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扶輪社員的晚餐

發表於 分類為「規則釋疑
I'd like to solve Teferi's Puzzle Box. 我想要解開泰菲力的魔術方塊
I’d like to solve Teferi’s Puzzle Box.
我想要解開泰菲力的魔術方塊

再戰贊迪卡來到,而塞洛斯跟M15將離開我們,標準賽將再次轉動進入新的一頁—從遊戲出現以來第一次以兩個系列為一個環境的方式輪替。不過不管標準賽變成怎麼樣,我們一直都在這邊,跟著輪替回答不同的規則問題。所以如果你對奧札奇有所疑問,歡迎問我們!

Q: 我的對手施放<荒蕪雙身>,我可以讓被觸發的效應結算做出一個衍生生物後,再用<地下指命>來把那個衍生生物彈回手上並反擊雙身的咒語嗎?

A: 可以。咒語跟異能一次只會結算一個,而每個玩家在每個結算時都會有機會可以回應。所有因為施放所觸發的異能會疊在咒語的上面,所以你可以先讓做衍生生物的觸發式異能結算,然後再施放指命;雙身(還是堆疊中的咒語)會被反擊,而衍生生物會被移回你對手的手上(然後會消失)。

Q: 如果我的對手操控<得享安息>,我還可以用<鎢拉莫廢除體>的異能去反擊咒語嗎?

A: 可以。廢除體(跟其他有噬食異能的東西)只會在乎放逐區裡面有牌,然後你做出選擇把這些牌放回其擁有者的墳墓場裡。他並不在乎有替代式效應來攪局並讓牌最後待在墳墓場以外的其他地方。所以只要你的對手放逐區裡有兩張牌,然後你選擇把他們放進墳墓場(即便得享安息在戰場上會使得這些牌依然被放逐),你就可以用廢除體的異能去反擊咒語。

Q: <虛空篩除體>跟魔法力費用是的咒語,像<旋雷>之間是怎麼作用的?

A: 這樣看你為 X 所選的值是多少。魔法風雲會:起源的規則更新說明了當我們在檢查施放過程中合法性的方式:首先你做出施放中所有要做的選擇(包括模式、目標、如果適用的話 X 的值),然後你檢查你是否可以合法用那些選擇去施放咒語。 所以如果你為旋雷選了一個偶數,他就會有一個偶數的魔法力費用(因為他的魔法力費用會是 X+2 ),然後篩除體就會不讓你施放他;你必須要選一個奇數的值來讓旋雷有奇數的魔法力費用(因為 2 加上任何奇數都會是奇數)。

Q: 那如果是<無盡巨物>呢?如果我施放 X=3(或其他奇數值),那當我的對手有虛空篩除體的時候他可以阻擋我的巨物嗎?

A: 一個在牌的魔法力費用裡面為 X 數字會在所有堆疊以外的所有區域都被視為零,而零是一個偶數(不只是在魔法風雲會中,在很多數學的定義裡都被視為偶數)。所以在戰場上的無盡巨物將不會有機會在你對手操控虛空篩除體的時候進行阻擋,不管它的攻擊力是多少。

Q: 我用<馬拉奇解放者哲娜>跟<卡列奇夜巡衛>進行攻擊,假設我的對手沒有阻擋,我會造成幾點傷害?

A: 總共是七點傷害。在第一個戰鬥傷害步驟的時候,哲娜(具有先攻)會先造成兩點傷害,接著她的異能會觸發並把 +1/+1 的指示物放到她自己跟巡衛身上。然後在第二個戰鬥傷害步驟的時候,巡衛(跟他身上的指示物)將會造成五點傷害。

Q: 如果我施放<揚起沼氣>然後醒轉一塊地,接著馬上用那塊地進行攻擊,他會造成一點還三點傷害?

A: 他會造成三點傷害。當咒語結算的時候,你會照著牌上的順序進行。所以首先所有的生物會獲得 -2/-2,然後你把三個 +1/+1 的指示物放在目標地上,接著再把那塊地變成生物。由於在 -2/-2 效應的時候你的地還不是生物,他並不會受到影響還是開心地維持 3/3 的大小。

Q: 如果戰場上有<維林翼駒>,我有可能可以施放<輝光火焰>來造成四點傷害嗎?

A: 可以!施放一個咒語的順序:首先你要先計算你需要支付的費用,由於戰場上有翼駒,你需要支付來施放火焰;接著你產魔法力並支付費用,所以只要你有辦法可以產出四種不同顏色的魔法力(其中一點是紅色,因為你要支付火焰的)),你就可以全部用來支付火焰的魔法力費用並對每個生物造成四點傷害。

What goes around, comes around. 風水輪流轉
What goes around, comes around.
風水輪流轉

Q: 我可以<荒蕪之攫>一個生物跟一個醒轉的地嗎?還是那塊地必須要沒有被醒轉的才行?

A: 荒蕪之攫並不在意目標是否還有其他類別,只要其中一個目標是「生物」另外一個目標是「地」就可以。由於醒轉的地依然是塊地,他就是荒蕪之攫以地為目標那部份的完美目標,你的對手將會因此感到絕望。

Q: 是不是代表我也可以用<深淵宗師奇奧拉>的第一個異能來站兩塊醒轉的地?

A: 是的!奇奧拉只說你可以站一個生物或一塊地,而不在乎那些永久物是不是還有其他的類別。

Q: 如果我在雙頭巨人賽中用<寂靜飛掠體>進行攻擊,阻擋隊伍會失去兩點還四點生命?

A: 只會失去兩點;當一個單次效應像飛掠體這樣需要在雙頭巨人賽中對「防禦玩家」左某些事的時候,你可以選擇阻擋隊伍中的其中一個玩家並對他生效。

Q: 我手中唯一的無色生物是<無盡巨物>。我是否還可以為了觸發<狂攪塑形師諾言達>而施放<巨物現身>即使我知道目標不會被放逐?

A: 可以!即使你不可以以不合法的目標施放咒語(或不做所有必要的選擇),
巨物現身只要求你已生物為目標;該生物的攻擊力是否比你所展示的牌的攻擊力小這要到結算的時候才會檢查(而如果是的話,巨物現身就單純只是什麼事都不會做)。

Q: 如果我用<潮流緊攫>醒轉我已經變身的<易形地窖>,那地窖到了回合結束會變成什麼?

A: 直到回合結束他都會是具有所有生物類別的 3/3 地,而在回合結束的時候,他會變成…3/3/ 的元素生物(雖然地窖自己的異能消失,醒轉所給的改變類別的效應依然會存在並把它變成元素)。如果你之後再一次啟動地窖的異能,地窖會變成 5/5(地窖自己異能的攻防 2/2 並加上三個指示物)並具有所有生物類別,而到了該回合的結束就會再變回 3/3 的元素。

Q: 如果我在我的結束步驟開始時唯一操控的生物是兩隻<塵土潛影>,我需要把他們兩個都移回手上嗎?

A: 不用!他們兩個都只在乎是否有自己以外的無色生物,而非一定要不是潛影的無色生物;所以他們都會看到彼此,然後決定留在戰場上。

Q: 我用一隻身上有兩個 +1/+1 指示物的<矮叢鬥士>進行攻擊,接著我的對手用<寇基雷通念體>阻擋。如果我以鬥士為目標施放<礫岩術士凝神>,他會失去指示物嗎?

A: 你可以自己決定。當同時有兩個防止效應要防止同一個傷害的時候,受影響的玩家(即將受到傷害的玩家)或受影響的永久物的操控者(即將受到傷害的永久物)選擇其中一個生效。所以你可以選擇要讓凝神的傷害防止效應生效來防止所有四點傷害。這時鬥士的異能將不會看的任何需要被防止的傷害,所以他的異能就不會有任何效果。

Chandra likes to listen to Flamecast during workouts. 茜卓喜歡在訓練的時候聽鑄焰的聲音
Chandra likes to listen to Flamecast
during workouts.
茜卓喜歡在訓練的時候聽鑄焰的聲音

Q: 我的對手施放一個 X=2 的<旋雷>,選擇對我的<蔑咒獸>跟<惱人鬼>各造成一點傷害,我可以用蔑咒獸的異能來吸收所有的傷害嗎?

A: 不行。蔑咒獸只能被咒語或異能裡面的每個「目標」兩個字選擇一次,由於旋雷只用了一次「目標」,蔑咒獸就只成能成為其目標一次;一旦他成為了目標,他就不能再把其他的目標改到自己身上(這也是為什麼蔑咒獸可以把<寇安甘的指命>上打兩點跟消滅神器都吸過來,卻不能讓兩個目標的電解都瞄自己)。

Q: 我的對手操控<渡霜怪>但並沒有任何被放逐的牌,我可以用<荒原絞殺體>的異能殺掉他嗎?

A: 可以!選擇是否要把被放逐的牌放進其擁有者的墳場是在絞殺體異能結算的時候,但異能的目標在被放進堆疊的時候就已經選擇(即使你不想你也得在那時候選好目標,你也不能在那個時候把被放逐的牌放進墳墓場)。所以你可以已渡霜怪為目標,並讓「犧牲我」的異能觸發。

Q: 如果我<和聲召集>了<姆拉撒育碧靈>,我可以用育碧靈的異能把召集移回我的手上嗎?

A: 可以。一旦你完成結算和聲召集並把它放進你的墳墓場後,你才會把被觸發的異能放進堆疊並選擇目標。在那個時間點和聲召集已經在你的墳墓場裡了,育碧靈可以以他為目標並把它移回手。

Q: 我的對手啟動了<迅風高地>的異能,如果我回應啟動<墓穴巡體>的異能並把高地放逐的牌移回我對手的墳墓場,他還可以施放他?

A: 不行。當一個異能對照到「被放逐的牌」或「透過 xxx 放逐的牌」的時候,他指的就是必須要那些牌還在放逐區裡面。所以如果你可以把被掩蔽的牌放進墳墓場裡,那高地就不再能施放他。

Q: 再戰贊迪卡進到標準賽環境後,我是不是就可以用我重返拉尼卡的<蒸氣噴發口>了?

A: 如果你參加的賽制是近代、薪傳、古典、重返拉尼卡環境或拉尼卡環境賽,當然可以!只是你不能在標準賽使用它:雖然你可能可以從再戰贊迪卡的補充包開出紅藍電震地,他並不是這個系列的牌(所以你可以看到他有一個不同的系列符號跟不同的搜集編號)所以他)包括其他的對色找地地跟電震地)都不會在標準賽中合法。當然如果你夠幸運在你的牌池裡開到他們,你可以在再戰贊迪卡的限制賽或補充包輪抽賽中使用蒸氣噴發口。

Q: 如果我在一場比賽中調度到剩六張,然後忘記在第一回合開始前占卜會發生什麼事?

A: 其中一部分新的賽場規則包含了新的調度規則,我們將會將這個視為你已經完成占卜但把那張牌留在牌庫頂。這在所有其他類似讓你占卜的情況裡(而不只是調度),如果你發現你忘記的處理方式都是一樣的。

這是本週的內容,但下週別忘了回來新一期的顱內植入!

– James Bennett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