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ial Insertion 01.10 – New Year’s Resolution or, Good, No One Countered It

發表於 分類為「規則釋疑

By Eli Shiffrin, Brian Paskoff, and Carsten Haese

http://mtgsalvation.com/1262-cranial-insertion-new-years-resolution.html

Special Thanks to 衰神協助完成本週文章。

本專欄為翻譯文章,每週一刊出,原文請參考MTGS每週的Cranial Insertion專欄。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專欄讓大家對一些常見的規則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如果在比賽中或與朋友對戰中碰到了任何的問題,也歡迎直接寫信到CI信箱:Cranial.insertion@gmail.com,或是寫到譯者信箱:savagehans21@gmail.com ,我會在以後文末整理並回答臺灣玩家所提出的問題。


clip_image002Q:如果我可以自行選擇支付費用的順序,那我是否可以選擇先犧牲<舞空咒擊彈>後再橫置他,這樣<腐化遺寶>的異能就不會觸發?

A:你確實可以自行選擇支付費用的順序,但是只要你沒有辦法支付它全部的費用,你就必須要退回到咒語施放一開始的時候。一旦你選擇犧牲了咒擊彈,你就沒有辦法再將他橫置,然後你就必須要倒回來:也就是說,如果你想要使用咒擊彈的異能,你必須要先橫置他,然後你就會得到一個遺失的寶藏—一個中毒指示物。


Q:如果在<擬態缸>的異能被起動後,有另外一隻生物死了,那我會得到舊的還是新的生物?

A:你可以選擇你要那一隻!換句話說,如果你選擇不要壓印那隻新死掉的生物,你就會得到舊的(不要忘記擬態缸上有寫「你可以」!)。但是如果你選擇壓印新的那隻生物,當擬態缸的異能結算時就會看到新的那隻,然後他就會給你一隻新的生物的複製品。


Q:如果我的對手場上有兩張<獅族仲裁者>,如果我想要搜尋我的牌庫,那我應該要支付幾點魔法力?

A:不要妄想用同一份錢來賄賂兩個人!如果只對其中一個仲裁者支付兩點魔法力,那另外一個人的效應依然會存在—你依然沒有辦法搜尋你的牌庫,所以如果你想要搜尋,你還是得乖乖的支付四點魔法力。


Q:我想知道<瞬息腐壞>跟一些把生物變大的咒語(如<變巨術>)之間的關係,我也有找到一篇舊的文章說,腐壞會讓變巨術失去作用,現在還是這樣嗎?

A:現在已經不是這樣了。隨著時間,有一些規則也慢慢的被改變。在以前這兩個是屬於同一個分類層下,所以會交給時間印記來決定這兩個效應間的交戶關係。但從十八個月左右前開始,有關於分類層的規則修改了以後,你將永遠先考慮將攻擊力與防禦力變成定值的效應,然後才是攻擊力與防禦力的調整。所以在這個例子中,不管兩個效應的先後次序為何,你都會得到一隻3/5的生物。


Q:不在戰場中的地clip_image004會因為<約格莫夫之墓烏爾博格>而被視為沼澤嗎?如果會的話,我可以用<遠眺>來把他們找出來嗎?

A:如果它不在場上時他便不是「地」──是一張遠眺「想要」可以找出來的「地牌」。舉例來說,<閃電擊>以及閃電形狀餅乾一樣是兩回事──「地」在沒有其他意義之下指的是在戰場上的地。


Q:如果我的對手試圖用<寡欲抗辯>來反擊我的<意志繮繩>,而我再使用<移轉>使寡欲抗辯以他自己為目標。但我的對手認為這樣是不行的,他認為就像反擊咒語不能已自己為目標一樣。我知道反擊咒語不能以自己為目標的原因在於當我選擇目標時他並不在堆疊裡,但是有說即便我用了正確的方法,我仍然不能讓咒語已自己為目標嗎?

A:或許結果是一樣的,但是在處理堆疊上你有一點弄錯了咒語施放的順序。當一個咒語被施放,首先要先把他放到堆疊上,然後選擇他的目標,但這時候你會發現一個討厭的規則(完整規則114.4),告訴你「任何一個咒語或異能都不能已自己為目標。」所以平常你所看到的,其實是移轉把那個咒語(反擊咒語)的目標移到自己身上來!既然把咒語放進堆疊是第一個步驟,那把咒語移出堆疊自然就是最後一個。所以當移轉結算的時候,移轉本身還在堆疊中,所以可以讓寡欲抗辯以他為目標,然後在他結算完後離開堆疊,寡欲抗辯就會因為失去目標而被反擊。


Q: 我的對手可以用<亞龍捲引擎>阻擋完之後把他餵給<噬鐵獸>,然後再用生出來的衍生物進行阻擋嗎?

A:所有的阻擋者都必須要在同一時間被宣告,所以所有之後才出現的生物都會趕不上這場戰役。沒有任何例外可以讓玩家在宣告阻擋者步驟的時候做事,所以也沒有任何辦法可以在宣告阻擋者間插入新的生物。


Q: 我操控一隻具有死觸異能的3/5生物,如果他在攻擊的時候得到-4/-4,那當他被阻擋時會殺掉那隻阻擋者嗎?

A: 幸運的是,在魔法風雲會的規則中,攻擊力變成負的時候並不會讓與其戰鬥的生物得到任何好處。所以造成零點傷害便與不造成戰鬥傷害相同,當沒有任何戰鬥傷害造成,那隻被阻擋的生物也沒有受到來自死觸來源的傷害,自然會活的好好的。


Q: 如果我<投擲>一隻有侵染異能的生物,會讓我的對手得到中毒指示物嗎?

A: 投擲寫「投擲對目標玩家造成傷害」,而不是那隻生物對玩家造成傷害。即便你確實是把這隻生物往對手的臉上丟,在過程也被消毒完了。


Q: 一些舊牌上寫World(世界)結界是代表什麼意思?

A: 在以前有一些特別的結界稱為「世界」結界,但隨著規則的改變,「世界」變成了一種超類別。在「世界」的規則中,當場上同時有兩個「世界」的時候,除了最新的那個以外(如果最新的不只一個則是全部)全部都會因為狀態動作而被放進墳場。簡單來說,場上最多只能有一個「世界」,有點像是傳奇法則但是現在已經不存在了。


Q: 就算<虹霓樹叢>上已經沒有指示物了,<映景明湖>還是可以產魔法力嗎?

A:映景明湖只考慮其他的地可以產生什麼顏色的魔法力,卻不管他現在是否可以產出該色的魔法力。所以雖然現在樹叢沒辦法產出紅色魔法力,但是既然他仍有機會可以產出紅色魔法力,映景明湖也可以。


Q:<乙太貿易風>和<先驅魔像>可以讓我把對手不只一個東西移回手上嗎?

A: 先驅魔像只有在一個咒語「只」以先驅魔像為目標的時候才會觸發,但既然乙太貿易風同時以先驅魔像和另一個東西為目標,魔像並不會做出這個咒語的複製品來。


Q: 我的對手用0/1小奧札奇阻擋了我具有繫命異能的生物後把他犧牲掉產法力,那我這樣會獲得生命嗎?

clip_image006A: 如果阻擋者已經不在戰場上,那除了當攻擊生物具有踐踏異能(或其他特殊的狀況)的時候以外,他並不會造成傷害,所以你也沒辦法獲得生命。


Q:我操控了我的最愛<薄紗之鏈>,我的對手施放了<愛洛瑪的復仇>。縱使現在是行動階段,我能不能隨便串起一個沒被阻擋的目標生物?

A:愛洛瑪做出來的五光十色效果讓所有隨之共舞生物沒有被阻擋──但是也並非沒有被阻擋。完整規則509.1h有提到相關規則。薄紗之鏈的異能沒有合法的目標讓你啟動它,可憐的薄紗之鏈將隨之幻滅。


Q:如果<夢兆龍王殷帖>被我<造反>了,我可以施放它所放逐的牌嗎?

A:很遺憾地不行,你的對手甚至可以使用這些牌(當然前提是瞬間或是有閃現的牌,因為是你的回合。)!可以使用這些牌的能力是殷帖的觸發式異能給的而非是你所操控的殷帖自身的能力。


Q:如果我在冰河時期/同盟/驟霜輪抽中開到了<Amulet of Quoz>怎麼辦?

A:還不簡單,不准用啊。現在已經不能玩賭注了所以必須在對局開始前從你的套牌內移除,也因此你要在對局開始前將你的套牌合法化──如果你的套牌只有40張那就加上額外的牌吧。


Q:我能在找牌庫的同時看我的手牌嗎?

A:當然可以!但是你需要非常小心不要將你的手牌及牌庫混不清,讓你要找的牌無法清楚地從一個牌庫到手牌中。最好的做法是將你的手牌離你的牌庫遠一點,並且在你要看手牌是放下你的牌庫──別搞得不清不楚啦。


Q:當我試圖用<遺忘輪>放逐我的指揮官時,會發生什麼事?

A:跟<流放之徑>放逐你的指揮官時同理。你可以讓它被放逐,或是替代掉放逐回到指揮官區。請記住,若你將你的將領放回指揮官區,遺忘輪將不會找到這張被放逐的卡,當然也不會離場時將該生物移回場上。


Q:獲邀大獎賽(GP)的唯一途徑是贏得預選賽(GPT)嗎?

A:當然不,你只要會呼吸就可以獲邀到大獎賽。我實在不懂究竟DCI對殭屍有何不滿呢?大獎賽是公開的賽事:任何人都可以參加,並且沒有任何的邀請或受邀資格。預選賽讓玩家獲得三個不戰勝的機會,聽起來不錯吧?你有了三個不戰勝也不一定要參加大獎賽,放心地出現在周五晚間或是周六早晨的預選賽吧!


Q:我的對手用一隻裝備了<地層鐮刀>的祕耳攻擊。我問多大?他說:「4/4」,所以我決定用5/5生物擋它。在此之後我發現我的樹林讓祕耳實際上是6/6,但是裁判說這樣無法倒回並且只給了我的對手一個警告。這樣合理嗎?

A:當時的裁判是對的。<違規處理方針>並不允許裁判並非因違反遊戲規則而倒回。「說錯話」並非是遊戲規則,所以你無法耍賴讓你的對手倒回──除非他願意如此。

然而,這條規則有所更動了!裁判現在可以如同<處理遊戲行動錯誤>一般倒回<違反玩家交流原則>的問題。請記住<違反玩家交流原則>並非指「我聽不懂對手說什麼」或是「他沒有說他有個我從未發現的大怪物」。<違反玩家交流原則>指的是非蓄意的自由或推斷訊息。(詳見魔法風雲會比賽規則4.1節)

常見的<違反玩家交流原則>失誤包括:

*意外地算錯牌的攻防、特徵設定異能。

*意外地算錯手牌有多少張。

*意外地算錯生命值為多少。

<違反玩家交流原則>失誤不包括:

*當被問及<太古泰坦>時留一手:「喔,這個大怪物有踐踏喔。」

*直到發生時才提及到一個你可以選擇的觸發式異能。

*誤解一句話或是錯誤地去回應一句呼嚕一聲而非清楚的「go」。


Q:當我的對手被我的<馭靈械>駕馭的時候我可以看他的備牌嗎?

A:很遺憾的,不行。備牌是比賽中的配備並非是遊戲中的配備,而馭靈械的效應只能讓你看到遊戲中的東西。但是好消息來了!1/1生效的MTR更改了這段規則,當你的對手被你「馭」時,你甚至可以只是基於「我就只是好奇想看看」的理由之下檢視對手的備牌。


Q:Commander──也就是我們所熟知的EDH已經成為官方賽制了,所以現在可以被認證嗎?

A: Planechase以及Archenemy這兩個賽制也是官方賽制啊,不過他們也無法進行認證。雖然Commander通常是一對一進行遊戲,但是當初研發的時候是個多人遊戲賽制呢。它只是一個有了官方規則的賽制而非認證賽。


在「Cranial Insertion 01.10 – New Year’s Resolution or, Good, No One Countered It」中有 5 則留言

  1. 語法錯誤了@@

    A:如果它不在場上時他便不是「地」──是一張遠眺「想要」可以找出來的「地牌」。總之,它是個非「地」的東西,就和<閃電擊>以及一塊餅乾都不是個「地」的道理一樣──「地」在沒有其他意義之下指的是在戰場上的地。

  2. 翻譯小指正:

    A:如果它不在場上時他便不是「地」──是一張遠眺「想要」可以找出來的「地牌」。舉例來說,以及閃電形狀餅乾一樣是兩回事──「地」在沒有其他意義之下指的是在戰場上的地。

    看過原文之後,應該是這個意思:

    A:如果它不在場上時他便不是「地」──是一張遠眺「想要」可以找出來的「地牌」。總之,它是個非「地]的東西,就和以及一塊餅乾都不是個「地」的道理一樣──「地」在沒有其他意義之下指的是在戰場上的地。

  3. 幸好,那個翻譯說當對手被你「馭」的時候,而不是被你「騎」…..

  4. 失誤不包括:

    *當被問及時留一手:「喔,這個大怪物有踐踏喔。」…所以最安全的方法是, “請你自己讀”…這樣?

    *直到發生時才提及到一個你可以選擇的觸發式異能。看不懂….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