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ial Insertion 2012.01.16 – Question Salad

發表於 分類為「規則釋疑

By Eli Shiffrin, Brian Paskoff, and Carsten Haese

http://mtgsalvation.com/1341-cranial-insertion-question-salad.html

clip_image001本專欄為翻譯文章,每週一刊出,原文請參考MTGS每週的Cranial Insertion專欄。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專欄讓大家對一些常見的規則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如果在比賽中或與朋友對戰中碰到了任何的問題,也歡迎直接寫信到CI信箱:Cranial.insertion@gmail.com,或是寫到譯者信箱:savagehans21@gmail.com ,我會在以後文末整理並回答臺灣玩家所提出的問題。


Q:我可以<心靈失足>一個X=10的<火球>嗎?

A:不行!一個咒語的總魔法利費用是包括你所選擇的X的數值,既然你選擇了X=10,那火球的總魔法力費用就等於11。


Q:所以如果我的對手用一個X=0的<火球>打我的<幻象虛影>,我就可以用<心靈失足>反擊他對嗎?

A:沒錯,但這樣做並沒有辦法保護你的虛影。由於他已經成為火球的目標,所以他的異能也已經被觸發並放進堆疊;反擊火球並沒有辦法保護這個即將自爆的小東西。


Q:如果我把<重組骷髏妖>從墳墓場移回到戰場上,會觸發<火熱復仇>的異能嗎?

A:可惜不會。從墳墓場裡施放一個咒語是指把一張牌從墳墓場移到堆疊的動作,所以當你把骷髏妖挖回來的時候,你實際上只是起動了墳墓場裡面一張牌的異能,這跟施放一個咒語是不一樣的;而接下來把骷髏妖從墳墓場移回戰場的這個動作,自然也跟施放咒語沒有關係。


Q:我可以重生受到四點侵染傷害的<最終巨魔圖倫>嗎?

A:不行。重生是一個替代式效應,替代了生物要被消滅的這個動作;而防禦力是0或以下的生物被放進墳墓場的這個動作並不是被消滅,所以重生也沒辦法替代掉這個動作。


Q:如果我的對手施放<顱擊鎚>,我的<蔑咒獸>可以轉移活化武器的目標來把對手的鎚子偷過來嗎?

A:不行。蔑咒獸只有在自己可以成為合法目標的時候改變咒語或異能的目標到自己身上,要確認這件事,該異能必須要用到「目標」這個關鍵字,不過活化武器異能上並看不到這個自,所以蔑咒獸也無力改變它的結果。


Q:如果我用<祈願巨靈>的異能翻到了一塊地,我可以在我的回合對下一塊地或是在我對手的回合下地嗎?

A:不行,他只能讓你許願但並不保證你所有的願望都一定會實現。大多數跟時間相關的規則都是讓你在特定的時間做特定的事,而祈願巨靈給了你一個額外的機會可以讓你在原本合法的時間之外施放這張牌。然而,下地有下地自己的規則和限制,這個規則並不允許你在對手的回合,或是在你自己的回合已經下過地的前提下下地。所以既然祈願巨靈不能影響這條規則,自然也沒辦法破除他的限制。


clip_image002Q:當我對手用五隻生物攻擊我的時候,我可以用<迅咒法師>讓<石偶陷阱>獲得返照並用一點紅來施放他嗎?

A:可以。與<殲智陷阱>不同的是,石偶陷阱並非提供一個替代式費用,而是一個讓你可以便宜施放他的異能,所以即使你是用替代式費用<迅咒法師給他的返照>來施放也是一樣。


Q:如果我操控<構生菌格柵>,我可以用<秘耳焊工>來壓印我墳墓場裡的<蛋白石男雕像>嗎?

A:可惜沒辦法,你墳墓場裡的雕像並不是一張神器牌,格柵只會把在戰場上的永久物變成神器。所以即使你墳墓場裡的牌被變成無色,也不代表他是神器。


Q:如果我操控兩個<純淨榮耀>和<夜空擬態妖>,那當我施放<歸返空無>的時候,我的擬態妖會變成4/4還是6/6?

A:他會是一個巨大的6/6!設定攻擊力/防禦力的異能會在增加或減少攻擊力/防禦力之前生效,所以「成為4/4」在先,接著才是黃袍加身的+2/+2。


Q如果我在我的回合施放了五個咒語,接著起動了<惹事人茜卓>的第二個異能。如果我接著施放<霰散彈>,那我可以造成幾點傷害?

A: 你施放的霰散彈會看到你這回合已經施放了五個咒語,所以風暴會做出五個複製品。由於茜卓的異能所複製出來的咒語並沒有被施放,風暴的異能也就不會被觸發。簡單來說,你會得到你的霰散彈、五個霰散彈的風暴複製品還有一個茜卓的複製品,所以總共是七個。


Q:我用<維多肯枷鎖>綁了我的對手的<黑暗親信>,在我吃乾抹淨要把他還給他的主人的時候,我重置了我的枷鎖,那他的異能還會在這回合再觸發最後一次嗎?

A:不會。你的重置步驟是在你的維持步驟之前,而一旦你重置了你的枷鎖,親信就會立即回到他主人的身邊。因此當你的維持步驟開始的時候,你已經不再操控他而他的異能也自然不會被觸發。


Q:<永生信標>在雙頭巨人賽中有什麼用嗎?

A:讓我們照著順序來:你以一個玩家為目標,然後把他的生命值變成兩倍,這時你發現那個玩家並沒有只屬於自己的生命值,因為他的生命值是屬於他跟他隊友所共享的!接著我們找到了以下的規則:

完整規則810.9a 如果一個費用會效應必須要知道各別玩家的生命值,則該費用或效應改為使用該隊伍的生命值。

所以,你把該玩家隊伍的生命變成兩倍,就這樣。


Q:一些像<避世島>或是<反白保護環>之類的牌在雙頭巨人賽中有用嗎?

A:這兩個問題其實不能被混為一談。在雙頭巨人賽中,戰鬥是一個隊伍跟一個隊伍之間的事,所以任何防止玩家被攻擊的效應都視為是防止整個隊伍被攻擊;也就是說只要你放棄抽你的牌,避世島就可以讓你們整個隊伍不受到對手的攻擊,但你的隊友依然可以抽原本屬於他的那張牌。

不過,如果攻擊者已經踏過了你們之間的那條防線,他必須要把傷害分配到你或是另外一個玩家身上,然反白保護環只能防止所有操控反白保護環的人所即將要受到的傷害;顯而易見的,你的對手將會把傷害分配到沒有保護環的那顆頭上。


Q:如果我操控<白金天使>,我可以用<約格莫夫的交易>來抽牌抽到我的生命值變成0以下嗎?

A:不行。確實白金天使可以讓你的生命值是0或更低的時候還是活的好好的,但唯一可以讓你的生命值低於0的方法則只有在你受到傷害的時候。支付生命跟受到傷害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你只有在有足夠的生命可以支付的時候你才能這樣做,也就是說如果你想用交易來抽一張牌,你必須要至少有一點血才行。


clip_image003Q:如果我用增幅的<模造儀式>複製我的<屠戮亞龍>的同時,又用<雙咒擊>把儀式複製一遍會發生什麼事?

A:亞龍不會辜負他的名字的!雙咒擊會先結算,並複製增幅過的儀式並把五個亞龍的衍生生物放進戰場—五個異能分別被放進堆疊並分別讓你對手的軍隊得到五次-2/-2;在結算完後,狀態動作會把所有防禦力小於或等於0的生物拉進墳墓場,並接著再觸發亞龍的第二個異能—六次,也就是每個死去的生物會讓他的操控者失去12點生命。第一輪結束後,你的對手所操控防禦力小於或等於10的生物會死,然後你的對手會因此而失去12點生命。

如果還有第二輪,原本的儀式會結算並再帶五個亞龍的衍生生物進戰場,並再重覆一次第一輪的戰法—所有你對手所操控的生物獲得-10/-10,並因每隻死去的生物失去二十二點生命。


Q:如果我回應我的<火熱探究>起動<廢退箴言>的異能三次會發生什麼事?

A:讓我們拆開來看:當一個效應讓多個玩家抽牌的時候,玩家們會依照遊戲進行的順序,從主動玩家開始抽牌。你是主動玩家,所以你先抽,但這個動作會被箴言的效應所替代,所以你的每個對手都要先棄掉三張牌。接著才是輪到你的對手抽牌,然後你們(包括你自己)在隨機棄掉三張牌。


Q:我想在我的<Damia, Sage of Stone>統帥套牌裡面加入<飢餓之聲弗霖凱>跟<污化>,這樣當我橫置地來產生魔法力的時候到底會發生什麼事?

A:污化會產生一個把所有地會產生的魔法力都變成黑色的替代式效應,而弗霖凱的異能則是會在這之後觸發,所以他會檢查這塊地到底產出什麼東西。在看到這塊地產出黑色魔法力之後,再額外給你另外一點黑色的魔法力。


Q:如果我有一隻佩帶了<戰寧劍>的<枯萎密探>,當他打到我的對手的時候(我的對手有七張手牌)會給他三個中毒指示物,同時並把劍的異能放進堆疊。如果我在這個時候用<銀魔像卡恩>把劍變成生物並<敗壞揮擊>他,我的對手會死嗎?

A:會!劍會在異能結算時對你的對手造成傷害並檢查傷害的來源,由於劍已經因為敗壞揮擊而被污染,他對你的對手所造成的傷害也會變成七個中毒指示物並讓你的對手歸西。


Q:如果我在統帥戰中使用<時縫盪空師>,那我可以把我對手的統帥從統帥區移到他的牌庫嗎?

A:不行。確實在一開始統帥戰還不叫Commander而叫EDH的時候,統帥是待在放逐區也因此盪空師被禁來避免這種情形發生。不過後來增加了統帥區這個區域—這個區域跟原本的放逐區是不同的,所以盪空師也不能去影響一個不在放逐區的牌。


Q:如果我跟我的對手都調度到剩六張牌,我們可以私下達成協議都還是抽七張嗎?如果可以的話,我應該要怎麼跟對手講才不會讓他覺得我要陰他讓他多抽一張牌? (譯者按:這根本是你自己的問題吧……馬X:有批牛肉好便宜啊~~)

A:基本上,私下協議都還是抽七張是不合法的,不過如果你們真的想這個做,你可以建議這盤比賽約合;如果他同意的話,這盤比賽就是和局而你們也可以再重新開始一場比賽。不過如果你這樣做的話,要特別注意的是你的盤勝率將會受到影響。


在「Cranial Insertion 2012.01.16 – Question Salad」中有 2 則留言

  1. 補充一下最後一則,會影響的是第二個tiebreaker而非第一個。

    不建議這樣做,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煩(裁判調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