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ial Insertion 01.23.2012 – Almost Dark Ascension!

發表於 分類為「規則釋疑

By Eli Shiffrin, Brian Paskoff, and Carsten Haese

clip_image001http://mtgsalvation.com/1342-cranial-insertion-almost-dark-ascension.html

本專欄為翻譯文章,每週一刊出,原文請參考MTGS每週的Cranial Insertion專欄。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專欄讓大家對一些常見的規則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如果在比賽中或與朋友對戰中碰到了任何的問題,也歡迎直接寫信到CI信箱:Cranial.insertion@gmail.com,或是寫到譯者信箱:savagehans21@gmail.com ,我會在以後文末整理並回答臺灣玩家所提出的問題。


Q:如果我戰場上有一個1的<虛空聖杯>,那當我施放<Flusterstorm>的時候可以複製他嗎?複製出來的複製品會被反擊嗎?

A:你可以複製他們且你的複製品不會被反擊!當你施放Flusterstorm的時候,他自己跟聖杯的異能都會觸發;聖杯會反擊原本的Flusterstorm,但他的風暴異能卻依然會做出其他的複製品。虛空聖杯並非讓你「不能」施放總魔法力等同於聖杯上指示物的咒語,他只是會在他們被施放的時候反擊他們。


Q:我的對手施放<猛毒傷>在我的<銅秘耳>身上放了一個-1/-1的指示物,如果我用<變巨術>救他,那到回合結束的時候,我會得到中毒指示物嗎?

A:你會。所有會在「這回合」觸發的都屬於持續式效應,所以即使到了清除步驟變巨術失效的時候,猛毒傷依然在等著你生物的死亡,並在你的身上放一個中毒指示物。


Q:如果<虛假先知>跟其他一堆生物同時被<審判末日>會發生什麼事?

A:先知也逃不過審判……他會跟其他的生物一起死,他的異能也會觸發,不過當他的異能結算的時候,所有的生物都已經躺在墳墓場裡,自然也不會有生物被放逐。不過,如果戰場上有不可毀壞的生物,或是有生物在審判末日結算跟先知的異能結算中間進場,那結果又會有所不同。


Q:如果戰場上有<混沌之攫>,那當有人施放<閃電擊>又被另一個人的<輻射>瞄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所有的閃電擊都會亂打嗎? 是不是輻射會要求所有複製出來的咒語一定都要有不同的目標呢? 還是玩家覺得哪有人把這兩張牌一起用的就翻桌了? (譯按:這個提問題的好貼心~)

A:其實比你想的簡單—輻射結算並把每個閃電擊複製到所有他可以瞄的東西身上,然後觸發混沌之攫,並重新隨機選擇所有咒語的目標。由於輻射已經結算完了,所以他也不會再去管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Q:如果我操控<三胞仙>跟<天界曙光>,我是不是就可以從只要用白色魔法力就可以施放我對手手上的牌?

A:沒錯!你可以把白色魔法力視為任意顏色使用,所以既然你的統帥銫一定有白色,你可以產生白色魔法力並用它施放任何咒語,即使這個咒語的魔法力費用沒有包含也是一樣。


Q:如果在一場雙頭巨人賽中,我操控<Glacial Chasm>跟<輝光統領>,我的隊友還可以進行攻擊嗎? 我的對手可以攻擊我的隊友嗎?

A:在雙頭巨人賽中,如果一個玩家不能攻擊對手團隊裡面的其中一個玩家,那就代表他不能攻擊這個隊伍,因為你攻擊的並不是單一的玩家。不過Glacial Chasm只有限制「你」不能進行攻擊,所以你的隊友並不會受到影響!


Q:如果<Chaos Orb>在異能結算前就被洗回牌庫會怎麼辦?我知道這不會在認證的比賽中發生,但規則應該已經把所有的情形都考慮進去了不是嗎?

A:你說的沒錯,這個情形在認證比中並不會發生,不過同樣的,在Chaos Orb的勘誤中也已將牌的敘述修正為「只有當Chaos Orb在戰場上的時候」,這個異能才有效,所以要確認每張牌的規牌面敘述是否有被勘誤過,請妥善利用魔法風雲會的官方資料庫。對那些比較常在薪傳等舊賽制中執法的裁判而言,大部分的牌都已經被勘誤過(除了<生命之源>以外,不過這張牌也沒什麼人在用就是),做出判決前先確認一下過牌是否有被勘誤過是比較好的選擇。


clip_image002Q:當一個身上同時配戴了<卡爾札之盾>、<卡爾札之盔>跟<卡爾札之劍>的卡爾札被一個防禦力是9以下的生物阻擋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如果是被防禦力是9以上的生物阻擋的話呢?

A:確實從卡爾札之劍上的敘述看來,他會放逐所有他造成傷害的東西,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的。當劍的異能被放進堆疊的時候,狀態動作會在這之前先結算,而防禦力在9以下的生物會先因為受到致命傷害而被拖進墳墓場,接著劍的異能就會因為該生物不見而失效;當然,如果這時候是防禦力大於9的生物,而且他也還活著的話,他就會成為卡爾札的祭品。


Q:在一場週五認證賽(FNM)中竟然有玩家同時拿了一包的最後兩張牌,一定是有什麼地方出錯了對吧?那該怎麼做呢?

A:這點上其實並沒有官方的指導方針,不過一般來說我只會以主審的身分請玩家之後再抽牌的時候要特別小心,然後繼續下一包的輪抽;在一些的場合中大家會習慣如果下家還沒選完牌就不把牌傳出去,所以我猜你的問題應該不是兩包混在一起所造成的。不過如果是在GP或是其他競爭極別的比賽中,只要有任何的問題就請舉手叫裁判,就會有裁判來幫你處理。


Q:我操控<白金皇像>,那當我被<炎劫巨龍>打到的時候,既然我沒有受到傷害,我所操控的生物還會收到傷害嗎?

A:別忘了你還是有受到傷害的!你的生命值不會改變並不代表傷害被防止,所以你的生物還是會被牽連到,不過還好皇像是8/8對吧?


Q:當<時胞飛獸>的複製品死的時候也會再放複製品進戰場嗎?

A:會! 時胞飛獸的複製品跟他本身是一樣的,他們進戰場的時候同樣會帶著計時指示物,也跟一般一樣的消逝;當他們進到墳墓場的時候,只要身上沒有計時指示物,他們無性生殖的異能就會觸發。


Q:如果我的對手在我操控<智謀>的時候施放他的統帥被我<Mana Drain>,我可以施放他的統帥嗎?

A:智謀把原本「反擊」的動作改,為「放逐他,然後施放他」,所以即使你的對手把他的統帥移回統帥區,由於這是他被智謀放逐後去的第一個地方,智謀的異能依然可以找到他。(譯按:好聰明!)


Q:如果我施放<適境機械獸>的時候選擇人類,我的<教區鬥士>可以得到+1/+1的指示物嗎?

A:可以!你在機械獸進戰場的同時就要為他選擇生物類別,而這是在所有進戰場效應觸發之前。教區鬥士會因為機械獸進戰場而得到+1/+1,然後再因為機械獸的異能再得到額外的+1/+1!


Q:我操控<風暴之父>,那當我在施放被我對手的<風暴眼>放逐的<探遍迷霧>時,風暴之父可以讓我抽幾張牌?一張還是兩張?

A:兩張!當你施放探遍迷霧的時候,風暴之父跟風暴眼的異能都會觸發,接著當風暴眼的異能結算後,你在第二次施放探遍迷霧且再一次觸發風暴之父的異能。這個問題裡面的關鍵字是「施放」—風暴之眼並非讓你把咒語放進堆疊,他是讓你再施放一次。


Q:當我沒有手牌的時候,我還可以棄光手牌來起動<虛空領針>嗎?

A:如果你還有在玩其他的卡片遊戲的話,或許會覺得很奇怪,不過答案是可以的!在魔法風雲會裡面,你永遠都有「手牌」—即使手牌的數量是零也是依樣,所以不管怎麼樣你都可以起動虛空領針的異能。


Q:如果我套牌裡有<遭攫之物>跟<妮維亞洛之碟>,既然我可以把我的碟子變得不可毀壞,那我是不是可以一直重複使用我的碟子?

A:我想你最多也只能用兩次。碟子會試圖同時消滅所有的永久物,而由於遭攫之物當時還在戰場上,你的碟子在那個時間點具有不可毀壞也可以躲過第一次的自爆。但當遭攫之物離開戰場後,他所帶來的持續性效應也會同樣的離開戰場,你的碟子也將不再具有不可毀壞的異能。


Q:我有辦法可以擺脫幑記嗎?

A:殺了有幑記的玩家吧,喔我指的是在遊戲裡。如<旅居師凡瑟>的徽記會一直存在一般,他們不是牌、衍生生物或永久物,所以遊戲裡也沒有東西可以讓你擺脫他們。


Q:我知道<鍛石秘教徒>在近代賽中被禁,但我可以在近代賽中使用War of Attrition套牌嗎?

A:當秘教徒當時在標準賽中被禁的時候,為了讓剛買War of Attrition套牌的玩家還可以用他來參加週五認證賽(FNM),提供了唯一的例外讓使用這副主題套牌(必須完完全全跟原本的套牌一樣,否則就視為不合法的套牌)的玩家可以參加標準賽制。官方的公告是在近代賽的這個概念出來之前,不過既然War of Attrition套牌已經絕版且近代賽並非一個可以用來舉辦周五認證賽(FNM)的賽制,所以官方並沒有在特別公告這副主題套牌中也可以被視為合法。


clip_image003Q:在一場MO的比賽中,我的兩隻生物陣亡只有<瑟班哨兵>存活下來,但當他問我是不是要轉化的時候,我點了兩次「是」,然後發現他翻過去又翻回來了!這樣對嗎? <瑟班民兵>並不是狼人應該不能翻回來不是嗎?

A:這是對的,只是在現實的比賽中由於觸發效應是看不到的,所以你應該不容易看到這個情形。由於兩個效應結算的時候都會讓這張牌轉化,而不會去管那個時候他是用什麼身分待在戰場上。


Q:我可以用<拼接師的學徒>做出一個衍生生物來阻擋,然後再直接把他犧牲嗎?(譯者按:好可愛的問題……)

A:你沒有足夠的時間來這麼做。你必須要在宣告阻擋者之前就把衍生生物放進戰場,所以你可以這麼做的最後一個時機點就是在你對手宣告攻擊者的步驟—你橫置學徒,然後當異能結算以後,你把一個2/2的衍生生物放進戰場,接著馬上就要犧牲一個生物。這一切都是在異能結算間發生,也就是全部都是在你宣告阻擋者前就完成了。所以當你在宣告阻擋者的時候,你已經位了一個生物給學徒當祭品。


Q:<史革達教眾>可以把自己當肥料丟出去嗎?還是一定得要犧牲另外一隻生物?

A:身為史革達的信徒,我相信他應該很樂意把自己丟出去。異能起動的費用只有「犧牲一個生物」而非「犧牲一個其他生物」,所以你自然可以把教眾自己丟出去來造成兩點傷害。


在《Cranial Insertion 01.23.2012 – Almost Dark Ascension!》中有 6 則留言

  1. 借問一個規則問題

    當場上有構生菌格柵/Mycosynth Lattice時,我的召喚工段/Summoning Station是否可以無限生2/2衍生物?

    召喚工段/Summoning Station
    橫置:將一個2/2無色鉗手衍生物放置進場。
    規則敘述 每當一個神器從場上進入墳墓場時,你可以重置召喚工段。

    1. 抱歉問的有點錯了
      假設我有一個犧牲生物的方法的話…
      應該是可以啦

      我眼殘看錯,以為是神器進場就可以重置

      想太多了…

  2. >我有辦法可以擺脫幑記嗎?
    除了殺死對手以外,目前唯一的方法是重獲自由的卡恩。
    不過他都讓遊戲重新開始了,所以好像也不算「擺脫」了。

  3. 生命之源 XG
    Sorcery
    Target player gains X life.

    補充一個冷知識,這是唯一一張從Alpha印出來後,所有的規則敘述文字完全沒有被改過的牌。

    當然,他也鳥到根本沒有人用。

    1. 我的確在某一場7版的現開中遇到一個使用這張牌的對手

      當然 對手是一個菜鳥 俗稱:獎勵版…

  4. 智謀 可以在康掉指揮官後
    施放他??
    那是要馬上施放 還是在我可以施放 及想屍放的時候在施放就好

    那劫咒可以這樣做嗎?

    順道一問
    如果在一場比賽中 我覺得對手幫我洗完牌後我可以要求裁判來在幫我洗一下嘛?
    或是我在調度及洗牌的時候我可以要求裁判幫我洗牌?
    我實在很討厭某些人洗牌方式既粗魯又很奶XD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