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夏蘭鵬洛客指南:第二部分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原文連結:https://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feature/planeswalkers-guide-ixalan-part-2-2017-11-08

征服圖瑞璁

八百年前,圖瑞璁大陸上有著各式各樣的國度與城邦,享有興旺的科技發展、藝文活動,以及活絡的商業交流。不過,當戰爭於一座偏遠的山間國度裡爆發時,暮影軍團也隨之誕生。由致命的吸血鬼征服者們率領,軍團的兵力無情地掃蕩整座大陸。隨著大陸有愈來愈多部分被軍團佔領,一波波難民也逃離了他們進犯之處。來自海岸自由城市的富饒商人水手們冒險橫渡大海前往依夏蘭海岸,並且他們試圖在此與烈陽帝國建立貿易交流。在被帝國斷然拒絕後,這些商人便轉而成為海盜。圖瑞璁現已完全受到軍團掌控,而軍團的殖民地也存在於世界各地。現在他們甚至也橫渡海洋進行他們最龐大的侵略行動,企圖征服烈陽帝國、驅逐海盜並且奪取黃金城的力量。

圖瑞璁的歷史

雖然對依夏蘭這片土地而言,暮影軍團和組成莽霸聯盟的水手們都是新來的人,但他們遠古的歷史卻因永生聖陽而與烈陽帝國和川流使的歷史產生連結。

聖陽殘照

在永生聖陽被帶往依夏蘭之前,它原本是由後來成為暮影軍團的人們所看管。好幾世代以來,永生聖陽一直受到位於山頂修道院裡的神聖看守者們的保護。

雖然永生聖陽已成為一件宗教聖物,但它的存在卻使該處的君王獲得了不成比例的區域影響力。妒意滋長,於是這座修道院便遭受一位敵手國王的兵力襲擊,而歷史上也將此人稱為惡人裴德隆。他的軍隊闖入聖殿,制伏修行僧,並且奪取了永生聖陽。這件珍貴神器的最後一位看守者,一位名叫依蓮達的女子,被丟在聖堂的地板上等死。當裴德隆的軍隊離去時,一個有翼生物從天而降並從他們手裡奪走了永生聖陽,同時將這件聖物帶往西方,也就是它失落之處。

有一段時間,軍團的人們一心執著於找回永生聖陽,他們那虔誠敬奉的焦點。歲月流逝,永生聖陽依然不知所蹤。執著轉為責難。教會將矛頭指向不虔誠者,而塵世間的統治者們則捲入了他們自身的政治鬥爭中。永生聖陽,曾經被視為一樣實際存在的聖物,現在只不過是消逝於傳說裡的一件奇珍物品。

叛教戰爭

儘管目前軍團君王的勢力已拓展至整個大陸,但它並非一向如此。八百年前,一個名叫圖瑞璁的山間國度(後來它用自己的名字命名整座大陸)在它的君王死後分裂為三個部分,而君王的每一個小孩則各統治一部分國土。兩個年輕的兄弟率領大軍攻打他們那繼承了最大一部分領土的姊姊,以暴烈的手段試圖統一分裂的國土。圖瑞璁教會在三個王國內都擁有強大的勢力,而教會領導人則將這對反叛兄弟譴責為異端僭越者,或許一方面也想藉此增強教會的影響力。於是這兩兄弟便被稱作叛教王子。

圖瑞璁的軍隊很快地便捲入一波宗教狂熱中,並且他們抱持著狂熱的虔誠信仰向叛教王子宣戰。不過王子們的聯合兵力比圖瑞璁的狂熱軍隊更為強大。戰事持續了三百年,這三位統治者的子女與孫子們一直持續著這場衝突。戰爭的純粹暴力殲滅了整個區域裡絕大部分的人口。貴族與騎士的人數減少,但圖瑞璁的統治者與教廷的教皇都拒絕承認失敗。在戰爭進行的第三個世紀裡,叛教軍團獲得多場勝利,很快地他們便來到圖瑞璁首都尖塔的視線範圍內。於是君王與教會殘餘的兵力便聯手抵禦這群進犯的大軍。

正當他們即將挫敗之際,突然出現一個陌生人。全身籠罩著翻騰的黑色蒸汽,這個騎士衝向叛教王子的榮耀護衛,一路屠殺了所有人。敵人的軍隊潰散竄逃。這個陌生人自稱為依蓮達,她在尋找聖物幾世紀後歸返故土。君王與教皇對此說詞都感到難以置信,而依蓮達也坦承自己接受了吸血術的賜福以持續她的追尋。教皇將依蓮達的轉化解釋為無私的自我犧牲。很快地,圖瑞璁的許多貴族接受了依蓮達的轉化儀式,而教會也將它稱為救贖儀式。

吸血鬼征服

救贖儀式很快地成為圖瑞璁貴族家庭之間的準則。帶著這些吸血鬼貴族征討叛教王子,圖瑞璁的聯合王國與教會迅速地獲取勝利並終於統一了國土。但在經過三百年的戰爭後,圖瑞璁的統治者們已無法滿足於他們遠古的疆界,因此他們便開始在大陸上展開征服戰役。合併了幾世紀以來的戰場經驗以及具有超人類吸血術天賦的貴族騎士團,圖瑞璁的軍隊已成為大陸上最致命的兵力。在接下來的四百年期間,密集的戰爭與短暫又不自在的和平時期交錯,圖瑞璁的軍隊慢慢地吞噬了一個接著一個的王國,自他們位於山間的家園中心往外擴展,並將一波波的難民趕往大海。

自由城邦的殞落

在圖瑞璁擴張的最後一世紀,在大陸南岸有幾座殘存的古老城邦,依然由活生生的人類居住與統治,絕望地緊抓著他們的自由。隨著他們發展航海技術以及興盛於城市之間的貿易活動,他們曾享受過一段短暫的偉大繁榮。他們在四散於大陸外海的島嶼上建立殖民地,一邊利用該區域豐饒的自然資源。那是一個技藝與發明興旺的繁榮啟蒙時代。

不過,一切都來得太快,暮影軍團的闇影也抵達了所謂的自由城邦。不願屈從於他們那無可避免的挫敗,這些大膽、不屈不撓的自由城邦水手們前往遠方的土地建立新生活,而且暮影軍團永遠無法抵達該處─他們是如此希望著。珍視自由更甚於其他貨品,這些無畏、頑強的探險者們出發橫渡海洋前往西方,進入未知之地。

水手們的航行技巧,加上使他們光滑流暢的小艇更臻完美的魔法與發明,已幫助他們在暴嘯海那變幻莫測的遼闊水域中航行。即便擁有天賦與適應力,許多船隻仍消失在強大的風暴裡,撞毀在布滿崎嶇岩石的小島上,被巨大的漩渦吞噬,或被觸手怪物拖下海面。只有最強韌的船員存活下來,飽受摧殘,抵達了依夏蘭的海岸。

隨著船隻航抵依夏蘭以及船員登岸,他們在發現這片土地居住著烈陽帝國的人民時都鬆了一口氣。他們希望建立貿易活動,用他們帶來的珍寶換取補給品─以及和平的允諾。但烈陽帝國卻拒絕他們,將他們逐出海岸並使他們回到危險的海洋裡。

教會與僧侶

暮影教會擁有嚴謹的層級結構,以暮影教皇為首。儘管圖瑞璁教會具有精細複雜的僧侶和主教層級系統,但對位於依夏蘭的暮影軍團而言,只有三組僧侶團比較重要:協助僧侶們的低階助祭;施行大部分教會儀式的僧侶本身;以及監督這些僧侶的主教們。

教會的觀點相對簡易,可概括為三點:

  • 鮮血是神聖的。它是賜予生命之物。它是活力的載體。它提醒著人們有限的生命。它是一個人血統的證明。
  • 沉沒聖陽。救贖有一定的代價。正如太陽需落下以讓黎明再現,若能夠實現未來的救贖,那麼一個人便能夠尋求黑暗的協助。
  • 允諾的永續聖血時代。永生聖陽的傳說在教會裡點燃了一種新的概念─收復這個神器將會替接受吸血術的人帶來永生,取代那陰暗卻永存不朽的不死狀態。

每一個騎士團與征服者連隊中至少都有一位僧侶成員。這些僧侶能夠滿足許多功能:作為傳教士,照料傷者,以及體現教會的神聖怒火。能夠經由他們那飄揚的長袍來辨識他們。

血禁儀式

有時候吸血鬼會進行一種稱為血禁儀式的聖禮來禁絕飲血。 隨著時間過去,禁食的吸血鬼會因劇烈的飢餓感而進入一種超意識狀態。

在這種狀態下的吸血鬼極為可怕,因為他們高度敏銳的感官會帶來一種瘋狂的怒意,而且教會將此稱為最純淨的虔誠奉獻形式。

聖靈祝願

聖靈就是教會的聖人─被視為教會完美典範的亡故吸血鬼。虔誠的吸血鬼經常透過使用聖物來召喚聖靈的力量,這包括了武器、一件鎧甲、一束乾燥的頭髮、一顆牙齒,甚至是屬於過往聖靈的一截指骨。

榮耀兵

有些吸血鬼僧侶,又稱作榮耀兵,專精於賜予教會的祝福以支援虔誠者。他們的祝禱能夠修復重傷並激勵信徒。他們在儀式裡廣泛地使用鮮血,通常透過將血倒入華麗的聖杯中來賜予他們的祝福。在戰場上,他們能夠自於戰鬥中濺灑的血液裡提取力量,並將那股力量與同伴共享。

判罪僧

判罪僧擁有懲罰那些蔑視教會公正權威者的力量,施行教會終極的憤怒。他們的詛咒能夠凋萎肌膚,召喚黑暗,腐化大地,耗竭精神能量,甚至透過毛孔與淚管來抽取敵人的血液。有些判罪僧能夠藉由凝視的力量引起致殘恐懼。

一群特殊的判罪僧團,縛影僧,能夠捕獲並以魔法束縛由黑暗構成的不死亡魂,使用冒著墨色黑煙的受福火盆。這些亡魂在征服者登岸時守護他們的船隻,並且它們有時會依附在吸血鬼的武器上。

莽霸聯盟的誕生

自由城邦的船長們並不是為了要臣服於另一個帝國而逃離暮影軍團。堅持自身的獨立自主,他們佔領大海並轉而從事海盜與劫掠行動。他們接納海上的人生,以及隨之而來的自由。每艘船都是一個政權,而船長就是它的君主。有些船長建造帝國─艦隊─因他們的領袖風範或殘暴統治而聯合在一起。就像任何一個國家,這些船艦也成為鬥爭之地:一位大副可能因為一場叛變暴動而迅速晉升為船長,而船長則可能因此而被獻祭給深海怪物。一艘貪圖於權力更迭速度的船可能在早晨升起一面旗,但在同一天傍晚就換了另一面。

由一位年輕船長貝克蒂霸司所指揮的禍害號,和由領航員賈瑞司韋克引導的烏賊眼號發生了一場激戰,致使往後的海盜船多了一點些微的秩序。在禍害號撞上烏賊眼號後,這兩艘船難以置信地糾纏在一起。戰鬥持續,船員們在兩艘船的甲板上打鬥,當船體開始無可避免地往海底下沉時,每個人都希望能夠奪取船上的小艇。但在某種命運的作用下,兩艘船竟都仍漂浮於海上。終於,兩位船長同意進行和談,也明白了任何一方都無法獲勝。霸司與韋克船長各自帶領一小隊人馬乘著小艇離開以尋找可供指揮的新船隻,而他們剩餘的船員則待在後方,一開始試圖要分離兩艘船體但之後卻協力確保他們不會沉沒。他們最後宣布自己為絕濤城的首匹市民─一個供海盜們會面交易貨品、工具、珍寶與故事的中立地。隨著時間過去,其他遭棄的船隻也漂向絕濤城─或是被更多適航船隻拖至該處─並且擴增其規模,很快地便成為一座繁榮的小鎮。絕濤城的存在使海盜船長之間出現一種特殊的貨幣:施恩與義務。

臨時協議與永續聯盟在這座漂浮城鎮的傾倒桅杆和歪斜甲板之間締結(並且瓦解),最後一張關係的網絡終於將船長們聯繫在一起。當然,爭奪與宿怨依舊存在,不過船長們認為比起他們對彼此的敵意,聯手對抗共同的敵人更為重要,何況暮影軍團現已跟著他們的腳步來到了依夏蘭。只要在海盜之間建立一份永續的連結,他們自稱為莽霸聯盟,同時也為了向霸司船長致敬,她目前正號令著聯盟裡最大的艦隊。

貝克蒂霸司總帥與莫測艦隊

貝克蒂霸司,身為禍害號的船長,因她那劍鬥士的技巧(使用她的短彎刀,開膛手)以及對於結界魔法的專精而威名遠播。一則眾所週知的傳說宣稱那些登上禍害號的水手們都已變得比加入她的團隊之前更加幸運、迅速,而且強壯。這都得歸因於裝飾在她船首的那尊銅像,據說它被注入了船長的魔法以施恩予船上的船員。多虧這份魔法,霸司船長的船員總是會找到最豐饒的珍寶並且掠奪最多艘敵船。許多海盜渴望能成為她的船員,有些人甚至捨棄他們自己的船長,期望能找到禍害號並在船上贏得一席之地。但是否有任何叛逃者成為霸司船長的船員─或者他們是否曾找到過禍害號─卻從未有消息傳出。這只更增添了圍繞著這位船長、她的船,以及她的魔法銅像的神祕氛圍。

賈瑞司韋克,一艘名叫烏賊眼號的船艦領航員,著迷於發掘這份真相。將所有專長用於尋找她的蹤跡,他設計出受魔法結附的羅盤、地圖、六分儀與測徑器,全都鎖定了一個定點:貝克蒂霸司船長的位置。他說服船長授權他進行搜索,允諾他們能夠劫取霸司船長的銅像並或許能夠收集到一些關於她的魔法的祕密。

不過霸司船長知道自己被跟蹤了,於是她便尋求她自己深信的領航員與大副,蕾克斯布理格,的協助。蕾克斯專精於用魔法強化─或破壞─領航裝備。她的強化魔法能創造出指向大量黃金的羅盤、揭露埋藏珍寶地點的地圖、顯示海上其他船隻行蹤的航海圖,以及能夠縮短船員前往目的地的航程距離的測徑器。不過她的魔法也能夠模糊自身船隻的位置,弄混地圖,並使羅盤指針旋轉脫離它們的軸心。

在霸司船長的號令之下,蕾克斯打造了六個以上的護符來混淆賈瑞司韋克的魔法,要不是因為禍害號的鬼怪搗蛋鬼史瓦柏,禍害號大概可以永遠擺脫賈瑞司。史瓦柏的花招干擾了蕾克斯的護符足夠長的時間,這讓賈瑞司能夠設定航向並且終於發現了禍害號

禍害號烏賊眼號的撞擊創造了漂浮城市絕濤城,最後也促成莽霸聯盟的創立。從那時起,霸司船長成為霸司總帥,指揮著一群紀律嚴明又駭人聽聞的船隻,人稱莫測艦隊。諸如絞刑人套索號(由塞登卓雷率領)、女巫絞盤號(由法里恩高斯率領)、束風者號(與其舵法師船長卡利夏阿班),以及霸司總帥自己的二次禍害號更使她那令人聞風喪膽的名聲遠播。許多船長已自願放棄一部分的自由來換取在她麾下航行時所帶來的安全。

可以透過編織於他們衣服上的繩索圖案來辨識莫測艦隊的海盜,他們也藉此歌頌將艦隊船隻─實際上是整個莽霸聯盟─連結在一起的隱喻繩索。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