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ial Insertion 08.08– Mountainwalk or, Greetings from Pittsburgh

By Eli Shiffrin, Brian Paskoff, and Carsten Haese

http://mtgsalvation.com/1304-cranial-insertion-mountainwalk.html

本專欄為翻譯文章,每週一刊出,原文請參考MTGS每週的Cranial Insertion專欄。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專欄讓大家對一些常見的規則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如果在比賽中或與朋友對戰中碰到了任何的問題,也歡迎直接寫信到CI信箱:Cranial.insertion@gmail.com,或是寫到譯者信箱:savagehans21@gmail.com ,我會在以後文末整理並回答臺灣玩家所提出的問題。

clip_image001


Q:我朋友發明了一副幻像套牌,裡面加了一堆如<幻象熊>等俗擱大碗的生物,希望藉由<蔑咒獸>轉移目標的異能來讓他們都能平安的活著,這副套牌可以這樣運作嗎?

A:很遺憾,當幻像成為咒語或異能的目標被放進堆疊後,他自爆的異能就會跟著觸發也被放進堆疊。這時再去改變咒語或異能的目標並無法改變他將自爆的事實,所以我想這副套牌是廢了……。


Q:我以我對手的<棘齒炸彈>為目標施放增幅後的<沒入狂攪>,如果他回應引爆炸彈,我還可以抽牌嗎?

A:不行,沒入狂攪只有一個目標,所以當這個目標消失後(被對手犧牲),他整個咒語就會因為目標不合法而被反擊,連帶著所有的效應都會消失。


Q:如果我的對手用<叛行>招降我的<變貌師>,而我回應讓他變為一堵0/8的牆,那我的對手可以再把他變成別的樣子來對我造成傷害嗎?

A:不行!不論是由誰改變了他的面貌,他一回合就是只能變一次,所以你的對手只能看著一棵植物而對他所做的錯誤判斷懊惱不已。


Q:當我施放<伊美黎之盾艾歐娜>的時候,我的對手回應施放了<撼動擊>並彈回他。那到他的回合時,他可以先用<火熱憤怒祭祠>殺了我的艾歐娜再用彈回來的撼動擊再打我一次嗎?

A:可以,當彈回的異能進入堆疊時,你的對手可以回應處裡掉艾歐娜,這樣她就不會成為他彈回撼動擊的阻力了。


Q:我的對手使用兩隻<珍奇獨角獸>進行攻擊,其中一隻還帶了<蜥怪頸環>,那我可以選擇讓我所有的生物都去阻擋沒有帶頸環的那隻獨角獸嗎?

A:當然,這是合法的。兩隻獨角獸都會對每一個潛在的阻擋者提出要求,所以你必須要想辦法盡可能去滿足他的要求—除非你有些特別的生物可以同時阻擋一個以上的攻擊者,否則滿足條件的最大值就是,你每一個阻擋者至少要阻擋一個攻擊者,所以讓你所有的生物都去阻擋那隻沒有死觸的獨角獸自然是合法的。


Q:如果我想用<閃現>跳出<復生者鋒翼>來偷襲,那如果我當下直接把龍犧牲掉,他可以挖自己回來嗎?

A:當然可以。鋒翼的異能在閃現結算時就會觸發,但一直要等到結算完之後才會被放進堆疊。這時候,你才需要為他選擇一個目標,既然他自己就是一個躺在墳場裡的龍永久物,自然可以藉著自己借屍還魂。


Q:我可以在戰場上沒有結界的時候使用<摧殘>嗎? 是不是只要盡量去完成他目標的要求就好了?

A:這是不合法的。當一個咒語被合法施放後,如果其中一個目標便的不合法,確實是儘可能去完成所有的剩餘的目標就好,但在一開始,你還是必須要有這麼多的目標才可以施放他。所以,如果你一開始在戰場上找不到一個結界、一個神器、一個生物跟一塊地,你便不能施放摧殘。


clip_image002Q:如果我用<The Mimeoplasm>複製一個具有增幅異能的生物(例如<阿納進化體>),我可以增幅他嗎?

A:不行,你只能在你施放一個具有增幅異能咒語的時候增幅他,但你施放的是Mimoplasm—一個沒有增幅異能的咒語。


Q:<潘得庇護地>上所表示的1/1生物是什麼意思?是指所有牌上攻擊/防禦印1/1的生物嗎?還是所有當下攻擊/防禦是1/1的?

A:後者,指的是所有當下(檢查過所有其他效應後)是1/1的生物。舉例來說,你可以以一個上面有-1/-1指示物的<符爪熊>為目標,但你卻不能以一隻裝備了<豐饉劍>的<鷹中隊>為目標。


Q:<祖神獸>也可以一起<協力合作>嗎?

A:當然可以。反一切保護也是保護的一種,所以通力合作下,你的所有生物也都會得到反一切保護。除非你的對手有<審判末日>,不然你的對手就麻煩大了。


Q:我可以用<蟻后>來給我的對手小螞蟻讓我可以更輕易的施放<瀚力化身>嗎?

A:蟻后並沒有告訴你要把衍生生物在誰的操控下放進戰場裡,所以你就是預設的操控者。你並不能把這些螞蟻改在對手的操控下放置進場。


Q:如果我的對手以我所操控的神器為目標施放<艦身衝撞>,那我可以讓他<方向偏離>並以他操控的另一個結界為目標嗎?

A:不行。當所有需要選擇其中一項的咒語被施放后,他的模式就已經被決定了,所以就算要改變他的目標,也只能用另一個神器來當作他的新目標。


Q:我要怎麼去判斷一個異能是否可以累加呢?

A:確實有一些方法,或許這些方法不是那麼簡單但你可以試試: 1. 判斷這個異能是屬於觸發式異能、起動式異能、還是靜止式異能? 觸發式異能會包含了「每當」、「當」或「在」這幾個關鍵字,你可以在規則提示欄裡面找到他們。而起動式異能呢? 你會看到「費用:效應」的表示方式,關鍵就是冒號(譯者按:還記得這是我當年考一級的時候楊公大大給我的口試題目XD)。如果它不屬於以上兩種,他就是靜止式異能。
觸發式異能幾乎都是可以累加的,那是因為只要條件符合,每個異能都會獨立觸發一次。所以為什麼「側面攻擊」會累加也是這個原因,唯一的例外是當異能觸發兩次但只有一個會有效(如「留存」)的時候。而起動式異能大多是多餘的,如果一個物件有多個起動式異能,你必須要選擇要起動哪一個,而非是付了費用後所有的都會一併處理。
持續性的異能則都有可能,但大多數是多餘的,大多數的持續性異能會對遊戲的規則產生影響,例如「飛行」、「踐踏」、「連擊」、「繫命」等,只有開跟關兩種選項;而有些持續性異能會產生替代式效應,則會視此效應決定是否可以累加,例如「替身甲」的異能有幾個都一樣,但「嗜血」就會讓生物變的更強。簡單來說,多打點牌就知道啦!(譯按:這句話其實是我說的…)


clip_image003Q:為什麼我不能在<鬼怪擲彈兵>進行攻擊後但被阻擋前起動他的異能?他不是屬於起動式異能嗎?

A:或許應該說,實際上他並不是一個起動式異能,或許在牌張上看起來是,但經過勘誤後,他已經實際上變成一個觸發式異能,而只有在你的對手決定不要阻擋你的擲彈兵後才會觸發。


Q:我用<寇族前導兵>阻擋我對手的<囊腫獸>,那我可以使用前導兵的異能來把-1/-1指示物移轉到其他我所操控的生物身上嗎?

A:可以。-1/-1指示物是侵染來源對生物所造成傷害的表示方式,既然前導兵可以移轉這個傷害,而-1/-1指示物就會被移轉到實際受到侵染傷害的生物上。


Q:如果我有一隻結附了<無匹型體>的<盤蛇靈>,那當他打到人時會孵出2/2還是8/8的蛇?

A:可惜只會是2/2,複製的效應只會考慮最初印在牌上的數值及之後被其他複製效應所修改的部份,變大皮的效應並不會一個複製效應,所以不會被複製。


Q:在雙頭巨人賽中,我怎麼去判斷「你」是指我還是我跟我的隊友?

A:「你」永遠是「你」,並非代表「你跟你的隊友」,只有當一個效應會影響到你跟你隊友所共同擁有的一個資源,例如「流血(失去生命)」、「回合」、「贏得或輸掉一場比賽」、「總生命值」、「中毒指示物」的時候才會產生例外,其他時候你們兩個頭都是分開的。


Q:當我<屍變>我墳場裡的<幫廚奧夫>,但我決定<阻抑>挖墳皮的進場效應讓他結附在躺在墳場裡的奧夫身上。所以當我的<醒靈雲雀>死的時候,我應該可以把我的奧夫挖回來吧?

A:這是一個很有趣的想法,可惜不實際。屍變只會結附在生物上,而非生物牌,所以「受結附的生物獲得-1/-0」的異能並不會產生作用。你躺在墳場裡的奧夫還是3/2,對雲雀來說還是太大了(攤)


Q:我試著用<判罪>我對手變身後的<天界柱廊>,但他橫置了柱廊產生了一點藍色魔法力施放<點破咒語>反擊了我叫他跪下的指令。既然他的變身地被橫置,那不就是被移出戰鬥了嗎? 所以我選擇不用<鷹中隊>去阻擋但他卻說他可以打到我,是這樣嗎?如果真是這樣,我可以倒回去再用鷹中隊阻擋一次嗎?

A:很可惜,你的對手是對的。橫置或重置一個攻擊者並不會自動將它移出戰鬥,同樣也不會防止他所造成的傷害,所以巨石陣還是可以打的到你。至於在這一連串的過程中你和對手都沒有違反遊戲規則,我們自然也找不到一個倒回去的理由讓你重新阻擋一次。所以回家再把規則唸過一遍吧!希望你下次不會再因為對規則的不熟悉而出蠢事。


Cranial Insertion 08.08– Mountainwalk or, Greetings from Pittsburgh 有 “ 2 則迴響 ”

  1. 神器生物一定可以擋下具有威嚇異能的生物。
    不管神器生物有沒有顏色,或是具威嚇異能的生物有沒有顏色都一樣。

  2. 想請問一下,如果一只無色生物(如奧札奇),有了威嚇異能的話,那可以被「有色神器生物」阻擋嗎?謝謝~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