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領域:螢火蟲計畫

發表於 分類為「未知領域, 翻譯文章

原文出處: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ncharted-realms/project-lightning-bug-2015-05-27
原文作者:Doug Beyer
翻譯作者:洛伊德


拉尼卡各個公會已經勉為其難地接受了傑斯貝連目前身為現世十會盟的身分。每當公會之間發生衝突時,很明顯地傑斯將會進行仲裁的工作。但尚未明朗的是傑斯的鵬洛客本質─除了少數幾位知情的人以外。伊捷公會法師拉爾查雷克一點也不喜歡這位新的現世十會盟,但拉爾的祕密身分也是一位鵬洛客,而這項他們共有的特質卻突然變得重要無比。


Underworld Connections | Art by Yeong-Hao Han
Underworld Connections | Art by Yeong-Hao Han

無名的地底城街是露天的,相同的雲已經掛在第十區上方數週了,給整座城市灑下了相同的紛紛細雨。在這條被雨水淹沒的街道上,拉爾查雷克走在前頭,而心靈法師則緊跟在後。

「如果你敢在我的腦袋裡面亂搜的話,貝連,我想你會發現頭頂上的這些雲朵突然充滿閃電,而且很巧地全都對準了你,」拉爾查雷克壓低了聲音說道。

「那你可以告訴我我們正要去哪裡嗎?」貝連問道。

「很快你就會知道了。」

「你明白,『你很快就會知道了』正好是人們在我立即探入他們心靈之前所說的話。」

拉爾回過頭來看著心靈法師。「你知道比起其他特區,閃電更常擊中第十區嗎?你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因為你嗎?」

拉爾得意地笑了。「沒錯。」

他們經過一間充滿油膩洋蔥味的店舖以及一條散發著惡臭的小巷,頭戴連身帽的妖精們則惡狠狠地瞪著他們。

「我…很意外你竟然會連繫我,拉爾,」貝連說道。

拉爾聳了聳肩。「別無選擇。」

在所有拉尼卡的潛在親信與智囊中,拉爾尋求了一位他從沒想過會接觸的法師的協助。傑斯貝連是人稱的現世十會盟,所有公會的仲裁者─儘管拉爾付出努力卻還是被那個人奪去了這個位置。

「根據你告訴我的內容,」貝連繼續說道,「你只會在持續散布這個消息時才會造成傷害。」

拉爾看了貝連一眼。這個沒穿著經典斗篷的心靈法師看起來有點怪─比較平淡,但實際上他這樣融入的比較好。他看起來就像其他任何一位拉尼卡人,一個毫無特色的第十區居民,而非名聞遐邇的現世十會盟。拉爾思索著他是否運用了任何額外的幻影以免太過突出。這真的不重要─拉爾很輕鬆地就找到他,而這就是問題所在。

「如果這個計畫照這樣發展下去,結果將會流出,然後情況就會變得難以收拾,」拉爾說道。

拉爾在隧道牆上的一扇門前停了下來。他電擊了握把一會兒,接著把它扭開。他帶著貝連走進一條旁道,然後封上了他後方的門。

「尼米捷懷疑到什麼程度了?」貝連的聲音迴盪著。

Jace, Architect of Thought | Art by Jaime Jones
Jace, Architect of Thought | Art by Jaime Jones

「如果他已經掌握到模式,他卻什麼也沒提。而且他從來就不會噤聲不談,所以我想他應該還沒看到。但是他聰明到令人沮喪,就像你知道的,而且他可沒什麼耐性。他已經開始懷疑我沒有對他開誠布公。」

「難道你在暗中破壞結果嗎?」

「我是拉爾查雷克!我不清楚你是否知道,貝連,但是伊捷法師絕不會阻撓伊捷的研究。我只不過是…沒有盡全力罷了。此外,他的總管在每一場偵測都跟在我旁邊。」

「你對我…已經做了幾次…偵測?」

拉爾停了下來。他轉頭看著傑斯。「夠多了。多到尼米捷可能已經開始懷疑你是個鵬洛客了。」


螢火蟲計畫並非一直都是尼米捷的主意,而是瑪莉,炎靈目前的總管。瑪莉是一位元素學家,她在梅列克上的貢獻使他們的公會長印象深刻。在隱匿迷宮與爭奪現世十會盟慘敗後接下來的幾個星期,巨龍注意到貝連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而瑪莉總管則提議他們嚴密地偵測他的行蹤。

因此拉爾也被任命為一個計畫的首席研究員來記錄並解釋貝連消失的原因。當然,他早就知道為何貝連會消失─因為他也是個鵬洛客同伴,花了不少時間造訪拉尼卡以外的時空。

一想到尼米捷已得知真相就讓拉爾的脖子感到緊繃,並且碰觸到他年少時的一個黑暗的痛處。拉爾在痛苦的情境下學到了要藏起他鵬洛客的那一面,而且他不想再重新體驗一次。

此外,他知道尼米捷為了要獲得這份真相會做出的可怕行徑。他是否會出於好奇而急切地剖開他找到的所有鵬洛客,或是單純地吃掉他們全部以宣示主權並消除他存在已久的嫉妒?他是否會追蹤每一位鵬洛客的行蹤,然後摧毀拉爾為了努力向上爬升並得到一個在伊捷公會裡受眾人景仰的地位而付出的所有努力呢?

而且其他公會會對這份知識做出什麼反應?

儘管危險,他立刻就答應帶領這個計畫。寧願領導螢火蟲計畫並主導所有研究方向,也不願讓某些二流化學師到處跟蹤貝連,證實其他時空的存在,然後毀掉一切。

他得承認,他是這份工作的不二人選─他的方法非常出色。一旦尼米捷將計畫交給他之後,他無法控制自己─他的心靈暈眩,劈啪地響著如何追蹤十會盟的點子。他協助設計了一個不易察覺的結界,每當它經歷到不連續現象時,例如次元旅行,就會送出一發小型的能量脈衝。一名伊捷手下已經把結界藏設在貝連的斗篷上。然後拉爾在第十區上方召喚出一座動力增幅場─也就是該區居民上個月經歷到令人厭煩又持續不停的綿綿細雨。這座毛毛雨力場將會強化追蹤結界的小型脈衝,使它轉變成頭頂上可被偵測到的閃電,同時也不會過於明顯而令人起疑。

Blast of Genius | Art by Terese Nielsen
Blast of Genius | Art by Terese Nielsen

它是個完美的系統。其他伊捷公會法師們則開始密切注意這些能夠透漏內情的閃電。拉爾直到最後一刻才想起要稍微調整他持續的風暴以減弱它的準確度,這樣螢火蟲計畫便不會立即證實鵬洛客的存在。

資料開始蜂擁而入,事態馬上就變得更糟了。


「為什麼不乾脆就告訴他?」在拉爾帶他穿過潮溼的隧道時,貝連問道。「在迷宮裡的時候,你挑釁要我把一切都告訴艾瑪拉。現在你卻不讓尼米捷知道有鵬洛客?」

拉爾停下腳步,但卻沒有看著貝連。「你不懂的,」他平淡地說道。

「我可以,」傑斯說道,聳了一邊的肩膀,「但我想我會冒著被電擊的危險。」

拉爾用手滑過隧道那長滿癬苔的弧形牆面。「你知道我是怎麼變成伊捷的一員嗎,貝連?你知道我為了找到一個歸宿而經歷了什麼嗎?我在一個小地區裡長大。充滿了小人物的小小地區。他們激勵了我的風暴魔法嗎?沒有。每個人都在刁難『雨法師』。」拉爾心不在焉地戴上他前臂護手上的皮帶。「我很快就學會要守住什麼秘密。我獨自來到第十區,我學習這裡的口音,學習這個特區─該去哪吃飯,不該在哪睡覺。我反覆學習每一個公會的歷史。我找到伊捷,並學會了關於他們的一切─我靠著尼米捷的公式來學習風暴魔法,我在公會裡努力奮鬥。我生命中最快樂的一天就是成為伊捷的一員,成為一個公會法師。」

「但你不只是公會法師。你還是個鵬洛客。」

「我的火花只不過給了我另一種失去我所努力追求的一切的方式。我是第十區的公會法師。我從骨子裡就是拉尼卡人。」

拉爾轉向貝連,然後用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胸口。「接著尼米捷宣布了巨龍迷宮,而且是誰成了十會盟?就在我付出一切爬到這個位置之後?一個局外人,一個什麼事也沒做的人。一個來自其他某處的入侵者。你隨意地走進來解開了謎題,然後你現在竟控制著我的世界的命運。你知道這讓我作何感受?」

拉爾看見傑斯在隧道的昏暗燈光下皺起了眉頭,這位心靈法師的眼睛因盤算而快速移動著。拉爾有股衝動想一走了之,就讓這位入侵者沉浸在他自己的思緒裡,但他看見傑斯的表情變了。

「你打算懲罰我,」貝連說道。「你想要毀掉我和艾瑪拉共有的一切,作為對我比你早解開迷宮的報復。」

拉爾嘆了一口氣,默默地垂下肩膀。不知怎麼地,貝連看起來同時既年輕又老成─他那被細雨淋濕的卷髮透著男孩子氣;但某些地方卻顯得憔悴,布滿擔憂的皺摺。

「我不想破壞你跟你朋友的事,貝連,」拉爾說道。

「沒關係,」傑斯說道。「就是得這樣。現在她也比較安全了。」

拉爾低頭玩弄著他的護手。「她都不記得了嗎?」

貝連抓著自己的手臂。額頭上一片平滑的皮膚皺了起來,他什麼也沒說。

「好吧,我不怪你,」拉爾說道。「就是得這樣。你問我為何不告訴他。一開始,我想告訴他。我希望我的世界了解─了解我是什麼人,以及他們也是什麼東西的一部分。如果不了解奇怪的真相,我們公會還算什麼呢?但你不了解尼米捷。這會讓他崩潰。這會使他天翻地覆。然後他就會把我們搞到天翻地覆,而且…」拉爾聳了聳肩。他往前傾,用手勢做強調。「想想看這代表著什麼,如果尼米捷─如果這整個時空─剛好在十會盟不在這個次元的時候知道了真相,貝連。想想看吧。」

貝連的視線移向旁邊一段時間。他按摩著他的太陽穴。「你不能終止這個計畫嗎?」

「就目前的進展看來,不行。巨龍要我負責它。」拉爾繼續沿著隧道走下去。「來吧,我們快到了。」

貝連像是一面有著強硬疑心病的牆。「你能不能就告訴我你要帶我去哪裡?」

拉爾用指尖摩擦著額頭模仿貝連的心靈感應術,然後擠出了兩個字:「走。吧。」


當天早晨,拉爾站在伊捷公會總部,當著巨龍的面撒謊。

拉爾移近了兩隻手掌,無心地讓弧狀電流在兩掌之間跳躍。拉爾站到一旁,正好站在尼米捷那龐大身軀投映在地板上的陰影之外,以清楚地看見他的偵測值。巨龍研究著這些數據,偵測值被投射在空中,彷彿一團被隨機放置又緩慢轉動的星辰。拉爾打算從旁講述,丟進一些來自鄉野的軼事趣聞以替這份報告增添一絲真實性。他知道這將會惹怒巨龍,並加速那無可避免的反對,但無論如何他還是想這麼做。

在他身旁,瑪莉總管驚訝地用手遮住了嘴。拉爾抬起他的眉毛─擺出了帶有些微批判意味的姿勢,或許吧,但仍可被解釋為友善─然後上下打量著她。他喜歡這位總管,但他卻想著當巨龍決定對她感到厭煩時,這會對她那幸運的職涯產生什麼影響。

尼米捷在審視這些帶著四散光點的圖表時發出了咕噥聲:一道道閃電,像數據般地被記錄下來。如果拉爾沒出錯的話,它們還不足以形成某種模式。但隨著拉爾仔細查看,他在資料裡發現了某種奇怪的現象─有太多光點了。

這下不妙了,他心想著。

「這太棒了,」尼米捷說道。「你在此已經開始展現出穩定的重複性了,查雷克。」

Niv-Mizzet, the Firemind | Art by Todd Lockwood
Niv-Mizzet, the Firemind | Art by Todd Lockwood

拉爾緊咬著牙齒。他注視著掛在半空中的閃光數據,隨著他逐漸理解,靜電也開始沿著他的脊椎往下跳躍。「這些不全是我的偵測,」拉爾說道。「這些並不全是十會盟。」

「對,它們是新出現的。」在瑪莉說話的同時,她的鏡片在眼睛上方晃呀晃的。「我和伊茲首法師帶了一團衝擊波追尋師與元素學者們,而且我們複製了你的技術。」她揮了一下手,光點閃爍著。

拉爾勃然大怒。「你怎麼可以沒諮詢過我就放出更多的探測器?」

「我們花了點時間,但我和米茲克能夠校正你的偵測法術並提升它的作用範圍。」拉爾的意思並非『解釋你是如何辦到的』,但總管對這個問題的認知卻是如此。「現在我們正在追蹤數百位市民,而且我們發現了兩個新訊號─新的螢火蟲。在我們說話的同時,我們正在追蹤他們的不連續性。這不是很偉大嗎?」

兩個新訊號。拉爾能夠在這片閃耀的圖表上看見它們的精確位置:其他往來拉尼卡的鵬洛客們。他們很快就會發現這個模式。

「炎靈,」拉爾說道。他的心跳加快。「這個偏差會破壞我們結果的正確性。它代表著威脅到整個計畫的危險性。」

「或許你的研究需要多一點危險呀,查雷克,」尼米捷說道。「但即便有了總管的延伸計畫,這還不夠清晰。我們需要更清楚的數據…愈快愈好。」

拉爾抬頭看著如鱗狀圓柱般的巨龍脖子,然後直視著他的眼睛。它們看似玻璃珠,但後方卻藏著熱氣。「是的,炎靈。」

「我們有一些點子能夠改善你的風暴增幅器的準確度,」總管說道,調整了一下她的鏡片。「當然,我們也需要你的幫助。」

「改善準確度?

「沒錯。我們在尼米斯的屋頂上架設了一連串的螺旋靜態發電機,而且用它們來測量你的風暴的傳導速率。希望你不介意我這麼說,我們發現了很大的進步空間。」

拉爾搖了搖頭。「荒謬。」

「我你說什麼?」

「靜態力場需要透過狹窄的頻寬來進行傳導,」拉爾說道。難道她正在試圖把這個轉變成進一步的升遷嗎?她是蓄意要扳倒他嗎?「多餘的發電機只會搞亂靈敏度。使用過多的能量你就會破壞平衡。」

瑪莉總管抬頭看著尼米捷。「炎靈,恐怕我無法認同首席研究員的看法。我相信要更多的能量才能衍生出我們需要的靈敏度。」

巨龍緩慢地來回看著這兩位法師。最後他看著瑪莉。「做吧。」

拉爾感覺到他們都在等他的反應。他什麼也沒說。

「發電機的調整將會很快完成,」總管說道。「我們是否能夠在明天早上與你會面以將改善項目施用於風暴上?」

拉爾抬頭看著尼米捷。巨龍露出了他的牙齒,一種可能被作為表示贊同的笑容,但在拉爾眼中卻彷彿是一道威脅的展現。拉爾可以看見在彎曲利牙上閃閃發亮的唾液。

「當然,」拉爾說道。「希望一切進行順利,然後我們將會得知真相。就在明天。」


拉爾和貝連持續走在垂掛著癬苔的隧道上。節奏般的吟誦與行進的腳步聲迴盪在他們身上。拉爾探向一座朝上通往一道沉重鐵柵欄的階梯。他把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貝連點了點頭接著便往上爬,推開柵欄並朝上翻出。貝連安靜地跟在後面。

他們從一座波洛斯駐防地附近的一條支道上冒了出來,面對著在傍晚的昏暗天色下被燈火照亮的主要通道。拉爾與貝連藏身於駐防地建築本身的一個凹陷的出入口,看著波洛斯教團的士兵們在訓練活動中行軍而過,他們的靴子濺起了許多點綴著街道的淺水坑裡的水花。拉爾瞥視著頭頂上那片潮溼的地表,然後從鄰近的鐘塔上確認了一下時間。

cardart_BorosGuildgate
Boros Guildgate | Art by Noah Bradley

「注意那個定點,」拉爾說道,朝著大街正對面的小巷點了點頭。「差不多就是這個時間。」

這兩個男人靜靜地等著,一邊聽著波洛斯教官領頭的吟誦。一陣還稱不上是雨的水滴柔和地從頭頂上那久久不散的雲層裡落下。拉爾再度確認了時間。

「我不記得我的故鄉,」貝連不自覺地低聲說道。

「什麼?」

「你談到自己在拉尼卡長大。我大部分關於童年的記憶都消失了。在我腦袋裡被剁碎成一些片段的印象。大部分我記得的事是從這裡開始的,拉尼卡。我絕不可能像你一樣根源於此,而且我承認我經常造訪其他時空。但我自認為我骨子裡也是拉尼卡人。」

一陣濃厚又刺痛的情緒在拉爾心中升起,而且他緊閉著嘴唇以免將它傾瀉而出。「該死,傑斯,那根本就不一樣,」他說道。他轉回去繼續監視著對面的小巷,但他的手卻放在貝連的手腕上,緊握了一下。

「拉爾?」

「怎麼?」

「這是你第一次不用『貝連』稱呼我。」

「嗯。」拉爾再度確認了一下鐘塔並看了看小巷。

過了一分鐘後,傑斯出聲了。「不管會不會遭受電擊,如果你不告訴我我們正在觀察什麼,我就要搜查你的腦袋了。」

拉爾皺起眉頭。「現在應該已經出現了才對。」上方的雲層無聲無息沒有出現揭祕的閃電,也沒有次元旅行的跡象。「那是我一直在追蹤的一位鵬洛客。其他參與螢火蟲計畫的人還沒有發現他。他總是在每天傍晚出現在這裡。」

「每天傍晚?」

「就跟鐘錶一樣。他抵達,在城市周圍繞了一下,然後又在天亮前次元旅行離開。」

「他是誰?」

「我不知道。人類。高大。壯碩。引人注目的眼睛。看似與波洛斯人有接觸。我還沒有機會接觸到他。」

傑斯扁著嘴。「你為什麼要給我看這個人?」

「因為很不幸地,他是個完美的模式。最清晰的數據。他的旅行非常規律,瑪莉總管與其他人將會非常容易地從他的不連續性去推算並得知鵬洛客的真相。他就是我們要瞞著尼米捷的祕密。」拉爾雙手交織,小小的弧狀閃電在手指間跳躍。「我已經關閉了追蹤他的結界,但我擔心其他人可能會發現他。」

「好吧,那麼,我們得思考這件事的邏輯性。我們需要想出一個對策來甩掉他們,找出某種方法來

明天,」拉爾打斷他的話。「明天他們將會發現他。」


拉爾沒睡多久。

「查雷克首席研究員,」瑪莉總管說道,一邊協助他攀上尼米斯公會城的屋頂。「你是否為今天的變更做好準備了呢?」

「是的,」拉爾打了個呵欠。「我會準備好擴增咒語。給我一點時間我需要為這個召喚非常多的能量。」

「一切都安排好了,」總管說道,一邊遞給他兩條柔韌有彈性,又發出嗡嗡聲響的電纜。「你可以直接插進尼米斯的供能器中。」她試著要找到他的眼睛。「還有查雷克關於我們進行的延伸計畫。我不是有意要超越自己的本分。那是你的計畫。我應該要先向你諮詢過。」

Izzet Charm | Art by Zoltan Boros
Izzet Charm | Art by Zoltan Boros

拉爾只是將電纜接在他的護手上。他的皮膚感到一陣刺痛,而且他的頭髮也豎得更挺了。拉爾不禁在能量流經他全身時感到興奮不已。他只希望他和傑斯想出的計畫能夠奏效。

「無論是哪種頻率,一旦你擴增了你的風暴,我們將能夠更精確地掌握到所有我們選擇的可能目標,」瑪莉說道。她把鏡片從一隻眼睛上推下來。「我們將會明確地知道是什麼引起了它們的空間不連續性。」

拉爾轉向城市。他讓電纜把魔法力引導到他身上,同時他施放了一道咒語。他的視野霹啪響著變成了一片白色,但他能夠感覺到上方的風暴正如波浪般地翻攪起伏。他吸了一口氣後用力吐出,一邊把手伸向空中。

「就是這樣!」他能夠聽見瑪莉說道。「它正在增強!」

拉爾聽見這個風暴的推擠盤旋,像頭正要翻身醒來的野獸。它推擠著他,但他卻推得更用力,使魔法力湧進風暴中,號令它成長茁壯。

「我偵測到某些東西了,」瑪莉說道。「繼續!」

拉爾完成了這道咒語,感覺到能量離開他的手臂並搏動著進入上方的風暴裡。他的視野變得清晰。他看見這個壯闊的風暴包圍了他,因潛能而發出爆裂聲響。他的頭髮直豎,靜電霹啪響著。屋頂四周的發電機裝置都不停地旋轉。

不管曾經發生過的一切,就是這樣的時刻讓他確信自己加入了對的公會。

Ral Zarek | Art by Eric Deschamps
Ral Zarek | Art by Eric Deschamps

一陣強風在空中盤旋,尼米捷親自登上了建築頂端。他揮動著翅膀停歇在這兩位法師旁邊的屋頂上,像是一隻前來誇耀牠的羽翼的孔雀。「你們的結論,研究員,」他說道。

瑪莉總管查看了一下測量裝置。「我們得到具有更高準確度的定位點了。」

拉爾的呼吸變得沉重,從他的護手上拆下了電纜。現在就是攸關這份計劃成敗的一刻無論是哪種結果,尼米捷都會做出回應。在頭頂上方,閃電分叉劈過天空,伴隨著震耳欲聾的雷聲。

瑪莉的表情從欣喜變為擔憂。「出了某些差錯,」她說道。「這些偵測值。它們有點奇怪。」

「怎麼回事?」拉爾問道。「讓我看看。」

瑪莉讓他看了測量裝置。「風暴記錄了一件不連續現象那是現世十會盟。但是…記錄也顯示出他這段時間都一直待在第十區。」

拉爾表現出一副用批判的眼光在研究著裝置上的亮點。「嗯。有些魔法力情況能夠套用在貝連身上…卻被風暴記錄為靜電不連續性。」

「但那也可能只是一個幻影咒語,」她說道。

「或是其他某些尋常的變動,」拉爾補充道。

「在這段期間,風暴一直都把這些變動記錄為螢火蟲訊號嗎?」

「在強度不足的情況下,看來風暴缺乏能夠分辨出差異的解析度。」

總管轉動了測量裝置上的標度盤並再度讀取數值,大感憤怒。「但我們所有數據都是以這些為基準啊。目標並非真的消失只不過風暴看不見他們。」

Niv-Mizzet, the Firemind | Art by Svetlin Velinov
Niv-Mizzet, the Firemind | Art by Svetlin Velinov

尼米捷說話了,而且聲如雷鳴。「這個方法,」他咆哮著,用一種法官在嚴厲譴責一位被告的語氣,「經證實完全無法信賴。

拉爾點了點頭。「我很抱歉,炎靈。我不應該允許其他組員調整偵測方式。我要為此負責。」

「計畫中止,」巨龍咆哮著,一邊張開翅膀拍打空氣,他的身體漸漸騰空。「如果你想立功的話,你得徹底重新思考過一遍。」

「是的,炎靈,」瑪莉總管說道。

尼米捷猶豫了一會兒,有那麼短暫好奇的一刻,他的眼睛逗留在他們兩個人身上,然後在空中轉向往雲層飛去。他的翅膀把風暴扯開了一個洞口,用隆隆吼聲使它消散無蹤。

「抱歉,首席研究員查雷克,」總管說道。「或者我應該說,公會法師查雷克。」

拉爾把頭歪向一側,像是微微地聳了聳肩。他想著要回覆說總管可能很快就會跟他一樣成為公會法師,但他決定讓她知道這大概是巨龍的工作。


昨天傍晚,一位鵬洛客躲在波洛斯駐防地的二樓偷聽著。他選擇這個地點是因為它具有能夠抵抗偵測的守護咒語,以及能夠清楚看見下方支道的視野,當時有兩個男人躲在其中並彼此低聲交談。其中一個男人身穿伊捷長袍並戴著一個銅質護腕。他認得另一位是拉尼卡的現世十會盟。這位鵬洛客帶著嚴肅的興致在一旁看著,他的兩個目標很明顯地正在監視他平常抵達的地點。從他的位置,他剛好能夠聽見他們的對話內容。

「我已經關閉了追蹤他的結界,但我擔心其他人可能會發現他,」那位伊捷法師說道。

「好吧,那麼,我們得思考這件事的邏輯性。我們需要想出一個對策來甩掉他們,」十會盟說道。

這兩位法師正在討論一個計畫,一個有風險卻又相當聰明的欺瞞,牽扯到巨龍公會長和他不熟悉的複雜伊捷風暴魔法。

「我們會把額外的探測器設定來偵測你的幻影,」伊捷法師說道。「一旦我增強了風暴,你就次元旅行到你的聖所,但你的分身早就在那裡了。風暴將會產生自我矛盾一種被記錄成與一般法術情況相同的不連續現象。那應該足以證實整個計畫是有瑕疵的。」

現世十會盟點了點頭,結束了他們的對話而且他並沒有走路離開。他反而專注了一會兒,然後消失在一陣非常特殊的波紋中。

現世十會盟是個鵬洛客。這點非常肯定。

至於那位伊捷法師,在爬下一座下水道柵欄後便消失在眼前。

這位鵬洛客撫摸著他下巴修剪整齊的鬍渣。他已經不再被追蹤了,這是件好事。而且他也得知了關於公會仲裁者的新資訊一場相當有成效的盯梢,非常值得他改變平日的行程。在最後一段波洛斯步兵吟誦消失的同時,他在鎧甲上發現了一個凹痕,於是他便捨棄了這個位置。

Art by Richard Wright
Art by Richard Wright

在「未知領域:螢火蟲計畫」中有 8 則留言

  1. 这种时候就显出高科技的好处了,话说这是万智牌背景里第一套能监控旅法师的系统吗?会不会有一天让拉尼卡的旅法师变得可监控呢?

  2. 总觉得拉尼卡这边是表面平静暗地里波涛汹涌啊,果然官方不能让杰斯过上平稳的小日子吗。有点好奇他将来会怎样掺和进奥扎奇那边。

  3. 想像一隻巨龍得知真相後崩潰的樣子
    =================================
    總管:[實驗結果大成功!是個外來種!]

    尼米捷:[現世十會萌居然是個外來種!,天殺的!這不是不十會萌!不是十會萌!]
    (在拉尼卡的街道地上亂滾)

    拉爾:[傑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