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知領域:醒覺熊性

發表於 分類為「未知領域, 翻譯文章

原文網址: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r/awakening-bear-2014-09-17
作者:Jennifer Clarke Wilkes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原作者所有,本文禁止轉載)


 

 

可能你見過龍爪蘇拉克,鐵木爾部族的可汗。或許你看過他毆打一頭熊。但鐵木爾人並非只會打臉和揍熊而已。他們也是一個擁有強烈靈性的民族,而蘇拉克正代表了這種崇敬蠻荒並以絕對實用主義待之的二元性。

但是可汗這個位置並非世襲而來,而蘇拉克也不是天生如此。他曾經只是個年輕的鐵木爾戰士,試著要打出自己的一片江山。直到一場荒野的遭遇永遠地改變了他的命運…

clansheader_temur

 


這個少年在一座陰暗的洞口前躊躇著。他把毛皮連身帽拉近了他的臉。單薄的小撮鬍鬚並無法抵擋飢餓冷風的啃咬。蘇拉克看不見裡面的光線,但荒野的氣味追逐著他的鼻子並用紮實的力道撞擊它。一個古老的記憶嘶吼穿過了他的心靈。

黑暗裡傳來一道聲音。或許它只是一道思緒嗎?他不清楚自己是否聽見了什麼。但它正在呼喚他繼續前進。它並未安撫。它訴說著恐懼。但它也低語著力量。

Heir of the Wilds | Art by Winona Nelson
Heir of the Wilds | Art by Winona Nelson

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往前走去。鄰近的空氣中滿是動物的氣味。他帶著激烈跳動的心移動,偉大的蠻荒之心。看似許多聲音都以一種詭異的合諧感在吟唱著。歌曲愈來愈大聲。比起皮毛還要將他更緊密地包圍著。

嗡嗡聲停止了。某種強光閃耀,他閉緊了雙眼。聲音提升為一道尖叫。然後是一片靜默。

他睜開眼睛。一把火焰不知怎麼地在石地的中央燃燒著。沒有木頭做為燃料。它閃爍著,橘色,藍色。他上方升起一座石穴。就像一條河般,一排生物橫跨了石穴。他認出了某些生物:巨麋鹿、白狼、巨熊,甚至是躲躲藏藏的水貂。有些是傳說物:古老的猛瑪象和強大的巨龍,牠們的骨頭仍被用來固定部族的帳篷。甚至有些是從未存在過的神奇生物。他不知道名字。它們越過了天花板,看似活生生的動物們,它們明亮的色彩在火光下泛起了漣漪。

他沒看見任何人。除了一座擁有許多出口的大廳,而且現在那道奇怪的吟唱又開始了。現在看著,年輕人,它看似在說話,儘管它不具有文字。看看你的命運,蠻荒傳人。

節奏看似滲入了他體內。彷彿在夢中,他仰躺在石地上。繽紛的遊行隊伍在他上方閃耀著。一頭巨熊,用後腳站立嘶吼著,從天花板中走了出來。牠將巨大的手掌揮向一個剛剛還不在那裡的渺小人類形體。那個人赤手空拳。兩方相遇而交鋒。接著只剩人類留著。他高舉著一把雙刃手杖。

幻視結束。蘇拉克的眼皮開始變得沈重,接著他便墜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當他醒來後,整座洞穴既寒冷又空洞。只有來自洞口的微弱光線闖入漆黑的四周。頭頂上方的圖片既昏暗又死氣沈沈。但他對夜晚幻視的印象仍非常深刻。他圍上皮毛斗篷,踏入了冰封的森林中。


 

隨著蘇拉克逐漸長大,他傾聽著那道吟誦的內在回音並讓他的靈魂指引方向。他前往無人造訪之處。他追尋最為蠻荒之地。

有一天當隱蔽的太陽高昇時,他看見了一些掌印。每個掌印都跟這個少年的腰一樣粗,深深地埋進雪地裡。它們殘留著一股惡臭。這頭野獸還在附近。

蘇拉克停下來側頭聆聽。一開始,只有積雪與微風的沙沙聲傳進他的耳朵。他一動也不動,就像是森林裡的石堆指標。雪花結晶飄落在他的肩膀上。

接著他聽見了一道粗野的咕噥聲。一個巨大的形體穿過冰雪並擠開樹枝。就在前方不遠處。

他綁緊了手套。由很久以前被他的部族捕獲的某種阿部贊野獸的獸皮所製成,手套包裹著他的手臂直到二頭肌的部位。狼爪從指節的部份突出。除了這些,蘇拉克自己的勇氣與力量是他身上唯一的武器。

他大吼著挑戰的字句。這些話語相當古老;他不知道它們的意思。低語者們說這些話曾經被龍族使用。蘇拉克只知道它們充滿了憤怒與能量。然後他往前衝去。

 

 Bear token | Art by Kev Walker

Bear token | Art by Kev Walker

巨熊用雙腳站立在蘇拉克面前。牠用自身種族的語言呼喊著牠自己的挑戰,搖晃牠的頭並張開血盆大口。牠的身高幾乎是他的兩倍。蘇拉克無法及時制止牠的衝刺。一個巨大的熊掌打中他。就好像山脈它本身在攻擊一樣。他被拋向空中。他朝後被擊飛並撞上了一棵樹。肋骨斷裂。胸中猛烈吐出了一口氣。他大喘著氣,半埋在雪地裡。

這隻生物向前衝鋒。大地因牠跳躍的步伐而震動。蘇拉克掙扎著爬起來。太遲了,他明白自己無法躲過這次的進攻。當這頭巨獸衝刺過來想用下巴將他咬碎時,他反而往一旁跳開。一個強大的利爪腳掌撞上了他的頭。他的眼睛、眉毛傳來一陣疼痛。他的視野因一片紅色而變得模糊。

蘇拉克像熊一般地晃了晃他的頭。他蹣跚地站起身,把背靠在一根巨大的樹幹上。他用一邊粗糙的手套把臉上的血塊刷掉。巨熊轉身再度發動攻擊。蘇拉克則用雙腳抵住樹幹。

巨熊準備衝鋒。蘇拉克吶喊著向牠衝去,用腳的力量把自己從樹幹上彈出。他用手套防護的拳頭像是斧頭般地擊中了巨熊的臉。一陣暈眩,這隻生物倒在雪地上。

Savage Punch | Art by Wesley Burt
Savage Punch | Art by Wesley Burt

在這頭熊能夠起身之前,蘇拉克再度咆哮並跳到牠的背上。他用一隻手牢牢抓住牠毛茸茸的脖子,然後用另一隻手搥打牠。他在槌打的時候扯下了滿手的獸毛,一遍又一遍,而這頭野獸則把頭到處亂轉試著要把他甩開。鮮血四濺在雪地上。最後,他放手跳開,氣喘吁吁又沾滿了血跡,然後面對著他的對手。

這兩個野蠻的生物彼此瞪視。蘇拉克剩餘的一隻眼睛注視著對方並挑釁牠再度向他挑戰。巨熊低著頭,因為野蠻的毆擊而被撕裂了一隻耳朵,被打碎了牙齒。最後牠低下了目光並轉向一側。牠憤憤不滿,搖晃著身軀,然後緩慢地走開了。

蘇拉克站在原地,吶喊著勝利的呼聲,直到他的敵人離開視野。接著他跪了下來。


 

蘇拉克回到位於喀拉凱的大營地。他右半邊的臉既腫脹又破爛,而且他無法用右眼看東西。他帶著一把棕色獸毛,一根在巨熊初次衝鋒時扯落的爪子,還有好幾顆斷掉的牙齒。

他默默地把這些戰利品呈獻給部族的長老們。他們認可這份禮物,並賜予蘇拉克成人的權力與頭銜。二次低語者[註]將一把頂端鑲有燧石並且用受福緞帶綑綁的巨矛放在他手中。

治療師們把他帶去清理傷口。這些疤痕十分明顯,相對於他那飽經風霜的皮膚更顯得骨白,而他的右眼則像冬日一般地朦朧。那一側的臉將不會再有毛髮生長。但蘇拉克笑了。他帶著偉大戰士的記號。

從那天起,他帶領著部落戰士追補獵物和敵人。一開始,他的戰士人數很少,但隨著他獲取了許多勝利,人數也跟著暴增。很快地,只剩下龍爪首領與召獵者擁有比他還多的戰力。


嚴酷的寒冬放開了它的爪子,儘管只有一點點。春天悄悄地爬進了高地的通道,許多家族都分散在他們的狩獵場上。但隨著天氣好轉,部族的敵人們也變得放肆起來。對蘇拉克來說,這個季節看似比過去幾年都還要糟。來自其他部族的掠奪隊伍,尤其是可恨的蘇勒台,持續地騷擾營地並把獵物都趕跑了。

鐵木爾以暴力還擊。比起獵捕食物,蘇拉克和他的族人們花了更多天來追逐兩條腿的獵物。他們族人漸漸變得疲累與憔悴。最羞愧的是,有些人開始脫隊,太過虛弱以至於無法再前進。

這個精疲力竭的隊伍持續著他們辛苦的旅程。他們移往較低的斜坡,那裡或許比較容易找到食物。但土地貧瘠,被許多足印─以及一些沒有腳的生物─給污損。蘇拉克皺起眉頭並催促他的團隊趕緊追到掠奪者。

在一片被踩爛的空地上,他們趕上了他們的獵物:一大群舉著三位蛇人旗幟的食腐者,以及一整列跛行的亡者。當鐵木爾人認出那些骨瘦如柴,因為飢餓與疾病而死亡的族人時,他們咒罵著。

狩獵小隊完全比不上對方的數量。但鐵木爾的力量並非只來自數目。蠻荒的怒火從這些戰士們的野獸身上湧出,而且牠們正朝向敵人進攻。爪子與斧頭劈砍著肉身。他們的敵人正在投擲邪惡魔法與噴射毒液。雖然這些堅毅的山脈居民屠殺了許多人,但他們也有更多人開始倒下。

Roar of Challenge | Art by Viktor Titov
Roar of Challenge | Art by Viktor Titov

 

蘇拉克領頭衝鋒。他發現自己被團團包圍,便用長矛戳刺與拳頭揮打。許多敵人在他周圍倒下。他身上也被劃開了好幾道傷口。但在他加入祖靈的行列之前,他會儘可能擊倒更多敵人。

突然,一道嘶吼粉碎了這場戰鬥廝殺。大地為之震動。一個龐大、毛茸茸的物體從鄰近的森林裡竄出。這頭穴熊衝進了蘇勒台的隊伍中,撕裂著削瘦的殭屍並輾壓過震驚的人類。牠強行開出一條路來到蘇拉克面前。接著牠便轉身開始撕扯另一區的敵人。

蘇拉克大笑著歡迎他的老挑戰者,他的新盟友。他再度投入戰鬥中。他的同伴們只猶豫了一下子,便加倍了他們的力氣。蘇勒台人既害怕又驚訝地退卻了。許多人中斷打鬥並逃跑,丟下了他們毫無防備的蛇人主人們。發出嘹亮的戰吼,鐵木爾人制服了殘餘的勢力。

贏了戰爭,敵人崩毀。他們的腐臭近期內將不會再來污染這些山脈。蘇拉克倚在他的矛桿上,用力喘著氣。然後他感受到了許多傷口的疼痛。

他聽見後方傳來沈重又模糊的呻吟聲,便轉了身。癱在地上,這頭強大的熊痛苦地轉動著牠的頭。蘇拉克看見許多帶有倒鉤的蘇勒台箭桿埋進了牠的側腹。黑色的毒液混雜著深色的血跡。

巨熊把眼睛轉向蘇拉克。他在牠的眼中看見了請求。他知道他的責任。他彎下腰,拿下了一隻護手,然後把手放在牠的口鼻部。他唸著古老的吟誦將亡者送往祖靈之處。接著他站起身,用他的長矛刺穿了巨熊的頭骨。


二次低語者唸誦著禱辭,將蘇拉克標記為鐵木爾的第一族父。蘇拉克的肩膀周圍披著一件熊皮斗篷:部族防衛者的防腐皮毛。蘇拉克戴上了由巨熊掌製成的新護手。他高舉著古老的龍爪圖騰。他與巨熊與部族已合而為一。

 Surrak Dragonclaw | Art by Jaime Jones

Surrak Dragonclaw | Art by Jaime Jones

 

 

 

[註] 二次低語者是指身為部族參謀的鐵木爾祭師,他們不像一般低語者們過著隱居的生活,而必需與鐵木爾首領的家族一起生活或遷徙。他們的責任是引導鐵木爾部族走向最好的路線。

在「未知領域:醒覺熊性」中有 2 則留言

  1. 我們沒有長篇小說了——但我們有更多的未知領域。

    哦拜託不要停,我就喜歡這個。

  2. 我本來是不懷好意地來看族長是怎麼欺負熊的

    但是你加什麼洋蔥啦!!・゚(ノ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