顱內植入:吃飽就想睡~這為什麼不是一張牌的名字?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376469

大家好,歡迎來到新一期的顱內植入,在這一期刊出的時候我想我大概正因為感恩節吃了太多的火雞跟馬鈴薯而昏迷中。如果些美國人會問我怎麼那麼早就吃了感恩節大餐(譯按:原文刊出時為美國 10/13),我為說我是加拿大人;如果加拿大人會說我怎麼提早一天吃,我會說我們家感恩節當晚沒辦法聚在一起所以就提早了,不管怎麼我我都是領先你們就對了。

Q: 我看了之前的文章然會對於遊戲結束後展示變身牌的部分有點困擾:舉例來說我在一場大獎賽中剛贏得一盤遊戲,當我在收牌的的時候,我發現對手邊跟我聊天邊在看我的盤面,於是我決定盡快的把我的牌收回牌庫裡 — 這時對手叫了裁判,我知道我沒有展示變身的牌是我的不對,那這樣會怎麼處理呢?是規則容許另一種新戰術想辦法讓對手忘記展示他的變身牌以獲得勝利嗎?

A: 可能這樣不是很妥當,但遊戲永遠沒有禁止對手他認為你還在一片混亂中時等著你犯錯,一旦你犯錯他們就必須叫裁判,但他們並沒有義務要在你將要犯錯的時候阻止你。這不是一個新的戰術,而是有玩家發現他的對手犯了一個會造成一盤敗的錯誤時總是會做的事。

變身的這個異能已經在標準跟限制賽出現過了兩次,所以我倒不會太擔心這個部分。

Q:如果我用<美願幻靈>神授結附<靈道探求者>會發生什麼事?探求者會因為靈技的異能而多獲得額外的 +1/+1 嗎?

A: 會。當你神授的時候,你等於是施放一個靈氣節界而非生物,這會觸發靈技的異能並給你的探求者 +1/+1 (還有繫命,不過這他已經有了)。

Q: 當你用一個面朝下的生物阻擋並獲得優先權,可以把生物翻面但不讓對手再獲得一次優先權嗎?

A: 不行。一旦你有進行任何動作,你就不能在不讓對手再獲得優先權的情況下離開現在的步驟或階段。

唯一可以讓遊戲進行到下一個步驟的是你跟對手同樣不做事放過優先權的情況。如果你把你的生物翻面然後做些什麼接著放過優先權,遊戲依然會看到你有做事並讓你的對手還有做事的機會。

Q: <City of Brass>會讓<Reflecting Pool>加有色魔法力到魔法力池中嗎?那<Gemstone Mine>呢?

A: 是的,銅城跟寶石礦脈都會讓映景明湖加任意顏色的魔法力到魔法力池中,而你不需要因為銅城而受到傷害或從礦脈上拿掉指示物。

要確定你的明湖可以產什麼顏色的魔法力,只要看每塊你操控的地 — 如果他的異能現在結算的話可以產什麼顏色的魔法力。不管你是否可以支付魔法力異能的啟動費用,只管在那個當下如果異能的結算的話。

用餐中
用餐中

Q: 如果我用<破浪奇奧拉>的第一個異能瞄<疾步毀滅引擎>並消滅它,奇奧拉的異能可以防止引擎死去造成的六點傷害嗎?

A: 可以。由於該傷害的來源是引擎,奇奧拉的效應會一直防止那個傷害,即使引擎已經不在了。

Q: <雙子神的旨意>跟<饋擊掌>是不是可以讓我打四倍的傷害?

A: 是的如果你想要的話。當傷害要造成的時候,兩個效應都會試圖替代傷害 — 由於你是被影響的那個玩家,你可以決定要先適用哪一個替代效應。於是你選擇先適用雙子神,再適用饋擊掌來防止那個已經被加倍的傷害,然後試圖造成跟他防止一樣的傷害,這時傷害已經變成一個新的傷害,所以雙子神會再把這個傷害加倍,總共將造成四倍的傷害。

當然你可以選擇先試用饋擊掌來只要打兩倍,不過為什麼你要這樣做呢?

Q: 我可以在有足夠魔法力的情況下一直來回施放<Hanabi Blast>,最後再隨機棄牌嗎?

A: 不行。當花火結算的時候,你必須要照著他的指示做,之後才能做別的事情 — 你不能在結算中再一次施放他,所以你必須要先棄牌,然後如果你棄到了花火,你就不能再施放他了。

Q: 我操控一個結附了<魯莽技藝>的<灰棕熊>,接著我又在上面結附了<首領威信>,那他是只能被兩個以上的生物阻擋、只被一個生物阻擋、還是不能被阻擋?

A: 他將不能被阻擋。<魯莽技藝>跟<首領威信>都會產生阻擋限制,而你的對手必在阻擋你的生物時必須要遵守所有的阻擋限制。由於他沒有一個情況是可以阻擋你的生物的,他只能選擇不阻擋。

Q: 我只能使用<浴血鬥士>的突擊異能一次還可以可以很多次?

A: 如果你有很多方法可以把你的鬥士送進墳場,你啟動異能的次數是沒有限制的。唯一有限制的只有你必須在這回合中有用生物進行攻擊,而由於你已經把鬥士移回戰場上,所以這個狀態將持續為真。

Q: 我操控一個結附了<紛彩守護>的生物,而另一個對手操控<Roil Elemental>下了一塊地之後聲稱它可以把我的生物抓走,因為地落的異能是無色的,是這樣嗎?

A: 不是。異能通常沒有顏色,但異能的來源有;反五色保護的意思就是你不能被藍色(或其他顏色)的異能瞄,而該地落的異能的來源是藍色的狂攪元素。如果你的對手希望用這個異能來獲得你生物的操控權,他必須要使用無色來源的異能,例如<Vedalken Shackles>。

Q: 如果我想等對手啟動<Sensei’s Divining Top>的異能之後再回應<回歸自然>會發生什麼事呢?我認為回歸自然會先結算並消滅陀螺,然後當陀螺的異能結算時陀螺已經不在戰場上了。所以陀螺到底還會不會回到牌庫頂呢?

A: 陀螺會待在墳墓場裡。當陀螺被消滅並放進墳墓場後,它會變成一個新的物件,遊戲也將不再認為他跟之前戰場上的那一個是同一個陀螺了。

當陀螺的第二個異能結算並試著把他自己移回牌庫頂上時,異能將沒辦法找到陀螺也將不會做任何事(不過還是會抽牌)– 他跟墳墓場裡面那張叫「師範占卜陀螺」的牌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

Q: 我可以在召喚一個具有神授異能的生物之後,再支付他的神授費用把它結附到另一個生物上嗎?舉例來說如果我召喚<普羅烽斯的密使>,我可以先召喚他為生物,接著過幾回合之後再把它結附到別的生物上嗎?

A: 可能不行。當你在施放咒語的時候你就要決定是否要支付神授的費用,你不能招喚他為生物接著再神授把它結附到別人身上。如果你想要結附他在別人身上,你必須要先想辦把他回手再重新施放一次。

Q: 在我的維持步驟中,我是先在<Smokestack>上放指示物還是先犧牲生物?

A: 都可以,不過如果是我我會選後者。

煙囪的兩個異能會同時觸發(在你的維持開始時),由於你是兩者的操控者,你可以選擇要把這兩個異能放進堆疊的順序;如果你選擇把放指示物的異能先放進去,然後犧牲的放後面,犧牲生物的異能就會先結算,然後才是在煙囪上多放一個只是物。

253693

Q: 如果我<神器緘靈>我的<韃契龍座>,我還可以讓他裝備在別的生物上面嗎?如果不行,我的龍座是不是視為自己被自己裝備,然後可以啟動異能來讓所有其他的生物獲得 +5/+5?

A: 你不能讓他裝備其他的生物,因為一旦武具變成生物的時候他將不再能裝備在別人身上,同樣的他也不是為裝備在自己身上所以你也不能啟動異能來把你的軍隊變大。

只要大剪刀結附在你的龍座上,龍座基本上就沒什麼用了 — 除了他還是一個 5/5 的生物以外,這點來說是還滿有用的。

Q: 我操控一個因為<無限映象>而變成<掘密師>的<文雅學者>,如果學者轉化了,他會還是掘密師嗎?

A: 是的,他不會變成<嗜殺蠻漢>也不會變成<昆蟲變體>,它就還是只是掘密師。

複製一張雙面牌只是複製到他面朝上的那一面,所以即使轉化學者可能會讓它變成蠻漢,他依然不會擺脫掉無限映像告訴他他還是掘密師的這件事實。

Q: <族樹祝願>放進戰場的衍生生物會隨著操控最大防禦力的生物改變而改變嗎?

A: 不會。族樹祝願只有在他結算的時候會檢查你生物中防禦力最大的生物,並把一個攻擊力和防禦力等於該數值的衍生生物放進戰場,她並不會在你獲得或失去生物的時候更新自己。

一個會隨時改變的衍生生物會像<金鬃阿耶尼>放進戰場的一樣,他會持續跟著你的生命直變化而更新。

Q: 如果我因為<不義之財>翻出了一張具有神授異能的牌,我可以神授他嗎還是只能把它當生物召喚?

A: 你只能召喚他為生物。不義之財讓你不需要支付魔法力費用來施放牌,這屬於替代式費用的一種;神授也是替代式費用的一種,所以你不能同時用兩個替代性費用來施放一個咒語。

Q: 如果我操控<克羅芬斯的駿馬>然後施放<歷時挖掘>,我的對手會知道展示的牌是不是被放到我手中牌的其中一張嗎?

A: 不會。你的對手只會知道你把兩張牌放進手裡並把五張牌放在牌庫底,但他不會知道那些牌分別是哪些 — 所以其中有一張被展示並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不過你的對手依然可以從你把這些牌放進手牌裡的方法來猜測是什麼,如果你照順序來檢視並放進手牌裡,他將可以知道你有沒有選擇牌庫頂被展示的那張牌 — 規則並沒有提供你的對手這些資訊,但他依然可以用自己的方法來搜集這些資訊,所以如果你想,你可以把這些牌先洗牌之後再挑選你要的牌。

Q: 如果戰場上有<生機大師>而<Joraga Warcaller>施放時增幅了多餘一次會發生什麼事?我可以選擇效應生效的順序嗎?

A: 你可選擇那些替代效應的順序,不過在這個例子裡並不會有什麼明顯的差別,不管怎麼樣你都會因為生機大師而獲得兩個 +1/+1 的指示物(如果生機大師的攻擊力依然是 2 的話),然後每增幅一次再多獲得一個 +1/+1 的指示物,就這樣了。

替代效應會檢查接下來的指示並在事件發生之前改變他們,這些指示將會一次又一次的被改變直到沒有其他的替代性效應可以生效為止,也只有在那之後遊戲才會繼續進行下去。所有戰呼人跟生機大師的替代式性應並不會在生效的時候馬上把指示物放在戰呼人上 — 他們只是修改遊戲的只是來改變戰呼人被放進戰場的方式,也只有在戰呼人跟生機大師的調整完後才會生效。

所以既然戰呼人把妖精變大的效應只有當他自己在戰場上的時候才有作用,又戰呼人在所有的替代效應調整完後才會獲得指示物或進到戰場,將不會有任何一個方式可以讓戰呼人先把生機大師變大來獲得更多的指示物。

Q: 如果<Everlasting Torment>在戰場上且我的對手用<油亮妖精>攻擊我,枯萎會蓋過侵染而造成一般傷害(而非中毒指示物)嗎?

A: 不會。枯萎並不會影響對玩家所造成的傷害,所以他不會試圖去做任何事情;但侵染會,所以你會獲得中毒指示物,不管你有沒有無窮折磨都一樣。

Q: 在M15 中有一些「其他」牌是買補充包時拿不到的,只有在那些免費包中可以獲得,這些牌在標準賽賽中也是合法的嗎?

A: 是的。這些牌被視為是 M15 的一部份(即使他們不會在補充包中出現),所以只有 M15 在標準賽中是合法的,他們就是合法的。

Q: 我使用一副有 65 張牌的標準賽套牌,在第一盤打完後我可以把我的 15 張備牌全部換進去,接著拿 20 張牌出來來把套牌張數降到 60 張嗎?還是我一定要讓他維持在 65 張?

A: 你可以在盤與盤間自由的換備牌,只要你的備牌不超過 15 張而你的主套牌不少於 6- 張即可。移除額外的五張牌會讓你的主套牌合法,但讓你的備牌有 20 張牌而變得不合法,所以這是不行的。

但如果你的主套牌是 65 張而備牌是 10 張你則可以這麼做,因為換完備牌後你的備牌將是 15 張。

 

Callum Milne

這就是本週的問題,下週見!我要回去睡了 …zzz…z..z.z.z….zzzzz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