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ial Insertion 02.06.2012 – Undying Questions, or, Decreasing Confusion

發表於 分類為「規則釋疑

By Eli Shiffrin, Brian Paskoff, and Carsten Haese

clip_image001http://mtgsalvation.com/1346-cranial-insertion-undying-questions.html

本專欄為翻譯文章,每週一刊出,原文請參考MTGS每週的Cranial Insertion專欄。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專欄讓大家對一些常見的規則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如果在比賽中或與朋友對戰中碰到了任何的問題,也歡迎直接寫信到CI信箱:Cranial.insertion@gmail.com,或是寫到譯者信箱:savagehans21@gmail.com ,我會在以後文末整理並回答臺灣玩家所提出的問題。


Q:上週有提到過用<Fork>複製返照的<困惑漸增>並沒有辦法獲得加倍的效果,但為什麼複製增幅後的<模造儀式>卻可以得到一個已經增幅過的複製品?

A:困惑漸增跟模造儀式問的問題是不一樣的:模造儀式問的是他是否有被增幅過,也就是他的操控者在當時施放他的時候是否有支付他的增幅費用。當一個咒語被複製的時候,所有為這個咒語所做過的選擇都會一併的被複製,所以一個被增幅過咒語的複製品也同樣的會被視為已增幅;但困惑漸增問的並非他在被施放時被做過什麼選擇,而是他是不是從墳墓場來的—但他不只不是連被施放過都沒有。


Q:如果我用<旅居師凡瑟>的異能把<瀆聖邪鬼>跳出去,那他會怎麼回來?是瀆聖邪鬼還是<幽禁少女>?

A:他會以小女孩的身分回到戰場上。除非有其他明確的指示,否則雙面牌永遠都會以陽光的那一面進戰場。


Q:<忠誠護教軍>會因為<孽物米凱耶>而得到永生嗎?

A:會!如果他以護教軍的身分死去,他會轉化成殭屍回到戰場,但如果他以殭屍的身分死去,他的不息異能會觸發並讓他重新帶著一個+1/+1的指示物以護教軍的身分回到戰場上。所以只要他沒有在當殭屍的時候獲得+1/+1的指示物,他就會一直在陰陽兩界徘徊。


Q:如果我戰場上有<孽物米凱耶>,我可以重複的犧牲<煙氣噴吐獸>並把-1/-1指示物放在他自己身上,來用<鮮肉>做出一脫拉庫的野獸嗎?

A:如果你只有一隻煙氣噴吐獸的話,你不能這樣做。煙氣噴吐獸可以以他自己為目標,但是當你把他自己犧牲掉來支付異能的費用後,這個異能就會因為目標消失而被反擊,噴吐獸也會帶著一個+1/+1的指示物回到戰場,並不會因為自己異能的-1/-1指示物而被抵銷。

不過,如果你有兩支噴吐獸的話狀況就會不一樣,以對方為目標丟來丟去相濡以沫,你就可以想做幾次就做幾次。


Q:如果我用<馭靈械>操控了我對手的回合,而他手上有一張<永封咒>。如果我想讓他的永生咒無效,我可以施放他並說一張下個系列已經出現預覽的牌的牌名嗎?

A:不行!如果你被要求說一張牌的牌名,你必須要說一張在你現在進行的賽制中合法的牌。時空旅行是不合法的!


Q:我可以施放<思想食客>並在要棄牌前起動<無盡日晷>的異能結束這個回合來逃過棄牌嗎?如果可以的話,食客還會因為我手上的牌而獲得+1/+1的指示物嗎?

A:不會。「在其上放置一個+1/+1指示物,接著棄掉你的手牌」是一個動作,所以如果你在這中間並不能做任何是。你可以回應他的異能結束這個回合,但如此一來,你也不會得到任何的指示物。


Q:那呼魂呢?我可以呼魂<尖吼怪>殺掉一個生物之後,再用<無盡日晷>來結束這個回合把尖吼怪留在戰場上嗎?

A:可以!尖吼怪的<驚駭>異能和「犧牲我」的異能是分開的,也就是說你可以按照你喜歡的順序把這兩個異能放進堆疊。你可以先讓驚駭的異能結算後,再回應「犧牲我」的異能用日晷來結束這個回合。


clip_image002Q:我在清除步驟起動<無盡日晷>的異能想把我的<Thawing Glaciers>留在戰場上,但這時我的對手告訴我這樣是不合法的,因為沒有人會在清除步驟擁有優先權,是這樣的嗎?

A:你的對手有一部分是正確的,不過你想做的事是可行的。玩家「通常」不會在清除步驟的時候獲得優先權,但如果有觸發式異能在清除步驟時被觸發,那這個觸發式異能就會被放進堆疊裡,而玩家也會得到優先全來回應這個觸發式異能。

完整規則 514.3

正常來說,玩家不會在清除步驟時獲得優先權,所有也不能在清除步驟時施放咒語或起動異能,除了以下的例外:

完整規則514.3a

在這個時間點上,遊戲會檢查是否有任何的狀態動作和/或是觸發式異能等著要被放進堆疊(其中也包括那些「在你的下個清除步驟開始的時候」)。如果有,這些狀態動作會被執行,那些觸發式異能會被放進堆疊,而主動玩家會接著得到優先權。玩家可以在這個時候施放咒語或起動異能。一旦堆疊被淨空且所有玩家都讓過優先權之後,另一個清除步驟會接著開始。


Q:<信念護盾>會在什麼時候檢查我的生命值?如果我的生命值滿足命懸一刻的條件,我還必須要為信念護盾選擇目標嗎?

A:無論當你在施放他的時候生命值是多少,信念護盾都是一個只具有一個目標的咒語,所以你不管怎麼樣都要為他選擇一個目標。當信念護盾結算的時候,他會檢查你的生命值並確認是否會有其他附加的效應。如果在這個時候你的目標變的不合法,不管那時候你是否生命值在五或五以下,你的護盾都還是會被反擊,所以以<幻象身影>為目標可能會是一個很愚蠢的想法。


Q:如果我的<非瑞克西亞蛻變妖>複製了一個武具進戰場,他會觸發<淨鋼神聖武士>的異能嗎?如果戰場上有<遲鈍法球>結果會不一樣嗎?

A:會,蛻變妖會觸發神聖武士的異能。他蛻變妖進戰場的時候,自身的替代式效應會先生效,所以所以神聖武士會開心的看著一個武具進戰場並抽一張牌;如果戰場上有遲鈍法球的話,這個結果也不會改變,因為蛻變妖已經不是一個生物,所以也不會受到法球的影響。


Q:在我施放<博卡登殘虐者>的時候,我的對手以他為目標施放<崇聖> –殘虐者的傷害不是透過它的進場效應造成的嗎?那這些傷害會被防止嗎?

A:聽起來可能有些弔詭,但你的傷害確實會被防止,而你的對手也會獲得生命。當一個物件從一個區域被移到另外一個區域的時候,通常他們會被視為是一個新的物件,但也有少數的意外,讓這個物件會保留之前的記憶。傷害防止的效應就是其中一樣,防止一個咒語所造成的的傷害的效應會被延續,並對這個咒語進戰場後變成的永久物生效。


Q:我可以在沒有結界目標的情況下犧牲我的<銀奔狐>嗎?

A:不行。當你要起動它的異能的時候,你必須要先為這個異能選擇一個目標;如果戰場上沒有合法的目標,你就不能起動這個異能,也就不能支付費用—犧牲銀奔狐。


Q:我操控兩隻<蒙納獸>、<蝕刻鬥士>和一個沒有變身的<墨蛾連結點>。如果我的對手<送終刀鋒>了我其中一隻蒙納獸,並在結算後又想送終刀鋒我失去金技的蝕刻鬥士,我可以回應起動我的墨蛾來保護我的鬥士嗎?

A:當然可以。一旦墨蛾變成了神器,你的鬥士就會重新獲得金技並得到反五色保護,你對手的送終刀鋒便會因目標不合法而被反擊。


clip_image003Q:我的對手施放<Scavenging Ooze>並馬上起動它的異能來放+1/+1指示物。這時候我可以回應施放<懲戒火焰>來殺掉他的流漿嗎?

A:可以。流漿的異能就是一般的起動式異能—使用堆疊也自然可以被回應。直到他的異能結算前,流漿的防禦力都會是2也還在懲戒火焰的射程內。不過要特別注意的是:如果你的對手還有足夠的魔法力,他也可以回應你的火焰再起動流漿的異能一次,墳墓場里甚至不需要有另外一張生物牌,因為異能第一次起動的目標還乖乖的躺在墳墓場裡。


Q:在雙頭巨人賽中,「每個玩家」(如<腐屍牧者>)、「每個對手」(如<墨非葛噴息>)和「每個其他玩家」(如<吸收心靈>)分別有什麼不一樣?每個隊伍是視為一個玩家,還是視為多個玩家所組成?

A:一個隊伍是視為多個玩家所組成,在雙頭巨人賽中就是四個玩家,所以「所有玩家」會影響到戰場上所有的四個人;每個玩家會有兩個對手,所以「每個對手」會影響你對面的兩個人;吸收心靈會對你以外的玩家造成影響,也就是你的隊友也同樣要棄掉一張牌。


Q:我可以同時犧牲我的多隻生物來重置我的<屍誕邪笑>嗎?如果可以的話,他會因為我犧牲的生物而獲得等數量的+1/+1指示物嗎?

A:實際上你不能同時犧牲他們,不過你確實可以一隻一隻餵。由於邪笑已經是站著,這一連串的異能並不會讓他重置,但他還是會因此得到+1/+1的指示物。


Q:我可以在我的<屍誕邪笑>統帥套牌裡面放入<閃電盤繞>嗎?還是因為他做出來的衍生生物是紅色的我就不能把它放進來?

A:你可以把它放進你的套牌裡:顏色的限制只管是否在這些牌上有其他顏色的魔法力符號,而不管顏色的敘述。所以「紅色」這兩個字並不會讓他在你的非紅套牌裡面變的不合法。


Q:我可以在<攝政獅王肯芭>統帥套牌裡面放入<鎮魔刃埃布斯>嗎?

A:可惜不行。當顏色限制在檢查套牌裡面的牌的時候會檢查牌的兩面,所以埃布斯將會被視為是一張黑色的牌,而也會被肯芭踢出他的親衛部隊裡。


Q:我想組一副<Skullbriar, the Walking Grave>的統帥套牌,但我想問的是如果Skullbriar在第一次被放進墳墓場的時候就獲得了-1/-1的指示物,那我是不是就不能再施放他了,因為醫師放他他就會因為防禦力是零而立即死去?

A:Skullbriar獲得-1/-1的指示物確實不是一個好消息,你還是可以再次施放他,但每當他結算後,他就會變成0/0且在你有優先權可以救他前就死去。這些指示物不管如何都會存在,不會因為他讓你的統帥變成0/0就自動消失;如果你想再次讓Skullbriar進戰場,唯一的方法就只有用<邪惡之月>等的結界讓他進戰場時大一點。


Q:如果我用<判罪>把我對手的統帥洗回他的牌庫,我是不是只要用<魔判官之攫>把它放逐並都不要施放他,就可以永遠不再受到他的威脅了?

A:可惜你不能這樣做,其中一個理由是你的對手會很討厭你。不過在完整規則裡也有提到這點來避免你這樣做:

完整規則903.13 如果一張牌要被從任何一個地方被放進放逐區,而其中一個玩家備允許檢查該區內的牌,他必須要馬上如此做;如果是一個由另一位玩家所操控的統帥,該玩家必須要把他面朝上並放回該玩家的統帥區。


在「Cranial Insertion 02.06.2012 – Undying Questions, or, Decreasing Confusion」中有 3 則留言

  1. Q:如果我用<馭靈械>操控了我對手的回合,而他手上有一張<永封咒>。如果我想讓他的永生咒無效,我可以施放他並說一張下個系列已經出現預覽的牌的牌名嗎?

    這傢伙很天才,我喜歡XDD
    不過何必這麼麻煩呢,喊大天使恩光就好了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