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ial Insertion 12.13 — Carsten’s Big Birthday Bash

發表於 分類為「規則釋疑

clip_image001[5]By Eli Shiffrin, Brian Paskoff, and Carsten Haese

http://mtgsalvation.com/1258-cranial-insertion-carstens-big-birthday-bash.html

本專欄為翻譯文章,每週一刊出,原文請參考MTGS每週的Cranial Insertion專欄。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專欄讓大家對一些常見的規則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如果在比賽中或與朋友對戰中碰到了任何的問題,也歡迎直接寫信到CI信箱:Cranial.insertion@gmail.com,或是寫到譯者信箱: savagehans21@gmail.com ,我會在以後文末整理並回答台灣玩家所提出的問題。

Q: 我場上有<無畏大天使>、<紐若克摹製品>及隨便兩隻神器生物,所以我有剛好數量的神器來達成大天使的金技。如果我犧牲摹製品並起動它的異能,由於金技條件不再滿足,我是否可以將其中一隻我所操控的神器生物移回手上?

A: 不行。當你施放一個咒語或是啟動一個異能的時候,你必須要在支付費用之前先選定好目標。因此當你在選擇摹製品的目標時,他還沒有被犧牲,所以你所有的神器生物也仍因為金技的大天使而擁有帷幕異能。


Q: 我的對手用一隻醜八怪攻擊我,我想用<鉛秘耳>來進行阻擋。我場上同時還有<濘族亡者頭罩>,但是只夠產出3的魔法力。我是否可以橫置祕耳來產生第四點魔法力以使用頭盔的異能把祕耳抓回來?

A: 不行。頭盔的異能只有在祕耳死的時候才會觸發,也就是在戰鬥傷害造成的步驟。你並沒有機會在這個時候在祕耳死前橫置他來產生魔法力,所以你最後一次利用它的機會是在宣告阻擋者的步驟–但是因為魔法力池在每一個步驟間都會清空,所以這一點魔法力在你要用它的時候就會消失了。


Q: 如果我場上有七張平原和一張<天空遺跡伊美黎>, 而墳墓場裡有<鎮世者>,我可以用伊美黎的異能把鎮世者抓回來讓大家各犧牲一個永久物嗎?

A: 不行。鎮世者的異能只有當他在維持步驟的一開始就在戰場上的話才會觸發,而在你所提到的狀況中,他在那個時候還乖乖的躺在墳墓場裡。另外一方面來說,如果鎮世者當時就在場上,而你選擇大家各犧牲一個生物,伊美黎也沒辦法馬上就把他抓回來—因為伊美黎的異能需要選擇目標,而目標在伊美黎的異能被放進堆疊的時候就決定好了。因此,如果你希望你的對手在你的每個回合都要犧牲一個永久物的話,你必須要有兩隻聖者跳來跳去—一隻在戰場上,一隻在墳墓場中。


Q: 既然神器不會受到召喚失調的影響,那我是不是可以施放<閃光鷹雕像>,然後把他變成生物後直接攻擊?

A: 不行,剛完成的雕像是沒辦法立刻投入戰場的。如果你把他變成一隻生物,他依然會受到召喚失調的影響,而既然在回合開始的時候你並沒有操控他,他就不能攻擊。


Q: 我朋友告訴我純紅對上<火行寇族>的解是<懲罰地脈>加上<烈火斷層>等廣域性的燒牌。但是我認為反紅人不會受到紅色來源所造成的傷害,而「不會」永遠排在「會」前面,到底誰才是對的?

A: 我想你的朋友是對的,「不能造成傷害」只是一個口語的說法,而你也會在「反XX保護」的提示欄中看到這幾個字,但這並沒有辦法很精確的說明「反XX保護」的作用。事實上,「反XX保護」包含了防止傷害的效應,而在這些例子中,傷害防止的護盾被地脈或其他「傷害不能被防止」的異能所關掉了,所以地脈加上不需要指定目標的燒牌確實是一個解。


Q: 如果<水銀巨獸>複製了一隻<繁衍秘耳>,那繁衍出來的東西,是1/1的小祕耳、7/7的大祕耳、還是可以亂複製的巨獸?

A: 「複製」的效應在決定要複製什麼的時候,會把其他的複製效應也考慮進去,所以你會得到一個進場時不能複製新東西的7/7大祕耳。


Q: 在我對手的回合結束時,我用<銹蝨>橫置了他其中一個神器。而在我的回合開始時,我重置我的蝨子並橫置了另外一個神器,這樣可以讓他的兩個神器都一直躺著嗎?

A: 不行,只有第二個被倒下來的神器會一直躺著。他你決定重置銹蝨的時候,他就不是處於「持續被橫置」的狀態,所以使得第一個神器一直不能站起來的效應也在這個時候消失。


clip_image003[14]Q: 為什麼有的時候消滅一個異能的來源就可以中止這個異能,有的時候卻不行?

A: 消滅一個異能的來源從來不會影響到這個異能的結算。即便有的時候,來源的名稱也會被寫在異能當中(如:<放蕩烈焰術士>),但消滅這個來源並不會使得異能被終止,而如果有需要的話,會使用來源離場前最後的可知資訊。只有在一些特殊狀況的時候效應才會因為來源被消滅而終止,但你可以很輕易的從他的牌面敘述中看出來。例如:「如果XXX在戰場上」或「在XXX上放一個指示物」。


Q: 如果我場上有一個壓印了<艾藍卓幽谷大法師>的<擬態缸>,那我所生出的衍生物會有留存異能嗎

A: 沒那麼好的事情。在留存的異能被放進堆疊之前,狀態動作就會讓墳墓場中衍生物消失。然後留存的異能才會結算,但是他將找不到任何東西可以移回戰場上。


Q: 我剩七,我的對手剩二,當他使用一個不能被反擊的<禁咒焰>想要置我於死地時,我可以用<反擊旋風>反擊他的禁咒焰來奪走這場勝利嗎?

A: 你當然可以。反擊禁咒焰的咒語或異能只代表「反擊目標咒語」的這個部份無效,但是這些咒語或異能依然可以以不能被反擊的咒語為目標,而結算時所附帶的效應也一項都不會少。以這個例子來說,雖然反擊禁咒焰失敗,但他在禁咒焰結算之前仍可以從對手身上吸到兩滴血,於是你獲得了這場比賽的勝利!


Q: 如果我有一隻壓印了<鹽湖元素>的<仿生外殼>被消滅了,我的對手會因此了跳過他的下一個重置步驟嗎?

A: 不會。因為鹽湖元素是在放逐區被翻回正面的,而翻成正面所產生的異能只有當他在戰場上時才會觸發,所以使對手跳過下一個重置步驟的異能不會觸發。


Q: 我操控一隻變身的的<樹頂村落>且讓他<馭騎的盧>,那當回合結束變身地變回地的時候,騎馬的效應會有什麼影響?

A: 沒有任何影響。的盧馬的效應是持續的,因此也不會因為目標的類別改變就消失。除非樹頂村落再次變身為生物,不然的盧馬不會對樹頂村落有任何影響;但一旦樹頂村落再次變身,他就會變成一隻具有踐踏和馬術的5/5大怪物。


Q: 如果我場上有一張壓印了沼澤的<地層鐮刀>, <約格莫夫之墓烏爾博格> 會讓被鐮刀結附的生物每張地都得到+1/+1嗎?

A: 聽起來好像不錯,不過很可惜不會。地層鐮刀只計算場上與被壓印的牌同名的牌,而烏爾博格只是給了所有地一個沼澤的副類別,卻沒有把它們的名字一併改成沼澤,所以並沒有辦法讓他與鐮刀行成組合技。


Q: 當我因為<殘酷勒令>而犧牲<葛加理女王撒芙兒>的時候,女王的異能會觸發嗎?

A: 會的。即使在女王的牌面敘述中你並沒有辦法找到「離開」或「戰場」等字眼,但是她的異能確實也是屬於離場效應的一種。離場效應是只有在離場的時候才會觸發的異能,而被犧牲又是其中特別的一種。既然具有離場效應的生物可以看到自己離開戰場,那撒芙兒當然也可以看到自己被犧牲了而觸發異能。


clip_image004[7]Q: 如果我有一隻結附了<誘餌>的<拿卡地戰群>,那我的對手有幾種選擇可以來阻擋他?

A: 戰群跟誘餌的異能同時產生了阻擋的條件,而防禦玩家必須要想辦法滿足越多的條件越好。誘餌產生了X個條件(X個阻擋者),而戰群產生了X+1個條件(原本的戰群和戰群的複製品們),因此每個阻擋者最多可以滿足一個條件,除了那個阻擋了原本的戰群的生物同時滿足了兩個條件。因此我們知道,條件被滿足的最大值為X+1,因此我們可以放心的用一隻生物去阻擋原始的戰群,然後其他每隻生物各阻擋一隻戰群的複製品。


Q: 一個被<不壞之身>結附的鵬洛客受到傷害的時候會失去忠誠指示物嗎?

A: 會。不壞之身只會防止一個永久物被消滅,但並不管對這個永久物所造成的傷害。另外當一個鵬洛客身上沒有忠誠指示物的時候,他會直接被放進墳墓場;但是這不是消滅,所以不壞之身也不會有任何作用。你的不可毀壞的鵬洛客可以逃過<光貫砲>的攻擊,但也就僅止於這樣而已。


Q: 如果我場上有<遭攫之物>而且在一隻生物、一個結界和一張地上放了神威指示物。如果我的對手使用<摧殘>並以我的這四個永久物為目標,那最後哪些會被消滅?

A: 只有遭攫之物會被消滅。摧殘的的牌面敘述中只有寫到一次消滅,因此這四個目標會在同一時間被消滅,但這個時候生物、結界跟地都還有不可毀壞,因此它們並不會被消滅。


Q: 聽說關於時空躍離的規則已經做了修改,那以後衍生物躍離還是一樣會消失嗎?如果躍離不會使得該永久物離開戰場,那衍生物是不是在時空躍離後還是可以跳回來?

A: 確實時空躍離不會再使得一個永久物離開戰場,但是為了要維持衍生物躍離依然會消失的情形,在完整規則中針對衍生物躍離的部份做了一些補充。

完整規則704.5d如果一個衍生物已躍離,或處於任何非戰場的區域中,該衍生物消失。


Q: 我的對手施放了一個3/3的生物,但是因為他的牌是中文的我看不懂,於是我就問他這張牌是幹嘛的?他告訴我在施放的時候必須要從手中展示一張妖精牌不然就要多付。之後當他用這隻生物攻擊的時候,我用一隻4/4的生物進行阻擋,但這個時候他才跟我說這隻3/3的生物還有死觸異能,這樣是合法的嗎?

A: 這是一個很弔詭的問題,而且這個問題並沒有標準答案,因為在不同的執法嚴格度中都會有不同的判法。如果在競爭或專業層級的比賽中,你問你對手一個關於牌面敘述的問題,而他給了你一個不完整的答案(注意是不完整而不是不正確),那這是合法的;但是如果今天是在一個一般層級的比賽,牌面敘述會被視為是一個公開資訊,而所有公開資訊的相關問題都應該要被正確且完整地回答。既然你的對手給你的答案是不完整的,那就不能算是一個合法的答案,裁判也應該要針對這個不完整答案去判斷究竟是無意造成的還是試圖在比賽中獲得一些優勢—這樣就變成是作弊。

為了避免以上所列這些麻煩的狀況,我們建議如果以後你有任何牌面敘述的問題,請直接取手找裁判拿Oracle:裁判跟你的對手不一樣,他會很樂意提供所有你需要的資訊。如此你不只可以得到確實的資訊,也可以避免到很多的麻煩。


Q: 我可以隨意的給我對手看我的手牌嗎?有的時候到了遊戲的末段常常有玩家只是展示手中的<閃電擊>或是殺牌來讓對手認輸,這樣是合法的嗎?

A: 這樣是沒有問題的。除了在某些時候規則規定你不能如此做—如輪抽的時候,你都可以在適當的時機對你的對手揭露一些隱藏的資訊。但當如果你的對手只是對你展示你的手牌,你可以向你的對手再次確認他是否真的可以藉由這張牌來贏得比賽,或是要求他完成這個咒語的施放。有些人可能會藉由這個方法來嚇唬你想逼你認輸,但如果在你認輸後發現他根本贏不了的時候,你會恨自己(或是恨你的對手)一輩子。 (編按: 我想應該有很多老玩家記得多年前某一場比賽冠軍賽:康康年與馬來熊的荒蕪天使及一張平原。)

 

在《Cranial Insertion 12.13 — Carsten’s Big Birthday Bash》中有 7 則留言

  1. 7/7…

    被necrotic ooze 複製自己墳中的繁衍密耳, 二回合後, 給輾斃的人留…

  2. 複製出來的祕耳會有生殖異能
    ==> 再請問一下,複製出來的繁衍密耳是 1/1 還是 7/7?

  3. To: XYZ

    那是很久以前的故事了(遠目),大概就是被geddon之後就投了,結果後來發現對手只有一塊平原…

  4. To Dio:
    謝謝:) 對不起我寫的可能沒有很清楚,複製出來的祕耳會有生殖異能,只是他不能像水銀巨獸一樣進場的時候複製一個新東西。

  5. 這個翻譯專欄太棒了,恆!!

    我對水銀巨獸+繁衍秘耳的那題有點困惑,為何7/7的繁衍秘耳(水銀巨獸)生出的7/7(到底是隻怎樣的生物?),沒有生殖的異能?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