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G碎碎唸 — 我的奮鬥(二)》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時間的軌跡繼續轉動,讓我們繼續懷舊吧。

clip_image002

無意義的貼圖(理直氣壯貌)

 

 

◆大戰役(2001)

大戰役是一個好系列,長久習慣了單色或雙色構築之後,研發小組以金卡企圖將玩家們導入多色時代,金卡的公式強過單色,瑪凱實在太弱,結果相當成功,畫下來五彩繽紛的一頁。

 

同年,MO開始嘗試營運,我跟著Jim稍微試了一下MO,礙於英文介面,當時我並沒有太熱衷於線上的MTG。

 

00年開始,拜QT送機票所賜,台灣玩家開始積極向外拓展,無論是遠征專業賽或亞洲城市的巡迴賽都可見台灣玩家的身影,只是缺乏團隊運作,單兵作戰的成績大都零零落落,另外,00年開始專業賽會在亞洲日本舉辦一場,最值得一提的是,01年台灣居然有兩場GP!

 

現開/輪抽的高雄GP及三人團隊的台北GP。

 

遠征高雄的我照例敗在現開。附帶一題,大戰役開始,我逐漸瞭解輪抽的「型」的重要,輪抽中判別牌的強弱、釋出與解讀訊號只是中級班,要輪抽的好,一定要能夠掌握每個環境的型,朝型去抽,例如,大戰役是多色環境容易卡,而且有非常多增加手牌優勢的牌,所以較慢的控制(克羅希斯,也就是後來的格利極)就是公認最好的型,快攻是行不通的。

 

clip_image003

 

團隊賽我敬邀了兩大高手EJ與康康年,感覺上是黃金陣容,我很精明的發現:三人團隊中央的玩家通常是主力,打最強的套牌,我的策略是由EJ拿最強的套牌在中央擊倒對手的王牌,劇本與事實相當符合,結局有時卻不太一樣,最後以殘念收場。

 

clip_image005

(絕對強大的Team ABU,團隊賽王者,成員後來大都被禁賽,足見行家風範

 

除了國內的GP,年初台灣玩家大舉進攻新加坡GP,新加坡一向是台灣的福地,在擴充賽制的尾聲,「死冥捐贈」成為最大的敵人,之前的GP京都,冠軍藤田剛史甚至正編就有《爆焰衝擊波》足見整個meta的走勢。

 

clip_image006

 

一向討厭強大主流套牌,我選擇了用到dual land的「TS」,Tradewind and Survival為主的控制套牌,是一副以《適者生存》取得牌張優勢,捨棄組合技而以康牌自保。我首日的成績是6-0-1,宰殺了一堆「反擊裂片妖」,台灣勢多半有著相當好的成績。

 

clip_image007

(被證明是強者中的強者,太多賽制只要有它就贏定了!)

 

 

第二天,開始遭遇到「死冥捐贈」猛烈的反擊,雖然事前已經做了非常多準備,備牌有《抹除》、《爆焰衝擊波》、《綠寶石護符》及《被捕獲的獅頭象》(用來對抗對手備牌的EVA),但眾多的備牌依然只足以打敗一些差勁的「死冥捐贈」玩家,最後兩局僅需要一勝,卻送了兩副「死冥捐贈」進八強,包括冠軍劉三(Sam Lau),郭與EJ則連滾帶爬漂亮的闖進八強。

 

這是一場具有指標性的賽事,證明台灣的玩家在某一層級的賽事是有實力與美日競爭的(新加坡嚴格來說是美國勢力的延伸,套牌多來自國際team)。

 

01年國代賽,我以自組的《靜態球》配飛兵的「Sky blue」逆勢對抗最流行的「Fire」,輪抽的第一局就因為套牌填錯被判一局敗,氣勢為之一滯,最後飲恨,

 

套牌協助趙友誠(後略稱:正氣)闖進八強。

 

clip_image008

 

當時,我選用《靜態球》僅是為了鎖住高耗魔的「反擊反抗軍」與「Fire」,本質上還是一副快攻,在同年世界大賽則出現搭配《唱反調》的控制版本,可以看出我個人有創意但構築力不足(笑)

 

同年的泛亞大賽,以DCI積分亞洲排名前五十取得資格。

 

套牌選擇了下巴給意見的三色「Nether Go」,混入紅色,正編一張《全數抹煞》令當時流行的美國冠軍白藍磨牌控制與純藍控(或宣判藍)痛不欲生,而且混入紅的主動殺,對到「反擊反抗軍」及「Machine head」更有優勢,除了對「Fire」比較難打,幾乎其他套牌都是優勢對局,微調靠我自己,我自認調的不錯,最後把正編《全數抹煞》改成兩張。

 

clip_image009

(與死不完的《冥府精靈》是絕配!)

 

 

輪抽成績算及格,第一場標準賽就對到下巴的宿敵,新加坡機車小弟,馬上讓他的純藍控混《薩保的宣判》出局,他輸了一盤之後,很清楚我有《全數抹煞》,但是依然沒有選擇,只能不停下地嘗試叫出《神燈巨靈》,然後被《終結》或《全數抹煞》,真是折磨人啊。另一個三色控,非常囂張的叫出河馬,自認反紅反黑,所向無敵,當被《全數抹煞》時,他楞了大概半分鐘。

 

最大的失誤就是對到真木孝一郎,錯把他的自製「No fire」當成「Machine head」,主動《撤銷》選四,(「machine head」的key card全都是四,《火光幽靈》、《非瑞克盾甲隊》等),結果看到兩張《腐生激長》,一張《撤銷》,反被《撤銷》三,手上的康牌跟燒牌各掉一張,很快敗給《腐生激長》,接下來由於真笑一郎是出名的長考玩家,所以一敗未完成,輸了。

 

 

雖然我沒有準備得很完善,也沒有很大的自信,那一季我確實有看到進八強的曙光,可惜,那是最後一屆泛亞了。另外,正氣趁勝追擊闖進八強,不過,一些心有邪念造成一些遺憾。

 

clip_image010

 

話說,當年發售的七版是第一個有閃卡的核心系列,也讓全閃套牌成為可能,引發全閃套牌的大熱潮,看到一大堆閃亮亮的套牌。現今閃卡退燒,加上閃卡一直有過彎作弊的疑慮,所以不再流行。

 

 

◆奧德賽(2002)

一直以來,練牌伙伴始終不太穩定,我習慣了由自己主導練習,個人最大的缺點在於英文,在網路時代,收集資訊的能力成為我的一大阻礙,強項則是正確的邏輯與反覆周密(汗)的思慮,另外,本人算是有一點個性的玩家,並不是永遠從勝利的考量去選擇套牌,我生性討厭太單純的組合技或太單純的快攻,組出來的套牌的強弱通常要看靈感。

 

02年左右,正式與當兵回歸的下巴合作,一直欣賞有邏輯有方法的男人,下巴則是其中的佼佼者,雖然我們的理念及喜好並沒有非常合拍,常常一起練牌,最後卻打不同的套牌(笑)

 

比起大戰役,奧德賽的強度更上一層樓,門檻與返照相當兇狠,控制則因為《靈能阿托格》而圓滿,尤其系列發售初期,受矚目的返照牌根本是康的死敵(要康兩次啊!),富有節奏的綠藍快攻讓松峰卡行的「雷霆三猴」崛起,宋明哲(後略稱:乃猜)、蔡泓治與劉光莒登上大腳的行列。

 

clip_image011

(奧德賽前期王者,一回鳥,二回象,三回象,一整個猛)

 

clip_image012

(後期王者,沒想到棄一張那麼傷才+1/+1,居然那麼猛!)

 

 

02年國冠賽,初日輪抽戰績不可一世,五勝一和,第二天第一場又打敗優勢候補「Team TTT」翁的「反擊戰嚎」,距離八強只一步之遙。

 

不得不提,從前國冠賽兩天通常是第一天打限制六場,第二天打標準六場,所以可以根據自己的落點來決定標準賽的套牌。我戰績遙遙領先,所以打的是一般的「動盪阿托格」,還囂張的正編放一張《魔力散盡》(日文黑邊!),翁就是死在一招之下。至於落點在中間的下巴與馬

達,只好打混紅阿托格來補強對生物快攻的勝率。

 

clip_image013

(跨時代的真強者!)

 

 

可惜,在門檻前運勢直直落,耍猴兼中邪,先運氣不好和給ToT的「松鼠唱反調」(其實,對手的版本並不夠好,當年美國冠軍的松唱是專殺阿托格的),接著又敗給本來就是來堵控制的邱昌田大大,後來遇到馬來熊一時鬼迷心竅,自摸了卻打出去,結果放槍,輸的莫名其妙,最後敗給巧比助攻,延平得分的夫妻檔切。

 

只需要一勝就可以約合吧,不過,四連不勝讓八強夢碎。

 

同年的台北GP則是屬於台灣人的一場比賽,比起之前被視為日本的殖民地,02台北GP終於由老夏勇奪冠軍,保住台灣人的面子。

 

clip_image015

 

我以自製的「RUB阿托格」參戰,最後拿下第九名,奧德賽是藍控崩壞的起點,強大的生物完全突破了反擊咒語建立的防線,我很識相的調整了有大量殺牌與火力的阿托格套牌,個人自覺相當正確,另外一起選用本套牌的馬達與大雞都闖進八強。

 

clip_image016

(這是壓死藍控的最後一根稻草,讓我對康徹底失望,選擇燒與殺牌)

 

 

◆石破天驚(2003)

石破是一個充滿實驗性質的環境,除了顏色,種族成為新的目標,事實證明變身是一個連環境賽都不受青睞的異能,全生物更是愚蠢至極的點子,徹底毀了石破,造就了緩慢而貧弱的環境。

 

至02年左右,台灣本土等級的比賽逐漸無法滿足我的雄心鬥志,由於工作趨穩定,經費與假期無虞,開始更積極參與亞洲的賽事,除了苦手的限制賽之外。

 

年初的GP廣島是一個指標,以往遠征的目標並不包括日本,因為日本的水準較高而且參賽人數多,挑戰性太大,我抱持著觀光旅遊兼比賽的想法,踏上了前進日本的征途,伙伴則是旅遊新手蔡猴跟劉猴。

 

話說,我們三個完全不熟廣島,也不會日文的去玩自由行實在很玄,尤其我們三人明顯都是不準備、沒收集旅遊資料的猴,從機場如何要去市區都是你看我看你,隨便就上車了,能活著回來相當厲害。

 

指標套牌是阿托格,藉由擴充的優質抽牌,阿托格更加犀利,而且許多組合技都淪為禁牌,我選擇了鬼怪快攻,《鬼怪跟班》率領《監軍鬼怪》,專殺阿托格!賽前有一股奇怪的氣氛好像會有很多衍生物大軍套牌,害我買了兩張600日幣的《鬼怪神射手》雖然完全沒有遇到阿托格,氣勢如虹的鬼怪套牌一路戰績獨走,連本次GP冠軍的「咒術師的風采」結界套牌都慘死在我的《電焰柱》之下。

 

回來後好幾年我才發現,最後三場我只要贏一場就進八強了,可惜,我就是關鍵時刻缺乏臨門一腳的男人(淚),不幸的三連敗,只拿到安慰的獎金。另外,兩天預賽全勝的超猛新人果然八強馬上就升天了。

 

緊接著是專業賽初體驗,之前碎碎唸有提過,就直接自己抄自己了:

 

MTG碎碎唸 — 從PT Nagoya聊起(03年橫濱專業賽)

 

 

03年的國代依然飲恨,不過,與下巴一起調整的「動盪阿托格」拿下冠軍,這也是個人的得意之作,經過實測後,捨棄一般玩家常用的《崔納的勒令》而選擇指定目標殺《驚嚇而亡》,並且放入許多我流的特殊用牌,例如《預知將來》)經過MO的實測,只要定出《預知將來》,從來沒有一盤輸過),還有備牌的《滲透影法師》,另外,全世界唯一打阿托格不放《夜景院傭獸》大概就是我們吧。

 

不能肯定我們的調整是正確的(嚴格來說,全世界的阿托格都在meat阿托格,但是我們meta快攻),不過,全世界都打不太贏紅綠,我們的阿托格勝率號稱七成以上(汗),調整的方向讓阿托格得以對抗最大的死敵「紅綠快攻」及「藍綠瘋魔」,下巴成功的在決賽擊倒小狼,奪下冠軍。

 

繼續參與了首場曼谷GP,忘記了為何我居然改打「藍綠瘋魔」,下巴在曼谷的戰績依然不俗,最後一場只要約合即可進人生第一場GP八強,可惜,森田雅彥同學為了護日本同胞,硬是擊斃了下巴(南無~)

 

這給了我三個啟示:一、魅力值不夠實在是一個慘字,連約合都很難,二、當森田表示不約合時,我已經從下巴眼中看出絕望(其實他勝面不低),鬥志不足導致未戰先敗,實在是一個慘字,三、三個啟示只是講起來比較帥,其實只有兩個啟示而已。

 

話說,下巴一輩子真的沒進過GP八強,雖然他進過PT八強

 

原本一帆風順的我踏上表演桌後,荒腔走板的輸給了石田格的「紅綠快攻」,開場手牌極好,二回合阿米巴,三回合《靜默冥思》兼一發《循環邏輯》,然後返照《亞龍的咆哮》、再返照亞龍,實在是贏到不能在贏,卻在幾個小判斷錯誤之後,逐漸走上死路,敗的實在太奇怪了。

 

clip_image017

(簡單來說就是2cc抽三)

 

clip_image018

(配合樓上的牌)

 

 

氣力放盡只拿到錢,八強之夢還在等待,03年就這樣熱熱鬧鬧的結束了,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今年居然沒有台北GP!

 

有鑑於非日本的亞洲區巡迴賽人數比起歐美日實在太少(約是200+跟800+的差距吧)亞洲的巡迴賽數量被大量刪減,原本每年固定設站的台北、新加坡、吉隆坡及某處,改為輪流舉辦,約兩年一次。

 

這是由奮起而逐漸持平穩定的一季,不過,整個大環境卻開始下墜..

 

 

clip_image020

clip_image022

 

未完待續

在《《MTG碎碎唸 — 我的奮鬥(二)》》中有 7 則留言

  1. 蔡泓治現在還有在打MTG嗎??

    以前國中跟他隔壁班,

    那個時候常被他的反擊反抗軍打爆….=.=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