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夏蘭鵬洛客指南:第一部分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原文連結:https://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feature/planeswalkers-guide-ixalan-part-1-2017-11-01

翻譯作者:洛依德


依夏蘭的歷史

烈陽帝國與川流使的歷史緊密交織。這群人魚是相當古老的民族,他們的傳說宣稱當人類首次來到這塊地方時他們就已經在這裡了(雖然他們並不知道人類來自何處)。長久以來,人魚與人類和平共處。神聖的伊替莫森林,又稱烈陽育所,便是來自這個時期的遺產,當時人魚與人類僧侶們攜手祝願大地豐饒不息。

Growing Rites of Itlimoc

在烈陽帝國成立之前,人類文明以許多四散於大陸上的城邦形式興起。其中一座城邦,歐拉茲卡,逐漸變得比其他城邦繁榮興旺,多半得歸功於其統治者查堪托英利的領袖魅力與狡黠智謀。她開始將其他城邦併入她的領導下。即便在這個時期,人類(以及他們號令的恐龍)仍尚未擴展至川流使的領土,而人魚則攜帶貨品至歐拉茲卡以交易他們無法自行生產的品項。查堪托英利將眾多四散難理的城邦轉化為一個強大的帝國。

在這個時期,人魚族群做了一件空前絕後的事:他們建造村落,甚至蓋了一座某種屬於他們自己的城市。為了遵循傳統,這些聚落的塑型與建構都與自然環境相互調和,只不過它們永久存在。宏偉的繁根樹是他們遠古城市留存至今的遺跡,並且被族人推崇為其先人居所。

過了幾個世代,一位新的統治者提高了他的眼界。阿帕澤英利皇帝在一場宿命的會面中被賜予了永生聖陽,並誓言要征服人魚且將叢林夷為平地。

他愚蠢且肆無忌憚地使用永生聖陽的力量。

他所經之處生靈塗炭,於是永生聖陽被從他手裡奪走並賜與川流使,而他們也立誓堅守它所在地的祕密,甚至不向他們自己人透漏。

烈陽帝國淪落為少數幾座海岸城市。皇帝的後裔建造了一座新首都,帕查圖帕城,但它與其他城市之間的連結卻十分薄弱。在這段期間,有三座城市逐漸在所有屬於帝國的城鎮與村落中佔據主導地位。

同時,川流使的勢力也增長了。他們遷徙穿越遼闊的大陸,叢林本身也拓展收復曾經被烈陽帝國耕犁種植的土地。長川寬廣深邃,由人魚祭師們照料,並且由他們施法召喚的眾多新支流匯集而成。

最近幾年,一位新統治者登上了帕查圖帕城的王座。經歷數年來自莽霸聯盟海盜船的劫掠後,阿帕澤英利三世已重新強化對其他城市的掌控,對抗海盜的侵略,甚至開始擴張勢力範圍。

推進內陸流域並阻擋進犯的叢林,烈陽帝國的軍隊正試圖收復他們失落的先祖遺產─黃金城歐拉茲卡和它的永生聖陽。

Spires of Orazca

阿帕澤英利三世

烈陽帝國的新皇帝,同時也造成了當前的擴張與征服主義氛圍,是一位名叫阿帕澤的剛烈男子,以那位為了征服川流使而濫用永生聖陽力量的皇帝為名。他正逢中年,在他那位活了極大歲數且保守的母親之後即位,大半輩子都在她的權威底下感到憤憤不滿並且急著證明自己身為領導者與戰士的能力。

 

在他的母親死後,他打算改掉所有他看不順眼的規則,使帝國重獲新生─當然也有不少動盪。

 

阿帕澤相信他軍隊的力量以及他自身的領導能夠為帝國奪得好運。儘管(又或許是因為)他與前任皇帝同名,起先他並不信任永生聖陽的傳說,不相信它會被找到,更別說要改變歷史。不過,戰士詩人華特莉的預視卻使他相信或許能夠找到黃金城,並且再次使用永生聖陽來確保帝國的勝利。他已投注大量資源搜尋這座城市,一邊也痛苦地意識到他當初的猶豫或許會讓他付出相當大的代價。同一時刻,有些領導者們正在擔心他如此急切地尋找永生聖陽會使烈陽帝國的許多城市無力抵擋敵人的襲擊。

帕查圖帕城的軍隊

皇帝護衛是一群安置於托卡特理皇宮內的菁英軍隊。訓練有素且紀律嚴明,護衛直接隸屬於皇帝並致力於守護皇宮。它的士兵們分為七個小隊,每個小隊都具有各自的指揮官(稱為印提刻)。七位印提刻全都直接聽命於皇帝,而他們之間潛藏的競爭關係則確保了護衛們永遠不會聯合起來反抗皇帝。

坎查坦,帕查圖帕城的神殿士兵,都經過特別的揀選以及受到托卡特理兩座烈陽神殿─朝陽神殿以及噬陽神殿─僧侶們的賜福。(第三座神殿,續陽神殿,並不替神聖的戰士們進行聖禮,因為它的教誨著重於穩定與堅韌。)他們喜愛具有環狀刀刃的武器,暗示著太陽的形狀。雖然就技術上而言坎查坦屬於兩部兵力,但他們卻擁有一位指揮官。炫日卡帕羅提是帕查圖帕城的神聖鬥士,一位想像自身化為一道眩目日光重擊族人對手的兇猛戰士。卡帕羅提因他那頂反射著明亮日光的耀眼頭盔而聞名。

三相烈陽

帝國的人民崇拜烈陽三相:創造(與白色魔法力相關),生存與滋養(與綠色魔法力相關),以及毀滅(與紅色魔法力相關)。生命與自然世界的許多部分都與烈陽的不同面相有關。舉例來說,雨季跟曉陽有關連,涼季和青陽有關連,而炎季則與炙陽有關。

曉陽津加理

烈陽的白色面相代表了它的創造特質。傳說津加理用粘土造人並將他們烘烤成形。津加理點燃靈魂,激發智能,並且激勵創造。曉陽與治療有關,但也和眩目且熾熱的憤怒有關。它是皇帝的守護神並與帝國創始人查堪托英利有著緊密的關連。津加理的面相體現於宮廷、創造烈陽的層級僧侶,以及軍事階層之中。津加理的其他名稱包括創生烈陽與朝陽。

青陽依夏理

烈陽的綠色面相代表了它的生存與滋養特質。依夏理孕育萬物生長,從蔥鬱的雨林到孩童發育成人。青陽與力量、堅韌,和社群有關。依夏理的僧侶在帝國的社會中是一群保守勢力,雖抗拒改變但卻支持著人民與國家的力量。這些僧侶們都是恐龍大師,使用強大的魔法來操縱並控制牠們。依夏理也被稱為饒陽、續陽、生長烈陽,或豐足烈陽。

炙陽蒂洛納理

烈陽的紅色面相代表了它的毀滅特質。蒂洛納理點燃熱情,打擊帝國的敵人,並使眾生面臨末日。炙陽與兇猛、火焰,和愛相關。蒂洛納理是許多戰士的守護神,包括帕查圖帕城的神聖士兵以及歐特佩克的兇猛騎士。蒂洛納理也被稱作噬陽或毀滅烈陽。

恐龍

恐龍是依夏蘭最主要的動物生態,包括了頂級掠食者以及龐大的草食獸,還有小型的食蛋龍與揀籽獸。烈陽帝國的人民與恐龍一同生活並且沒有馴化或豢養牠們。每當有一隻恐龍穿越烈陽帝國的城市時,牠總會受到某個人的直接操控─而且總是有被牠掙脫的風險。這就是烈陽帝國世界觀的一部分:大自然(由恐龍所體現)是一種用來使用的工具,依照人們的意志而轉化,但它也持續不斷地測試著意志與力量。大自然無法被馴化,但當人們與大自然共存時,他們會變得更加強壯。

恐龍對於烈陽帝國的國家意識而言十分重要。帝國的人民以恐龍羽毛作為裝飾以及從珠寶到建築等一切事物的圖案設計靈感。他們相信永生聖陽先賜予他們的僧侶召喚以及號令恐龍的能力,因此維持這份指令則是一種緊守著他們先祖傳統的方法。

Emperor's Vanguard

烈陽帝國的人民與各式各樣的恐龍互動。這包括居住在森林裡的巨型草食恐龍,披覆著沉重鎧甲的四足恐龍,飛行恐龍,以及兇猛的雙足掠食恐龍。

川流使

隨著雨林祭師們施展他們的魔法,咆哮的狂風形成毀滅性的氣旋,浪潮滔天又翻落,而藤蔓與樹枝則不停延展抓攫。水域的子民,川流使,使用原始的自然之力奮力守護他們的世界免受災難侵擾。與自然世界和平且融洽地共存,他們致力於保存它那精緻的平衡並且驅逐入侵者。

川流使是一群小型的游牧部落,在烈陽帝國竄起之前是依夏蘭主要的居民。他們的力量曾經強大到足以將烈陽帝國自內陸逐出並封鎖黃金城,但現在他們的人數已大不如前。他們與大地和諧供存,而且他們的祭師會使用強大的自然魔法來操控風與水的元素,他們也藉此來保護自己免於依夏蘭某些較為嚴苛的生活威脅。今日川流使掌控了內陸深處的海島與叢林、蜿蜒的河流,以及大部分的天空。

自然塑形師

就他們記憶所及之處,川流使一直與自然世界和平共存。並不是因為他們缺少建造城市與發展工藝的知識;相反地,他們刻意選擇成為自然世界的一部分生活著,某種程度上也是為了抗拒他們在很久以前看著烈陽帝國走上的道路。

川流使祭師的魔法著重於操控風、水,與他們的叢林環境。他們努力與自然和平共存,不是征服或違抗它。他們因改變周遭自然的能力而被稱為塑形師─改變風和水的流向,召喚風暴與洪水,並且彎折樹枝與藤蔓。當他們在叢林裡穿梭時,他們改造它以符合他們的需求─然後將它回復原狀,不留下任何經過的蹤跡,宛如被小石子激起的漣漪在一會兒後便了無痕跡。

Shapers of Nature

塑形師的力量如此強大,即便是一小隊川流使也能夠抵擋規模較大的烈陽帝國或暮影軍團士兵。他們將河川改道以阻撓入侵者,召喚一團團的濃霧,喚起巨浪以沖走他們的敵人,創造巨型藤蔓以摧毀船隻與要塞,並且引導狂風將他們吹至空中或把飛行的敵人吹落地面。他們也會召喚元素─由河水與糾結的叢林生長物組成的生物。

九河的源頭

對外人來說,不同群隊的川流使都代表著一個統一的陣線,決心要把入侵者逐出內陸雨林並確保他們找不到黃金城。實際上,雖然他們具有這份共同的目標,不同的人魚群隊之間卻經常為了領導地位與操控最豐饒的領土而相互競爭。一個人魚群隊大約由十二位成員組成,由一個被稱作塑形師的祭司所領導。塑形師們是備受敬重的長老與領導者,領導他們群隊的決策並帶領他們遷徙─並且與入侵者戰鬥。在任何時候,每一位塑形師都擁有一位學徒。一旦塑形師死去,這位學徒將會接下群隊的領導權。如果一個群隊龐大到它的領土無法負荷,這位學徒將帶領一部分的成員離去並形成一個新群隊以獲取新的領土。

根據人魚推算,支配依夏蘭內陸的長川擁有九條支流。這九條河川的源頭被視為最重要的領土,而操控源頭的祭師團隊將會受到極致的尊榮。祭師們以這些河川為名:提莎娜、庫莫那、帕修娜、伏哈娜、米提迦、諾塔那、法拉妮、吐瓦薩,以及柯帕拉。

元素圖騰

川流使團隊使用雕刻玉柱來標記並保護他們的領土。從遠處看,這些圖騰看似粗矮的石塊,在華麗的雕刻之間帶有些許類似人類的特徵。不過,當入侵者闖入它們看守的土地時,圖騰內部便開始發出藍色或綠色的光芒,自不同玉石區塊開始移動而形成的裂隙中湧出。很快地圖騰便完全展開,釋出貯存於其中的元素能量。一個元素守衛─由不停盤旋的狂風、涓涓不息的河流,或如藤蔓般的生長物構成的活生生的生物─繞著圖騰的核心成形。這些是強大的守衛,但創造它們卻需要耗費大量的心力來雕琢玉石以及操作將元素靈魂束縛於圖騰上的魔法。因此,它們的數量相當稀少,無法有效地用來抵擋現在正在闖入川流使領土的入侵者大軍。

Gilded Sentinel

or more lore and background, be sure to check out The Art of Magic: The Gathering—Ixalan, available January 2, 2018!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