大分享這篇文章,讓我這個新玩家
    開一下眼界XD
    QQ 我也是閃卡跟全圖地的愛好玩家阿
    湊了一套閃的白藍控ˊ口ˋ 無奈大傑斯
    始終湊不到每張都閃的(錢包不夠深也很難遇到閃大傑囧)
    只好妥協在裡面塞了一些全圖地隨機一下 Orz

  5. “我指著牌邊說:black,卡商若有所悟的笑了笑,又翻出「The Dark」的《血腥之月》”

    俺的MTG知識只會讓我拿出邪惡之月(黑色的月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