逸拳入魂:歐洲戰報&近代環境

發表於 分類為「賽場報告

眼前神戶近代大獎賽就要到了,人在德國的我雖然無法參賽,但在阿芒凱發售後剛好參加了一場736人MKM近代大賽並獲得第九名;在此希望分享一下比賽過程以及我對目前近代環境的分析

9th Jund Death’s Shadow – Hung-Yi Lin  MKM Series Modern 2017。4。29

Maindeck

4 Death’s Shadow 4 Tarmogoyf 4 Streetwraith

2 Liliana of the Veil

4 Mishra’s Bauble 4 Traverse the Ulvenwald 4 Inquisition of Kozilek 4 Thoughtseize 4 Fatal Push 2 Tar Fire 1 Dismember 1 Abrupt Decay 2 Kolaghan’s Command 2 Temur Battlerage 4 Verdant Catacombs 4Bloodstained Mire 4Marsh Flats 2 Overgrown Tomb 2 Blood Crypt 1 Stomping Grounds 1 Swamp

Sideboard

1 Abrupt Decay 2 Ancient Grudge 2 Anger of the Gods 2 Collective Brutality 2 Fumigator Mage 2 Grafdigger’s Cage 1 Liliana, the last hope 1 Malestorm Pulse 2 Nihil Spellbomb

我在近代習慣打Thoughtseize為核心的套牌,所以勇得死影對我來說是很合理選擇,我認為勇得色是最棒Death’s Shadow配色;Temur Battlerage可以讓死影在劣勢對局中都能夠取勝,並有著非常有效率的紅色備牌,我所使用的是最典型的版本,以下是我的版本特性:

  • 無混第四色,我認為Lingering SoulsRanger of Eos不值得混,我寧可有著穩定許多並較不怕炸地的地牌分配。
  • 放棄樹林,Gerry Thompson在比賽前剛好在影片中推薦這種地牌分配,我測試後非常喜歡,無基本地樹林代表說所有找地地都可以是黑色,而第二張Blood Crypt讓我可以安心的施放需要兩點紅的備牌
  • 備牌比較多反墳場和掃場,由於Collective Company,套牌在阿芒凱中獲得了新工具,所以我預計會有許多測試新牌的玩家,而Dredge是死影不好的對局,所以我認為多塞幾張備牌以防萬一不傷身體。

比賽總共10局取八強,以下是我的經驗分享:

第一局 – Lantern Control 明燈控制1-0

第一回合被Blooming Marsh掉手牌我以為是對到了黑綠底中速,但很快的就發現對方其實是燈籠控制,運氣很不錯沒有抽到沒有用的殺牌並很快的叫TarmogoyfDeath’s Shadow給對方壓力並在他找到Ensnaring Bridge以前獲勝。

-4 Fatal Push -1 Tar Fire -1 Dismember + 1 Abrupt Decay + 2 Ancient Grudge + 1 Malestorm Pulse + 2 Fumigator Mage

基本上就是撤掉沒有用的去除並把拆神器上上來,並最後幾個空位塞一兩張有可能有用的牌。

第二盤Ancient Grudge發揮了強大的作用,使對方的掉牌無法有效干擾,讓我能拆除他的Ensnaring Bridge進而獲勝;整體上這對局和死影方有沒有抽到關鍵牌有關係,尤其是備牌局前可能握滿殺牌死掉,但整體上我認為這對局死影是優勢方。

第二局 – UR Prowess Delver 紅藍靈技掘密師 2-0

對手先手開局一回Delver of Secrets並二回翻面,而我用Thoughtseize掉了對方二回的威脅,但沒有辦法對方的Delver of Secrets,所以我二回Death’s Shadow並手中握著Temur Battlerage希望可以反過來換血獲勝,三回我被打到9滴血,而我三回再次Thoughtseize加找地好讓我連擊KO對方。

-2 Kolaghan’s Command -1 Liliana of the Veil + 2 Collective Brutality + 1 Abrupt Decay

主要是減輕套牌曲線,後期對方無法阻止我的巨大生物,所以我不希望手上握滿高點數牌。

次回開場一樣是一回Delver of Secrets並二回翻面,我的掉牌讓我看到對方手上有Spell Pierce,但我還是決定先拔掉一張威脅,對方自摸一張Monastery Swiftspear加上Delver of Secrets給我很大的壓力,我依然沒有去除,所以二回Death’s Shadow,對方翻面後把我打到5滴血,而我知道這很有可能是我的最後一回合,我自摸Streetwraith循環讓我抽到Temur Battlerage,但我知道對方手上有Spell Pierce,但我想說對方思考時把牌放在旁邊並問我”你有嗎?”,我想說不做白不做把牌給他看,他笑一笑後認輸,對局後我跟他確認他手牌,真的是忘記了!對方也只能搖搖頭嘆氣,有的時候重新確認一下場面和手牌還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局 – Jeskai Control 潔斯凱控制 3-0

對方先手調度至6張牌並一回延遲Ancestral Visions,我用掉牌拔除他唯一一張互動牌並看著他手上握滿燒牌的在Ancestral Visions結算前被一兩隻大怪物給打死。

-4 Fatal Push -1 Temur Battlerage -1 Tar Fire + 1 Abrupt Decay + 2 Fumigator Mage + 1 Malestorm Pulse + 1 Liliana, the last hope + 1 Nihil Spellbomb

測試過後我個人這對局中不怎麼喜歡Collective Brutality,基本上也只是減少去除並塞一些有用的牌,大多的潔斯凱套牌都有著Rest in Peace或類似的移墳,所以必須保留非地去除在套牌中。

對手在第二盤依然調度並一回延遲Ancestral Visions,我看到對方握著兩張Condemn,雖然對方確實找到第二塊地但卻只有一點白,我帥氣的用Tar Fire噴自己臉躁狂 Traverse the Ulvenwald叫兩張Death’s Shadow,並用各種方法扣血(甚至對方回合結束時Dismember自己的Death’s Shadow)後Fumigator Mage炸掉對方唯一的白色一兩拳內打死對方;雖然我聽很多人說白藍色底控制打死影是優勢,我個人並不覺得是個很差的對局,有時候Snapcaster Mage加上各種去除確實可以處理所有死影的威脅,但我方點數小所以常常可以在對方還在做抽牌的時候就獲勝。

第四局  – Revolt Zoo 反抗動物園 4-0

我先手掉牌看到對方開場只有一張一費威脅,拔掉後對方二回只能推出幾張Burning-Tree Emissary並被我的Tarmogoyf擋住,一些去除後,我用我品質較優的生物控制場面後慢慢反推到對方認輸為止。

-2 Kolaghan’s Command -2 Liliana of the Veil + 2 Anger of the Gods + 1 Abrupt Decay + 1 Malestorm Pulse

掃場對反抗動物園非常有效,而不需要旅法師或其他的後期牌。

對方一回生物被殺後二回叫出一張Thalia, Guardian of Thraben讓我很納悶而他也沒有其他爆發性開場,Tarmogoyf在戰場上比他所有生物大一倍所以我就安心的攻擊,對方什麼都沒做的被打死,我還是不理解為什麼備牌局會想上Thalia, Guardian of Thraben;整體上我覺得反抗動物園之所以無法出頭很大的原因就是他對Tarmogoyf等級的便宜大怪物很沒有抗性,常常一隻就可以頂下對方所以攻勢。

第五局  – Abzan Midrange 阿布贊中速 5-0

我開場手中有兩張掉牌,所以看到對方只有一殺一掉牌後我先拔他的手牌干擾再拿掉他去除並二回召喚Death’s Shadow,對方雖然努力用Tarmogoyf保護自己,但很快的Death’s Shadow就超越了他的大小並讓我在他抽到去除前用Temur Battlerage解決第一盤。

-2 Tar Fire -1 Temur Battlerage -2 Kolaghan’s Command + 1 Abrupt Decay + 1 Liliana, the last hope + 1 Malestorm Pulse + 2 Nihil Spellbomb

由於阿布贊通常沒有什麼Kolaghan’s Command可殺的目標又有很多放逐效果,所以這對局中我都會把他撤掉,我發現我幾乎沒有任何狀況會撤棄牌類。但可能以後撤掉一兩張掉牌也不是不行。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第二盤和第一盤的狀況類似,對手跟我抱怨他抽的殺牌和掉牌極少,而他唯一抽到的殺牌都被我掉光,我還記得他給我看他手上握著2張Surgical Extraction,並只有成功用一張Path to Exile殺我ㄧ隻威脅並無法手摘;我認為阿布贊算是我不好打的對局之一,確實他們的去除非常有效率而Lingering Souls有機會擋我很久,但我是個18地套牌而對方是24-25,所以在雙方沒手牌自摸時後自然抽咒語機率比較高,不好打但也不是打不贏的對局。

第六局  – Titanshift 泰坦變境 6-0

對方一回延遲Search for Tomorrow我看著自己手上兩張Fatal Push與看似無法躁狂的兩張Traverse the Ulvenwald

以為自己完蛋了,但幸好我拔除Scapeshift後發現他手上握著兩張Anger of the Gods和一大堆地,我用Streetwraith循環+Inquisition of Kozilek丟掉自己一張Fatal Push達成躁狂後開始用Traverse the UlvenwaldTarmogoyf努力攻擊,最後在對方可以雙Anger of the Gods掃場以前結束遊戲。

-4 Fatal Push -1 Abrupt Decay -2 Kolaghan’s Command

+ 2 Collective Brutality + 2 Fumigator Mage + 1 Malestorm Pulse + 2 Nihil Spellbomb

說實在的,這對局我備牌明顯太少:Fumigator Mage這對局中效果非常的差,但由於我實在沒有其他用來取代我正編的殺牌的東西,所以我能上的都上上來了。

第二盤一樣開場我用掉牌查看他手牌,看到他手上握有一張obstinate baloth,雖然我成功拔光他所有加速,但我自己沒有抽到任何威脅來結束遊戲,只有一張Liliana of the Veil在場上不敢+1,而對手也不願意施放他的obstinate baloth,但這樣慢慢下地對我很不利,眼看對方已經六塊地只要在自摸幾張山脈或一張Primeval Titan類型的牌我就輸定了,然後抽到一張Collective Brutality並只好在明知道對方沒有可棄目標情況下用兩個模式棄牌+吸血為了讓我棄掉一張瞬間牌湊躁狂Traverse the UlvenwaldTarmogoyf,對方在被打死前兩回合抽到了一張Hornet Nest逼迫我的Liliana of the Veil-2殺掉他,對方抽牌後默默下地喊換人,看他兩秒後的表情看似是發現自己應該要正叫obstinate baloth因為Liliana of the Veil不夠再次-2,而我剛好自摸Temur Battlerage獲勝;這對局中可以很明顯的看出勇得色組最大的優勢, Temur Battlerage在這種比較沒有互動的對局中非常出色,我的策略基本上就是干擾後強攻快速結束遊戲,我認為如果用更多炸地或其他方法希望鎖死對方有點不太實際。

巧遇小白與阿順

第七局  – NAYA BURN 納雅燒 7-0

在對局開始前,我們桌套牌抽查,而我的對手因為登記錯誤被判一盤敗,對局後他告訴我竟然是他牌表中登記Snow-Covered Mountain而卻只有放基本山脈,因為這樣而被判敗真是很懊惱。

我們真正對局的第一盤我後手,他很迅速的開場而在我完成防線以前就把我給逼到底線了, 而我差一回合可以逆轉但終究還是慢了。

-1 Streetwraith -2 Kolaghan’s Command + 1 Abrupt Decay + 2 Collective Brutality

我看很多玩家擔心這個對局而過度換備, Streetwraith是套牌核心之一,所以即使不好的對局我都不敢降到少於3,掉牌對他們依然是非常有效,尤其是他們備牌局常常會有deflecting palm而你必須處理這問題。

第二局開始對施放掉牌發現對方手上有張eidolon of the great revel,我想好計劃後施放Death’s Shadow,對方二回施放eidolon of the great revel後我找地扣血後連續施放兩張握在手上的Mishra’s Bauble觸發eidolon of the great revel後把自己生命扣到底線後再將他去除掉並用Temur Battlerage一拳打死對方;雖然死影表面上看起來對抗燒牌不是很好打的套牌,我認為燒是我好對局之一,他們最強的eidolon of the great revel反而常常會成為自己的負擔,燒牌方很難用生物打到任何傷害, 而Death’s Shadow本身對他們來說是個很大的問題。

第八局 – Jund(W) Death’s Shadow 勇得白死影 7-1

第一盤我們用殺牌交換資源,但我成功的叫出張Liliana of the Veil不斷的犧牲他的生物,讓我簡單取勝。

– 2 Tar Fire – 2 Temur Battlerage – 1 Dismember + 1 Abrupt Decay + 1 Liliana, the last hope + 1 Malestorm Pulse + 2 Nihil Spellbomb

同型對局其實很簡單,雙方都會狂交換資源直到一方撐不住後在一兩拳內被打死,我這方面可能比混第四色版本遜色一點,但我依然不覺得混色會帶來絕對性的優勢。

第二盤換成對方的Liliana of the Veil先結算,而我決定賭一把連續派出兩張威脅,但對方有第二張Liliana of the Veil所以我換輸了。

第三盤對方的Lingering Souls使我的Liliana of the Veil無法犧牲對方生物,而我找不到殺牌來去除對方的Death’s Shadow然後死去;同型對局中混多一色可能有一點優勢,但我還是認為Lingering Souls是一個無法挽救場面的牌,單純為了剋Liliana of the Veil我不會想混色。

第九局 – GW Hatebear 白綠討厭熊

我們雙方開場都比較緩慢,對方的小生物一一被我的殺牌去除,但我很快的抽到6塊地,雖然這樣確實防範到對方的炸地計劃,我自己場面上也沒什麼優勢,等到我終於開始摸到威脅,我生命所剩不多,對方一張Flickerwisp一直在對我造成傷害,我後來摸到的兩張Death’s Shadow巨大到對方被迫必須留著防守,但在關鍵的最後回合對方自摸Restoration Angel防止我兩張威脅的傷害並在空中把我給打死了。

-2 Liliana of the Veil -2 Inquisition of Kozilek -1 Temur Battlerage + 1 Abrupt Decay + 2 Anger of the Gods + 1 Liliana, the last hope + 1 Malestorm Pulse

這對局中關鍵牌不多,所以掉牌通常掉不到什麼重要東西,一樣我預期對方可能會有Rest in Piece,所以必須注意保留去除。

第二盤讓我體驗到Voice of Resurgence對我有多麼的傷,由於我每次生命都會自扣到很低,而Voice of Resurgence可以擋完後用更大的衍生物回打,使我很難換血;幸好我摸到Anger of the Gods清場面並用兩張Tarmogoyf迅速結束遊戲。

最後一場Thoughtseize讓我看到兩張Rest in Piece,我看了看手牌決定這場必須完全靠Death’s Shadow獲勝並開始攻擊他其他的資源,對手把我的生命打到12時候我ㄧ回合施放出兩張Death’s Shadow並開始找方法扣自己血,Dismember也在此發揮他最大的功效使我節奏上遙遙領先對手,並很早逼他送生物出來死,直到對方資源換光後被打死;我一向很喜歡討厭熊,而在一場736人比賽可以坐在7-1桌真的很了不起,整體上我覺得這對局我是優勢方,尤其我有著重複的雙色地,所以比較不怕對方把我所有法力源給去除。

第十局  和局

本來以為我算的沒錯我和局會進八強,但沒想到我少算一位玩家,搞得多一個9-1成績玩家把我擠出8強,我保持著8-1-1積分最高的玩家但最後還只是拿第九名和125歐元獎金;雖然已經不錯了,但這樣子把自己和出八強實在讓人很難吞下這股氣,只好下次多注意一下…(這是我第一次X-1-1成績沒進八強)

我當然對我這次表現很滿意,接下來我會專注於標準賽所以沒空調整近代,但以下是我自己觀察過後的十點我對現在環境的看法:

  1. 掉牌盛行:由於Fatal Push給了黑色非常好的殺牌,方便拉回掉牌所消耗的節奏;這代表說一換一的資源交換變多,但高點數威脅很難結算
  2. 生物去除很多,但效果非常有限:尤其是Lightning Bolt等紅色傷害去除目前環境內很難使用。
  3. 目前是Snapcaster Mage的一大低潮:不管是掉牌數量的增加還是Lightning Bolt變弱都使Snapcaster Mage失去很多優勢
  4. Collective Company目前是一個大焦點:不管是班特色的強攻還是阿布贊色的組合技版本都獲得許多新工具,但目前還沒人找的一個完整的卡表。
  5. 剋墳場的牌數量高:由於環境內”最強”的套牌(死影)大多都非常依賴墳場躁狂或掘穴,尤其是移除墳場的效果很多人使用
  6. Fumigator Mage炸地效果目前非常的沒效率:由於環境內比較夯的加速套牌(各種奧扎奇套牌 和 泰坦變境) 都對炸地沒有特別敏感,並有著許多方法在被炸地情況下正常運作
  7. “摧毀目標神器/結界”偏少:由於Fatal Push使去除咒語多的套牌對上共鳴類型的套牌已經內建許多有效率的殺牌並比較不必依賴備牌來增加這類型效果
  8. 環境內的”紅色快攻”目前狀況不佳:All in版的安塔卡反抗動物園對上小點數的大怪物很不好打(TarmogoyfTasigur,the Golden Fang) 而燒牌版本的最強一張牌(eidolon of the great revel)常常會成為自己的負擔並越來越少好的對局。
  9. 反擊咒語在這環境很難使用:掉牌數量很多,非生物的套牌都內建大多都具有抗性(Ad Nauseam、風暴、泰坦變境) 而殺生物的牌好到通常沒有必要特別去反擊生物
  10. 整體上這環境目前給人的感覺是”硬做一件很強大的事並希望對方沒解”而不是”慢慢的累積優勢”,簡單來說Grim Lavamancer這種慢慢累積優適的牌可能比較不適合這環境。

以上是我對目前近代環境的看法,希望這些點有幫助到你;祝要去神戶大獎賽大顯身手的玩家們從此文中有學到一些東西,大家加油囉!!

在「逸拳入魂:歐洲戰報&近代環境」中有 2 則留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