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轉載>How to Lose a Match in 10 Plays

發表於 分類為「深度分析

(全文轉載自友站旅法師營地,感激譯者wtbglory;鴻運明爐燒鵝;Tone;U_ss;Dixonsupreme)

 

Paulo Vitor Damo da Rosa

原作者:Paulo Vitor Damo da Rosa,巴西人,世界最好牌手之一,6次入圍PT8強,並奪冠1次,6次入圍GP8強

 

 

#1 – 你重調還不夠

毫無疑問的是,重調是影響比賽的一個重要的因素,它是你最重要的決定,很奇怪的是,重調並沒有得到它們所應有的重視。

 

 

在重調方面,所謂的“灰色地帶”比任何其他方面都要多。如果你將你比賽的場景給一批優秀的牌手看,他們都能得出一個較為正確的答案。有人認為應該重調,有人認為應該保留。沒有人知道哪個才是正確的答案,這是一個比較個人化的答案。然而,這不代表沒有正確答案,只是沒有人知道正確答案是什麼罷了。

 

 

例如,LSV和我確實在手牌的保留與否上有分歧。我常常會在重調上犯錯誤,而他常常會在保留上犯錯誤。我認為我的方法是正確的(否則它不會成為我的方法),但我也不能說這是絕對正確的方法,因為很多在爭論世界上最好的牌手是誰的人反對(這也是很多人在做的事)。

 

 

最明顯的一次,當他在幫我模擬世冠賽半決賽中對吸血鬼的比賽(這比賽就像Matignon打敗Efro)。在某一回合,我注定看到了裂膚靈俑(裂膚僵屍)。因為我沒有四塊地,我也有一張裂膚靈俑在手,所以我將它放在牌庫底了。 LSV卻說我應該拿上手。然後我連續地抓了3張地,也正因為我沒有那張裂膚靈俑,我輸掉了比賽。在另一場比賽中,在一個如此相似場景中,我同樣注定到了裂膚靈俑,這時我場上已經有傑斯了。 LSV說我應該保留,這次,我聽了他的話。然後我抓了裂膚靈俑但是傑斯死了因為下一張是張地。哪個方法是正確的,或者是安全的?這是非常難說清楚的。它們在不同場景中都是最好的。在重調中,也是一樣。

 

 

在重調中,很多認為因為“正確答案”是未知的所以這是一個關於個人風格的問題,這可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因為這錯得不能再錯了。當然,個人風格會導致在類似情況下的不同結果,但是,你所保留的手牌應該是對手難以對付的。不久之前,我記得在GP的限制賽中,一個人在第一場比賽中保留了7地的起手,第二場保留6地加一張魔判官商議的起手。這不是個人風格的問題,這很明顯是錯誤的。好吧,這也不一定是對的——比如說你的閃電擊用來打生物而不用來打一個三血的對手,這就是你個人風格,儘管有些風格會好一點。

 

 

重調之前,你必須明白重調的意義。重調意味著你拿著六張牌,且覺得你贏得比賽的機率更大。這並不意味著你的手牌很爛——因為有時候你重調會得到好的手牌,有時候你卻會重新拿回一把爛牌。

 

 

有時候我會認為,牌手們總會賭博式地去重調,而事實上他們並不需要這樣做。特別是當你的手牌有一張兩費的卡。因為每次你差一塊地時,你的2費卡一定很吸引你。這絕不會是地、霧鎖聚群、霧鎖聚群、地下指命、地下指命這種想都不用想就重調的手牌,而是地,攫取思緒,苦澀花開這種吸引人的牌。我基本不會保留那種手牌。如果你保留,那就是說你有30%機率輸掉這盤比賽。讓大家想念的是你保留那樣的手牌卻沒有輸掉比賽,然而這並不意味著你贏了。你有70%的機率去享受一盤萬智牌的比賽。如果我抓到了那樣的手牌,這並不太好。有苦澀花開,攫取思緒的手牌是非常好的,但是我覺得這並不比重調到六張更好。因為,我堅信,如果牌手們停止希望下一張是地,他們輸掉的比賽會少很多

 

 

一個在限制賽中典型的案例就是你手牌只有一張地,然而如果你能多抓一塊地,你能做很多很多的事。那當然,這得看你所能幹的事是什麼。如果你有這樣的手牌:

 

 

山脈,電流沖擊波,銅秘耳,鐵秘耳,構生菌湧泉*2,門徒加持。

 

 

這樣的手牌會使你對另一塊地渴望無比——這手牌能保證你不會立刻死翹翹,如果你能找到第二塊地,你就能穩定發展了。所以你就保留了?不! ! ! !這手牌糟得不能再糟了。這手牌最大障礙的不是它只有一張地,而是當你抓到地後,你跟本不能幹什麼。試想下你保留了它,並立刻抓到了地,現在你能做的……只是下更多的地!將這些和“如果你沒有抓到地”,“如果你爆費”,那麼恭喜,你保留了一手既可能卡地,也可能爆費的牌。我絕不會保留這手牌,儘管很多人會認為“你有電流沖擊波拖延時間,只要你多抓到一塊地,你就能施放你所有的咒語”。

 

 

重調與否的問題讓你輸掉比賽的另一原因就是策略。很多人會對重調抱有不可理喻的恐懼;如果你認為你的手牌很爛,而且你認為你能抓到更好的,將它扔走吧!我想我最大的問題就在於仙靈鏡像和caw-blade鏡像(特別是caw-blade鏡像)這種以是否重調和手牌好壞來決勝負的比賽。

 

 

#2 – 你不考慮你對手在做什麼

萬智牌是兩個人的遊戲,而且兩個人是相互聯動的。牌手如果認為這是一個人的遊戲,那麼他永遠不會成功。你必須明白你的對手是一個理智的人,他所作的決定,是決定於什麼能帶給他最大的利益,而不是隨機。一旦你懂得了這些,你可以嘗試去猜出他的手牌或他的計劃。你完全可以讓他誤認為你有一張卡而你實際上沒有,甚至你可以誤導他,讓他作出一些對你有益的決定。

 

 

有時,你的對手會作出一些很明顯的動作——例如,如果瓦拉庫牌手在第一回合用地塑曠野找了一張山脈,你完全可以相信他手裡有樹林,甚至很有可能是兩張。因為如果他沒有,為什麼不找樹林?

這些看起來貌似不會給你太大的幫助,但是每一條信息都是非常珍貴的。這沒有訓練思維重要——儘管,他們沒有樹林,他們就得弄到樹林。他們不拿樹林的原因顯然證明了他手上有一張。如果他下回合的徒長依然找山脈,那麼很有可能手上還有一張樹林——這樣的話,他基本上就逃離了海域蔓延的威脅。

 

 

當你在M12限制賽時,如果你手上有一張橫行,你知道你最好不要和對方換生物。而如果對方避免和你對生物,那麼你完全可以猜測對方有橫行在手。

 

 

有時,牌手們以一種他們根本不需要選擇的方法進行比賽。如果他們留意任何他們對手的比賽,這完全可以避免。很久以前,我在我當地的牌店觀看一場Nats Qualifier比賽,是紅綠對紅黑。有一個人施放了全數抹煞 / Obliterate,所以這場比賽相當於重新開始了(全數抹煞看起來非常糟糕。這只是感覺上而已,不是判斷)。當紅綠下了第三塊地,他施放了獸群的呼喚 / call of herd,放了個3/3的衍生物,下一個回合將對手打到2血(雙方為2-2)並保留了3塊未使用的地。另一個人下了第四塊地並盯著自己手裡兩張牌看——焰舌卡甫和Blazing specter。他進入了長考,這顯然是個難題。最後,他施放了Blazing specter,他的對手沒有響應,他如釋重負因為他贏了。當比賽結束後,他朋友問他說:“為什麼你考慮了那麼久?”他說:“我怕他有電震。”“如果他有電震,他就把你電死了……”(譯者按:我噴了。。。)記住:永遠不要考慮對手手上不可能有的牌。

 

 

當你理解了以上所說的,那麼進入下一個階段——明白“你的對手知道你是一個理性的人”這個道理。他們總是去做你在做的——從一個牌手的行動上判斷牌手接下來的動作。我仍然記得Kai Budde的一篇報導——他的對手下了一塊沼澤(他的第四塊沼澤),然後對手用一隻2/2撞他的6/6龍。 Kai知道如果他有沼地病症,那麼為什麼你先下沼澤再攻擊?當然阻擋!這就表明了Kai知道他的對手,一個理性的人,也知道他是理性的人——如果他希望Kai阻擋,那麼他不應該先下沼澤。到最後,過程應該是這樣:

 

 

1.對手明白他應該攻擊,用沼地病症殺掉龍。

2.對手明白,如果他先下沼澤,Kai進行阻擋的可能性會大大地降低,因為他已經有了一張組件(沼澤+沼地病症)。

3.Kai明白他的對手在2中所想的,所以Kai知道他手中並沒有沼地病症因為他先下了一塊沼澤。

 

 

當然,這很有可能是Kai的對手誤導Kai因為他知道Kai想到3,但是這樣的可能很小除非這是兩位大師的對決。

 

 

附錄:在2011.9.4,大師加入了“那些在萬智中被濫用的詞語”的排行中。因為我非常關注這,所以讓我告訴你一些:

 

 

大師:大師是一個在總體水平或某一方面非常非常厲害。除了一些特殊情況——我們運用例如宗師的標題,大師意味著他比世界上所有人都好。在小型比賽中奪得一兩次冠軍並不意味著你成為了大師。

 

 

Ringer:Ringer意味著一個人很厲害,但是很低調——他人並不知道他的厲害之處。這並不意味著“某人很厲害”。比如說LSV和Brad Nelson就不是Ringers,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們很厲害。這也不意味著“每一個你認識的人”——你不可能認為你的一個朋友都很厲害,然而沒有人知道他們。總結來說就是他們被“低估”了。

 

 

Grinder:Grinder是說這個人玩來玩去,這與他的技術毫無關係。

 

 

#3  – 你根據“這是我應得的”的感覺來行事

先別誤會我——我不是說你不該有“我應得的”的感覺。很多人似乎認為“應得”這個詞就是毒藥,其實不然。我記得讀過Brad Nelson寫的文章,他認為,任何事情都不是應分的。而Gavin(Verhey?)這麼開始他的文章:“你覺得勝利是你應得的?沒什麼是你應得的。”我不同意這種說法。我認為我很牛,而且我為了變得這麼牛花費了很長時間和付出了很多努力。我花很長時間來選擇套牌,我努力以理性戰勝情感。為什麼勝利不是我應得的?當我與另一位牌手比賽,而他打錯一處又一處時,難道失敗不是他應得的?要是我並未像他一樣頻繁犯錯,難道我獲勝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當我的對手無視純白加血套輸給賽場80%的套牌的事實,依然帶著這套牌參賽,他不該輸嗎?我覺得他該輸。我認為,人們作出了好決定就該得到回報,而壞決定就該受到懲罰。有人憑著運氣,遊戲中的或者是配對的運氣,用一套我知道很差的套牌獲得勝利。每當我見到這種事情發生,我都覺得很不是滋味,因為這令我的努力貶值了。每當有人由於作出正確的選擇而贏得勝利,我就更有動力去變得更好。每當我作出錯誤的選擇而輸掉(因此勝利也不再”應得“),我也更有動力進步。而每當有的人由於作出了錯誤的選擇贏了……你懂的。

 

 

因此,我的觀點是,你並非就完全不該覺得”應得“一些東西——我認為你應該這麼想,只要你花費了時間和精力,到達了某個高度。你不該做的,只是讓這種想法在任何方面影響到你比賽的表現。你”應得“什麼跟現實中發生的事情沒什麼關係,也不總會如你所願發生。很多牌手認為,由於他們覺得有些東西是他們”應得“的,現實也會如他們所願般發展。這也許是你”應得“的,但是這兩個因素之間並沒有關聯,事實上,”應得“什麼跟比賽沒有一點關係。想著”我的對手不可能又有另一張橫行,因為這樣簡直就是荒謬“,這就是一種輸掉的好方法。 ”上一盤我連抓了9張不是地,我現在就要接這個一地起手,因為這麼點兒運氣是我”應得“的。“——懂了麼?

 

 

有個教訓對我的影響深遠,當時我用一套藍白風暴參加PTQ。我的對手比我差很多,打一套精靈焊工套牌。他憑藉著非常好的運氣贏了第一盤。接著,我看了第二盤的起手,是個一地起手——我想,這個對局勝利是我應得的,因為他很爛,於是我接了。三回合後我已經不用再打這個PTQ了,而根本就沒人在乎他打得多爛。

 

 

有件事情很有趣,絕大部分時候,一個牌手面對厲害的對手的時候會作出正確的選擇。如果你的對手很厲害,你會避開他可能有的失效或者安全出路,因為他有機會有。如果你的對手比較爛,尤其是他剛犯了個大錯…”他不會有安全出路的……他得這回合就剛好抓上來……這根本就沒可能……剛犯了這麼大的錯,這不是他”應得“的……“這就對了。原則上,不要覺得你不應該贏,但是同時不要覺得,因為你應該贏你就一定會贏——你很容易就能從”應該贏“變成”不該贏“了。

 

 

#4 – 你沒從整體上把握遊戲

幾個月之前,我一個朋友將我介紹給一群中國人,他們來這裡逗留一年學習葡萄牙語。我跟他們出去耍了幾次,沒多久之前我跟他們一起吃飯,不知不覺話題就扯到“我的成就”。有個女的問我:“那麼,萬智牌裡面什麼最重要呢?

 

 

我想著她是想問運氣還是技術比較重要,我稍微嘲笑了一下這個問題,然後指了指自己的頭——“腦子。”她要知道得更詳細。於是我問她覺得國際象棋裡面什麼比較重要,我覺得她的回答會是“噢,這樣。”但是她停了會兒,努力尋找合適的用詞——他們會說一點兒葡萄牙語,但還不是很熟練,這並不容易。然後,她說了些什麼,大概是“國際象棋的話最重要的是想著接下來,再接下來,再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她的回答令我覺得自己挺傻的,在某些方面低估了她——她明顯不是在問這遊戲裡面運氣重要不重要;她是想知道輸贏關乎到什麼。我想解釋這個事情,但是我實在不知道怎麼說。這感覺挺奇怪;絕大部分時候,如果有人問關於打牌的問題,要是我答不上來,那不是因為我不知道答案,而是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表達。譬如我顯然知道萬智牌是啥,但是我總是很難跟別人說明白。但是這個女同學的問題,我是真不知道答案。你呢?

 

 

我反思了一下然後湊合出來的答案是,在萬智牌中,重要的是將整個遊戲作為一個整體那麼對待,而不是一些互相獨立的事情的集合。我覺得這根國際象棋是一樣的,而這位女同學的答案並不完整——在國際象棋和萬智牌中,至關重要的是明白到每個動作都是大局的一部分,而不是一個孤立的事件。達到這個目標的方法是,思考接下來,再接下來,再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在萬智牌中,由於未知的信息,要預測接下來十個回合的事情當然要比國際象棋難得多。但是這並不意味著你在盲目行動。我下國際象棋不是很厲害,也不能提前看到很多步——然而,Martel(Tom Martel?)教過我,開局的時候要發展子力,控制中心,以及保護好王。我要走下一步之前,即使我不能預測到確切的後果,我也可以判斷這麼走對這三個目標有沒有幫助,或者能不能干擾我對手的這三個目標。在萬智牌中也一樣——儘管我打牌比下棋厲害得多,但是很多信息對我是不公開的,我還是不能提前預測很多“步”。

 

 

儘管如此,你還是要朝著一個明確的目標努力。最大的區別在於,在萬智牌中,你的目標經常變化,有時候一盤遊戲中改變幾次。

 

 

於是,時刻明確自己的目標就相當重要,而且還要確保你所有的牌,所有的動作,都是朝著這個目標努力。當你決定用你的2/2擋他的2/2,你是在朝著一個目標努力;當你決定不擋,你是在朝著一個完全不同的目標努力。重不重調,殺不殺這只生物,等等。任何決定都不是脫離具體情況作出的。

 

 

我記得看過一篇關於齋藤友晴的戰報,他的對手打綠,但沒有紅(意味著他能膨大自己的生物,卻沒辦法燒死你的)。齋藤有個4/4可以擋,這個對手在用3/3進攻。齋藤的套牌非常暴力,這時候他手上有張去除,而且有足夠的法術力來施放這張去除。世界上99.9%的牌手都會擋,因為你手上有去除,對面膨脹的話,你可以阻止他,輕易達成一換二,並且還迫使他花費了法術力來施放膨脹的咒語。但是齋藤沒有擋。他的推理是這樣的,他希望打得進取,所以這去除最好用到對方的阻擋者上面去。齋藤並不在乎自己的生命,而且也不在乎一換二,因為他的目標就是以盡可能快的速度殺死對手,而不是獲得卡牌優勢——他為了一個更大的目標,將來的利益,而放棄了眼前唾手可得的收穫。

 

 

#5 – 你不注重細節.

儘管大部分對局的失利源於大勢已去,但是也有很多時候在其他情況下微不足道的疏忽導致了最終的潰敗。我想牌手們普遍會遺漏的一個細節是關於地牌的——在該下地的時候沒下或者橫置了錯誤的地。

 

 

現在,幾乎每個人都知道了應該把地攥在手裡虛張聲勢——你不會想傳遞給對手免費的信息。你應該永遠牢記你可能會抓到的牌,因為有些時候你會需要那張地在場上。 Brad Nelson在他最近的書裡(還是Rich Hagon的?)提到了我圍觀他在Hawaii戰勝我朋友Lucas Berthoud的對局,以及我在此後所發的牢騷。 Brad沒說的是,在某個時候他沒有放下手中的地而這後來差點要了他的命。僅僅是個很小的細節,看似無足輕重,但他要是在那回合之前使用了第11塊還是第多少塊地,就可以立即贏得比賽了——然而他把地憋在了手上,好在最後總算是艱難的獲得了勝利。那就是我想抱怨的。

 

 

說真的我們都會有這種時候——是的,每個人,不論他何等優秀,都會犯一些細節上的錯誤——一些看似無關緊要的決斷往往決定了最終的勝敗。為了能夠既釋放快速凍結又給對手自己握有判罪的假象,選擇留著兩個立著的鉻亮海岸而不是兩個立著的海島,結果被對手戰鬥階段前的地殼邊境炸得連康都用不出來,有沒有?開開心心放下自己的第10塊地,對手反手一發心之衰扔掉你兩張咒語,直接尿了,有沒有?手上明明有張反擊咒語,愣是讓對手的第三個精瓶結算了,你說“都有兩個在場上了,康不康不關鍵”,最後就死在這第三個上,有沒有?因為三回合卡地就棄掉了6費的咒語,到頭來對局被拖入後期,你又無事可做含恨而終,有沒有?下地腦激,翻到一張更應該下的地,又這麼輸了,有沒有? (其實最後這個我真沒有,不過其它的倒確實總讓我悔不當初)

 

 

我的意思是,失敗往往正是因為一些看似不重要的決定所引起的。

 

 

看過蝴蝶效應這部電影沒?說的是同一件事——一隻蝴蝶煽動的翅膀難道還真能引起一場颶風?在MTG裡,這個絕對可以。在你把某件事列為無關前,請確定它真的是不相干的——一絲一毫也不能差。假如你不在晶石蟹的觸發異能在堆疊中時響應犧牲找地地,那麼你僅僅獲得了更多磨掉地而不是磨掉某張重要卡牌的機會。也就是說,也許在大約100次這樣的情況中,只有1次能夠起到作用而99次都無關大局。但是這一次說不定就是你的PTQ決賽!

 

 

另一件基本誰都不做的事——當你想要壓縮你的紅色套牌時,請在維持犧牲找地地,而不是對手的回合末——如果你抓到的是炙熱火光就相當於已經地落過了,這樣你可以保留手上的山脈為下回合可能抓到的另一個炙熱火光做準備。好像不怎麼關鍵?肯定的。無關緊要?那可不是。記住,除了幾毫秒的時間你什麼都不會失去,不妨試試。

 

 

#6 – 你選擇你的套牌,更多的是因為情感而非理智

前幾天,Gavin 在他的Twitter 上發了一個討論“你在聯賽中曾經使用過的,最與眾不同,最古怪的單卡是?”各種五花八門的答案紛沓而至,從Three Dreams到Misguided Rage 到Iname,Death Aspect … 等等等等~ 因為似乎很有趣,所以我也想參加討論看看。

 

 

但是我卻想不起來,自己曾經在任何一場重要的聯賽中,使用過任何一張這樣“獨特”的單卡(除非你認為我大約在13 歲的時候,用一套帶有Battle of Wits的牌打出過3-1-2 的成績叫做“成功”)。嚴格地說,那可能的確發生過,但是我也確實一點也記不起來了,或許最近的一個例子是我在一個比賽中使用了一套帶有4 張夜景院法師的套牌,但是那僅僅是因為我在登記牌表的時候,把4 張夜景院傭獸的名字給寫錯了… 事實上,我幾乎很少使用那些“大多數人都不使用”的單卡進行比賽。因為當我這樣作的時候,我很有可能會輸!這並不是多麼難學到的事情。

 

 

現在,我通常會使用那些我認為最好的套牌。當然,這是建立於我對各類套牌認知的基礎上– 比如,純白不太好,法術力爆發不太好,控制和控制套牌還不錯,一個好的備牌策略很好,一個糟糕的備牌策略就不怎麼樣,等等~ 我覺得很多人,在作出自己認為是最好的決定的時候,實際上他們只是想要與眾不同而已。想要使用那些獨特的,不同的,具有創新想法的套牌並不是錯,但是你必須要意識到,當你這麼作的時候(並因此放棄了另外一些明顯更強的套牌),實際上你並沒有在一場比賽中作出100% 的努力。

 

 

“是的,這套牌可能不太厲害,但是這裡有一些很棒的單卡!我很喜歡!”

 

 

“沒有人會預先知道怎麼來對付它們的!所以我可以…”

 

 

是的,我們常常會這樣對自己說。而且即使你沒有把它們說出來,單是使用那些具有自己風格的套牌,以及使用那些沒有任何其它人所使用的單卡,去打比賽,去擊敗對手,也已經是一件足已令人振奮和期待的事情了。然而,如果你真的想去打一些更重要的賽事,進行更高水平的對抗,那麼首先,最重要的是,你要學會不要這樣去作。

 

 

Patrick Chapin 曾經又一次跟我說,他認為我最強的一個地方在於我幾乎可以完全地將個人感情和理性分隔開來對待(和處理)。這當然並不意味著我是沒有感情的– 我並不是那樣冷酷的人– 我只是不會讓這些(感性)因素來主導我,當環境需要我理智的時候。他說,雖然其他有些人,或許有能力,以更聰明或者更好地方式來處理某些處境,但他們卻常常不那樣去作,而是讓感性勝過理性,從而作出一些遠低於他們水平的決定;而我則不一樣,我幾乎總是會做出那些決定,接近於絕對的理性。我想事實是,當我在為一個聯賽作準備的時候,我從來不會因為我的感性,不管是有意或者無意地,來影響我對於套牌的準備和選擇;這樣的態度和方法,直接影響到了我的成功。

 

 

#7 – 你不知道如何選擇備牌:

備牌策略,永遠是,你應該知道每一場比賽換進多少牌,換出多少牌,在經過大量的測試之後。在練習中,我們都知道這不會發生;但是在實際比賽前,人們常常用一天或者是更少的時間來測試他們的備牌,然後在最後一刻,才隨意加了幾張剩下的備牌進去(湊數)。我並不是說,你一定要測試的非常辛苦,但是你確實應該知道自己將要在那些重要的比賽中,拿出一些什麼牌。當你構築一個備牌的時候,檢查你是否準備了那些,用於替換’換出來的卡牌’的備牌,並且試著指出那些其它你可能能換出或換進的卡牌,如果你作不到這些,試著調整你的備牌策略。你並不需要每場比賽都這麼作,但是當你進入一個聯賽的時候,如果你還在為自己如何選擇備牌而苦苦掙扎,那將是不可原諒的;比如,當你在第一輪碰到武具套牌的時候。

 

 

這情形發生在我在好萊塢的八強比賽中,當時玩我在使用一個仙靈套牌對抗Shuhei Nakamura 的黑綠地精。儘管在前一天就有了Shuhei 的牌表,但是我不能確定最後一張應該將什麼剔出去,我有10 張想要換進來的卡牌,但是只有9 張想要剔出去。這時候,我該做些什麼?如果我想要一兩張牌,我究竟該作多少的測試才能確定究竟哪些牌應該被剔出去?我思考著這件事情,並詢問了每一個人,但是最終,沒有答案。我決定去睡覺,起床,思考這些;吃飯,思考這些;但仍然沒有什麼想法。直到第一盤的結束,我依然在為我的備牌選擇而苦惱,這時候我想到了Ted Knutson 之前所寫的:“Paulo 花費了好幾分鐘的時間在選擇備牌上,儘管他頭一天晚上,已經在頭腦中對於自己的選擇確認了好幾遍”是的,我也已經思索了好長時間… 最終,我只能從我套牌中將一張牌“隨機”替換了出去… 一張單卡將造成怎樣的影響?我甚至都不想去知道!在這裡,我講這則故事所想告訴你們的就是:當你在決定一張備牌的時候,確定它確實(有地方)能放到套牌裡去! (譯者註:我想他的意思是,如果你都不確定自己的備牌能不能放到套牌裡,有沒有地方,就不要那麼去作;否則,那隻是看上去很美而已,但實際上你壓根就沒想過怎麼去運作它的替換)

 

 

在換備方面一些隨機的建議:

– 將一張像注定這樣的單卡替換出來永遠是錯誤的。

– 你應該時常使用不同的備牌在遊戲和抓牌的時候。

– 你可以拿出一些地,特別是像地殼邊境這樣的功能用地。

– 在限制比賽中,你可以通過換備,整整換個顏色。

 

 

#8 – 你只是在一個小圈子裡進行測試

擁有一個測試團體有諸多好處,你有更好的時間可以測試套牌,你可以得到各種不同的反饋和意見,你可以和你的朋友們更加緊密,等等。但是當你總是和一個很親密的團隊測試的時候,有一件事情可能會發生– “近親效應”。比如,你原本對於環境有一個自己的看法和認知,這時候,你們的測試團體中有一個人將要參加比賽,不管他的套牌是好是壞,你和他進行測試,而且是進行了大量的測試。然後,你可能就會因此,對於整個環境中什麼是最重要的,什麼類型的套牌可能會打敗什麼類型的套牌,產生一個錯誤的結論。而這,有可能導致你作出錯誤的套牌選擇,從而輸掉比賽。

 

 

“近親效應”經常在不同程度上會產生影響,但有時候它可能是更加災難性的。在聖地亞哥PT上,我們的納雅套牌在測試中能完虐勇德,但是之所以能作到這個的原因,是因為我們在使用一個錯誤版本的勇德。在PT上的版本與之大不相同,因此對局的結果和我們所預料的也相去甚遠。在名古屋PT上,我們所使用的純白版本總是有4 個銳鋒城塞勇士,並且我們絕對地確信這是正確的數量,因為(在測試中)它能擊敗其它的任何東西。但是,當每一次我們看到比賽結果,人們總是只使用2-3 張的時候,我們開始擔心起來。我們所使用的版本是否有問題?為什麼那麼多人剔除了那另外的一張或者是兩張?他們真的確信要這麼作嗎?沒有問題嗎?更重要的,我們該作些什麼?我們知道我們的套牌更好一些,但是是否其他的人也都將得出相同的結論呢? (這將決定在實際比賽中,他們所使用的套牌版本)最終,我的建議是,無論在什麼情況下,你最好多將對手假想成你所認為的最好版本的那個套牌(因為如果你連這個都能擊敗,那麼其它那些你認為更差一些的也不會是問題)。而對於你自己的套牌選擇來說,也是一樣,不管他們使用哪個版本(最好的,還是比你認為的差一些的版本,這都不重要),你都依然使用自己認為是最好版本的那個套牌(就可以了)

 

 

“近親效應” 也可能發生在,某一個套牌在你的圈子內過於顯眼了(成為了交叉火力的對象),導致人們對它的預期(和認知)產生了偏差。比如,如果你圈子內所有的人都喜歡仙靈,並且覺得它是最好的套牌,那麼你的Reveillark 套牌就會顯得不是那麼有吸引力;相對的,一個中規中矩的黑綠地精會看起來不錯。然後,你會去修改你自己的仙靈套牌來更多地對付黑綠地精,並最終,得到一完美的套牌。但是如果,僅僅是如果,你將你的臆測(譯者註:指“你覺得仙靈套牌在對抗黑綠地精時不那麼給力)和所有人分享了,使得他們都覺得仙靈套牌很糟糕,那麼Reveillark 套牌將看起來不錯,而且他們將不會再考慮黑綠地精的事情– 因為它會輸給Reveillark 套牌;因此,你也將不會調整你的套牌,對它作任何事情。到這時候為止,對於環境的認知和(應對的)處理,與和之前就完全不同了。實際上,現實情況可能比這個還要復雜的多,但是我想,在這種情況下,你應該找出哪些是最受(大眾)歡迎的套牌,而不是僅僅憑“你認為哪些套牌是最好的”來對環境進行判斷。因此,最基本的,當要決定自己的套牌版本的時候,我覺得你應該相信你自己;但是當考慮環境中可能的套牌數量的時候,你應該相信“公眾的選擇”。

 

 

#9 – 當你確保不會輸的前提下再為勝利而努力

當我們處於劣勢,我們會十分專注。而當我們處於優勢,便粗心大意起來。至少我在這方面犯過錯,以及大部分和我交流過的牌手也是如此。當你場面你處於支配地位,你必須注意不要讓這種優勢消失,必須清楚地知道什麼有可能戰勝你。你的優勢越大,你可能犯的錯誤也就越難以原諒。

 

 

我在新加坡進行測試時,注意到一名無名牌手,他的對手是純白而他當時是壓倒性的優勢,但不幸的是他有9個中毒指示物。對手場上有一張墨蛾連結點卻手中無牌,而他只有一個阻擋生物能防止墨蛾的攻擊。這時該牌手選擇用自己的卡恩放逐對手的手牌。對手回合,抓快速了結,橫置了阻礙,墨蛾飛起贏得比賽。你可以看的出來,只要你犯錯就會得到相應的懲罰。

 

 

這名牌手不知道該如何理解壓倒性優勢,他完全可以靠卡恩消除他失敗的威脅。確實,如果你處於劣勢你會想方設法發揮你牌的全部潛力,保證你不會輸。但如果你領先,你要確保自己死不了。因為這個原因,重要的是你必須知道你什麼時候需要從你的牌中的得到更多而什麼時候不需要。思考下面的例子。

 

 

你只有5點生命和一個可以使用的藍費,你手裡有找地地,腦力激盪和願望之力。這時你對手使用熔岩斧,你會用腦力激盪嗎? .

 

 

根據給出的信息是很難有正確的答案,因為正確答案是根據不同的遊戲而不同。如果你可以致命打擊對手下回合,那麼當然不用腦力激盪,因為你不需要任何多餘的東西,你只需要確保你不死,所以別去賭牌。如果對手有足夠致命的手段,那麼你就需要你的伙伴們了。這點上,你最好腦力激盪,期待找到你需要的卡,如果啥也沒有,你也不用可惜,因為你本身就贏不了。回答這個問題最重要的就是知道你希望你的卡組為你幹什麼,有時你只需要它們讓你活得時間長一點,或者為獲勝而錯誤使用它們結果導致輸掉比賽。

 

 

#10 – 你玩得還不夠

玩得不夠多不是你輸掉比賽或者贏不了比賽的原因。一個經常困擾我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每次到了PTQ的8強就倒,我到底幹什麼錯事?我怎樣才能贏得賽事”而我的答案每次都差不多(雖然也許我不算最合適問這個問題的人,畢竟我有些不錯的成績)-“贏不了的原因可能就是一個數學問題,8個人而冠軍只有1個。如果你進入8強4次一次沒贏根本算不上事,你也不是最不幸的牌手,你也不用糾結自己到底是不是哪裡犯錯了。記住另外的6個人也在思索同樣的問題。如果你覺得你是他們中最棒的,那麼你還是有30%的機會輸(假設最棒的概念是勝率70%)

 

 

解決這個問題最好的方式就是多打牌多嘗試。多參加比賽肯定能有所幫助,但你必須接受運氣在萬智牌裡的作用,如果你想減少運氣的成分,那麼你更應該參加更多的比賽,同時多參加比賽也讓你對你的壞毛病,犯下的錯留下深刻印象,讓你獲得教訓。如果你PTQ兩次進入8強,結果不好,那很正常。但如果你10次進入8強,還是不成,那麼恭喜你,你現在才是最不幸的牌手,即使現在確實有這樣的人存在,那麼你未必會成為下一個他

 

 

當然,還有很多因素讓你輸掉比賽,比如睡眠不足,這時最普遍的

原因,希望你們喜歡我的文章

 

 

Paulo Vitor

在「<文章轉載>How to Lose a Match in 10 Plays」中有 17 則留言

  1. 文末「沒睡好」這點相當有耐人尋味
    通常玩家在一場大賽前都會跟伙伴集體練習,因而搞的比平常還晚睡
    或者是在多天的賽程中,晚上過於興奮或額外活動太多,弄的非常晚才睡
    其實,MTG非常耗腦力,沒睡好真的很蠢

  2. 好文我頂! 相信我的牌組這句話真的是死亡flag Orz 上禮拜倫抽才因為摸不到第二塊地而死QQ

    1. 在我有毅力和執行力去翻完這一大篇文章之前,我想我沒資格批評別人的翻譯。

  3. 他在新加坡沒手牌的時候被我fatesteal 掉一隻Jace,TMS. 然後馬上自摸一張.
    …..然後又摸一張 靠邀XD
    不過前期我手牌抽的比他好很多,所以我覺得這運氣成分沒啥好抱怨的就是

  4. 推作者~

    他去年在巴黎世界賽,被冠軍用傑斯fateseal掉一隻grave titan後,又自摸一張XD

  5. 這一篇文章amazing!
    他說的道理不深,但邏輯整理的非常清晰
    大多數”未”成功的牌手都犯上其中幾個錯誤
    不能更推了!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