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有顏色的南瓜派之紅色的比較好吃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The jack-o'-lantern is so horrified because it recognizes its friends...after eating the pie. 南瓜燈籠可怕的地方就在於吃完派之後他可以認出他的同伴們......
The jack-o’-lantern is so horrified
because it recognizes its friends…after eating the pie.
南瓜燈籠可怕的地方就在於吃完派之後他可以認出他的同伴們……

幾週前是萬聖節但這張是我唯一可以想到有南瓜在上面的牌,其他像是<Incremental Blight>或是洛溫版的<增值成長>都不是我有看過的南瓜,我相信他們也沒有市面上南瓜的一半好吃;不過確實所謂南瓜的味道還包括了香草跟其它香料等也不算是真的南瓜味,所以如果他們沒有爛掉的話味道或許也不錯也說不定….


 

Q: 我操控<突襲斬獲>並用三個戰士攻擊我的對手,我需要在我抽牌前就決定要支付多少生命還是可以支付一點抽一張分批決定?

A: 你必須要支付一點抽一張然後再決定下一個 — 你並不會被允許一次支付全部的生命。你會獲得三個觸發式效應,每個效應都說「你可以支付一點生命抽一張牌」並一次只會結算一個效應。


 

Q: <Living Plane>跟<Containment Priest>可以組成把所有地都放逐的組合技嗎?

A: 每當有進戰場效應的時候,首先會生效的是只會對母物件有效應的持續性效應,接著是替代式效應,然後是所有的持續效應,最後才檢查觸發式效應。僧侶的異能屬於第二步驟 — 「改為」的效應屬於替代效應;活化星球屬於第三個步驟 — 因為它不只會對自己造成影響。由於地進戰場的時候,在第二步驟的時候還不是生物,所以僧侶並不會阻止他們進戰場。


 

Q: 如果我的對手施放<Show and Tell>,我可以用<Containment Priest>來不讓他的生物進戰場嗎?

A: 不行,僧侶的效應必須要它在其他生物進場前就在戰場上才會生效,但諄諄教誨是把這兩個生物同時放進戰場。在薪傳賽會有發生僧侶可以阻止其他東西進戰場的情況,那是因為像<Eureka>是把物件「依序」放進戰場,而只要僧侶已經在戰場上的話其他的就會被放逐。


 

Q: 我可以用<Show and Tell>把<Song of Dryads>放進戰場結附在<Emrakul, the Aeons Torn>上嗎?

A: 如果伊莫庫已經在戰場上了,你可以如此做 — 在這個情況下靈氣並不是咒語,所以伊莫庫的反有色咒語保護將不會產生用處,諄諄教誨也不會被反色保護所阻止;但如果伊莫庫是跟樹靈靈歌一起進到戰場(我認為你要問的問題應該是這個)的話,伊莫庫將不能被靈氣結附。在諄諄教誨要你移動任何一張牌的時候,你必須要先決定這張牌的去處 — 但這時伊莫庫還不在場上,所以你並不能把靈氣移動到他身上去。


 

Friday, Friday... 週五週五!
Friday, Friday…
週五週五!

 

Q: 如果獲得了<Ob Nixilis of the Black Oath>的徽記,<Song of the Dryads>可以結附在上面嗎?

A: 很遺憾,徽記並不是一個永久物,所以也不能被樹靈靈歌所結附。你只能結附在他的歐尼耶茲上並迅速擊倒它的主人來讓他早點解脫。


 

Q: 你上週說<Song of the Dryads>並不會阻止複製被結附的物件的複製效應,那是不是我可以<仿生妖>我被變成樹的傳奇生物並保留兩個?

A: 你不能兩個都救,但你可以只救那個不是樹的那隻。樹靈靈歌會覆寫掉牌的類別、副類別跟異能,但並不會改變它的名字或超類別 — 所以你會有一個跟你變身的仿生妖俱有相同名字的傳奇樹林,所以傳奇法則會把他踢掉。


 

Q: 我操控<Maelstrom Nexus>跟魂繫<神準導靈>的<洪水原祖>,如果我這回合沒有施放其他的生物只把原祖跳出去在跳回來,那我施放的哪一個對手會被連結點視為第一個?

A: 你可以選擇,而這也是最好的結果了。由於你不能同時施放多個咒語,所以你必須要為他們排順序。你第一個施放的將會觸發傾曳的異能,然後在你把所有的咒語都放進施放完後你還可以再傾曳。


 

Q: 我操控一隻穿了<Assault Suit>的<Frogmite>,如果我啟動<Arcum Dagsson>瞄他,我可以獲得一個免費的<玄鐵鍛冶爐>或<愛若瑪紀念碑>或其他東西嗎?

A: 你可以獲得一個免費的東西。阿格森的異能並不管那個生物是否真的被犧牲了,只右亦能在有合法目標的情況下被結算就好,以一個不能被犧牲的生物為目標並不會讓異能變得不合法。


 

Q: 我可以為<鄔德碑>選擇「神器」嗎?

A: 「神器」跟「生物」都是牌的類別,而「生物類別」是像妖精、鬼怪或忍者之類的東西。由於神器本身已經是牌的類別了,他並不能當生物的副類別,所以很遺憾的神器將不能跟他們一起狂歡。


 

Q: <翼伴洛克鳥>跟<俄瑞恣獅王布黎瑪>一起攻擊的話,我會獲得兩點生命還三點?

A: 你可以選擇你要獲得兩點或三點。如果你想要三點的話,只要說你要先結算布黎瑪的異能,你在洛克鳥的異能結算的時候就會有一隻舞劍的小貓 — 由於鳥並沒有問你有多少生物「攻擊」(只有兩隻生物有符合「宣告為攻擊者」的條件),所以三隻在進行攻擊的生物都會被算進去。當然如果你把順序倒過來,你就只會獲得兩點生命並在之後獲得一隻笑你笨的小貓。


 

Q: <Daretti, Scrap Savant>的第二個異能可以用來把神器跳出去再跳進來嗎?

A: 目標必須要在啟動異能時的第三步驟被決定。作為費用的犧牲是屬於第七步驟,而達雷迪並不會再那麼早就做這件事!他會一直等一直等,不過不管等了多久,重點是你想要犧牲的東西在選擇目標的時候是不能被當作目標的。


 

Q: 我必須要為<Infernal Offering>選擇可以符合條件的對手嗎?例如我是不是得選擇一個沒有生物的對手跟一個墳場裡沒有生物的對手?

A: 當你在跟魔鬼做交易的時候如果還講究公平那有什麼好玩的?指示唯一要求你的只有你要選擇一個對手,而對手不能完成指示並不是你錯對吧?不只是煉獄樂施,其他類似的牌也是一樣,選擇一個不能完成的對手就是你賺到了。


 

Q: 我的對手用一隻鬼怪阻擋後橫置鬼怪施放<群眾眷寵>瞄自己,這樣可以嗎?

A: 可以!你們雙方都會在宣告阻擋者跟戰鬥傷害步驟間獲得一次優先權的機會,在那個時候橫置一個被宣告為阻擋者的生物並不會把他移除戰鬥、防止傷害或直接讓攻擊者造成傷害等結果。所以不管鬼怪是否被大家所喜歡,他確實是可以被群眾眷寵的。


 

The hands are chainsaws. Now you can't unsee it, either. 他的手是鏈鋸,現在你也不能無視他了。
The hands are chainsaws.
Now you can’t unsee it, either.
他的手是鏈鋸,現在你也不能無視他了。

 

Q: 我操控一個穿著<Assualt Suit>的<Spiny Starfish>跟ㄧ隻<Oracle of Mul Daya>,那當我的對手施放<裂響終末>時我可以選擇不能被犧牲的海星嗎?

A: 你不能選擇你的海星,因為這不是一個分開的選項:當你要選擇一個生物且該選項是屬於一個分開的選項(例如<地獄樂施>的問題裡的情況)你可以如此做,但這裡是「要求」你要犧牲一個東西,但你不能犧牲一個不能犧牲的東西 — 你的先知將會看著跟他說再見的海星被犧牲。


 

Q: 為什麼<莊嚴訪客索霖>的 +1 異能不能把我之後才獲得的生物變大,但<巨石齊落>卻讓之後進來的生物也不能阻擋?

A: 索霖的效應會影響的是物件的特徵 — 攻擊力跟異能,但巨石齊落不同,他只是改變生物可以做些什麼的遊戲規則。當一個特徵被改變,被影響的物件會被鎖定在該效應被產生的時間並持續生效,但非改變特徵的效應只會在那些他們影響的東西要被檢查的時候才會產生效果。


 

Q: 我有另一個關於<Containment Priest>的問題!

A: 我相信這句話未來幾年我們一定還是會常常聽到。


 

Q: 我的對手操控<Oath of Druids>,有任何時機點是我可以施放僧侶來讓他的誓約「必須」要磨出一張生物並放逐的嗎?

A: 沒有。所有誓約的動作都是結算觸發效應的一部份,而不會有玩家可以主動在咒語或異能算中間做事情。所以你得想別的辦法了。


 

Q: 在一場五人遊戲中,我有<Abyssal Persecutor>而其他四個對手都已經是負數生命了,這時如果有人殺了我那娜個玩家會贏嗎?

A: 如果你們都同意那個玩家贏,那也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不過如果就官方規則來說,這盤遊戲將會被視為和局。首先你會輸掉遊戲然後其他四個玩家也會同時輸掉遊戲,這滿足了和局的條件。不管這是不是一個令大家滿意的答案,大家玩得開心就好!


 

Q:「非進行攻擊」指的是在戰鬥前嗎?那如果我有<鐵木爾霸權>,我是不是可以用 <Domineering Will>偷別人的生物來打?

A: 「非進行攻擊」指的就是「沒有在攻擊」,而不管它是否可以進行攻擊;你說的這樣雖然不是這張牌被做出來所希望的目的,不過這樣是完全合法的。


 

Q: <Siege Behemoth>讓我可以把我生物的傷害視同未被阻擋分配,那這樣我的生物還有造成傷害嗎?

A: 「視為」的意思就是不管盤面上的狀態而進行所指示的內容 — 也就是你可以假設你的生物沒有被阻擋並分配傷害,但並非這個生物真的沒有被阻擋,其中你的對手自然也可以對你的生物分配傷害。


 

Q: <Commander’s Sphere>在薪傳賽中有什麼用?

A: 他的圖很漂亮,然後你可以犧牲抽一張,不過他的第一個異能將完全沒有作用;如果你想要啟動他,異能會試著尋找適當的顏色但在發現你沒有指揮官後什麼都不會加,他連無色魔法力都不會給你,你說是不是很過分?


Q: <Arcane Lighthouse>並沒有像天神創生裡的<侵略典範>一樣說生物不能「獲得」帷幕或辟邪異能,那我可以啟動<Morphling>的異能在燈塔拿走他的異能後再讓它長回來嗎?

A: 不行,雖然用法不一樣但這兩個基本上是沒有差別的。「不能獲得」跟「不能具有」都是物件不能具有該異能的意思;事實上牌上說「失去辟邪與帷幕異能」其實是多餘的,因為「不能具有」就已經會讓這兩個異能自動消失了。


 

Q: <Sprouting Phytohydra>的觸發異能跟<肉食巨甲蟲>的觸發異能結算兩者兼有差異嗎?如果沒有的話為什麼寫法不一樣?

A: 除了觸發條件的明顯不同外,這兩個異能基本上是相同的(除了「你可以」的選擇之外)。有很多的情況下會造成寫法不同,而編輯會選擇他認為最適合的寫法,也有些時候後面的寫法會勘誤掉前面的寫法,也有的時候不會。

Eli Shiffrin

這是本週的派,下週我們換個不同(顏色)的派吧!

在《顱內植入:有顏色的南瓜派之紅色的比較好吃》中有 5 則留言

  1. Q: 在薪傳賽中有什麼用?

    這問題應該不是問Siege Behemoth吧?
    跟解答內文提到的異能完全對不上啊

  2. 職業病發作:

    南瓜非常驚恐,因為他在吃完派之後…

    才認出(裡面有)自己的朋友。

    (意指他剛剛吃的是南瓜派)

    -K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