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G碎碎唸 — 我的奮鬥(一)》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本來寫了三千字就停了,不過看了ICEAGE大大的好文,讓我重燃那一股單純的熱情,決定繼續寫下去!

 

  

clip_image001

 

話說,其實我近幾年來的記憶力不太好,所以不免會有記錯、時空混亂的情況發生,歡迎指正與討論,謝謝。

   

 

◆緣起(1997)

跟許多偏好卡片遊戲或桌遊的大大不同,從小只迷電玩遊戲的我其實對於實體紙牌遊戲並無興趣,引導我進入遊戲的機緣是這樣的:

   

 

當時,是閒閒的大一新生,家裡樓下的阿克漫畫便利屋有賣一種奇妙的紙牌遊戲,許多人圍著桌子打著牌,看起來頗為有趣。我哥說那叫「Magic:魔法風雲會」,他曾經玩過電腦單機遊戲的版本,大概知道是個什麼樣的遊戲,一時興起,我們拆了一些五版中文補充包。

   

 

話說,我哥在單機遊戲中最得意的是,白綠瘋狂貼皮「快樂女郎」套牌。

clip_image003

   

 

對於從未接觸紙牌遊戲的玩家來說,一切都是有趣的,各式各樣奇妙的功能及搭配令人樂此不疲,我們總是一次買十包左右,然後回家拆牌看牌,然後又興沖沖地下樓再拆。當時拆的多半為五版中文、晴空號傳說與憧憬,由於海市蜃樓沒有中文版,直接忽略,由此也可見中文版對於推廣的重要性。

   

 

倆人各挑選兩色,組成一些類似現開的牌組,玩得還挺開心的。由於我哥是用電腦遊戲學的,所以我完全沒有經歷五色的時代,也沒有遭遇到規則方面的重大問題,這一點相當令人慶幸。曾經聽說馬達、大聲公當初任意解釋遊戲規格的小故事,例如「colorless mana」當成五色mana、不知道mana pool每回合清空等,總之就是一整個亂玩

   

 

我哥在初步瞭解遊戲後,開始有點意態闌珊,馬上放棄了,而我整天都在看新牌,思考新的牌組,完全沈迷其中,雖然大多組出一些《灌木叢蜥怪》配《誘餌》的古錐組合,還是讓我狂嗨一陣。

   

 

話說,當時個人最得意的牌組就是《Tombstone Stairwell》配《癡呆祭壇》,完全是實戰級的自組套牌。跳出殭屍後磨自己墳,下次會跳出更多殭屍,而且我發現到如果抽不到《Tombstone Stairwell》好像輸定了,還特意買了四張《吸血鬼導師》,小小年紀就知道導師牌的偉大,可謂真知灼見啊。

 

 

 

clip_image005

(我最愛的顏色好像是黑色!)

   

 

關於從Play for fun玩家進入比賽型玩家的機緣,不得不提到鼎鼎大名的「阿克三劍客」(不知道那個白吃取的綽號,好像是台大)。當時阿克玩家不少,以林翊傑(後略稱:EJ)、邱朝聖與黃思偉三人是比賽常客,成為我討論套牌,借牌的最佳伙伴。

   

 

老實說,第一場比賽的早晨,我還在猶豫不想去比,不過,當時由於跟阿克友人達還不是非常熟,不好意思放陌生人鴿子,才體驗了人生的第一場MTG比賽,比賽的刺激感不是平常隨便打打可以相比,而且可以見識到各式各樣的套牌,相當有意思。

   

 

此後,我成為比賽型的玩家,玩牌的角度以比賽為準。

   

 

從現在的角度來看,一個遊戲不可能是由自己單獨玩下去的(MO除外),我們身處的環境決定了我們如何去玩遊戲,我很慶幸在阿克遇到一群和善又不失戰意,友好又不失行家本色的伙伴,帶我體驗新的人生觀,進入更深邃的遊戲世界(非雙關語!)

   

 

◆瑞斯環境(1998)

氣勢磅礡的暴風雨降臨,是我第一次見識新系列發售的盛況,我貌似也去了售前現開,不過完全沒印象。當時不能免俗的拆不少包,印象最深的是,我的《行屍走肉》第一時間就被奸商便宜換走,還花了大錢買了完全無用的《格利文指揮官》!

clip_image007

   

 

當時,組套牌的參考資訊,除了自己的想法(汗),還訂購了一些日本遊戲誌,裡面會介紹一些過期的專業賽或巡迴賽的八強套牌;網路資訊並不多,多半以英文網站為主,記得貌似叫「MTG DOJO(道場)」之流;台灣的BBS有很人熱烈討論,內容多半很留一手(汗),僅是嘴泡、感想或簡單的賽報,對套牌實際的資訊多持保留。適逢大學時期,我常常在等課時間上去逛,一些張致翔大大(後略稱:下巴)的賽報甚至看了七、八遍之多。

   

 

之後,因地緣關係又認識了任建明大大(後略稱:Jim),Jim當時是建中生,是「偶像」的常客,家住在阿克附近,兩邊跑,Jim常會組一些新穎的組合技套牌過來獻寶,讓我見識到不少正在流行的東西。

   

 

現在看來,我正好處於MTG發展的黎明期,牌又強又猛,組合技招招致命,快攻銳不可擋,控制套牌也存在應有的地位,是百花齊放的好年代。

   

 

97的國冠預賽,我以「紅白勝利」(當時流行的綜藝節目,由胡瓜及董志成主持)套牌參戰,內容簡單,就是WW加上《焚化》、《點燃》等燒牌,重點是有大智慧的放了《地震》,配合反紅生物,個人自認相當睿智,可惜戰績不佳(笑),倒是EJ跟Jim雙雙闖入國冠賽。

   

 

話說,預賽當天早上,邱董拿了兩張《什一稅》給我,說是好物(好《什一稅》,不放嗎),當場讓我的套牌變成六十二張;Jim打的是正流行的純藍「詛咒人魚」,正編卻有四張《黃銅之都》,備牌花招百出,這些都是當時玩家組牌的特色(笑),很有台灣風味啊。

   

 

首次八強初體驗是某季公開賽在「瑞斯環境賽」。

   

 

第一次接觸環境賽,每位玩家都花了非常多時間自組套牌,現在的角度看來,真的相當pro(因為只有專業賽沒套牌可抄,必須自組),Jim組了最愛純藍,康翻天,以《藍寶石徽章》來協助使用大量的購回咒語,增加手牌優勢,並且利用《懸偶絲》來解大敵《史夸格諾斯》(外號:反藍獸)。

 

 

clip_image009

(從前不能被康是一個偉大的異能,現在不能被瞄比較厲害)

   

 

邱董也組了類似的純藍,不過,他的備牌有紅跟綠(汗),用《閃電衝擊波》來解反藍獸,他的備牌當然也有《史夸格諾斯》剋同型,組牌概念非常的本土化,相當的淫蕩。

   

 

我打的是自組的《謙卑》配《歐琳的祈禱》,還有《宣導》。因為我一直覺得純藍只靠《宣導》擋不太住快攻,應運而生白藍鎖死型控制,殺招是《碎末石碾》,暴風雨的優質康牌是不能少的,另外內建了一個組合技:《知識的誓約》配《內心寧靜》,說實在話,這實在是年輕人不懂事的敗筆

   

 

比賽內容全部忘光,只記得有遇到光華幫一級強者,馬達(現稱:太陽神),馬達打的是藍綠康控制,內建《能量之疆》配《癡呆祭壇》,還有大招《大自然的反亂》,直接被我給磨死了。我的運氣不錯,正好遇到對的meta,套牌的其他組成根本不很重要,光是靠基本的康牌跟《碎末石碾》就擊殺一堆控制。

   

 

話說,當時台北最大的勢力應該是以第一家為據點的光華幫,有首腦下巴張,還有打手馬達、康康年等強者,隱藏人物郭子敬大大,聲勢驚人。台中的中魔會則是高手眾多的另一強勢力,有蔡元勛、謝志豐與詹裕隆等高手,大有盤據山頭互相對抗的氣氛,相當有意思。(當時本人非常小弟,所以單純是當時的記憶,與事實不符處勿怪)

   

clip_image011

 

 

八強遇到當時的台灣第一人,真正的天才唐兄宗漢(現稱:唐鳳)唐兄打的是《心勝於物》配戳戳仔配《好奇心》,是內建一擊殺的控制,其實算是我的守備範圍,不過,第一盤我卡地死,第二盤手牌很爛,有《碎末石碾》就想硬打,結果還是死。

   

 

果然,第一次進八強很快就會被直落二,絕對不是隨便說說的,另外一個都市傳說是,預賽全勝的人,八強馬上就會升天

   

 

總而言之,整個暴風雨環境都過著非常小弟,無憂無慮的日子。不得不提,原本我們打比賽都會打到完,享受比賽的樂趣,從來不棄權,自從遇到Jim把我們都帶壞了,八強無望就棄權,實在是帶壞遊戲風氣啊。

   

 

◆克薩傳(1999)

克薩是一個爆炸的時代,每天都有新組合技,每天都有新禁牌。「深藍」大概沒見識過的玩家也聽過,是一個真正2~3回合必殺的猛暴組合技,免費咒語果然是個蠢主意(=_=)凸,跟大學院與《時間漩渦》的威力相比,《古靈精怪》與《蓋亞的育苗地》不過是小孩子的玩具罷了。

 

 

 

clip_image013

(由於禁牌太多,甚至有寄回卡片換一包的補償措施)

 

 

 

clip_image015

(《記憶瓶》是一張還沒來得及進賽制就搶先被禁的牌!)

   

 

克薩傳時期,我依然小弟(汗),卻有逐漸脫離小弟的趨勢,開始認識了一些人,比較瞭解比賽的運作方式,以及如何吸收新資訊。

   

 

伙伴太少的阿克逐漸不能滿足我,只是偶爾去騙騙小弟的好牌而已,趁著捷運之便,開始跑地處士林的文林卡行,甚至玩到十二點最後一班捷運才回淡江的宿舍,隔天下午又準時報到,只也讓我領到大學生涯第一個二一(汗)

   

 

在文林卡行接觸到更專業的八人輪抽環境,話說,當時大多數的輪抽都是四人左右的選秀輪抽,選秀不是不好,而是跟八人輪抽的實際情況差異較大,四人的卡池比較不隨機,而且回傳的牌可以被預估,也應該被預估,所得到的練習成果與八人有差異,在阿克時代我就奠定了輪抽的基本概念,文林大量的輪抽量讓我的限制賽水平大幅提昇。

   

 

持平而論,現在孩子們學輪抽的環境是比較不友善的,一場輪抽三、四百塊,常常十幾分鐘還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就領便當了,無論樂趣或練習的意義都太小了。小時候打四人選秀,起碼可以打個三場,玩個兩、三小時,有更多機會去發揮自己的套牌,順便見識到其他人是怎樣抽的,收穫較大,很慶幸自己是以四人輪抽奠定下了基礎,沒有遭受太多挫折與冤枉錢。

   

 

99年經歷了首次台北GP,現開苦手的我並未闖入第二天,苦練的輪抽根本沒有發揮作用。不過,我的練習量夠,身處猴島,總有機會,問題並不大。

   

 

在文林時期結識了台灣限制賽之王,也是99年台北GP唯一的台灣八強選手,也是WOW「無盡宿命」的元老法師之一,蔡明益(後略稱:馬來熊),我們算是一拍即合,之後連同台灣MTG界宿老,何老師志誠一同準備國冠賽(所謂的「馬來熊俱樂部」)。不過,當時無論技術、資訊取得與練習模式都太過粗糙,並沒有拿下任何成績。

   

 

克薩也是台灣卡價逐漸符合市場經濟的時期。

   

 

大量的玩家湧入遊戲,在劍潭青年活動中心舉辦的遠古遺產售前現開,甚至有座位不夠的情況發生(單場可能超過二百人),當時各季的公開賽需要七局左右的預賽,足見盛況,大量的玩家讓封閉的市場徹底門戶洞開。

   

 

人人都要牌猛烈漲價,甚至漲破三、四百,這是從前未見的天價,其餘的爛R卡逐漸守不住一包價,淪為飛鏢,U卡也逐漸成為交易商品(以前玩家拆卡拆的多,幾乎沒有人在交易U卡/C卡)。

   

 

順帶一談,遠古遺產開始印刷閃卡。

   

 

◆瑪凱迪亞(2000)

經歷了威猛的克薩夢魘,研發小組變的異常保守,瑪凱是玩家的夢魘,弱到一個極限,環境賽套牌甚至有3/5蜘蛛這種貨色。

   

 

00年左右,我開始跟行家下巴接觸,光華幫趨於解體,下巴也在找尋新的伙伴。下巴嚴謹的練牌及構築理念對我影響甚劇。

clip_image017

   

 

00年台北GP是一個轉機。

   

 

台灣第一次打擴充賽制,Dual land成為大部分玩家的門檻,我以自行調整的《靜態平衡》,第一天拿下5-0-1的佳績(當時因主辦單位的失誤,首日只進行六戰而已),第二天則是悲痛的2-2-2,最終成績十六名,拿到獎金。

 

 

 

clip_image019

(黑邊的《靜態平衡》很難找的!)

   

 

和的兩場都有勝面,可惜時間不夠。敗的一場是冠軍小宮忠義運氣比較好,打「死冥捐贈」,死冥抽到剩四點血,兔子被我康掉,他絕望的再抽三,又讓他抽到另一張兔子;另一場則是對到台灣選手逃比(Tobey Tamber)的《適者生存》套牌,我出靜態鎖住,等待時機回收靜態,重置我的地,然後《變節》橫置對手的地,沒想到貪字變成貧,沒注意到對手一塊一塊地下累積已經五張,突然變身地一拳打過來,死的很冤。

   

 

話說,ICEAGE大大在本場GP抽中一台機車,相當威。這場比賽也讓我見識到日本玩家中村聰的風采,風度翩翩,打牌始終執著於我流,從不隨波逐流,卻依然強大,實在是一位經典的玩家。

   

 

GP之後,一整個氣勢如虹,又跟Jim兩人挑戰馬來西亞的吉隆坡GP,我打自組的人魚快攻配《冬之球》,MVP是《好奇心》,抽到不行,我與Jim兩人第一天都是全勝6-0。

 

 

clip_image021

(打人魚很大原因是因為《根潭盜賊》剛發售,想用新牌!)

   

 

第二天意外的一直輸給紅,只能說太托大,以為《冰冷》、反紅戳戳兵配上《流水衝擊波》已經很佔優勢,傻到換掉《冬之球》,其實《冰冷》加上《冬之球》才是真正讓紅生不如死,關鍵的一局又敗給了Jim的「藍綠反擊誓約」,只能說是準備不足兼運氣不好。

   

 

現在看來,我的選擇比Jim更好,因為當時的meta是「死冥捐贈」,比起誓約剋生物,人魚剋組合技當然更好。

   

 

話說,在吉隆坡還見識到鬥士邀請賽,一堆奇怪的特殊賽制,華麗的type 1對局,實在很精彩,只能說不虛此行,最後由《擾咒法師》獲勝!

clip_image023

   

 

這時期是我自認的一個高峰,雖然對遊戲的知識依然不夠通透,也缺乏真正領先的資訊,但是,大量的練習與比賽讓我的反應處於高點,對於局勢的判斷能力的狀態非常好,最強大的時候,對手的手牌幾乎都猜得出來,比起來,現在通常是矇著頭隨便打打。

   

clip_image025

 

國內的小型比賽開始能進八強了,逐漸有了大腳風範(誤)。

   

 

00年國冠賽,我以純白反抗軍配《蓋亞的育苗地》首次挺進國冠八強,取得參加泛亞大賽的資格。雖然我的套牌相當普通,meta上不及「Team TTT」由翁操刀構築的反抗軍快攻,重點是我的輪抽戰績很好,這是之前強調的,台灣早期或者說MO尚未流行前,玩家普遍八人輪抽練習量非常之低,所以我在國冠賽的輪抽永遠信心滿滿。

   

 

同年,在香港舉辦的泛亞大賽是一場盛事,生澀的我連打什麼套牌都記不太起來,總之在萬象之都渡過一個相當棒的比賽(我寫過一篇相當多字的遊記,貼在當時最受歡迎的魔法茶行,但已經找不到了),體驗到多人出國比賽的樂趣,體驗了money draft的恐怖,最後也有獎金入手。翁則拿下了泛亞八強,成為繼唐兄後的征服泛亞大賽的第二人。

   

 

總之,是一個豐收的一年!

clip_image027

clip_image029

未完待續

在《《MTG碎碎唸 — 我的奮鬥(一)》》中有 14 則留言

  1. 台北偶像幫被一整個跳過…好歹我們有多多和敗北弟…這兩位日後被稱為帝國雙璧的良將…

    1. 偶像那家店我從來只去過一次,呆不到一小時,人物我只知道偶像芬可,喬丹跟偶像布丁,阿順
      我是寫「我的奮鬥」,又不是台灣MTG通俗史,要寫你自己寫XD

  2. 隨著大人書寫流轉的時光,真的是往事歷歷在目
    以前高中同學大家下課都不出去,
    上課坐在最後一排的兩個人中間總是多了張椅子,躲開老師眼光就開始打了,雖然是不良是飯,但當時玩牌的快樂真是隨著你的筆觸一一浮現,令人十分懷念

    而其中這一段”持平而論,現在孩子們學輪抽的環境是比較不友善的”,相比一些新興店家慢慢的有自己的團體,看著常去的店家幾乎沒有新人,感覺特別深,這門檻可能也是mtg未來再度復興的隱憂

  3. 歷史滿滿在眼前啊!

    另外
    「最強大的時候,對手的手牌幾乎都猜得出來。」

    有隻猴也跟我這樣講過,據說那時他構築積分有台灣前十。

  4. 跳殭屍配癡呆祭壇的時候就是瑞斯環境了啦。

    那場我打跳殭屍+鬼怪轟炸,有對到你,我出鬼怪轟炸你幫我出跳殭屍,然後你就升天了XDDDD

    1. 那只是舉個小弟套牌的例子而已
      其實我一開始玩沒幾個月就是瑞斯環境了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