謹慎與膽怯/等級一

發表於 分類為「新手入門, 翻譯文章

若你一直有在追隨等級一的文章,那麼現階段你已經掌握了大部份的基本技巧。你大致上瞭解套牌構組的基本觀念,也瞭解對局中的種種技巧。你對於新手常掉入的陷阱也已經懂得如何避免,這些都是讓你更上層樓所必經之路。今天就讓我們來討論在對局中謹慎跟膽怯的不同之處。

謹慎的好處

謹慎的意思就是盡量避免各種風險,盡量讓獲勝的道路保持在安全穩當的範圍內。

 ● ”我不會把手上的生物全放進場,以免我的對手下回合施放衰萎

● ”上一盤我有看到典獄長希瑟思,對手五塊平原站著完全不做事真的很可疑,我攻擊的時候應該再仔細計算一下。

● ”場面已經被我控住了,但是為了防止對方的敏捷生物直接把我打死,我這隻引路羊蹄人還是不要攻擊好了。”

謹慎的態度在雙方持平或是你優勢的時候顯的異常重要。一個優秀的魔法風雲會玩家會極盡所能的賺取每一分優勢,並且拼死減少對手能夠反敗為勝的機會。

當你局面上佔優的時候,你採取了一個你有90%機會獲勝的策略,或是一個80%獲勝的策略會有非常大的不同。若你讓你自己打的太過於隨便,而讓你的對手反敗為勝的機會有些許提升的話,長久下來勢必會對你的成績有所影響。

膽怯的壞處

凡事總是有正反兩面,謹慎的另一面就是膽怯。玩家們總以為自己只是打的比較謹慎,但有時候其實只是膽怯罷了。讓我們來好好瞭解兩者的不同之處。

● ”我才不要用森林女像柱去阻擋呢,要是對手有泰坦之力怎麼辦?”

● ”我覺得對手一定有意志交鋒,他沒有倒光地牌之前我都不要做事!”

● ”我手上留一隻鍛爐街居民不要施放,這樣我對手施放止戰寧息之後我才能快速重建局勢。”

打的太過於膽怯的風險是,有時候可能對手根本就沒有那張牌,你卻因為過於膽怯而錯失了獲勝的機會。

提防對手的允許型咒語是個不錯的習慣,不過你不施放咒語你到底要怎麼贏呢?

純紅快攻一定得提防衰萎,但是你若因此而不施放生物出來攻擊的話,很有可能就被攻城犀牛給擋住,或是輸給一個手上抓著兩張去除咒語的對手。

打的太膽怯的另一個隱性的危機就是,讓對手多抽了好幾張牌。玩家常常會有種錯誤的直覺例如”除非對手抽到龍王安塔卡否則我不會輸,就慢慢跟他玩吧!”。絕大部份的對局都一定會比這更複雜,若你因此而不急著獲勝,讓對手多抽了幾張牌,很有可能出現你預料之外的狀況而讓對手反敗為勝。

Claustrophobia | Art by Ryan Pancoast
Claustrophobia | Art by Ryan Pancoast

左右為難

最近我拿藍黑控制打了一場標準對局,對手是紅黑龍。我控住場面的時候血量已經被壓的很低了,我場上有夷滅龍王席穆嘉,但是我為了提防對手用嵐息巨龍或是霆威龍王寇安甘打死,所以不敢攻擊。

結果對手沒抽到會敏捷的龍,反而是抽了一隻破霆龍侯來阻擋,因為我之前都沒攻擊的關係,現在他可以阻擋就變成我讓對手能再多抽一張牌。很不幸的,對手多抽的那張就剛好是燒牌,我直接被燒死輸掉了對局。

我到底是打的謹慎還是打的太過於膽怯呢?這實在很難說的準,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就算你覺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給對手多抽牌的機會是非常非常危險的。

如何打的謹慎又不會過於膽怯?

首先就是要評估現在的場面,能夠允許你打的多謹慎?通常這會牽扯到你盤面上的優勢有多大,若局面維持下去你有多大的機會贏。

若你的對手用龍王歐祝泰在跟你互換血量,那麼命途交錯就不能省了。

你對上紅燒套牌,血只剩下一點?那麼你必需盡快擊倒對方,讓對方抽越少牌越好。

通常來說跟控制對局拖到後期是很不利的。諷刺的是,控制套牌通常都帶著各種允許型咒語和清場咒語。在很多例子中,試著去避開止戰寧息帶來的傷害而不肯下生物,通常都是輸開始。這就叫過於膽怯而不是謹慎。

控制套牌在後期非常的強大,若他們能準時在第五回合把場面上清空的話幾乎就是要贏了。通常你會施放鍛爐街居民監軍鬼怪重建盤面,但是這些牌幾乎都無法應付接著上場的旭日天尊艾紫培

當然,這都得看看場上的局面跟細節才能做判斷。有些時候的確是該把生物扣在手上不要全下,但是當你也不確定該不該留生物在手上的時候,我建議盡快把遊戲結束比較安全。拖的越久,你的對手就越有機會抽到他套牌中後期強大的牌。

Guardian Automaton | Art by Vincent Proce
Guardian Automaton | Art by Vincent Proce

所以到底什麼情況該打的謹慎點呢?打的謹慎點對於已經佔優勢而且你的套牌需要打後期的人來說是最完美的。

若你評估過後覺得場面可以讓你打的謹慎點,你的第二步就是思考最糟的狀況是什麼?或是更精確的說,什麼狀況才有可能讓場面翻盤?

“若對手抽了一張殺牌,殺掉我的生物可能就糟啦!”

第三步就是,先想想你該如何阻止這些事情發生。

“我可以先扣住一隻生物!”

第四步,比較一下兩種決定的優缺點。

“若我保留幾隻生物在手上,下一回合我一定還可以撐的住,但是對手會慢兩回合才死,會多抽兩張牌。但若是對方殺掉我最大隻的生物,那我就得陷入防守並且把生物一直推出去送死才能撐住…”

最後才做出最終的決定,一定要記得時時重新評估一下局勢以免誤算。

認清自己打牌的型

有些玩家天生就打的比較侵略,比較少打的謹慎。也有些玩家打的太過於保守,太常陷入膽怯的範疇內。我得跟各位分享一下名人堂成員 Zvi Mowshowitz提過的一個重點:

你必需知道自己是什麼型的玩家,每種型並沒有好壞之分。單純只是要分析出你的個性偏向哪種方面。若你是偏向控制型的玩家,當你面對一個你覺得兩者難以取捨的決擇時,選擇比較不像控制的那邊。反過來說你是偏向強攻型的玩家,就挑選比較偏控制那邊的答案。記住這個方法可以讓你不會輸在自己的個性上。

認清自己的個性非常的重要,不但可以幫助你防止類似的失誤,同時也是玩家們成長路上的必修課。

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時間回到幾年前,我很肯定我是偏向較保守的玩家。這不一定是壞事,當時我也覺得我打的不錯,也很少失誤。但是當我失誤的時候,多半都是因為我打的太過於保守,很少是因為打的太過於侵略,多半都是因為膽怯而輸。

也因次我時時把Zvi Mowshowitz的話記在心中。當我面臨決擇時,我會對自己說:”Reid,你通常都打的太過保守了,仔細想想現在是不是也太保守了呢?”,這並不會大幅的改變我的打牌風格,比較像是些微的修正了我打牌的習慣。我從中瞭解到,有時候逮到機會就該放手去做,這樣才不會錯失賺取優勢的機會。

Graveblade Marauder | Art by Jason Rainville
Graveblade Marauder | Art by Jason Rainville

膽怯時刻

以下這些有關膽怯所帶來風險的特殊情況相當值得一提。

首先是當盤面的優勢反轉時,優勢時的策略跟劣勢時的策略需要兩套完全不同的思維邏輯來處理,要隨時轉換兩種思維並不是件簡單的事。

若其中一方已經保持優勢一陣子了,突然場面被翻盤,他們很有可能就陷入膽怯的狀態中。因為本來佔優勢時他們始終採取保守的策略,但是現在局勢可能已經不容許他們繼續採取保守的打法了。

反過來說,若你正在打一副較為侵略型的套牌,必需要盡快把遊戲結束掉才有較高的機會獲勝。在大部份的情況下,打的侵略一點快速一點都是應該的,但是場面也是有可能轉變成你必需控住場面,並且打的保守一點。舉例來說,你把對手打到剩下一點點血,手上有燒牌可以了結他。此時你有可能因為太興奮而躁進,讓你採取了風險極高的打法想要趁早結束遊戲,但事實上這時最佳的打法可能是選擇打保守一點,等到對手沒有魔力可以使用允許型咒語的時候再燒死他就好了。

另一種情況是,玩家第一次踏入更高一階的競爭級別中。

舉例來說,一位玩家在FNM中的表現不錯,他在家裡附近的店打了幾個月的FNM,也變成冠軍的常客。他知道,就算他把遊戲拖長,只要稍微小心點,就可以憑著技巧和經驗來擊倒大部份的對手。

當這樣的玩家有機會參加專業賽預選賽,或是大獎賽的時候,有時會比較難以調整他們的打牌風格。在這邊他們碰到的對手都是跟他一樣利害或是更利害的高手,沒有辦法這麼簡單的取勝。若他們打的太過於膽怯,很可能就錯失了唯一的獲勝機會,也可能就因此輸給跟自己實力相當的對手。

 Infinite Obliteration | Art by Yeong-Hao Han
Infinite Obliteration | Art by Yeong-Hao Han

類似的情況也會發生在當玩家對上技術比自己高一層級的對手時,膽怯會讓你失去取勝的機會。不管是在大獎賽碰上職業玩家、碰上在地的高手或是單純上週的FNM冠軍,都有可能發生一樣的狀況。

在這些情況下,玩家常常會錯估形勢。因為他們內心中已經認為對方是不會輸的,”他手上一定有意志交鋒!” 或是 “他下一回一定會施放衰萎!”。

但事實上,每一位魔法風雲會的玩家其實都是普通人而已,再利害的高手抽到衰萎的機率也不會比其他人高多少。老實說,對上高手時,你需要打的更侵略一點,因為時間拖長他們犯錯的機會也不高,一定要盡快把握機會結束遊戲。

在謹慎和膽怯的選擇中,更像是在老實評估盤面上的情況跟各種變數來做決定。但你一定要牢牢記住,大家都是凡人而已,一定會有盲點。試著讓你自己站在更為客觀的角度來評估形勢,才可以做出更好的選擇。謹慎代表你持續增強對於盤面的掌控能力,但不要過於膽怯而讓對手得到喘息的空間。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