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領域:全面較量

發表於 分類為「未知領域, 翻譯文章

原文出處: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ncharted-realms/drop-drop-2015-05-20
原文作者:Kelly Digges
翻譯作者:洛伊德


人魚鵬洛客奇奧拉在塞洛斯環境與天賜英雄小說期間來到了塞洛斯。她曾經─現在也是─在許多世界裡尋找最巨大的居民。奇奧拉希望能回到她的故鄉贊迪卡,藉由她新召喚的盟友們來對抗被稱為奧札奇並不停吞噬世界的生物。但她在找到值得用來戰鬥的武器之前不會回去。

奇奧拉在諸神靜默期間抵達塞洛斯,一段塞洛斯諸神因受到魔法阻隔而無法干預人間事物的時期。她充分利用了這個時空背景,一開始偽裝成海神塔薩的化身,接著是傳說中的領航員卡萊斐。被稱為屈東的本地人魚,迫切地尋求任何他們的神回歸的跡象,因此他們有許多人便接受了奇奧拉的說法。

同一時間,艾紫培提瑞與金鬃阿耶尼正在尋找通往尼茲的路以阻止擢升的鵬洛客神謝納戈斯。他們找到了卡萊斐的船,季風號,但他們需要一位領航員。「卡萊斐」很快地出現了,並且三人便出發前往克羅芬斯位於世界邊緣的殿堂。然而,就跟卡萊斐她本人一樣,他們的旅程並不像表面所呈現出的樣貌。季風號是一隻生物,而牠─不是奇奧拉─知道通往世界邊緣的路。奇奧拉心中有一個不同的目的地,並催促季風號將他們帶往傳說中失落的城市阿瑞美提─她知道它並不是一個地方,而是背上蓋了一整座城市的龐大生物。

小說天賜英雄跟隨著艾紫培與阿耶尼的腳步進入尼茲,拋下了奇奧拉的故事。當我們最後一次見到奇奧拉的時候,她正陷入與塔薩本尊的戰鬥中,而且那場戰鬥的結果仍屬未知─直到現在。


 

季風號的船頭停靠在一座廣大的廢棄城市外緣時,奇奧拉的心怦怦地跳著。表面上這片土地給人的印象不錯,如果你沒仔細看的話,但它卻太過陰暗,太過有彈性。她朝向還滴著水的華麗建築皺了一下眉頭,像藤壺般地緊貼在這個巨大的弧型表面上。怎麼會有人把偉大的巨海獸阿瑞美提錯認為一座海島呢?

人類艾紫培問了有關克羅芬斯殿堂的事,而那位貓人則回答了她,但奇奧拉卻完全沒在聽。終於!

「歡迎來到阿瑞美提!」她大喊著,跳下船來到了這個柔軟、順服的表面。「沉沒的遺跡!終於,我找到他了。」

「他?」艾紫培問道。他們還不了解。儘管如此,但她跟那位獅族,阿耶尼,都還待在季風號上面。

「你不是卡萊斐,對吧?」阿耶尼問道。

「差的可遠了,」奇奧拉回覆道,對著他微笑。

這位貓人一路上都在懷疑她並非她宣稱的那個人,但他還是登上了季風號只因為她有他想要的東西。他們利用她來到達尼茲,而她卻利用他們來找到阿瑞美提。現在她在這裡了,他們便能接管季風號然後出發前去送死。這就像是一場交易。每個人都得到他們想要的。

Kiora, the Crashing Wave | Art by Tyler Jacobson

在他們身後,波浪開始變得洶湧,接著從海面下的深處傳來了一段急促的聲音。

好吧…並不是每一位。那麼,最好趕緊動身。

「你到底是誰?」阿耶尼問道。

「你可以叫我奇奧拉,」她說道。她根本懶得提到自己是個鵬洛客;很明顯地他知道。而且艾紫培也不太可能是個塞洛斯的名字。所以她並不是唯一一個隱藏自己身分的人吧,不是嗎?「我需要季風號來找到阿瑞美提。沒有你們我就無法辦到。祝你們往尼茲一路順遂。」

「但世界的邊緣在哪?」艾紫培問道。

「問這艘船吧,」奇奧拉轉過頭來說道。

塔薩接近了。阿瑞美提將會等待,而且她也不再需要這些路行者了。她需要的是盟友。

奇奧拉施放一道咒語來協助她游泳,伴隨著霹啪聲響,她的手臂在潛入水下的同時變長了。在海水從四周將她包圍之前,她見到的最後一個場景就是那隻巨大的眼睛─海神塔薩的多種偽裝之一─湧出水面,先把她那可怕的注視集中在她身上,然後是那兩位路行者。叛徒艾紫培,人們是這麼稱呼她的。奇奧拉未曾真正了解她的罪行的細節─當你以神的身分自居時,你不必問太多問題─但希望艾紫培的存在能夠吸引塔薩的憤怒足夠長的時間以便奇奧拉有所準備。

Thassa’s Ire | Art by Chris Rahn

她向下潛,一直深入,細長的身軀推動她穿越水流。變得愈來愈黑暗、冰冷,而且更加寂靜。水壓變得非常龐大,經過鰓的水流更是驚人地寒冷。她能感覺到有巨大的形體在她的周圍移動,但卻什麼也看不見─那是全然的黑暗。正當她想著可能要回頭的時候,她的手掌卻停在冰冷又寂靜的海床上。她暫停了動作,頭下腳上,有那麼混亂的一刻想像著自己正懸吊在深海的天花板上,這就樣危險地懸掛在幾千呎的海洋以及剛毅不屈的海面上方。她露出微笑,然後開始一道咒語。

她朝外送出一道能量脈衝,召喚她能感覺到就在她四周移動的巨大動物。這些是在她剛抵達時還未找到過的生物─深海中真正的巨物,被塔薩藏在深海裡─就像小牛,或是鮪魚。但她現在已經找到牠們了。她在塔薩神祕的海洋裡,而那位神她自己,雖然就在附近,卻分心了。聽我說奇奧拉對著巨海獸與海怪說道。注意我。我不是你們的主人。但是我將會讓你們自由。

牠們在她周圍的深海裡挪動軀體,從沉眠中醒來。一個個發出螢光的亮點開始出現並緩慢地增強,使昏暗的深海籠罩在怪異的藍色與綠色光芒中。幾丁質的骨板相互摩擦,爪子張開,並展開了瘦長的身體。牠們正在聽著。

但那個?那才是簡單的部份。

延伸跨越無盡盲界,她聚集了每一隻她認為是屬於她自己的深海野獸的精華。她一個接著一個將這些精華拉向她,並將它們顯化於塞洛斯的海洋中。品系廣泛。新的形體從黑暗中出現,而刺耳叫聲與低沉咆哮則傳達了挑釁的訊息。新來的與原生種不停地盤旋猛咬,彼此探查,互相測試,試著要找出尊卑次序。很好。

你們已經睡得太久了,奇奧拉向他們送出一道意念。你們醒來了。你們感到飢餓。你們是我的。向上衝吧,好好大吃一頓!

牠們急切地湧向她的周圍,一團由血肉與幾丁質構成的颶風。她抓住了一條擦身而過的巨蛇的脊骨,牠有著又長又直的角,並靠在牠的背上以攀升到水面。牠並非塔薩的手下之一,以防萬一這會成為重點。不需要再花費任何她自己的力量,尤其當這些絕妙的生物們擁有如此多力量的時候。

奇奧拉不再知道應該向誰祈求好運了。這麼多年來,她私下曾向寇希祈禱,向贊迪卡人魚的詐術神祈禱。她從未想過自己是個詐術師,一位寇希教派的虔誠信徒,但她卻向祂祈禱。而且她默默地鄙視著那些崇拜伊美黎和鎢拉這類無用傀儡的虔誠崇拜者們。她知道的真少呀!這些神都不是神,而欺瞞者寇希也被揭露是個冒牌貨,帶著可怕的諷刺─一種對於奧札奇泰坦寇基雷的扭曲的記憶,在一位智障的低語遊戲中被傳承下來。伊美黎和鎢拉,同樣地,被證實是可怕又虛假的;

寇希,至少從未偽裝成美善。或許這也是她不再害怕神的原因,也解釋了她為何想跟憤怒的海神唱反調。向神祈禱,她這麼推論,是給那些從未對抗過神的人做的事。

她身邊的海水變得清澈,最後她終於能夠看見她召集的艦隊,來自不同世界的巨大生物們精準如魚群般地一起游動。牠們整群衝破海面,奇奧拉則在巨蛇背上激動地呼喊著。在遠方,她看見了以屈東型態現身的塔薩,正站在季風號的甲板上。她勃然大怒─即便她不再需要那艘船,即便她很樂意讓艾紫培與阿耶尼搭乘牠到世界的邊緣,但如果她讓塔薩得到牠的話,她就完了。

Godhunter Octopus | Art by Tyler Jacobson

她用念力驅使了一隻漆黑又布滿藤壺的巨型烏賊升起到船旁邊的海面上。季風號焦躁地在海面起伏晃動。阿瑞美提已經受夠了這些次等海怪們的推擠,於是便沉入了海面下。無所謂。她會找到他的。但她得先對付塔薩。

塔薩走下了季風號的甲板,接著巨浪將這隻船型巨蛇往空中拱起,而艾紫培與阿耶尼則緊抓著牠。很明顯地他們已經說服塔薩來幫助他們,或至少把他們送走。奇奧拉希望他們成功。對路行者來說,他們看起來沒什麼問題。而且她看得出他們的任務非常值得一試。她迅速地朝他們揮了揮手道別,看著他們乘風破浪消失在空中。

塔薩在半空中變回一顆巨大的眼睛並懸浮在海面上,朝奇奧拉飛來。當她變換身形時海水在她周圍盤旋─一顆眼睛,一個水龍捲,一群海鳥,最後是她的屈東形態,手裡握著代表著她的海洋霸權的招牌武器雙叉戟。這…將會是場硬戰。

海水翻騰。有更多巨海獸湧出,從整個塞洛斯的海洋被驅策而來,回應著塔薩的呼喚。在遠方,阿瑞美提衝破了海面,他的黑色身體既流暢亮麗又難以置信的龐大。甚至連其他巨海獸們在他身旁都變成了小魚。他俯衝回海中,大海也為之震動。他太完美了。但是目前,他也站在塔薩那邊。

「你永遠無法得到阿瑞美提!」塔薩大喊著。

奇奧拉笑了。

Thassa, God of the Sea | Art by Jason Chan

她把她的泰坦們召喚到身邊,而塔薩也做了相同的事。塔薩對海洋本身擁有更廣大的支配權,因此奇奧拉便專注於穩固好自己擁有的一小部分,並讓海神過來找她。她將她的巨海獸們排列在她的四周。

塔薩跟她的隨從在一片巨浪中升起,而塔薩的雙叉戟則筆直地指著奇奧拉。一波鹹水與血肉的浪潮闖進了奇奧拉的軍團。奇奧拉騎乘的巨蛇弓起了背不停扭動,猛咬著用強壯黏滑的觸手纏住牠的巨大章魚。牠在章魚身上咬出許多參差不齊的洞口,然後這隻龐大的生物便落入了海浪中。

在遠方,在巨蛇們猛烈擺動形成的一團混亂外圍,奇奧拉看見許多顆頭從海裡冒出來─十幾顆,然後數百顆。屈東!他們怎麼會大老遠跑來這裡?

「歡迎光臨,我的孩子們!」塔薩咆哮著,聲音撼動了奇奧拉的骨頭。「見證這個冒牌貨的隕落吧!」

是她把他們帶來的,用了她相當的力量把他們拉過了大海,只為了讓他們看見她跟奇奧拉的戰鬥。只是出於驕傲嗎?或是…有這個需要?

「你是拿我來殺雞儆猴嗎?」奇奧拉大喊著,相信海神她自己能夠透過這些波浪聽見她的話,而不是越過它們。「有什麼關係呢?難道他們對你的信仰變弱這麼多嗎?」

「我會把你碾成砂粒,」塔薩說道,一道從海洋本身爆發出的聲音。

她需要他們的信仰嗎?難道奇奧拉奪走了對她的信仰嗎?那就是這一切的起因嗎?如果奇奧拉這一路來到阿瑞美提的小小偽裝實際上已經弱化了塔薩的戰鬥力…那滋味將會有多美好呀!

奇奧拉的巨蛇往前衝刺穿越了許多巨型屍體以及令人窒息的觸手,但目標並不是塔薩,而是阿瑞美提。塔薩得打敗她才能贏。奇奧拉只需要跟那隻巨海獸形成連結。她緊抓著巨蛇,試著要在把力量借給她的軍團以及為即將發生之事保留一些力量之間做平衡。

Serpent of the Endless Sea | Art by Kieran Yanner

巨蛇不停衝刺扭動,有時在海面像隻河流蟒蛇般地游動,有時則潛入海中,甚至躍出海面─任何能夠穿越的方法。而且她正在穿越。塔薩擁有塞洛斯所有的巨海獸,扣除掉少數被奇奧拉收買的。但奇奧拉卻擁有來自許多世界的泰坦,塔薩從未見過的東西,甚至從未想像過。牠們有許多都比塔薩最大的孩子還要巨大,除了阿瑞美提。慢慢地念頭開始浮現:她即將獲勝。

阿瑞美提衝破這場爭鬥,一口將奇奧拉的異界巨海獸們咬成兩半或是整個吞下,並只把她從塔薩那裡奪來的巨海獸們推到一旁。他是無法阻擋的,絕不可能。他至少跟寇基雷一樣巨大。

塔薩騎在阿瑞美提上方,不需抓著任何東西,一手拿著雙叉戟,在他一路突圍的同時輕鬆地待在他的背上。奇奧拉的小小巨蛇,約一百呎長,在他的面前相形見絀。塔薩露出了笑容。

「現在你將學到,」她說道,用著相同被放大的聲音,「挑戰我的下場。」

「非常樂意教導你的追隨者們這是如何辦到的!」奇奧拉大喊著。

就是這樣。奇奧拉伸出手並把她擁有的每一分力量灌注到阿瑞美提那古老又呆滯的思想中。她感覺到她其他的巨海獸們開始鬆動,看見有些還加入了塔薩的陣營。無所謂。什麼都無所謂了。除了他以外。他張開了巨大的嘴巴,大到足以將她與她的巨蛇一口吞下。

她與塔薩是前所未有的接近,或許只相隔一百碼,無論是透過魔法或神性或只不過是一種過度的想像,奇奧拉能夠辨認出神明臉上的每一分憤怒。

通常她不會試著把一隻動物從對牠發號施令的人手上強行奪走。這真的不是她的專長。她正在進行的並非真正的心靈魔法,更像是…本能魔法。而且比起其他人,她更了解海洋的本能。

你不是我的,她對他送出意念。你不是塔薩的。你屬於你自己。而且我需要你的幫助。你會回應我的召喚嗎?

他再度闔上了血盆大口,而且有那麼一刻她大膽地期望著。來我這裡,她驅使著他。我需要得到你的意識。

什麼都沒發生。他們周圍的混戰漸漸安靜下來,有太多奇奧拉的盟友被殺害或是改受塔薩指揮。過來吧。

「你這個可憐的笨蛋,」塔薩的聲音隆隆作響。「你真的想從海神手中偷走一隻巨海獸嗎?」

接著奇奧拉自己的巨蛇在她下方扭動著,翻轉向另一側。牠以一道弧線越過了正在打鬥的動物們,然後用驚人的速度下潛並往外側游去…

…游向那些聚集的屈東們。

「不要!」奇奧拉大喊著。但她騎乘的巨蛇已經不受她指揮了。

她只能夠看著巨蛇撈起滿口不停叫喊的屈東,然後一口吞下十幾個。

「你們看到了嗎?」塔薩如雷貫耳的聲音傳來。「她根本不在乎你們!她無法傷害我,所以她就對我的信徒出手。」

在奇奧拉後方,她半數的巨海獸已經轉而敵視她,甚至是那些來自其他世界的。

塔薩舉起雙叉戟,朝奇奧拉和她的巨蛇送出一波滔天巨浪,打算吞沒他們並「保護」她的追隨者們。在波浪快速朝他們衝來的同時,巨蛇把身體後仰到海面上。塔薩打算在浪潮抵達前讓牠多吞一口她自己的追隨者們,只為了想證明些什麼。

奇奧拉因憤怒而全身顫抖。她把雙手壓在巨蛇巨大的背部並用意志移開,把牠放逐到牠來自的乙太之中。她同時送了更多其他的巨海獸離開,也就是那些開始敵對她的。她下方的巨大軀體在一陣藍綠色光芒的閃爍中消失,而奇奧拉則像石頭般地朝海洋俯衝而去,伸展她的身體以將笨拙的墜落轉變為順暢的潛泳。

Voyage’s End | Art by Chris Rahn

令人驚恐地,海水開始退去。塔薩的雙叉戟發出耀眼強光,同時使海水往後退形成了巨大的碗,某種介於漩渦和競技場之間的狀態。剩餘的巨海獸被推到逐漸增長的海水外側,四處盤旋,而塔薩的追隨者們則變成沿著陡峭的環狀海水牆面排列的觀眾。

「背叛的代價!」塔薩大喊著。現在她的追隨者們開始替她歡呼。

奇奧拉往下墜。她延展身體,不再是下潛而是墜落。她感覺不到她的軍隊。塔薩已經擊敗牠們,將牠們驅離,或是把牠們從她手上奪走了。阿瑞美提撤回到深海裡。在奇奧拉下方,一座只有空氣的井就這樣敞開在空白又無情的海床上。

她不認為塔薩會讓她撞上海床─很明顯地海神想要賣弄一下─但她不願冒任何風險。她將魔法投向了新露出的海床,而且做了件塔薩辦不到的事:她自從未見過太陽的海床上拉出了樹根與藤蔓,新生枝芽在一陣劈啪聲中急促地綻放出生命。她閉上眼睛,身體蜷成球狀,然後高速撞上了一片碧綠的護墊,最後頭下腳上地停在一團糾結的藤蔓上,距離泥濘的地面只有幾呎。

她露出笑容。至少,她還活著。這是個好的開始。

Harrow | Art by Rob Alexander

在她從藤蔓掙脫之前,一波由海水泡沫構成的許多貪婪的手沖刷過她的迷你森林,將依然翠綠的樹枝扯斷,撕裂藤蔓,並將她拉出了這片蔥鬱的草木。這些由海水變成的手使她跪在海床上,塔薩的競技場就矗立在她四周。在她身後,水牆突然向前激湧淹沒了她的森林。

她站起來,手臂和腳都覆蓋著灰色的泥漿。後方的海水形成一面幾乎是垂直的牆,裡面的海水快速流動以致於她的視線無法穿透它。她的周圍升起了四面被削平的巨大岩石,彷彿是某種巨蛇的牙齒,儘管她很確定它們不是。塔薩的競技場變成了一座階梯劇場。塔薩沿著對面的斜牆降臨,從一道純淨的海浪上滑下來。屈東聚集在他們的神周圍,從海水牆面上探出頭來,一張張沉默又不滿的臉孔。

「你帶領我的人民誤入歧途,」塔薩說道,她的聲音迴盪在廣闊的海床上。「你竊取了我的孩子們。你玷污了我虔誠信徒卡萊斐的名字,並且還協助叛徒艾紫培完成她的任務。」

你也是啊!奇奧拉這麼想著,但她卻懶得說出口。她的軍隊已經消失。阿瑞美提也回到了深海。她曾經懷抱著很高的期望。但這場戰鬥已經結束了。

她衝向湍急的水牆,希望能逃脫夠久的時間來次元旅行。

塔薩拋出她的雙叉戟,而它用驚人的速度航行過空氣,在朝她飛去的路上也一邊縮小了體積。奇奧拉在空中扭身,但雙叉戟卻跟著她移動。它猛烈地撞上她,並將她固定在四散於海床上的其中一顆岩石上,它的叉齒則緊貼著她的脖子。她靠在岩石上,頭昏眼花,雙叉戟如珊瑚般的表面則緊壓著她的喉嚨。

Bident of Thassa | Art by Yeong-Hao Han

「真是可悲,」塔薩說道,她的雙腳踩在流動在她面前遮蓋了泥濘的清澈海水地毯上。

奇奧拉用雙手繞住雙叉戟的握柄並往外拉,但它卻文風不動。她感到窒息而且掙扎了一下,然後全身癱軟。她開始聚集魔法力準備施放最後一道急迫的咒語,並試著不讓塔薩停止說話。

「你說得對,」她喘著氣說道。她聽見自己的聲音越過河床傳到了聚集的屈東之間。「我是個笨蛋才自以為能夠打敗你。」

「噢,你這麼說還真仁慈呀!」塔薩笑了。她走向奇奧拉,海水地毯在她面前延展以使她那神聖的雙腳永遠不會觸碰到泥濘的海底。「一個頭腦簡單的屈東也願意承認惹毛海神是不明智的事,何況我還統治了尼茲底下的每一座海洋!」

「還有更多你不知道的海洋,」奇奧拉說道。塔薩皺了一下眉頭並比了個手勢,然後雙叉戟便更往岩石推進。奇奧拉喘不過氣,變得安靜下來。

現在塔薩非常靠近奇奧拉,她彎下身體,接著用宛若浮冰般既冷淡又陰鬱的聲音,只說給奇奧拉聽。

「那是什麼意思?」她問道。

「謝─」奇奧拉說道。她的視野開始搖晃。「謝─」

塔薩不屑地揮了一下手,接著雙叉戟鬆開了奇奧拉的喉嚨。奇奧拉的雙手仍緊緊地繞在它的握柄上。

「謝謝,」奇奧拉低聲說道。

「為了什麼?」塔薩問道。「一堂謙遜的課嗎?」

奇奧拉那安靜又急迫的咒語達到了它的頂點。

「雙叉戟,」她壓低嗓子厲聲說道,然後熔化進入了虛空之中,塔薩的武器還被緊抓在她的手裡。在她溜進世界的縫隙之前聽見的最後一樣東西,就是來自一位憤怒神明的痛苦吶喊。

在遙遠的空間裡,奇奧拉抓緊了她偷來的獎品並大笑著。

在《未知領域:全面較量》中有 10 則留言

  1. 塔薩的叉子被帶走這點子很酷,不過要出新卡可能有點麻煩
    傳奇結界神器→OUT 官方不可能自找麻煩
    藍色傳奇神器→機率很低 有色神器問題也不小
    無色傳奇神器→沒問題,但是就沒有水系武器的fu了

    1. 我想他們不會再幫雙叉戟出新卡了,
      下次看到雙叉戟,應該就是在奇奧拉新牌的插畫裡了。

  2. 可以期待再戰贊迪卡的奇奧拉拿雙叉戟登場了~

    偷到傳奇結界神器是很棒拉
    可是奇奧拉,那個巨海獸呢?
    所以我說那個巨海獸呢?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