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G碎碎唸 – 三戰EDH之卷》

發表於 分類為「賽場報告

其實該開始備戰標準了,我卻跑去打EDH(菸)

上週都在猶豫不定meta,如前篇雜感所言,我很喜歡打世界冠軍狼棲,卻無法無視其弱點,過多燒牌對控制不利,且紅泰坦對控制無力,期待將冠軍套牌調整成對控制與同型有更高勝率的版本,可惜,週末稍微試打的結果並不理想,一樣打不太贏控,而且連快攻都有點hold不住,兩頭落空。

 

clip_image001

(其實我這個賽季都想打狼棲啊)

 

強者諾爾建議:「選一副套牌認真打好就好,台灣的meta一向很亂,賽場不大,meta的意義相對較小。」這是完全正確的想法,可是,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身為一個知兵之人,實在很難去忽略meta這種事情。

 

對於無法進行實測的玩家來說,企圖修改套牌果然是太奢侈的想法,最後我放棄打標準,週日選擇去公司加個小班與留在家載片孝順父母,放鬆一下。

 

話說,輪抽綠白抽的非常穩,兩張朝聖客、兩張《旅行準備》,結果地稍微多摸一點第一輪就升天了;心有邪念抽自磨,套牌真正五色慘不忍睹,國王在旁邊看到我的起手牌都看不下去了,結果冠亞成為最後的勝利者(=_=),輪抽還真的有意思的要死啊。

 

相對於標準有非常想贏的壓力,EDH就輕鬆多了。

 

EDH的超不確定性讓我們很難較真,對輸贏可以等閒視之,對局時意外發生的狀況更是EDH的醍醐味,而且我的套牌在雙人賽制中相當有強度

 

EDH的「小」問題是有些牌實在有點小貴,地牌是萬惡之首,一個雙色套牌光是找弟弟跟shock land大概就破五千,當然任何的牌都不是必要的,都有替代性,但是,我打牌的態度一向是盡心盡力,否則寧可不打,重組一副新套牌動輒上萬,所以我一直默默地打有24張海島的純藍套牌(茶)。

 

指揮官依然是《阿肯達格森 /Arcum Dagsson》,霸道且無趣的指揮官。

 

clip_image002

(不好意思,我很沒創意)

 

本套牌的運作請見「怒戰EDH之卷

 

整個依尼翠沒有給任何給力的神器,只有一堆爛武具,不過,常閒時就上網看看阿肯的文章,還是改了幾張牌,讓套牌有不同的風貌,備牌隨便拿幾張康,其實用不到兩張,最常換的《失效》與《幻象身影》應該換進正編才對。

 

銀秘耳 /Silver Myr

裂片塑匠 /Sliversmith

秘耳君父 /Myr Sire

回收秘耳 /Myr Retriever

疫病秘耳 /Plague Myr

蔑咒獸 /Spellskite

石磨人偶 /Millikin

乙金塑師 /Etherium Sculptor

非瑞克西亞斷念妖 /Phyrexian Revoker

險惡秘耳 /Perilous Myr

朝聖客之眼 /Pilgrim’s Eye

鈀秘耳 /Palladium Myr

魔法師摹製品 /Wizard Replica

合金秘耳 /Alloy Myr

絲金錄智者 /Filigree Sages

非瑞克西亞蛻變妖 /Phyrexian Metamorph

黯色幻影 /Solemn Simulacrum

仙靈機械師 /Faerie Mechanist

易質大師 /Master Transmuter

竊形獸 /Duplicant

蛋白瑪珂 /Mox Opal

汨汨聖盃 /Everflowing Chalice

探險地圖 /Expedition Map

旅人飾品 /Wayfarer’s Bauble

寒鋼核心 /Coldsteel Heart

天藍鑽石 /Sky Diamond

守護者雕像 /Guardian Idol

心靈石 /Mind Stone

虹彩透鏡 /Prismatic Lens

迅雷護脛 /Lightning Greaves

陷阱橋 /Ensnaring Bridge

明爐戒 /Rings of Brighthearth

千年瓊漿 /Thousand-Year Elixir

維多肯枷鎖 /Vedalken Shackles

非瑞克西亞處理器 /Phyrexian Processor

喀勒克族製鐵廠 /Krark-Clan Ironworks

金箔蓮花 /Gilded Lotus

秘耳渦輪機 /Myr Turbine

馭靈械 /Mindslaver

遭囚太陽 /Caged Sun

秘耳撫育器 /Myr Incubator

構生菌格柵 /Mycosynth Lattice

伊沙脊柱 /Spine of Ish Sah

玄鐵鍛治爐 /Darksteel Forge

腦力激盪 /Brainstorm

注定 /Preordain

沈思 /Ponder

避開 /Turn Aside

反擊咒語 /Counterspell

魔力流失 /Mana Leak

奉還 /Remand

方向錯誤 /Misdirection

弄混配方 /Muddle the Mixture

商人捲軸 /Merchant Scroll

河鼓的召還 /Hurkyl’s Recall

強制探尋 /Compulsive Research

渴求知識 /Thirst for Knowledge

真偽莫辨 /Fact or Fiction

專注 /Concentrate

沒入狂攪 /Into the Roil

地下指命 /Cryptic Command

時間彎曲 /Time Warp

步入萬古 /Walk the Aeons

致知者泰茲瑞 /Tezzeret the Seeker

悉諾議會宅邸 /Seat of the Synod

玄鐵殿堂 /Darksteel Citadel

可怖雕像 /Dread Statuary

米斯拉的工廠 /Mishra’s Factory

光蛾連結點 /Blinkmoth Nexus

墨蛾連結點 /Inkmoth Nexus

水面院 /Minamo, School at Water’s Edge

大學院廢墟 /Academy Ruins

山賊王大廳 /Hall of the Bandit Lord

最高市場 /High Market

深埋遺跡 /Buried Ruin

海島 /Island *24

備牌:

菁華離散 /Essence Scatter

冬眠 /Hibernation

托瑪墓穴 /Tormod’s Crypt

抹除 /Annul

沖刷殆盡 /Wash Out

失效 /Negate

幻象身影 /Phantasmal Image

雲散 /Dispel

移轉 /Redirect

穿髓金針 /Pithing Needle

 

這場人數比之前少一些,大概是撞到幻想的機票盃標準賽吧,不過,多了很多新面孔,代表EDH的市場也越來越大了,新面孔的慣例就是不熟悉CM專有的card pool,照例一堆牌都不能用(死),大家忙著找替代牌,一整個慘。

 

比賽照例是四局視成績決定排名,不另進行四強戰。

 

第一局 《奧莉薇亞我打臉》

 

clip_image004

很新潮的指揮官,對手有四、五張牌不能用,臨陣換將,感覺氣勢很虛,先手的對手起局踏馬的卻非常的順!

 

一回合,《備忘夾》(驚!)

二回合,《苦澀花開》(暈!)

三回合,《面紗的莉蓮娜》(慘死!)

四回合,《奧莉薇亞打我臉》

 

clip_image005

(EDH雙人制有三十滴血,很能生啊)

 

莉蓮娜的跳船異能正好壓住阿肯,令我不敢輕舉妄動,二回合鑽石,三回合《專注》抽三,下《蛋白瑪珂》,四回合下《迅雷護脛》,手上有《地下指命》。

 

對手以《備忘夾》插仙靈狂抽牌,可能太嗨了,高興之餘犯了兩個錯,第一是某回合忘記啟動莉蓮娜的異能,忠誠值五停了一回,等於多給我了一回合喘息,另一點是在我以《地下指命》將莉蓮娜回手的回合,奧莉薇亞居然沒有留四點法力來伺候阿肯,而是不太有意義的叫了一個鑽石。

 

原本在無視手牌的狀況下,我必須同時應付莉蓮娜與奧莉薇亞,等於死了七成,對手大概是沒想到阿肯的威猛吧(挖鼻孔)

 

下《鈀秘耳》,穿鞋子產法力,叫阿肯,還有兩塊地可以《失效》,阿肯穿鞋子,,對手沒回應,犧牲秘耳,想了很久,由於場面太不利,最後決定找《秘耳撫育器》孤注一擲,輪對手殺掉阿肯,不康,用《備忘夾》抽牌,叫生物,地牌全倒,輪我一抽是《時間彎曲》,下《喀勒克族製鐵廠》犧牲三個神器,啟動撫育器,找出35隻秘耳,犧牲三隻秘耳,施放《時間彎曲》,秘耳攻擊,GG!

 

呼,打了第三場EDH比賽,終於第一局沒有敗了。

 

話說,由於EDH變化萬千,你永遠無法預期對手會有什麼招式,一擊逆轉的情況實在太多了,對手等於敗在對阿肯的不瞭解,被鑽了空子,然後慘敗。另外,EDH的玩家大多是play for fun,牌技通常比較生疏,小錯不斷啊(汗)

 

只能說好運還沒走。

 

第二局 《Kaalia of the Vast》

 

clip_image006

也是本次冠軍水母的指揮官,應該很快就會大流行吧(笑),《Kaalia of the Vast》跟阿肯類似,只要沒被殺掉,馬上就可以造成近乎致命的威脅。

 

先手二回合加速,三回合阿肯,對手則是三塊地《地震》殺掉阿肯,輪我《致知者泰茲瑞》找神器地擴張法力,對手關鍵的四回合卻是躺地,我則繼續擴張法力,並召喚神器生物,輪對手下了《山賊王大廳》後,保留法力不叫指揮官,這讓我不敢出阿肯,叫了《險惡秘耳》與《千年瓊漿》,並以泰茲瑞找出《維多肯枷鎖》來封印對手的指揮官,沒想到回合結束枷鎖被拆掉(炸死)

 

《Kaalia of the Vast》登場現衝,好險只跳了一隻普通的天使(普通到我都忘了是什麼生物),輪我召喚阿肯宣告結束,換對手叫《冰火劍》要配戴在《Kaalia of the Vast》,被阿肯回應犧牲《險惡秘耳》殺掉(完全是中明招啊!),找《秘耳渦輪機》,瓊漿重置阿肯再找《伊沙脊柱》殺掉另一隻生物,hold住全場。

 

輪我找《馭靈械》,對手手上竟然有《嚴峻指命》(好險),把白指命隨便浪費掉,再找出製鐵廠與脊柱形成康寶,一口氣破壞了對手三塊地,繼續找《遭囚太陽》法力全開,打掉對手所有地牌與永久物,

KO!

 

clip_image007

加速的差距與旅法師讓比賽倒向我,不過,枷鎖被拆,計畫完全落空,讓對手的指揮官登場,相當於漏了一個空隙給對手贏,只是運氣比較好而已(苦笑)。話說,對手非快攻的話,旅法師勁到翻,應該花錢買個傑斯2.0的。

 

第三局 《肅蕩龍王克羅希司》

 

clip_image008

九分遇到六分的新面孔年紀小的基隆小弟弟,賽前還被拔掉四~五張不能用的牌(汗),第一局完正好有看到對手的套牌,有非常多康。

 

由於知道對手有康,前期都故意不叫阿肯,只是擴張盤面,等對手某回合叫《先制地脈》露出空隙,阿肯登場穿鞋子,找《金箔蓮花》,手上握康,對手沒辦法解決阿肯,再找出《馭靈械》,場上有《大學院廢墟》,法力擴充到十三點,無限馭,GG!

 

屬性關係,很輕鬆的一局。

 

第四局 《Kaalia of the Vast》

 

魔王登場,水母是CM盃二連霸,這次特意放棄卑劣的藍綠冠軍套牌,嘗試新武器,想必將造成一股新流行啊。

 

起手一地,調度四張抽三,居然還是一無色地,手上《心靈石》與《石磨人偶》,後手決定硬打。對手二回合《潮窟渡船夫》拔掉人偶,我二回合抽到另一張無色地地叫心石,三回合又抽到《海島》,《強制探尋》展開,對手四回合出《Kaalia of the Vast》。

 

我抽到《沒入狂攪》,增幅將《Kaalia of the Vast》回手拖了一回合,輪我叫出阿肯,手上一發《失效》嚴陣以待,結果《Kaalia of the Vast》跳出最恐怖的《污化魔王拉鐸司》,損失一半的永久物,剩下阿肯跟兩塊站地。

 

clip_image009

(水母作弊啊,每天都抽到這隻惡魔!)

 

對手《惡魔導師》,剩兩塊地,恍神的握居然想康tutor出來的咚咚,所以不康導師,結果對手沒直接殺,直接宣告回合結束,輪我三塊地無法同時叫生物與《失效》,生物慘死,無法啟動阿肯找《陷阱橋》,升天。

 

話說,假設對手找的是《尖吼怪》或《瞬息電震》就不能康了,大概是被打掉一半永久物太震撼了,馬上幹了蠢事。

 

話說,EDH看起來是節奏較慢的賽制,其實雙人制相當不慢(汗),尤其是主打指揮官的套牌,先穩出指揮官的一方佔盡優勢,先後手差異實在太大了。

 

三勝一敗,最終排名第三。

 

三場勝戰正好用了三種贏法,撫育器一擊殺、脊柱-製鐵廠炸翻天、無限御靈,每次比賽都讓我對套牌、策略與情勢判斷有更深的體認,之後大概又會改個兩、三張牌,讓套牌更趨成熟,期待下次有更好的成績。

獎品拿到閃烏拉墨、特別閃卡與對戰禮盒,閃亮亮的挺不錯的。感謝瓜哥大力推廣並積極舉辦比賽,聽說下一場在12/31(跨年辦比賽真的好嘛?),大家一起組個EDH共襄盛舉吧!

 

最後,聊一下個人想法:

 

首先是備牌,個人並不贊成備牌制,因為EDH卡池深,有些剋牌真的很兇,個人覺得被一張備牌剋死的感覺很差,而且賽場很小,可以輕易針對某副套牌,換上七、八張備牌,敗給一副套牌無話可說,如果是敗在特意準備的好幾張備牌,就失去了套牌對決的意義,還有一點是要準備備牌很麻煩

 

個人認為套牌應該是平均化而非針對化。

 

其次,個人是建議開放card pool的,讓CM的card pool盡可能跟所有EDH賽場接軌,應該是一個正確的方向。例如克薩/暴風雨/五版/六版,甚至《Sol Ring》、《師範占卜陀螺》等禁牌都是應該考量開放的名單。

 

clip_image010

想當初瓜哥是擔心EDH推廣之初,為了不讓玩家有太大的負擔,所以有諸多限制,個人覺得隨著玩家與賽場的成熟化,給予更多元、更開放的環境是很正面的,也能給予遊戲新的能源。

 

特別推薦:力透紙背 by 老許

 

《視像開通》+《紡入幻夢》/《阻礙》

 

clip_image011

(這張牌為何能做的那麼大點又虛弱?)

 

把對手的某牌以《紡入幻夢》/《阻礙》放置於牌庫底之後,《視像開通》喊對手的那張牌,咻~~對手的牌庫就只剩下那個咚咚了,謝謝觀賞。

 

以上。

 

某台妹,正又辣。

clip_image013clip_image015clip_image017clip_image019clip_image021

在「《MTG碎碎唸 – 三戰EDH之卷》」中有 10 則留言

  1. 密使+1,常常後期抽到徒長或法球只能嘆息,抽到密使還可以擋一拳~____~

  2. 密使基本上對快攻是有利的
    弱點是對控制或同型,有時候死不了
    有時候會因為密使能進行阻擋而賺,有時因為死不了不能找地而虧

    現在普遍以加速為最大目標,所以五陽法球比密使流行

    話說,這篇的主題是EDH!

  3. 關於 EDH 的備牌,我跟朋友這邊也是意見兩極化。。。大多數的 EDH deck 本來就很面面俱到,備牌中放個 10 張針對某些先天就吃虧的 deck, 我倒是覺得無可厚非!畢竟一場決勝負,多一些增加抗力也是不錯的!畢竟換上的也才幾張,抽的到(tutor 的到)的機會也不會影響太大!牌池那麼大,怎麼更換備牌更是看每個人對於套牌的認識程度呢!

    至於牌池的開放。。。我想也許會讓更多老玩家有放手一搏的樂趣!畢竟很多猛虎出夾的強卡說不定會讓賽場有更多歡樂!到時候會不會有更多所謂的三回殺阿? ^^a

    推台妹!(Y)

  4. 密使能夠穩定提供4-6點傷害輸出 或者可以擋住快攻前期的2-4點傷害

    雖然它不是臭豆腐 但是你把它當臭豆腐 你的觀感會不會好很多XD

  5. 那天用的版本有沒有符合大王口味阿XD

    4 Copperline Gorge
    6 Forest
    1 Ghost Quarter
    4 Inkmoth Nexus
    2 Kessig Wolf Run
    5 Mountain
    4 Rootbound Crag
    26 lands

    2 Galvanic Blast
    1 Birds of Paradise
    1 Daybreak Ranger
    2 Inferno Titan
    4 Primeval Titan
    2 Solemn Simulacrum
    1 Thrun, the Last Troll
    4 Sphere of the Suns
    2 Arc Trail
    2 Beast Within
    4 Garruk Relentless
    2 Green Sun’s Zenith
    4 Rampant Growth
    3 Slagstorm

    Sideboard
    2 Ancient Grudge
    1 Viridian Corrupter
    2 Karn Liberated
    3 Autumn’s Veil
    1 Ratchet Bomb
    1 Slagstorm
    2 Sword of Feast and Famine
    2 Thrun, the Last Troll
    1 Tree of Redemption

    1. 狼棲好像真的就這樣了

      我也是覺得要放一些旅法師
      你拆2個泰坦、2個黯色幻影放賈路
      我本來是想2大2小

      看來還是要放五陽法球
      我個人是挺愛密使的

      感謝分享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