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G碎碎唸 — 2010/QT巴黎/隨便報》

發表於 分類為「賽場報告

除了嘴泡之外,很久沒比賽了,QT獎金高是很好的誘因,這次是現開不用練套牌更是方便,所以特別連票都不投(天音:明明有給你時間投票…)就跑去比

賽了,看我對MTG多有愛啊(陶醉~)

 

開的牌非常差,讓我還偷偷思考如果拿到這副爛牌該怎麼組;對角開到很多、很多錢,紅旅法、《擬態缸》、異獅反正專家精算價值約莫兩千多元;如果是售前現場,喜歡花巧的花生還蠻有可能來個對角線傳球,但是楊公大人做鎮大概是不用肖想了,60%順時針,40%向前傳,結果拿到順時針的蔣淦大人的牌。

 

 

以下是我的套牌:

1 先驅魔像

1 魔像工匠

1 無畏大天使

1 融尾異獅

1 奧悉達融鐵獸

2 鉻亮駒

1 爍野麋鹿

2 歐瑞克逐日者

1 銀秘耳

1 鉛秘耳

1 秘耳工匠

2 爍日鷹

2 閃光鷹雕像

1 海行客挽具

2 弧光曳跡

2 憤怒三角

1 驚慌咒擊彈

1 肇生咒擊彈

10 平原

7 山脈

備牌

1 輪駐軍之盾

1 鋒刃翅翼

1 日矛獵戶

2 激電秘耳

2 執行正義

1 肯芭空護衛

2 刀抓魔像

1 焰生地獄獸

 

 

個人覺得開的相當好。

 

 

稍微認識我的人應該知道,我基本上就是喜歡打快,所以這次現開非常和我的胃口,優質小生物相當多,一對鷹雕像跟《爍日鷹》是亮點,連咒語都是屬於強攻型的《憤怒三角》。

 

R卡炸彈也不是大型生物,而是中型的天使、異獅與《先驅魔像》,雖然強度上不及紅龍、惡魔或龍引擎能夠以一擋千,總算也是可用之牌。

 

 

除去咒語則很少的只有兩張小燒,跟一張《奧悉達融鐵獸》,不過,我早就習慣了,反正我一向就不是抽除去咒語的型(不要說我迷信~)

 

 

話說,其實我本系列的現開經驗很少,自覺組的好像有點瑕疵。

 

 

武具三選一,最後因為是現開,所以放了最大的挽具,感覺非常敗筆,每一場都換上《輪駐軍之盾》;有人建議《激電秘耳》應該放正編,也有其道理;《執行正義》兩張被放到備牌,我認為基本上都是我在打人,應該用不太到,事實上,只有在第六局才有換上過。

 

 

第一局,聲公。

首盤,三四塊地都卡,聲公很快就被衝爆。第二盤起局聲公有斧頭,但是生物只有虛弱的一牆,對手明顯都抽到一堆虛仔跟地,而我是卡在三塊地、一秘耳,動的有點慢,但是大家都知道,卡地跟一堆地的對決,通常都是卡地者勝。

 

 

紅龍、毒龍都沒出來見客的聲公被我直落二。

 

 

第二局,團長。

首盤,我非常猴急的想打快攻,結果神器生物互撞,意外的破了金技,讓我的逐日者死了,這一猴影響了運勢,接下來就被壓著打,由秘耳王加持的對三隻

秘耳把我打爆。

 

 

第二盤,對手起手一牆,又叫出玄鐵秘耳,擺明就是防禦陣式,不過,我備牌把挽具換成《鋒刃翅翼》,還有《先驅魔像》,順利的以穿透力獲勝。

 

第三盤,雙方手牌都不是很好,久戰之後,我的異獅登場,獲勝!

 

 

第三局。

早在前幾局,就一直在流傳某人的套牌能殺招又多,還有龍引擎押陣,我一坐下來看到對手手邊有一雙龍引擎衍生物卡片,心裡就有譜了~

 

 

第一盤,略卡地的我一路被壓制,對手殺牌層出不窮,《奧悉達融鐵獸》把我壓著打,甚至都叫出鎧甲了,我才自摸第四塊地,用我的《奧悉達融鐵獸》保住一命,不過,對手隨即叫出黑色最強U,裂皮怪,場上兩隻3/3,跟一隻秘耳,而我聚氣的一抽,仍然抽不到第五塊地叫《先驅魔像》,只好叫出《鉻亮駒》,沒想到又騙到一張殺~雖然血降到三,但終於抽到地牌以《先驅魔像》

擋住對手的生物群,倒打獲勝。

 

 

話說,《先驅魔像》被卡地救了好幾次,常常都是對手用了殺牌才抽到地,運氣真好啊,科科~

 

 

第二盤,起手展開的不錯,但是四塊地卡很久,對手第六回合氣勢超強,果然是龍捲引擎,雖然我手上有異獅,但四塊地根本施展不開,很快殘念。

 

第三盤,起手五塊地,但是有《弧光曳跡》讓我想賭,尤其對手又選擇調度,再調度後的對手顯然手牌還是很不好(以我九品觀人法看出來的~),可惜,對手的手牌是殺牌邊,而不是生物邊,讓我手握著燒牌,生物被殺光,肚爛的是手上的《爍日鷹》居然還叫不下來,然後又抽到了一隻(=_=)

 

 

終於我抽到天使繼續打,沒有生物對手則在八塊地時叫出鎧甲,下一回合對手自摸3/3笨蛋生物,我手上的《弧光曳跡》燒不掉,奮力一摸,摸到關鍵牌《憤怒三角》,加大天使猛擊,然後把手上的兩隻鷹都叫出來,就算等下被鎧甲消滅掉天使,兩隻鷹加上三角,配上手上的燒,正好把對手打死!

 

 

不過,對手自摸了《電流衝擊波》,所以變成偶屎了~只能說這一盤對手手牌真的不好,沒贏很可惜。

 

 

第四局。

對手是個帥氣的年輕人,但年輕人畢竟是年輕人,打起牌有點心浮氣躁,只能說是手動的比腦快的類型。轉錯法力不能重生,導致生物被我燒掉。總之對手小錯不斷又被魯洨不讓回手加上第二盤卡紅卡到天荒地老,蠻輕鬆就直落二。

 

 

話說,MTG是個需要想的遊戲,高手火鳥翁曾經說過:「想又不用錢。」任何一動請多多想想再反應吧。

 

 

第五局,湯姆高。

被套牌抽查,我還開玩笑的詛咒南門先來個一盤敗。沒想到裁判走來過,微笑叫我過去一下……

 

話說,我這次還特別連張數都數了,絕對是不可能填錯了啊,沒想到是《魔像工匠》畫的太上面,畫到黃金尿壺,得到一盤敗,當場就尿出來了。

 

 

雙方都選擇都再調度,我們都是紅白,都打的很快,南門靠著零點神器生物,快速達到金技,逐日者跟鷹雕像打的比我快,反觀我的兩頭《鉻亮駒》都被移出遊戲,對手幾乎是手牌放盡的順,讓我手握魔像跟天使就敗了。

 

 

第六局,松峰雄爺。

粉久沒有跟雄爺打牌了。

 

 

本次比賽人數不少,照理說兩敗是無望了,不過,有幾個人一直在前面打和,想會不會有奇蹟發生,所以還是繼續打下去了。

 

 

雄爺有大招龍引擎跟《逐擊天使》,套牌也是很猛的。我第一盤就抽到夜壺,馬上就尿了,第二、三盤都是在超不利的狀態下翻盤,實在很不像我,尤其第三盤,用魔像跟龍引擎互撞勉強活了下來,倒打獲勝,是蠻不錯的對局(因為我贏了~YA!)

 

 

奇蹟沒有發生,得到第九名。

 

 

期待第二個奇蹟拆開獎品包,結果得到無價之寶(沒有價的寶),果然奇蹟是沒那麼容易發生的啊(右手拍左手~)

 

 

*** *** ***

 

 

話說,「秘羅地創痕」的現開,強勢就是紅白黑,坐在前幾桌的都是打這三個顏色,所以有打藍綠的玩家,基本上可以準備回家喝湯了。

 

 

八強輪抽。

 

先站在REX、諾爾旁邊,看到兩人一上一下都是毒,就默默離開了;方唯鈞(應該選錯字了,抱歉)大大開到《Furnace Celebration》,猶豫了一下,還是選了玄鐵斧,非常好奇《Furnace Celebration》會傳到多遠,那個高手會拿來用呢,結果一直傳向天的盡頭(嘆氣);湯姆抽到很多除去牌,可是生物一直粉貧弱,結果第三包,神好像是故意的試探一樣,傳來一些生物,還有更多的除去牌!南門非常不認命的把所有除去牌都拿了,我很懷疑一副幾乎沒有4cc以下生物的紅白要怎麼打?

 

 

南門算是很聰明,捨棄了小生物,放了《焰生地獄獸》,變成全殺全拆旗艦型套牌,雖然地獄獸並不算什麼旗艦,最後還是敗給了REX的毒龍;方大大的紅綠非常非常能燒能拆,但是正好被玄鐵哨兵剋死死,燒不掉也拆不掉,五星牌換不了一星牌,後面連玄鐵拖拉庫都出來了,只能說死的很慘。

 

*** *** *** ***

  

花絮要介紹一下,靠著MO晉身為目前台灣大腳的「華麗Boy」老頭弟。吃飯時間,老頭弟隨口就說了幾個可歌可泣的故事,惹的我淚流不止:

 

 

「開胃菜」,老頭弟的3/3飛兵攻擊,被血不多的對手回手,但因為按太快,直接跳過主回合,沒辦法再叫出來,正在吱吱叫(猴的叫聲)時,對手回合居然出了《傳染引擎》大招!

 

 

老頭弟就靠著重新叫出來的3/3飛兵獲勝。我猜那時對手心理一定在想,「太強了,居然把我的牌給看穿了~」

 

 

「主菜」,由於不常開到毒龍,老頭弟一直以為毒龍是一點重生,兩點敏捷,結果面對對手的炸彈‧蓋司攻擊,剩一點黑,就用毒龍去阻擋,然後奇怪,怎麼不能重生呢,吱吱,龍就這樣升天了。此時老頭弟還很沈穩,「好險我場上還有毒三角,可以殺掉蓋司」,可是對手馬上啟動蓋司異能,把毒龍挖走——GG

 

 

如果故事就這樣結束,那只是一般耍猴的故事,是無法成為經典的,萬念俱灰的老頭弟一抽牌,《逐擊天使》,吱吱,遊戲結束,可以回家吃香蕉了。

 

  

 「甜點」,對手場上兩隻生物,血三點,老頭弟場上一隻2/2香草生物,沒有手牌,有很多地牌。

 

結果一抽,紅咒擊彈,犧牲掉,得到黑模製品,犧牲再抽,得到紅咒擊彈與一張地,最後的一抽——《Vulshok Heartstroker》,遊戲結束!

 

 

這給了我三個啟示:

◇每天都有很多蠢事發生,只有幹了蠢事還能贏的,才是真正的高手(誤)

◇不能自摸的人只能等死。

◇三個啟示只是湊數,隨便說說的而已,其實啟示只有兩個。

 

 

話說,聽的我也想來玩MO啦,最近正逢「魔獸世界」要改版,實在是我三十一歲以來人生最大的分歧點(好平靜的人生啊),該玩魔獸,還是開始玩MO呢,真是苦惱啊。

 

 

總之,大家下週冬季公開賽見(如果冠軍的話,就來玩MO好了)

在《《MTG碎碎唸 — 2010/QT巴黎/隨便報》》中有 9 則留言

  1. 這幾道菜吃到我肚子痛…
    太好笑了
    大大的文筆有如濤濤江水連綿不絕..
    有如…(以下100字省略)
    腦中還殘留著那黃金尿壺這幾個字

  2. 我也來分享一道美食好了
    話說冬季公開賽第一局,裁判ToT拿著猴胖計分單找主審,查法條要記他警告.
    身為猴胖的好友,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猴胖又耍了甚麼猴.
    ToT忍住笑意跟我說,猴胖對手血剩二.猴胖有一隻生物,一心只想使用”肉身過敏”獲勝.就施放了. 但是….對手場上沒生物…!!

    故事還沒結束,主菜來了~
    倒回之後,對手遲遲沒有叫生物(應該是策略性的,哈哈).猴胖好不容易再抽到一隻生物,招喚後,再次使用”肉身過敏”…
    結果…猴胖扣兩滴血,對手還是剩二…..
    這個猴子連繁體中文閱讀都有障礙.

    最後猴胖怒了,開始地球宇宙.那盤的結局最後是猴胖贏:對手血還是剩二,但是中毒十死了…

    特別在這邊表揚一下猴胖的對手,在猴胖耍了一堆猴後,還拍拍猴胖肩膀說:”你應該是太緊張了!”.而且輸給猴子還很有風度的沒翻桌.

  3. 大推非非的建議!
    老頭弟快來寫專欄吧
    也不用寫字了,直接貼影片檔吧
    這樣才跟的上潮流

  4. 是不會兩個都玩喔
    wow之後25和10人進度通用 閒得很啦
    而且你不玩wow我實在很難和你聯絡啊XDDD
    快去申請MSN!!!!

    話說老頭弟大人在MO上可是天天都有驚喜
    應該要叫他寫專文
    標題就叫
    “這樣也能贏(輸) 太誇張了吧 吱吱”

  5. 有爍目鷹一定要放輪駐軍之盾啊…

    第一回合跳2/2飛兵氣勢就是不一樣

    這次PTQ看到不少有好幾張奧義的套牌都落馬

    個人覺得現開牌開得好不好大概只佔勝負40%

    運氣跟對戰技術各30%、30%吧!

  6. 當天裁判來回應一下:
    如果是基本地山脈填海島這類的顯而易見的錯誤主審可以降級為一個警告的。
    但是雖然魔像工匠的格子的確在黃金秘壺之下,而您也恰巧畫在黃金秘壺上,那我們也只能認定您想放黃金秘壺啊。

    簡單來說我們只會在意”你套牌張數了多少”,較不會在意”你想放什麼在你套牌內”。因為要放什麼在你套牌內是玩家的選擇。

  7. 自己先來回應一下。
    仔細思考了一下,現開構築表上有原有數,填的就是魔像工匠,我的套牌裡放的也是魔像工匠,加上我雖然劃記很上面,但是怎麼樣也有過中線,判一盤敗會不會太重啦~
    來個警告漱漱口就好吧…

  8. 只能給其中大大一個讚阿
    你的文章是我跟MTG唯一的聯繫了
    其實我也在考慮要玩魔獸還是MO XD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