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ial Insertion 01.03 – Happy New Myr! or, Here’s to another year of reckless puns

發表於 分類為「規則釋疑

By Eli Shiffrin, Brian Paskoff, and Carsten Haese

http://mtgsalvation.com/1261-cranial-insertion-happy-new-myr.html

本專欄為翻譯文章,每週一刊出,原文請參考MTGS每週的Cranial Insertion專欄。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專欄讓大家對一些常見的規則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如果在比賽中或與朋友對戰中碰到了任何的問題,也歡迎直接寫信到CI信箱:Cranial.insertion@gmail.com,或是寫到譯者信箱:savagehans21@gmail.com ,我會在以後文末整理並回答臺灣玩家所提出的問題。


Q:在一場賽報中clip_image001我看到有人用<扭曲影像>和<先驅魔像>贏得比賽,他是怎麼做到的?

A:這其實不能算是一個致勝手段,不過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很漂亮的組合技。假設場上除了先驅魔像外還有其他的魔像衍生物,那就代表你可以抽超過一張的牌-如果場上就只有先驅魔像和他帶來的兩個小朋友,那一點藍就可以抽三張(<Ancestral Recall>!),如果場上有更多魔像,你就可以抽更多!當你可以比人家多抽那麼多牌的時候,自然可以很輕易的找到獲勝手段了!


Q: 如果我操控<鉻銅林王侯>而把我其中一張地變成生物,那當這張地被我的對手<逮捕>的時候,我可以使用他來產生魔法力嗎?

A:不行,逮捕會讓所有的起動式異能失去作用,而魔法力異能也屬於起動式異能的一種。魔法力異能並不例外於逮捕所限制範圍,所以他會讓你的走路地變的完全沒有作用。


Q:如果我已經使用<慕達雅先知>的異能在這回合多下了一塊地,那如果我接下來使用<仿生妖>複製先知後再把原本的先知用<非瑞克西亞地窖>犧牲掉來抽牌,那我這回合可以再多下一塊地嗎?

A:你當然可以。仿˙慕達雅先知會產生一個新的效應讓你這回合多下一塊地,既然他不會知道你這回合有多下一塊地,所以你當然可以這樣做。


Q:如果<擬態缸>跟另一隻生物同時被消滅,那我可以用擬態缸來把那隻生物放逐嗎?
A: 你當然可以。擬態缸的異能是屬於離場異能,所以所有同時跟他一起離場的永久物都會看到彼此離場而觸發效應,既然這些之間屬於獨立效應,即使擬態缸已經不在場上,異能結算的時候,你仍然可以選擇放逐這隻生物。


Q:情形是這樣的:如果我操控一個身上有很多指示物的<索霖馬可夫>,而我的對手操控<馭靈械>。如果在我的回合啟動馬可夫的最後一個異能把我對手的下一個回合搶過來,而我在他的回合(但由我操控)再對他使用馭靈械,那我還可以操控他的下一個回合嗎?

A:不行。當你在操控你的對手的回合的時候,你並沒有操控他所操控的永久物,所以他依然是這些永久物的操控者,而所有的咒語跟異能也是產生相同的效應。你只是在告訴你的小木偶他應該要怎麼做怎麼做,所以如果你叫他啟動馭靈械的異能,這依然是他的馭靈械和他的異能,當異能結算後,他會得到他自己下一個回合的操控權,而不會是你得到。


Q:為什麼大家說當M10規則出現後<迷亂莫葛>就變爛了?

A:我並不會說迷亂莫葛變的一無是處,但他M10規則出現後他變弱了也是事實。在M10規則出現之前,迷亂莫葛可以先阻擋一隻X/1(防禦力為一)的生物,然後在傷害進堆疊後再射掉另外一隻X/1的生物,這就會變成是一個很划算的一換二的交易。

但是當M10規則出現之後,戰鬥傷害不再使用堆疊,所以當迷亂莫葛去送死的時候,你沒有機會可以再起動他的起動式異能。如果你想要把他丟出去,你就必須要在宣告阻擋者的時候就這麼做,而他也就沒有辦法造成任何的戰鬥傷害。換句話說,你現在必須要在「造成戰鬥傷害」及「起動莫葛的異能」中選擇其中一個,而不是像之前一樣可以兩者兼得。


Q:如果我用<渦心鼓動>瞄準其中一隻<亞龍捲引擎>所生出來的衍生物,可以一次把兩隻都殺掉嗎?

A:可以。當一個異能把一個沒有名字的衍生物放置進場的時候,他的名字就等同於他的生物類別。所以這兩隻衍生物的名字都是「亞龍」,那渦心鼓動自然可以一箭雙鵰。


clip_image002Q:如果我用<黑暗之攫>來殺我對手的<幫廚奧夫>,那奧夫還會留存嗎?

A:會的。要防止生物的留存異能讓他再回到場上,你必須要讓他身上有-1/-1的指示物,而黑暗之攫是讓生物得到-4/-4而非放四個-1/-1指示物,所以他並沒辦法阻止奧夫回到場上來。


Q:我在看完整規則的時候發現了一些很奇怪的地方:在完整規則712中有提到<時間停止>–任何在戰場上但並非牌張的物件都會在下次狀態動作檢查的時候消失。那是不是代表也包括徽記?所以時間停止其實是對付<遊俠艾紫培>、<鎚族的寇斯>和<旅居師凡瑟>的秘密武器?

A: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想法,但可惜並不能這樣用。徽記確實是非牌張的物件,但他也不屬於戰場,所以這個方法並不成立;同時他也有提到「會在下次狀態動作檢查的時候消失」,而既然並沒有狀態動作會讓徽記消失,徽記也不會因為時間停止而消失。


Q: 如果我操控<心念映象>、<梓紗傭獸明日歌>和<廟宇響鐘>,那當我利用響鐘的異能抽牌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情?

A:你必須要選擇要讓哪一個發生!映像跟明日歌都提供了「當你抽一張牌」時的替代效應,所以每當你要抽牌的時候,你要選擇其中一個替代性效應,然後在依據替代過後的狀態檢查是否還有其他要替代的效應。

所以如果你選擇了明日歌,那你就沒有再進行「抽牌」的動作,你只是看牌庫頂的三張牌,選一張放到手上然後把其他的放到你的牌庫底,所以心念映象的效應就不會發生;但如果你選擇了心念思緒,你會變成抽兩張牌,然後明日歌的效應會分別對這兩張牌產生作用。在這個例子中,你會先看牌庫頂三張牌,選一張放到手上,把剩下兩張放到牌庫頂,然後重複的動作再做一次。(怎麼想都比較賺)


Q:如果當我用<裂鏡奇奇幾奇>複製我自己的生物的時候,我的對手用<攫靈咒>把我的目標抓走,那我的奇奇幾奇還找的到人嗎?操控權的交換並不會讓它變成一個新的物件對吧?

A:是的,操控權的交換並不會把你的生物變成一個新的物件,所以奇奇幾奇還是可以找的到他。但是當在異能結算的時候,他會檢查目標是否依然合法,奇奇幾奇的目標要求是一個由你操控的非傳奇生物,但既然他們已經不再是同一國的了,所以複製的異能就會在結算時被反擊。


Q:當我施放<哈達助劍人>的時候,我可以用<野性搭檔>再抓另外一隻助劍人進來嗎?

A:可以,助劍人跟搭檔的異能會同時在助劍人進場的時候觸發,而既然你同時操控這兩個異能,你可以選擇你要讓哪個先結算,而如果你選擇讓野性搭檔先結算,那這時候助劍人依然是一個0/1的小可愛,當然可以跟另外一個0/1進行配對。


Q:如果我同時操控<巫妖陽墳>和<奇亞多王達利安>,那當我受到傷害的時候,我可以直接把達利安帶來的士兵拿去餵陽墳嗎?

A:當然可以。達利安的異能(傷害造成)和陽墳的異能(失去生命)會同時觸發,同樣的你可以選擇他們結算的順序,所以把達利安的異能疊在上面你就會有足夠的祭品來填飽陽墳。


Q:我選擇<夢兆龍王殷帖>當我的Commander套牌的將領,如果龍王的異能讓我翻到一張地牌,我可以在那回合多下一塊地嗎?

A:龍王的異能是寫「使用」,而遊戲中也就只在乎你在一回合中「使用」了多少張地。既然你被限制一回合只能使用一張地,那龍王所翻出來的地自然也包含在這其中。所以如果你想要在一回合裡面多下幾塊地,那你可以用像<探索大地>或<慕達雅先知>來增加可以下地的數量,或著用<整地>或<太古泰坦>來把地放置進場。


clip_image003Q:如果我有兩張<復仇半神>,一張在手上一張在墳場裡,那當我施放手上的這張而被我的對手反擊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A:這有兩種可能,但不管怎麼樣你墳場中的那張一定都可以回來。半神挖墳的異能在你施放他的時候就會觸發,所以反擊生物並不會一併反擊在施放他時所觸發的效應。

為什麼說有兩種可能呢?因為這取決於你的對手是在什麼時候反擊半神:在觸發式異能結算之前或之後。如果他是回應異能觸發的時候反擊半神,那這張被反擊的半神就會在稍後異能結算時再被帶回場上,但如果是等異能結算後再反擊,那他就會乖乖的在墳墓場裡待著(至少會待到你施放下一張半神的時候)。由於這兩個不同的結果會與玩家的溝通有很大的關係,所以裁判也必須要很謹慎的確認他們當時的談話內容才能做出正確的判斷。


Q:如果我場上有一堆裂片妖和<靈焰裂片妖>,這時候我的對手施放<畫家僕役>並選擇黑色,那是僕役會贏還是裂片妖會贏?

A:這個問題關係到兩個持續性效應間的交互作用,所以讓我們打開完整規則第613條–我們可以發現顏色改變的效應在分類層第五層。但由於這兩個效應分別為獨立效應,所以便依照時間印記來決定裂片妖們的顏色。舉例來說,如果靈焰裂片妖先進場,那他會先把所有的裂片妖變成無色,再被僕役抹黑,相反的如果是僕役先進場,僕役的異能同樣會被靈焰裂片妖蓋掉。


Q:如果我同時操控<雙頭裂片妖>和<行獵裂片妖>,那當我用一隻裂片妖攻擊我的對手並挑撥他其中一隻生物來阻擋的時候,這隻裂片妖身上雙頭的異能怎麼辦呢?

A:這要視你的對手有幾隻可以用來阻擋這隻有挑撥異能裂片妖的生物而定。挑撥會產生一個阻擋的需求,雙頭會產生一個阻擋的限制,而你的對手必須要想辦法來滿足最多的要求。如果單以被挑撥的生物來進行阻擋並不可行,因為他違反了雙頭的限制;不以生物進行阻擋符合雙頭的限制,但卻不符合挑撥的需求;所以在兩個都要滿足的前提之下,如果你的對手有辦法同時利用被挑撥的生物和另一隻生物來進行阻擋,那他就必須要如此做。


Q:如果我用<怒火天使愛若瑪>來當作我Commander套牌的將領,我可以讓他從統帥區支付三點魔法力以面朝下的方式進場嗎?如果可以,那當我下一次施放他的時候我要支付額外的費用嗎?

A: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在任何你可以施放這張牌的地方,你都可以讓他以面朝下的方式進場,所以既然你可以從統帥區施放你的將領,你也可以將愛若瑪以面朝下的方式施放進場。Commander的賽制規定當你第二次以上從統帥區施放將領的時候要支付額外的兩點魔法力,所以既然他的替代性費用只是取代掉原本的魔法力費用,你還是得支付額外的魔法力費用。


Q:當我們在進行一場時空魔法的遊戲的時候,我在想如果場上有<Naar Isle>,我可以用<穩定進展>來增殖火燄指示物嗎?

A:很可惜你並沒有辦法這樣做。穩定進展只會對玩家或永久物身上的指示物產生作用,但並不會對時空產生作用,永久物是屬於戰場上的物件,但時空並不是—他就是戰場!你不覺得在戰場上有一張時空地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嗎?


Q:因為我的魔法力池中還有一點綠色的魔法力,所以我的<魔力核歐納斯>現在是2/2,而且我還有一張未橫置的樹林。如果我的對手使用<瞬息電震>以我的歐納斯為目標,我可以回應用那張樹林來多產生一點魔法力把歐納斯變大嗎?

A:可以!很多的玩家會誤以為有轉瞬的牌是不能回應的,但實際上並不是如此,你還是有些辦法可以用來回應有轉瞬異能的牌。魔法力異能就是其中之一,由於魔法力異能並不會使用堆疊,所以當你橫置你的樹林的時候,這一點綠色的魔法力就會馬上進到你的魔法力池中,而歐納斯也就馬上會變大。當你的對手發現瞬息電震沒辦法殺掉你的歐納斯的時候,他以後一定會記取這個教訓!


本週專欄到這篇,祝大家2011年事事順利!

在「Cranial Insertion 01.03 – Happy New Myr! or, Here’s to another year of reckless puns」中有 3 則留言

  1. 今天剛好聊到指揮官和變身異能的事情~=w= 看來咱的理解還沒有錯ww

  2. 感謝分享 ^^

    我有一個賽場溝通的問題想要請教,關於復仇半神那題.

    某場比賽中,對手施放一隻復仇半神(墳場沒有半神).我二話不說,施放地下指令反擊.
    對手點點頭,把復仇半神放進墳場,然後拿回場上.

    此時我才想到”挖墳效應”解完與否很重要.當然雙方開始各執己見,並請裁判公斷.

    我想請問的是,當這種特殊狀況發生時.是否主動玩家需要先詢問說:”挖墳異能進堆疊了,你有事情要做嗎?”,”異能解了,你有事情要做嗎?”

    還是說因為被動玩家沒主動確認,快速丟出康牌,就可以當作挖墳異能未解.

    畢竟現實賽場無法像MO一樣圖示化,這個確認的責任在於被動玩家還是主動玩家?

    這種溝通有規則的規範嗎?

    最後裁判判決復仇半神無法回場.理由是如果雙方一起解這個異能,被動玩家一定會選擇挖墳異能結算後施放康牌.

    我當時是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真的忘了那個異能(挖自己)的存在.當然對手如果有告知異能進堆疊,我一定會馬上想請來.只是對手有必要說嗎?還是可以默默的暗度陳倉?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