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G碎碎唸 – 精選文章選(二)》

[幻覺]我沒有去橫濱之GP花絮 2010/03/26 寫於魔導公會

前言:

李敖曾經說過,作家就像妓女一樣。妓女不能等到有性慾才上床,就像作家不能等到有靈感才動筆。

 

週復一週在Cardwalker發文雖然還不至於燈枯油盡,不過,文思泉湧的時候,或者說有情緒上來的時候,寫的文確實比較有內容,有情感,例如這一篇遊記,再一次與大家分享。

 

正文:

概略一數,玩玩停停,接觸MTG大概十三年了。

 

個人認為玩MTG最重要的就是持續的接觸:包含比賽、練習與吸收資訊,這是培養實力的不二法門。MTG一向是下犯上的典範,老玩家所累積的經驗其實不值一哂,多玩幾年從不代表什麼,累積的往往只有嘴泡的功力。

 

成為庸庸碌碌的上班族之後,不缺出國比賽的經費,個人維持著每年去日本比賽兼遊玩一次的生涯規劃,不過,這慣例到今年終於有了變化。

 

從前幾年的2 Bye,走至2010年,猛然驚覺連一個bye都保不住了(沒錯,就是0 Bye!),如果GP橫濱再敗,大概連國代賽都打不了吧(苦笑),雖然不期望在日本得到大勝,不過以現實的實力來看,根本連基本比賽的樂趣都很難得到了。

 

吾所擔憂的並非Bye數,畢竟前幾場的小弟弟應該不難應付,吾所憂慮者,其實是分數背後代表的事實。雖然我一向是分數無用論者,也不能否認分數的低落象徵了多少的失敗。

 

敗軍之將,何足言勇?

 

想到這裡,其實去橫濱的心就更淡了,不過,又考量到橫濱是靠近東京的熱鬧城市,跟前幾年去的冷僻城市不能相比,又有樂善好施的大頭熱情提供住宿,實在是不可多得的機會,所以,我終究還是撩落去(解扣子…)

 

目前的擴充環境是組合技的天下,以DDT的強度為首,三回殺的極限速度並不是說說而已,而是隨時可見;以Faeries為主的控制顯得太脆弱,無法兼顧Zoo與Combo兩邊;Zoo很強大,但是組合技太多種,它只能選擇剋一邊,對DDT就守不住Scapshift,朝組合技邊靠,對mirror match就不利。

 

註:DDT,《邪術吸血鬼 /Vampire Hexmage》與《黑暗深淵 /Dark Depths》加上《振翼機煅爐 /Thopter Foundry》與《馴良之劍 /Sword of the Meek》的雙組合技套牌。

 

image

 

雖然最強大,但DDT一直在我的選項外,因為它比較繁瑣,面對各種meta,需要更多時間去練習準備如何應對,都是我所欠缺與不喜的。我的理想選擇是一副對著牆壁自high的組合技,有強度,而且沒有太多干擾。

 

最初的目標訂在Elves,身為GP Oakland冠軍套牌,強度夠,而且不被專剋,不過稍微練習一下後發現,它使用上的難度是很高的,在沒有抽到Keycard的情況下,也需要有轉為快攻的隨機應變,我的自評是「不合格」。

 

Dredge成為我的第二目標,Dredge在09世界賽曾經大放異彩,但現在明顯已經式微,剋墳牌太多太猛,已經動搖到基本勝率了。所謂「物極必反」,meta一直旋轉的結果,其實Dredge早非眾矢之的,反而像是偏安的樂土。

 

Faeries有兩、三張《根除 /Extirpate》;Zoo通常只有一張《泊卒卡腐沼 /Bojuka Bog》;DDT可能會放《虛空地脈 /Leyline of the Void》。整體而言,Dredge是身處在meta風暴之外的,情況通常會變的更好,而不會變的更壞,尤其Dredge對著牆壁就可以自行練習,對於上班族非常方便。

 

練牌主力REX與郭還有GP吉隆坡要準備標準套牌,所以時間少的可憐,我不加思索的決定了Dredge,然後開始瀏覽東京旅遊的網站,看看有什麼美食可以吃、哪裡可以玩的。

 

以下是我的套牌列表:

 

《Dredge》

2 孳生之池 /Breeding Pool

2 達克瑪沉骸 /Dakmor Salvage

1 樹靈喬木 /Dryad Arbor

3 海島 /Island

4 霧漫雨林 /Misty Rainforest

3 沸騰山湖 /Scalding Tarn

2 新綠陵墓 /Verdant Catacombs

3 積水墓地 /Watery Grave

3 可怖血妖 /Bloodghast

4 溺水怨魂 /Drowned Rusalka

4 葛加理墓地巨魔 /Golgari Grave-Troll

4 晶石蟹 /Hedron Crab

2 伊美黎之盾艾歐娜 /Iona, Shield of Emeria

4 夢生阿米巴 /Narcomoeba

1 秘聞史芬斯 /Sphinx Of Lost Truths

4 臭草小惡魔 /Stinkweed Imp

4 陰界渡橋 /Bridge from Below

3 顫慄再現 /Dread Return

4 瞥視惡念 /Glimpse the Unthinkable

3 思緒奔逸 /Ideas Unbound

 

Sideboard

1 祖靈的愛民 /Ancestor’s Chosen

3 長年懷恨 /Ancient Grudge

3 黑暗衝擊波 /Darkblast

3 真相迴響 /Echoing Truth

1 黑土滋壤 /Life From The Loam

4 攫取思緒 /Thoughtseize

 

image

嗯,沒錯,連我自己沒有放剋墳的備牌(左手掌拍右手掌!),因為連我自己都不覺得會遇到Dredge,這種發自內心的自我感覺良好(灑花轉圈圈),讓我一路上都沒有心理上的負擔(呵呵呵呵)。

 

正編比較有特色的是《達克瑪沉骸 /Dakmor Salvage》與《樹靈喬木 /Dryad Arbor》,這兩張本來我也不太喜歡的地牌,實際在運作上出乎意料的靈活。聽從了REX的意見,只放了兩張天使。單從結果來看,組合技其實出乎意料的少,或許把正編的一張天使改成《炎身狂信者 /Flame-Kin Zealot》對抗控制會更好。因為我挖出的天使有七成都被解掉,如果是現衝,可能會更輕鬆地拿下那一盤。

 

在此特別感謝一下CM瓜哥,每次出國比賽都借牌給我這個廢柴(鞠躬),讓我能順利的出國丟人現眼,實在不勝感激(跪下)。

 

飛機上有播「賭博默世錄」的電影版,可惜全日空沒中文字幕,有看沒有懂。在成田到橫濱的快車上,一位金髮黑辣妹穿超短裙,居然把腳翹在椅子上聊天,害我這種正人君子都有點抵抗不了,大家一直在討論MTG,非常認真。

 

到了會場,滿坑滿谷都是玩家,交易的交易,比賽的比賽,練牌的練牌,走來走去都是大腳,整個會場洋溢著一種玩家們對MTG的熱愛,熱烈的氣氛很棒,希望下一次GP台北能多一點玩家參與啊。

 

看郭賣了一陣子牌,看了看卡商攤位收集一下情報,會場逛沒多久,REX就找了money draft腳,對手是三田村、中島主稅與Brian Kibler。

 

註:money draft是一種有賭注、牌全吸的輪抽賭博。

 

起包開到閃《硬盔蟲大群 /Scute Mob》,但贊迪卡我一向不太打綠或藍,放過拿了《未知旅程 /Journey to Nowhere》,第三輪傳來閃《伊美黎之盾艾歐娜 /Iona, Shield of Emeria》,上家中島對著我傻笑,第四包又是不閃的《伊美黎之盾艾歐娜 /Iona, Shield of Emeria》,現在是什麼情形……

 

從紅白轉成紅黑,套牌雖有強度,但有幾張生物未盡理想,money draft通常都會扣牌,所以套牌有缺陷是意料之中。REX的白綠套牌生物極優,但白綠並非絕佳組合,全桌只有大葉打藍,卻意外沒有抽什麼強牌,只能說運氣不佳。兩局之後,大葉輸給了套牌不怎樣Brian Kibler的純黑,人稱「關鍵時刻魔術師」的REX果然又在第三盤調度敗給了中島,大勢已去,牌財兩失……

 

對手贏了之後,把牌攤在桌上,竟然還有《心靈塑師傑斯 /Jace, the Mind Sculptor》,卻不是像台灣人一樣選秀或平均分三份,而是把牌全部洗在一塊,開始尬卡(抖),只見三田村以一張閃天使贏走了傑斯,看著失落的其他兩個人,輸牌的鬱悶突然消失了不少(人真是一種壞心的生物啊)。

 

GP本戰的過程其實沒什麼好提的,畢竟是三敗悽慘下課,同團有一位進八強,兩個拿到賞金,且讓他們去說嘴細述吧,弱者就隨便寫一些花絮吧。

 

前兩局遇到的都算是小可愛,就已經被移墳移到天荒地老,不過我倒是蠻慶幸沒有bye,能多有幾局機會練習,Dredge真的是一副很有趣、很強力的套牌,贏起來好玩又爽快,輸的時候九成都是因為移墳牌,所以挫折感也不深,有一種置身事外的奇怪感覺,蠻有禪意的。

 

第三局遇到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阿伯,打一副全閃Naya Zoo,造價不斐,我不停調度到五張,慘死在money power之下。

 

第五局遇到大腳sam black,先攻的我第一回合施放了《晶石蟹 /Hedron Crab》,sam則施放了《先人的預視 /Ancestral Vision》,輪我下找地磨出《可怖血妖 /Bloodghast》與《陰界渡橋 /Bridge from Below》,找地找出海島,磨出第二張《陰界渡橋 /Bridge from Below》,然後叫《溺水怨魂 /Drowned Rusalka》,還在考慮怎麼犧牲,對手主動就投了。

 

不料,第二盤起局的攻勢被《苦澀花開 /bitterblossom》擋住,《心靈塑師傑斯 /Jace, the Mind Sculptor》翩然降臨,整個手牌優勢往對手倒,先被《破滅 /Damnation》,好不容易dredge出的墳場被《根除 /Extirpate》,資源慘敗,傑斯實在太強大了;第三盤,起手非常好,還是先手,正要下地時,sam black皮笑肉不笑的叫出《虛空地脈 /Leyline of the Void》,我雖然努力的用《晶石蟹 /Hedron Crab》把對手磨到剩十八張,還是輸了。

 

賽後,對手笑瞇瞇地說:第二盤《根除 /Extirpate》的時候,看我備牌沒換上《真相迴響 /Echoing Truth》,所以知道我解不掉《虛空地脈 /Leyline of the Void》。我回答:日本的faeries通常都沒有放《虛空地脈 /Leyline of the Void》,所以我備牌也沒有上解,之後sam又說了一些屁話,英文不好心情不好,所以也沒聽的很懂。

 

第八局,兩敗絕體絕命的REX遇到DDT同型,兩人對峙到第三盤,時間已經不多了,對手終於撐過延長的回合,但是兩敗後的和局只是一同升天而已(非雙關語),豪爽的美國玩家則苦笑的認輸了。

 

美國玩家告訴站在他一旁的LSV說:「He really want to win…」

 

當然,非常想贏的REX宣稱:對手是因為練習量不足,沒什麼雄心壯志繼續奮戰下去,再加上場面上的劣勢,所以把機會讓給REX,不過,這真的印證了台灣所謂「打牌不過交個朋友,那麼想贏,讓你贏……」

 

希望我也能遇到這種好人這種純良的風氣也能延續到台灣。

 

話說,寫成績單時,美國人不慎寫成他2-1獲勝,正要改過來時,路過的另一個外國人為這一局下了完美的註解:「Nice trick!」,話說,美國人還順便幫REX勾了drop……

 

外國人的幽默感真值得學習啊(謎之音:喂,你學錯東西了吧?)。

第一天結束。

 

我們六人參戰,三人進第二天,以千人的規模來說,成績算是相當不俗。

 

比完賽已經十一點了,餐廳全關了,大家只好買難吃的便當,回家路上,黃兄皓善說了一個故事:他的DDT遇到黑Scapshift,先被《思想溢血 /Thought Hemorrhage》掉《邪術吸血鬼 /Vampire Hexmage》,又被切掉《振翼機煅爐 /Thopter Foundry》,結果對手又摸到第三張切,非常興奮地喊出這一場對局中第一句的英文:「傑斯貝連 /Jace Beleren!」

 

結果當然什麼都沒切到……(揮棒落空,轉了一圈,整個人摔在地上貌)

 

最後被《心靈塑師傑斯 /Jace, the Mind Sculptor》第三招幹掉,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英文不好的人去死,另一個啟示就是新傑斯很貴,跟舊傑斯是不能相提並論,搞不清楚的人路邊死死算了。

 

Jace, the Mind Sculptor

有一件事情很奇怪,就是花絮明明很多,可是要寫的時候就全部都忘記了,真是太奇怪啦,哈哈~哈哈~(用傻笑混過去)。

 

第二天之後的花絮會不會寫是個謎,看著辦吧……

 

以上。

《MTG碎碎唸 – 精選文章選(二)》 有 “ 6 則迴響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