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領域:堅毅不撓

發表於 分類為「未知領域, 翻譯文章

原文出處: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ncharted-realms/unbroken-and-unbowed-2015-04-22
原文作者:Kelly Digges
翻譯作者:洛伊德


薩坎沃經歷了一趟奇異的旅程,而他的探索之旅也幾乎來到了尾聲。他穿越時間,改變了過去,並回到一個因他的作為而轉變的現在。他遇見了舊敵與老友,卻沒有一個人記得他。他正在尋找娜爾施,她的犧牲使他能夠改變過去,但在韃契卻怎麼也找不到她。

現在,他必須找到現存唯ㄧ一位或許能夠幫助他明白的人:靈龍烏金,薩坎在一千多年前將他留在晶石繭裡沉睡著。


 

薩坎的翅膀在榮耀的飛行中伸展,在韃契的樹叢與草原上翱翔。在龍型態下他能夠嗅到幾哩內每一條龍的氣味,發現他的人類眼睛無法看見的細節,並感受將他帶往空中更高處的上升熱流。在龍型態下他想著是否他真的曾經身為人類,以及為何他會想當個人類。

朱高仍活著,但已改變。薩坎憎恨的敵人已經死了─不只是死亡,更好也更壞,無法被救贖或報復。朱高已經被一個跟隨一條龍並敲鐘的卑下生物所取代。斷踝鬼怪還活著,但有了不一樣的名字,一個不一樣的人生。她沒死反而活下來了,但她卻不認得他。

烏金還活著,但仍在休眠,因薩坎自身的行為而被鎖住。他的生命力仍在晶石監牢的中心搏動著,維繫著龍族誕生的風暴。古代的輝煌龍長老們看似也存活下來了,從輝煌的野獸提升為掌權者。

Plains | Art by Florian de Gesincourt

每個人都活著,看似如此,除了兩個人。薩坎。還有娜爾施。她在哪裡?他在哪裡?他現在是什麼,就在時間洪流對岸的此地?

烏金會知道。烏金必須知道。

在他前面好幾哩遠的地方─靠近烏金休眠的峽谷,他想著─一道白藍色的光芒急馳向空中。它欣喜地飛昇,就像是第二顆太陽般耀眼,接著便再度下降,而且薩坎看不見它落在何處。那可能是?烏金…醒來了嗎?有人放他出來了嗎?他是自己脫身的嗎?

一種深深埋藏著的猿猴本能,催促著他朝向烏金的峽谷前進,加速,奔跑。但在空中,直線並不是最短的路徑,而且還有許多阻撓的空氣。他的龍族心智非常清楚,於是他終於學著聽它的話。他盤旋並讓熱氣把他帶往更高的地方。

從那樣的高度,一路漫長的滑翔將會帶他來到峽谷,以及真相。


 

當太陽爬升到天頂時,峽谷也映入眼簾。因頭頂上的天空而目眩,直到攻擊者來到了面前他才發現。

鬼魅般的巨龍,拖曳著藍白色霧氣,從上方朝他俯衝而來,並在最後一刻轉向。一波熱浪沖刷過他,沒有火焰的火。烏金!這波熱浪幾乎沒燒傷他的鱗片皮膚,而且這條鬼龍也從未實際地觸碰到他。他盤旋在隔著幾個身長之處,雖然安靜卻具有威脅性。牠完全沒有氣味。

Scion of Ugin | Art by Cliff Childs

薩坎發出咆哮,介於一頭憤怒的老虎所發出的噪音以及一種短促的龍語「別擋路」之間。他噴出一道明亮的火焰來強調他的立場然後繼續向前飛行。

很快地有其他同伴加入了這個鬼魂。薩坎加速往峽谷衝去,同時被六隻這種鬼魅生物騷擾,並趕過了牠們吐出的純粹之火。然後,就像在一瞬間,牠們全部轉身離去,衝進了雲堤,牠們透明的身體消失在雲霧中。一轉眼他就看不見牠們的蹤跡了。

他飛越峽谷上方,四處搜尋著這些幽靈般的龍的跡象。當他抵達時曾見過的晶石結構體已經坍塌,成為比他當初從烏金之眼帶來的斷片還要小的碎屑。峽谷底部堆滿了精巧的灰塵以及刻著符文的碎石。沒有屍體,沒有骨頭。他的龍心跳得更加劇烈。烏金活下來了。

薩坎在落下的同時變身,輕盈地用人類腳掌降落在一片晶石碎屑上,他的翅膀則縮小並摺疊收起。

Sarkhan Unbroken | Art by Aleksi Briclot

在那裡,峽谷的盡頭,一座發光的形體高聳矗立著,翅膀向左右延伸。烏金正背對著薩坎,面向峽谷山壁,被更多的靈魂守衛們所環繞。投映在他面前岩壁上的是來自整個韃契的景象。外型流暢優雅的歐祝泰龍族翱翔在他的部落的高聳寺院之間。一群野蠻的戰士們馳騁過草原,跟隨著巨龍寇安甘那一團模糊的閃電。一條身體肥厚的巨龍盤踞在一座陰冷潮溼的宮殿裡,全身蓋滿了珍寶並有僕人隨侍在側。薩坎曾經在過去的韃契裡見過的,那些有著分叉犄角的巨龍正朝向赤裸又冒著蒸汽的山脈俯衝。全副武裝的人形生物在既尊貴又擁有厚實胸膛的龍群警戒注視下行軍上戰場。甚至也有薩坎他自己的影像,站在峽谷中。

烏金轉身,他的靈魂守衛們分開到兩旁。他非常耀眼,明亮,一個投射在血肉與霧氣中的巨龍形象。

「請原諒我的守衛們,」烏金說道。「牠們太過熱心了。我一注意到你的出現就叫牠們退下。」

「你…知道我嗎?」

烏金笑了。

「是也不是,」他說道。「我知道你做了什麼。我還欠你一個道謝。而且你也欠我一份解釋。」

薩坎張大了眼睛。

「偉大的烏金…」他說道,「我來此是希望你能夠向我解釋這一切。我怎麼會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我還能夠回答什麼問題?」

「我已經沈睡了一千年,」烏金說道。「你或許是唯一一位真正了解這裡發生過什麼事的人。你是誰?我的世界發生了什麼事?像這樣─」他打開手掌,然後一塊晶石斷片便從碎石堆中升起並漂浮在他的手掌上。不是一般的斷片─而是那塊斷片,薩坎從烏金之眼帶來的斷片,經過這些日子還依然完好無缺。「─穿越時間回到過去,要如何從一千年前回到這裡?」

薩坎目瞪口呆。

「那麼你早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完全不是,」烏金回覆道。「我只是套用邏輯。」斷片開始搏動。「它來自贊迪卡的烏金之眼。特別是這塊石頭,它來自烏金之眼的內室,而且只能夠在烏金之眼開啟時才能被移除。若這件事發生在我被…擊敗之前,我立刻就會察覺到。我知道在多重宇宙中沒有任何力量能夠阻止我的感應。因此,這一定是後來才發生的。」

烏金挺直了身體,從四十呎高之處往下注視著薩坎。

Ugin, the Spirit Dragon | Art by Raymond Swanland

「但我的問題還在,」他說道。「你是誰,鵬洛客?你是如何得到這塊石頭的?」

「我的名字叫薩坎沃。」

沃被遺忘了,薩坎被禁止了,但不會有疑問,現在不會。那就是他的名字。

「薩坎,」烏金說道,帶著些許愉悅。偉大的可汗。他朝峽谷壁上的影像比了個手勢,那包含了整個韃契。「他們臣服於你?」

「…不,」薩坎說道。「但我也不臣服於任何人。」

「繼續。」

「我來自韃契,」薩坎說道,「但我的韃契卻是一座墳墓─一座龍族的墳墓,被遠古的可汗們獵捕殺戮殆盡。你死了,烏金。我看見你的屍骨,就在這座峽谷中。」

烏金無動於衷。

「你向我說話,」薩坎說道。「你的靈魂…在對我說話。向我低語著龍族的榮光。告訴我對於這個世界的懷疑─墮落,謬誤,缺乏─是真實的。我並不知道你是一位鵬洛客。我只知道你是一個鬼魂。我自己的鵬洛客火花在一陣火焰激流中點燃。我離開了韃契,而你的聲音消失了。我找到龍群,值得我崇敬的偉大野獸─特別是因為他們不知道或是不在乎這份崇敬。然後…然後我找到一條接受這份崇敬的龍,而且我愚蠢地投身於他的計畫中。他派我去烏金之眼。」

「誰?」烏金說道。

「你必須了解,」薩坎說道,「當時我並非處於正常的心智之下。他不是我所想的那樣,而這個念頭破壞了我,使我屈從於他的意志。」

「誰?」

「…尼可波拉斯,」薩坎痛苦地說道。

Cruel Ultimatum | Art by Todd Lockwood

烏金舉起一隻手,接著一團能量光球突然出現在薩坎周圍。他推擠光球,但它卻十分平滑、溫暖而且又非常堅固。烏金脖子上的符文開始發出耀眼光芒。

「波拉斯派你去烏金之眼?」烏金說道。「為什麼?」

「他想要…」薩坎遲疑了,在因瘋狂而扭曲的記憶中搜索著。「他想打開它,放出吞噬者們。他從未告訴我原因。」

烏金頸部的皺摺發出了強光。

「如果是他策劃釋放奧札奇,那麼他比我印象中還要更不謹慎呀。」

「他醉心於權力,」薩坎說道。「他曾經跟神一樣,他是這樣告訴我的─但不再是了。他想要奪回那個力量。」

「那你呢?」烏金問道。「你想要什麼,薩坎沃?」

「永遠地擺脫他,」薩坎說道。「有一天要讓他付出代價,為了他對我做的事。還有對你。」

烏金揮舞了一隻利爪手掌,光球就這樣消失了。

「所以你前往烏金之眼。還有其他人嗎?」

「是的,」薩坎說道。「一位烈焰術士,還有一位心靈法師。兩個都是鵬洛客。我們互相打鬥。那位烈焰術士用來擊敗我的東西是…」恍然大悟。「你自己的火焰啊,烏金。不知怎麼地她也知道。」

「非常有趣,」烏金說道。「但你還活著。」

「他們沒有強烈的欲望要與我戰鬥。我一被制伏後他們就逃走了。當我醒來時,我再度聽見你的聲音。烏金之眼已經開啟。我把晶石斷片帶回去給波拉斯,然後告訴他你曾對我說話。他告訴我他已經殺了你,還說到關於某個…某個保險裝置的事。然後他就把我打發走了。」

「那麼你就來到了這裡?」

「這裡,但不是此處,」薩坎說道。「我回到我的韃契,一個可汗與龍骨的韃契。你的聲音變得更強大了,催促著我來到這座峽谷。我藉著一個朋友的幫助…來到了峽谷。你的死亡製造了某種…時間的漩渦,把那一刻與現在連結在一起。當我踏入之後我回到了過去,在龍群滅絕之前,並傾斜了歷史的天平。然後我發現自己身在此處,真的在這裡,在一個被我自身行為改變的世界。」

「你知道在我倒下之後發生了些什麼嗎?我已沒有時間去研讀歷史。」

「知道一些,」薩坎說道。「巨龍風暴從未止息。龍族從未滅絕。可汗衰亡。有五位龍長老取代了他們的位置。龍王們主張他們統治這個世界的正當地位。曾經是部落與龍族對抗,現在龍族和部落已合而為一。」

烏金轉向峽谷山壁,看著龍族與人形生物並肩作戰的景象。薩坎面露怒容。烏金曾是他的嚮導,他的親信…唯一一位相信他能夠改變世界的角色。烏金曾經知道。但這個烏金看似並不知道一切。

「我已經回答你的問題了,」薩坎說道。「你會回答我的嗎?」

烏金轉向薩坎並點了點頭。

「垂死,對我說話,送我回來…」薩坎說道。「你真的不記得任何一樣嗎?」

Tormenting Voice | Art by Volkan Baga

「我記得的最後一件事,」烏金說道,「就是你和你的晶石斷片,在波拉斯把我扔下之後。然後我沉睡了。時間流逝,但我無法說出過了多久。我熟睡著…而且我復原了。我的一位盟友,既是個吸血鬼也是鵬洛客,叫醒我並告訴我『發生在烏金之眼的蠢事』。他的意思是你跟另外兩位,儘管我不確定他知道這件事。索霖馬可夫─你認識他嗎?」

薩坎搖了搖頭。 困惑開始支配;他腦袋裡的夥伴並非烏金…或者不是這個烏金。

「如果不是你的話,是誰在對我說話?」薩坎問道。「那位幫助我來到這裡的朋友─她在幫忙的過程中死去了。她現在在哪裡?她過去是誰?她現在是誰?因為我的緣故一整個世界都消失了,烏金。雖然我並不喜愛它,但它是我的家啊。那個韃契怎麼了?」

「它消失了,」烏金說道。「她也離去了。不只是離去─你記得的世界從未存在過,而且它的人民遭遇了非常不同的命運。而在烏金之眼向你說話的是某個從未死去的鬼魂。很有可能是一個被你帶去那裡的鬼魂。或者只不過是一道聲音。」

「不同的命運…」薩坎說道。「我曾遇過那些看似是我認識的人,不管是朋友或敵人。但他們都不認得我。就好像我從未誕生過。但怎麼可能呢?如果我從未誕生,那我是從哪來的?是誰去了烏金之眼?是誰救了你?」

「是你啊,」烏金說道。「烏金之眼存在於你的過去,這個晶石斷片的過去。你去到那裡,回到了韃契的過去,並使用這個斷片來救我。它一定有發生過,否則將不可能出現改變。無論當我死去以後產生什麼情況─無論我的靈魂做了什麼使你回到過去─它只會影響韃契。這表示你,薩坎沃,形體完備地從一道陰影中踏出,來自一個未曾存在之處。」

「那麼在這個世界的歷史中,我從未誕生過,」薩坎說道。突然明白了。「我在某一天突然從天空中出現…就像是一條龍。」

Dragon Tempest | Art by Willian Murai

「我猜是如此,」烏金說道。

「所以我現在是個奇珍異品了,」薩坎說道,面帶微笑。「一個時間的孤兒。無論我被附身或只是發瘋,那個引導我的聲音已經消失。我的心智是我自己的,而韃契則是我一直渴望著的世界。」

他往後退了幾步。

「你說我的朋友已離去。歐祝泰的修行僧也說了相同的話。我認為她重生了,而且我會找到她。」

他集中精神,吸取魔法力到自己身上喚醒內在的那條龍。現在更容易了。會愈來愈容易。龍的形態出現。

「謝謝你,」他在人類的嘴巴消失之前說道,然後往空中飛去。

在他下方,峽谷漸漸退去而冰凍荒野正逐漸展開。他所認識的娜爾施以尋求知識為第一要務。而這份追尋最終將她引到了這裡─烏金的峽谷。如果這個世界的娜爾施被放逐了,被烙上了異端份子的標記…她還能夠去哪裡?

他用最快的速度飛躍了峽谷─乘熱風飛昇,然後向下滑翔─銳利的眼睛搜索著任何移動的跡象。終於,在太陽垂掛天邊時,他看見她堅決地走在深及膝蓋的雪地中。他降落在一片裸露的岩石上並轉化為人類型態。他站在原地,手裡握著手杖,然後等待著。

她的進度相當緩慢,但她發現他並轉身面對他。她看起來很不一樣。他猜想自己也是。她的雙眼搏動著能量。這個娜爾施已經觸碰到了另一個娜爾施僅只匆匆一瞥之物。

她在距離他幾碼之處停了下來,什麼話也沒說。

「娜爾施!」他說道。「你還活著!」

她上下打量他,目光最後停在他的臉上。她眨了眨眼。

「我不認識你,」她說道,看向別處。「是嗎?」

「我是薩坎沃,」他說道。

「你是薩爾可汗?」她說道,瞇起了眼睛。「還是你接下了他的職責?」

「你聽過我?」薩坎問道。他大笑了。「這太神奇了!在整個韃契,你是唯一一個知道我的人。但是怎麼知道的?」

她開始繞著他走動。

「我需要找到烏金,」她說道,搖了搖頭。

「他就在峽谷裡,」薩坎說道,「雖然我擔心你會發現他會提出更多的問題而非解答。娜爾施,你是怎麼知道我的?」

她停下來。

「你不是…某位龍王的執法者,前來懲罰我的異端思想嗎?」

「我並不服侍任何人,」薩坎說道。「我是你的朋友─或曾經是,而且希望再度成為你的朋友。」

「我的朋友,」娜爾施說道。「但我卻從未見過你。這怎麼可能?」

薩坎衡量了一下他的選項…然後決定說實話,無論它聽起來比任何他可能編出來的謊言還要更難以置信。

「我認識的娜爾施來自韃契,但不是這個韃契。一個沒有龍的韃契─只屬於可汗,還有部落。我的故鄉。因為她的死我才能回到過去…並且重寫歷史。因為她的死所以烏金─還有你─才得以存活。她曾經是我的朋友。」

「那麼那些歷史是真的,」娜爾施說道。她的眼睛來回閃爍,彷彿在讀著什麼。

「什麼歷史?」

「秘密的歷史,」她說道。「關於一位龍人,一位薩爾可汗,來自被稱作傳言的地方─由被稱為鐵木爾的古老部落所寫下,一種對於未來的心靈預視。他們說這位薩爾可汗胡亂說著一個沒有龍的世界。他救了烏金,然後消失進入傳言裡。我不太相信這個故事,尤其是細節的部份。但…它是真的吧?傳言,可汗,所有的一切?」

Learn from the Past | Art by Chase Stone

「我不知道你讀了些什麼,」薩坎微笑著說道。「但是你說的一切都是事實。我想,甚至連那些胡言亂語也是。」

「那就是我知道你的方式,」娜爾施說道。「但你並不是真正的認識我,是嗎?你認識的是…某種傳言中的娜爾施。一個幽靈。」

「我不認為,」薩坎說道。「是的。我認識娜爾施。但我不認識你。」

娜爾施皺起了眉頭,彷彿在搜尋某些字眼。

「你們…很親近嗎?」

「如果假以時日,我們或許是,」薩坎說道。「但現在她已經消失兩次了─死去而且從未誕生。現在,你在這裡。但你之前在哪呢?我在歐祝泰族人間尋找你。那個我說過話的男人稱你為異端份子,他告訴我你已經『離去』。他說的是放逐嗎?」

娜爾施搖了搖頭。

「不是,」她說道。「某種…更偉大的東西。它聽起來很瘋狂,但我旅行離開了韃契,無論被記載或是傳言,到了…」

「…到了另一個世界?」薩坎說道。

娜爾施張大了眼睛。

「鵬洛客,」薩坎說道。「這就是旁人對我們的稱呼。我們的人數非常少。但在你,我,和烏金之間,現在這個峽谷裡就有三位。」

Narset Transcendent | Art by Magali Villeneuve

「烏金,」娜爾施說道。「我必須要跟他說話。」

她再度開始行走,離開他,穿越雪地。

「或許你應該這麼做,」薩坎說道。「我希望比起對我他能夠提供你更多解答。那麼之後呢?」

「前往安塔卡的領地,」娜爾施說道,仍繼續走著。「謠傳他們擁有古代的故事,刻在猛瑪象牙上,一路追溯到可汗衰亡的時代。」

「你不打算再次離開韃契嗎?」薩坎問道。「有好多世界可以探索,而且你不可能已經全看過了。」

「有ㄧ天我會的,」娜爾施說道,回過頭來。「但這個世界已經有夠多祕密了。就目前來說…我正在我想去的地方。」

薩坎微笑著眺望整片凍原。龍群正在遠方翱翔。

「我完全明白你的意思。」

在「未知領域:堅毅不撓」中有 1 則留言

  1. 「我並不服侍任何人,」烏金說道。「我是你的朋友─或曾經是,而且希望再度成為你的朋友。」
    這邊說話的應該是薩坎才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