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帳篷裡的熱情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再一個指示物...
再一個指示物…

歡迎來到新一期的顱內植入!這期本來應該是指揮官 2014 的特刊,但作者發現上星期才發的產品這星期的問題應該還不太夠,所以我們決定把這週跟下週調換,下週才來迎接滿滿的指揮官的問題!

Q: 我施放<意外結果>並翻到了一張<取消>,我知道這張牌現在不會有用,但如果我不施放他的話,他是回到我的牌庫頂還是我的手上?

A: 展示一張牌並沒有把它移到任何其他地方去,所以如果你翻到一張取消時,遊戲會視為那張取消還是在你的牌庫頂;只要你沒有施放他他就不會被移到其他地方去,所以在你抽起下一張牌之前,他都會是在你的牌庫頂。


 

Q: 我的對手戰場上有一張<瀰散裂片妖>而我<閃電煉擊>他並支付了他的費用 及額外的 ,那我的對手這時候可以<倨傲擊>我的閃電煉擊嗎?

A: 不行。裂片妖增加的 並不是施放閃電煉擊的費用,他是分開的且跟咒語的費用沒有任何的關係。即便他是閃電的一部分費用,咒語的總魔法力費用永遠都只是印在牌右上角的那個值,所有改變你施放的費用的效應都不會改變印在牌上的值,所以也不會改變咒語的總魔法力費用。


 

Q: 戰場上有<堅固鱗甲>跟<倍產旺季>的話會發生什麼事?我可以選擇觸發效應的順序嗎?

A: 他們並不是觸發式效應,但是你可以選擇他們生效的順序,因為這兩個效應都是對你的生物產生效應。如果你上倍產旺季先生效,你獲得的指示物會先加倍然後再加上一個;如果你讓鱗甲先生效,你的指示物會先加上一個然後再加倍。


 

Q: 如果墳墓場只有一張生物牌那<The Mimeoplasm>進戰場時會發生什麼事?

A: 如果所有的墳墓場裡只有一張生物牌,那當流漿進戰場的時候,他的操控者將沒辦法選擇使用它的異能(異能寫的是「放逐兩張」而非「放逐至多兩張」),所以流漿會以 2/2 的樣貌進戰場且很有可能馬上就會死去。

改變所有的目標!
改變所有的目標!

 

Q: 我聽說如果我用半邊的<肉身 // 鮮血>瞄<蔑咒獸>的話,他就將不能去吸另外半邊的目標轉,是真的嗎?

A: 不是。我想告訴你這件事的人應該是把它跟<電解>(或其他類似的牌)搞混了,這類的牌可以藉由選擇篾咒獸為其中一個目標來避免他去吸另外一個目標。但連體卡不一樣,這兩者之間的差別在於「一個目標不能被一個句子裡的目標選擇多次」,也就是你不能為你的<Rolling Thunder>選擇兩個目標但兩個目標卻都是同一個生物(你可能擔心你的對手會有<Misdirection>)。「目標」這個字只能用一次,所以拿他去瞄同一個目標多次是不合法的。

雖然這個規則讓你在使用方向錯誤的時候不開心,但當對到蔑咒獸的時候不開心的就變成你的對手了。因為如果你施放旋雷瞄了包含蔑咒獸在內的一些生物,蔑咒獸將不能改變這些目標,因為同一個目標不能成為「目標」多次。

回到肉身 // 鮮血,連體卡用了「目標」這個字不止一次,所以把所有的「目標」都瞄到蔑咒獸上是合法的,除了墳墓場裡的那隻以外。


 

Q: <Wilt-Leaf Cavaliers>在算白色 / 綠色獻力的時候是多少?

A: 假設枯葉騎兵在你算獻力的時候是你唯一操控的永久物,由於他的魔法力費用裡有三點有色魔法力且那些魔法力是綠色,所以你的綠色獻力是三; 同樣由於他的魔法力費用裡有三點有色魔法力且那些魔法力是白色,所以你的白色獻力是三;最後你的白綠獻力同樣也是三。

如果有東西要檢查你的多色獻力,他並非把每個顏色分開算之後再加起來,而是檢查有哪些魔法力符號是屬於這些顏色的,然後每個魔法力符號視為一點的多色獻力。


 

Q: 當<眩目探照燈>在戰場上時我可以瞄我對手具有帷幕異能的生物例如<Kalonian Behemoth>嗎?

A: 可能不行。探照燈只有讓你可以瞄你對手具有辟邪異能的生物,即便辟邪跟帷幕兩個亦能很相似,他們兩個依然不是相同的異能;由於探照燈並沒有讓你瞄對手俱有帷幕異能的生物,所以你將不能如此做。


 

Q: 如果我施放<仿生妖>並複製了<Nacatl Outlander>,那是不是「反藍保護」的異能可以保護仿生妖不被<菁華離散>等咒語反擊?

A: 兩個原因,不行。第一在仿生妖結算成功進戰場前你不需要選擇他要複製什麼,在你需要選擇的時候早已經過了你對手可以反擊他的時間了;所以說你等下要複製離鄉客並不會有任何幫助,因為在你可以複製東前他就已經被反擊了。

第二,反藍保護只有當牌在戰場上的時候才會有作用,由於在堆疊裡的反藍保護是沒有用的,他並沒有辦法阻止反擊系咒語反擊他,同樣的離鄉客也可以被藍色的咒語反擊。


 

Q: <Woodland Changeling>之類的牌有辦法幫助<迷宮終點>完成目標嗎?我在巨龍迷城的 FAQ 裡面只有找到「門」這個類別會影響<清輝湖門衛>,那生物類別也有幫助嗎?

A: 不,化形這個類別並不會對迷宮終點有任何幫助。生物類別跟地類別是兩個不同的東西,「門」也不是一個生物類別,所以化形不是門也沒辦法找到終點。

每一個牌類別都有屬於自己的副類別:這些副類別只是用於該牌的類別且不同牌類別之間並沒有共用(除了「咒語」跟「瞬間」以外),化形俱有所有的生物類別,但不俱有任何的地類別。


 

Q: 我把<烏金連結點>放進戰場會發生什麼事?我的對手會略過他的回合嗎?

A: 不會 — 除非她這回合有因為<Time Warp>獲得額外的回合。連結點只會讓玩家略過他因咒語或異能的效應所獲得的額外回合,而正常的回合將不會受到影響。


 

Q: 我對手在我的指揮官在戰場上的時候施放<傳惑師>,那在他的傳惑師進戰場跟異能結算之間我可以消滅它來避免我的指揮官被偷走嗎?

A: 可以。傳惑師的異能限定當他在戰場上的時間,所以如果那個期間在效應結算前就結束了,整個效應將不會有任何的效果而你的對手也不會獲得你的指揮官。


 

Q: 如果<Quest for the Gemblades>上有多個探索指示物,我可以在寶石片犧牲的時候讓多的生物獲得 +1/+1 的指示物嗎?

A: 不行,在要啟動異能的時候你必須支付全部的費用,然後你會獲得一次異能的效應。啟動寶石片的異能會在生物上放指示物,所以如果你想在多個生物上放指示物,你就得要啟動該異能多次;由於啟動異能的費用包含了犧牲寶石片,第一次啟動的時候你犧牲寶石片來支付費用,然後你將無法再啟動第二次因為他已經在你的墳墓場裡了。

 

普通的風雨是難不倒我的……

 

Q: 我有一個<Lightning Storm>的問題:如果我的理解是正確的,目標只能被改變一次對嗎?由於堆疊是從上面結算下來,所以只有第一個啟動的異能可以改變目標,而其他的都只能把它變得更大而已?

A: 這確實有可能發生,但這通常不會是玩家希望的事情,所以這倒是不常發生。

這裡要記得的是堆疊一次只會結算一個咒語或是異能,而玩家也會有機會可以在每層結算中間插入咒語或異能;也就是說,玩家可以等到閃電風暴的目標被改變之後,在啟動他的異能來把它改瞄別的東西。


 

Q: 我用<眩目壁壘>阻擋了一個生物然後啟動他的異能,這樣如果壁壘是橫置的他還是有在進行阻擋嗎?

A: 有。當一個生物已經是橫置則不能被宣告為阻擋者,但如果一個生物已經被宣告為是阻擋者,那把他橫置也不會把他從戰鬥中移除;這跟倒著的生物不能攻擊,但橫置攻擊中的生物並不會把它移出戰鬥是一樣的。


 

Q: 如果我操控一個橫置的<渴子鬼母>跟三張橫置的沼澤,在我的重置步驟他們全部被重置,這樣我可以橫置我的沼澤來啟動鬼母的異能嗎?還是我必須在每個回合結束時留三塊地才可以?

A: 你可以橫置你剛站起來的沼澤來支付異能的費用。需要費用的觸發式異能,例如鬼母的異能,並不會要求你在他們被觸發的時候支付費用;反之,他們會跟其他的觸發式異能一樣被放進堆疊,然後只有在結算的時候才需要支付費用。所以鬼母的異能會在維持步驟時被放進堆疊,然後你將可以在異能結算前橫置你的沼澤。


 

Q: 我聽說你可以<Remand>一個不能被反擊的咒語來抽一張牌,為什麼?所以如果我的對手操控<鎮巫球>,我可以用<電解>瞄他來只為了抽一張牌嗎?

A: 你的聽說是正確的,你可奉還一個不能被反擊的咒語來抽一張牌,但你提的另外一點是不行的 — 你不能電解你操控鎮巫球的對手,即便只為了抽一張牌。

這兩者間的差別就像<最高裁決>即便不能被反擊但依然可以被瞄一樣。當你施放奉還的時候,他要求你選擇一個目標,而最高裁決著實是一個合法的目標,所以你可以選擇它。遊戲並不會「向前看」去檢查奉還會對他的目標做些什麼,他只要求你選擇一個東西而已;但你操控鎮巫球的對手就不一樣了。由於避邪的關係,他將不是一個合法的目標,所以你不能選他當目標(不過你可以選擇<Dawn Elemental>就是了)。


 

Q: 如果我操控<Chimeric Mass>然後用在團塊還是生物的時候用<無限映象>結附了另一個生物,那團塊會變成什麼樣?如果到了回合結束團塊還是另一個生物的複製品,它會變成神器嗎?

A: 直到回合結束前,團塊都會是一個被映像生物的複製品,同時俱有構組體的生物類別且攻擊力和防禦力等於其身上的充電指示物的數量。這是由於映像的複製效應會先生效,接著才是團塊本身的變身效應。

在回合結束時,團塊的變身效應結束,但映像的複製效應並沒有,所以團塊將會變成映像生物的複製品並直到他離開戰場。


 

Q: 如果<Mycosynth Lattice>在戰場上然後有人使用了一塊地或非神器的生物,那當他們結算時這會觸發「每當一個神器進到戰場…..」的效應嗎?這跟「每當一個玩家施放一個神器…..」是一樣的嗎?

A: 會觸發進戰場的效應沒錯,但不會觸發施放一個神器的效應。

格柵會讓戰場上所有的永久物都額外獲得神器的類別,也就是所有進到戰場上的東西都會跟神器一樣觸發相同的效應;但這個異能只會影響在戰場上的永久物,所有其它的(例如你所施放的咒語)將因為格柵的第二個異能變成無色,但並沒有因此而變成神器。所以當你施放一個咒語的時候,她並不會變成神器 — 除非他自己已經是神器了。


 

Q: <Experiment Kraj>只會複製牌上的啟動式異能嗎,還是沒印的也會複製?舉例來說如果我操控一個身上有 +1/+1 指示物的<潰疽流漿>,實驗體會獲得我墳墓場裡的生物的異能嗎?那如果是靈氣或武具如<Presence of Gond>或<韃契龍座>所給的異能呢?

A: 實驗體並不會分辨異能的來源,他只是單純把所有個啓動式異能都偷來,不管他是從來裡來了。印在牌上的不用說,從其他地方得來或靈氣和武具所給的都一樣;而唯一不會被實驗體所偷走的啓動式異能只有那些生物已經沒有的異能 — 例如生物被<化蛙術>的時候。


 

Q: 在週五認証賽中兩個玩家手上都有七張牌,玩家 A 下地後結束回合,玩家 B 則下地並施放四個零費咒語後結束回合。在回合結束的時候 A 發現 B 手上有五張牌於是叫了裁判,由於玩家 B 的盤面(包括手牌及戰場)應該只會有 8 張牌,那正確的判罰是什麼?這在高競爭級別的比賽中會改變嗎?

A: 在週五認証賽中的正確處理方式是想辦法依照盤面用最適當的方式補救並提醒玩家 B 以後要小心點,但在高等級的比賽中,這個情況屬於多抽牌的範疇而玩家 B 將會獲得一盤敗。當然這一切都是假設裁判認為這一切都是無心之過的情況下,如果裁判認為玩家 B 是故意要違反規則的,不管在哪一個級別裡玩家 B 都會被取消資格。


Callum Milne

這是本週的題目,下一期讓我們一起來迎接指揮官 2014 吧!

在《顱內植入:帳篷裡的熱情》中有 4 則留言

  1. The Mimeoplasm 表示沒有食物,直接餓死在場上。

    順便問一下,在有操控 堅固鱗甲的情況下,用和聲召集 挖出一隻破霧多頭龍,他會因為X=0然後+1而以1/1的形式上場嗎? 還是說因為根本沒有施放,所以破霧多頭隆第三個異能根本沒有觸發,所以 堅固麟甲救不了他?

    1. 本來就沒有的東西無法加倍,所以它會從牌庫變到場上然後很迅速的跑到墳場裡。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