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ial Insertion 10.31 – Gourd Evening! or, Happy Halloween!

發表於 分類為「規則釋疑

By Eli Shiffrin, Brian Paskoff, and Carsten Haese

clip_image001http://mtgsalvation.com/1322-ci-all-hallows-eve-eve.html

本專欄為翻譯文章,每週一刊出,原文請參考MTGS每週的Cranial Insertion專欄。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專欄讓大家對一些常見的規則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如果在比賽中或與朋友對戰中碰到了任何的問題,也歡迎直接寫信到CI信箱:Cranial.insertion@gmail.com,或是寫到譯者信箱:savagehans21@gmail.com ,我會在以後文末整理並回答臺灣玩家所提出的問題。


Q:如果我用<邊緣歸來>做了一個<文雅學者>的衍生生物,那我會得到什麼?

A:你會得到一個不能轉化的學者,也就是說如果你一直棄生物牌,你就可以一直用他來濾牌。當你棄掉一張生物牌的時候,既然學者不能轉化,他就會開心的被站起來然後繼續完成他未完成的工作。


Q:我的對手剩兩點血但操控<伐肯納貴族>,我可以起動<史革達教眾>的異能來殺掉我的對手嗎?

A: 不行,當你啟動教眾的異能時,你得先把這個異能放進堆疊然後犧牲一個生物來支付他的費用,但這也會觸發貴族的異能,而且會疊在你的異能之上,所以你的對手會先獲得一點生命,然後再受到你對他所造成的兩點傷害。


Q:如果我使用<無情賈路>的異能來殺掉一隻生物並把我賈路的忠誠降到3以下,我可以翻過來後直接再使用一次他的+1的異能嗎?

A:不行。賈路在轉化後看起來不一樣,他還是同一個永久物,所以代表他在這回合已經使用過他的忠誠異能了。想讓他增加忠誠度,你得等到下一個回合。


Q:那如果我不是用<無情賈路>本身的異能來轉化他的,那當他翻過來之後我可以馬上生一隻死觸狼出來嗎?

A:可以,那要記住你其實並沒有那麼容易不靠假路的異能就把他翻過來!傷害從玩家轉移到鵬洛客上的規則只有在當鵬洛客和該咒語是由不同操控者操控時才生效,也就是說,你不能對自己戳一點來轉化他,你只能試著用<邪術寄生蟲>或<力量渠道>來拔掉他的指示物!


Q:如果我操控兩隻<不死煉金術士>跟<行屍>,那當我的行屍對對手造成兩點傷害,且都磨掉對手牌庫的生物牌的話,我會得到幾隻殭屍的衍生生物?

A:四隻。「造成傷害就磨牌」的替代式效應只會生效一次,因為當傷害被其中一個煉金術士的異能替代掉後,傷害就不再存在,所以你的對手只會磨掉兩張牌。但放殭屍的亦能是觸發式異能,所以假如你磨掉對手兩張生物牌,則兩個煉金術士的異能都會觸發,所以你會得到四個殭屍的衍生生物。


Q:<核心卜算師金吉塔廈>把我的手牌上限減少到零的意思是什麼?是不是我就再也不能抽牌了?

A:別擔心,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嚴重。手牌上限並不是指你手上可以有的最多牌的數量,而只是在清除步驟時你所可以保留的牌張數量。所以如果你的手牌上限是零,那代表你在清除步驟時必需要把所有的手牌都棄光,在這之前你還是可以使用所有你抽起來的牌,不過接下來你可能每回合都得要Top Deck才行。


Q:我起動<異教徒的懲罰>並磨掉了兩張山脈和一張得洗回牌庫的<殲鐵巨像>,那我有成功地對對手造成傷害嗎?

A:當然有,12點的重擊!「那些牌」指的是指從你牌庫翻出來的牌,而不管這些牌之後是否乖乖地進到墳墓場。只要這些牌之後是待在某一個公開區域,或是曾經有被展示過,遊戲就可以依此資訊獲得他魔法力費用的資訊。


clip_image002Q:如果我用<重獲自由的卡恩>放逐了一拖拉庫的狼人(<阿瓦布鎮長>),那當我重新開始遊戲後,他們會在第一回合就轉化嗎?

A:不會。一盤重新開始的遊戲並不會知道之前發生了什麼事,而既然沒有上一個回合,遊戲自然也不會知道上個回合有沒有咒語被施放。當然你可以在第一個回合不要做事(我相信你的對手應該也沒辦法做事)讓他們在你對手的維持轉化,而你的對手應該也沒辦法在他的第一個匯合就連做兩件事讓他們被翻回來!


Q:我可以施放<屍鬼牧者吟誦>從墳墓場撿兩隻<無名倒錯>回到手上嗎?

A:可以。第二個選項讓你撿兩個殭屍回手,並沒有要求一定只能撿生物。無名倒錯是包含了多個生物類別變形忍者殭屍,所以當然可以成為吟誦的合法目標。


Q:如果我的對手操控<倍產旺季>,他會因為我俱有侵染異能的生物而得到雙倍的中毒指示物嗎?

A:因為三個原因,不會: 倍產旺季只會對永久物進戰場放指示物的異能做替代;戰鬥傷害不屬於異能;你的對手並不是一個永久物,他也沒有辦法操控自己。所以綜合以上三個原因,你的對手並不會中兩倍的毒。


Q:我施放<替生妖>並複製我墳墓場裡的<仿生妖>,那我可以在複製另一個生物嗎,還是他會直接以0/0進場就自爆?

A:你可以在複製另外一個生物。當他自身的替代式效應生效後,你會再檢查是否還有其他可以生效的替代式效應。既然答案是肯定的,那替生妖就會先變成防生妖,然後再用另外一種樣貌進到戰場。


Q:我有辦法用一般的<取消>或<魔力流失>來反擊<復仇半神>嗎?是不是「當你使用」的異能還是會把他其他的同伴帶回來?

A:這得看你怎麼做。當你的對手施放半神的時候,堆疊裡會有兩個物件:半神本身在下面,而它的觸發式異能在上面。既然兩個物件會分開結算,你可以先等他的觸發式異能結算完之後再反擊半神,這樣剛被你康掉的半神就不會再被拉回戰場上。不過要記得講清楚你要怎麼做,否則結果可能會有180度的大轉變。


Q:如果在我的起手有<寶石洞穴>跟<蔓非沼督長>,我可以先展示督長吸血再把他放逐來把寶石洞穴放進戰場嗎?

A:可以。根據完整規則103.5,你可以以任何順序來進行在起手時的動作,所以如果你先讓督長吸血,他所帶來的延遲性異能跟原始的物件是完全獨立的,所以即使督長被放逐,該異能還是會生效。

完整規則 103.5

有些牌張讓玩家可以在起手的時候做事。一旦所有玩家決定要保留他們的手牌後,先手玩家可以以任何順序來進行這些動作,等完成之後後手玩家亦同。


Q:如果玩家A操控<狂攪元素>且獲得了對手的<馬拉奇屠夫>,如果玩家B<送終刀鋒>元素會發生什麼事?屠夫的異能會觸發嗎?那誰要犧牲生物?

A:讓我們的把這個例子拆開來看:

送終刀鋒結算後,玩家A失去了元素所以操控權交換的異能會馬上結束,屠夫立刻會回到他的主人身邊,此時的遊戲狀態會變成「玩家B操控屠夫而元素躺在墳墓場」。不過,屠夫的異能屬於離場的異能,所以這時遊戲會回溯到當時發生的情況,而當時元素跟屠夫都還是由同一個玩家,也就是玩家A所操控,觸發式異能也一樣,所以玩家B在異能結算時還是必需要犧牲一隻生物。


Q:<逸界僧>可以減掉多少的費用?我可以免費使用一個魔法力費用是的僧侶嗎?

A:可以。超過的部分將不會產生作用,但你確實可以從魔法力費用裡減少來使用他。與<訓練場>不同的在於,逸界僧可以把魔法力減到零,所以你可以免費施放你的小僧侶。


clip_image003Q:如果我用<過往成焰>讓<走開/去死>獲得返照異能會發生什麼事?我可以返照那邊?

A:兩邊都可以!施放咒語的第一步就是先選擇你要用哪一邊然後把他放進堆疊,接著堆疊裡就只看的到那一半。所以當你要支付費用的時候,這一半就是你要支付的費用。


Q:如果我操控<寇族遊牧人>和一隻橫置的<秘羅聖戰軍>,當我的對手用一隻綠色生物攻擊我的時候,我可以用游牧人阻擋然後把所有傷害都轉到聖戰軍身上嗎?

A:可以。秘羅聖戰軍並沒有反白保護,所以他可以當游牧人的目標並接受所有從游牧人身上轉來的傷害,然後用自身的反綠保護讓它化為烏有。


Q:如果我操控<潰疽流漿>,且墳墓場裡有<虛空噬獸>、<Eater of the Dead>,且有<災禍化身>可以讓我一直橫置我的流漿,那我是不是可以先用Eater的異能把一張墳墓場裡的生物放逐,然後再把他一回來讓我的流漿得到+2/+2?

A:不行。噬獸的異能是有互相關聯的異能,所以他只能用因為他自己的一個異能所放逐的牌來變大,他看不到用Eater異能所放逐的牌,所以你不能拿這些牌來當肥料。


Q:如果我讓我對手操控的生物結附<靈魂羈絆>,那當它造成傷害的時候誰會獲得生命?

A:你!即使這個靈氣結附在對手身上,操控者依然是你,而既然靈氣是讓你獲得生命而非把生物變大或變強,你可以獲得生命而讓你對手使用這隻生物攻擊變得沒有意義。


Q:如果我對手的統帥在他的牌庫裡,那當我使用<生靈終結>並把他的統帥丟進墳墓場的話,他會待在墳墓場裡還是可以回到統帥區?

A:那是他的決定。這個替代式效應讓統外要進到墳墓場或被放逐的時候可以改為移回統帥區,而不管他之前從哪裡來,我希望你本來就是要幫對手忙,因為你幫了他大忙!


Q:我操控<尖塔督長>而以他為目標施放<模造儀式>,但我的對手<劫咒>了這個咒語並希望用他來複製我的督長,再用督長的異能複製我的儀式,重複直到他得到無限個督長,它可以這樣做嗎?

A:很遺憾可以。在儀式結算完回到你的墳墓場後,他又成為了剛進場的督長異能的合法目標。除非你有辦法終止這個迴圈,不然他可以一直重覆這個步驟。

在「Cranial Insertion 10.31 – Gourd Evening! or, Happy Halloween!」中有 2 則留言

  1. 請問第一個問題裡面,如果不是用邊緣歸來,而是用擬態缸之類的來產生文雅學者的token,那這個token會轉化嗎?
    還是一樣可以無限濾生物牌?

    而最後一個問題,如果對手墳場裡有咳笑複身,也可以造成無限督長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