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怪物

發表於 分類為「未知領域, 翻譯文章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r/monster-2014-08-20
作者:Ken Troop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原作者所有,本文禁止轉載)

 

召獸使賈路不再是原本的那個男人了。受到莉蓮娜的詛咒鎖鏈面紗的邪惡力量影響,他把自己的野蠻本能轉向獵捕最危險的獵物:其他的鵬洛客。如果不加以遏阻,他將會在多重的時空裡盡情殺戮。

但是─以下有雷─隨著2015鵬洛客對決登場,賈路的情況已經出現變化。被植入了贊迪卡的晶石 [註],他發現身上的詛咒力量減弱了,雖然很確定詛咒尚未被移除。現在他面臨了一個能夠決定他命運的問題:是否召獸使賈路是一頭怪物呢?

而且他不是唯一一個想知道的人…

NewImage

 

他偏好追捕自己的獵物。移動,追逐,期待,看著獵物的恐懼將其還原到當死亡在後頭追趕時,生命所依循的本能儀式。有許多不同的生命形式,各有不同的武器,防禦,風格與知識;但是一旦面臨追捕,他們的反應都一樣─呼吸急促與本能轉換,張大的眼睛與最後的衝刺,身為獵物的最後階段。被獵者死。獵人者活。

他厭惡等待。他曾經一動也不動地躲在矮樹叢裡好幾個小時。他的右腿斷斷續續地抽筋了二十分鐘。他沒叫出聲。那是種強烈的疼痛,但比起近期他的身體所經歷過的痛苦,這還算是可以掌控的範圍。但另一方面,被匕首封喉也看似比起他所遭遇過的痛苦還要易受掌控。雖然他看不見,但他能夠感覺到在他體內的晶石正微弱地搏動著,就好像是第二顆心臟。

這是他獲得第二次生命的機會,大概吧。晶石相當冰冷,而且陌生。許多年前他會被如此直接侵入到他體內的魔法和詭計搞瘋。無法逃出它的存在。它搏動著。這塊晶石嗡嗡作響,儘管只有他才能聽見它的音頻與節奏。他將會與它共存。但他的身體與心智又再度是自己的。這樣的自由值得任何代價。

NewImage

 

他等待著他的獵物很久了。這是他回到山德拉之後的第三天,希望能瞥見她。當他上次離開山德拉的時候,他認為自己將不會再回來。但只過了幾週,他就出現在這裡。一場新的狩獵,一個新的獵物。

「賈路。」這是一道微風的低語聲。一道輕柔、低沈的女性聲音。他曾經在尋找的聲音。

「賈路。」低語聲從他後方傳來。賈路緩緩站起身。不再需要快速的動作了。他已經被找到。他回來了,一個白色的小光點在前方的森林空地上緩慢地飛舞著,交織成8字型的軌跡。當賈路一靠近,光點迅速飛遠,鑽進了森林深處。

前方的空地上,霧氣開始在一片薄層矮林間凝聚成一灘泥濘的池水。點點光芒消逝在霧裡。賈路無法辨識任何在這片朦朧閃爍的薄霧後面的事物。賈路大部分的感官已經在受詛咒期間被改變,絕大多數都已惡化。現在有晶石抑制著詛咒的效應,雖然已不會造成更進一步的傷害,但也沒有療癒的作用。而且還有更多的刺激與傷口。

一個形體走出濃霧來到了空地上。美麗臉龐周圍框錶著長又烏黑的頭髮。她的臉和手臂上有著淺色的刻紋,如符文般的細長文句,但在森林微弱的光線照耀下它們幾乎是隱形的,儘管賈路知道它們一直都在那裡。她原本明亮的淡紫色眼睛已被柔和的紫色光線暈開。大部分人會描述她臉上的微笑是多麼地誘人,但賈路明白在背後驅使著它的是冰冷殘酷。她的洋裝與內搭褲跟他們上次碰面時是同一件,當時賈路正盡他最大的力量要殺了她。

他失敗了。他鬆開背上的護套,抽出了他的斧頭。斧柄優雅地躺在他手中。當賈路處於詛咒影響的全盛時期,這把斧頭是他的摯友,終結了許多鵬洛客的生命。它只不過沒終結那位詛咒了他的鵬洛客的生命罷了。反正,只是還沒終結。

「莉蓮娜維斯。」他的聲音是一道響徹空地的嘶啞喉音。而她的微笑則變成了公然的自負假笑。

NewImage

 

「賈路。比次上次相遇,你看起來明顯地好多了。我總是覺得殺戮是維持健康最有效的方法。你一定非常健康。」

她的聲音是一條條甜美的絲綢。她露出的肩膀在說話的同時一邊輕微地傾斜和搖擺著。賈路不禁想著他們兩個之間倒底是誰殺的比較多。他勉強承認他可能無法贏得這個競賽。他繼續站在空地的外緣,緊抓著他的斧頭。

「沒有原始的嘶吼嗎?沒有揮舞著你的斧頭然後試著要把我的頭劈開嗎?為什麼賈路,與你共赴晚宴幾乎不會讓我感到尷尬。找個方法來清除你的體味以及那個從你身上突出來的晶石,你甚至能夠成為我體面的舞伴。」

賈路不發一語。他把斧頭掛回護套裡,然後緩慢地走向莉蓮娜。她舉起手,與瀰漫在她眼中相同的紫色光芒點亮了她的手。上次賈路看見莉蓮娜的手發出這樣的光芒時,它代表著他即將承受相當大的痛苦。他持續緩慢地走向她。

「你上次差一點就殺了我。你的手掐著我的喉嚨,想讓我窒息,你那惡臭的氣息威脅著要成為我最後的感知。在你的盛怒之下,我能夠感覺到你的興奮,你殺戮的慾望。看著生命逃離了曾經傷害過你的人,那些讓你受委屈的人,這非常令人愉悅呀,不是嗎?如果不是有我和你這樣的人存在,人們要如何知道有報應呢?」

莉蓮娜繼續著,紫色光芒在高舉的手裡逐漸增強。但卻沒有魔法噴發出來。沒有黑暗的卷鬚來纏著賈路,也沒有從地面鑽出的食屍鬼來阻擋他的道路。

賈路思索著要再拖延這場鬧劇,但他還是得回去追捕他的獵物。

「樣子看來非常完美,而且她的聲音也是對的。但是氣味卻是一大敗筆啊,貝連。」

賈路在莉蓮娜前方幾呎之處停了下來。她的形體開始閃爍並逐漸消融,被一個差異很大而且較為醜陋的形體給取代。

這個形體幾乎還不及賈路胸膛的高度,一個骨瘦如柴的單薄男人,穿著藍色的斗篷和服裝。他頭戴連身帽,模糊了他的臉孔,但賈路知道如果沒戴上連身帽的話他將會看見誰。上一次賈路看見傑斯貝連的時候,他的手正環繞著這位小個子男人的喉嚨,試著要殺了他。賈路看出了一個模式,然後他笑了。或許莉蓮娜是一道幻影,但她是對的。他很享受殺戮。

傑斯從連身帽底下抬頭看著賈路。「賈路,你已經殺了很多人。我必需要確保這不會再發生。」

NewImage

 

「要不是你一開始派他們來找我的話,我還無法殺掉他們。不要試著找我,那麼人們就不會死。」賈路感覺到背上斧頭的重量,而且他知道需要多少時間來抽出斧頭揮擊。但在這樣的距離之下,他不需要用到斧頭。

「我們可以幫助你。晶石已經替我們爭取了時間。跟我回到拉尼卡。我已經召集了一批我們最棒的治療師…」

「這個我們是誰?當我的身體被痛苦蹂躪的時候,當我的召喚物在我面前腐壞的時候,當幻音試著要奪取我的心靈的時候,你在哪裡?」他以一道喊叫做為結尾。他握緊了拳頭,然後鬆開,又再度握緊。

「賈路,你必需跟我走。我們需要確定你已經被治好,確定你不會再殺戮。」傑斯的聲音既冷靜,平穩,又充滿自信,就好像完美地設計來使賈路發怒。

「要是我真心想再殺人呢?或許是現在呢?」

「那麼我會阻止你。賈路,這不是你。晶石只是壓制了詛咒,它並沒有治癒你。跟我走吧。」傑斯伸出了手。賈路握住它。

「你無法帶我去任何地方。」賈路把傑斯拉近然後用頭撞擊他。傑斯爆裂成四處飛濺的玻璃碎片,而賈路則感覺到在臉上被玻璃劃傷的地方淌下了血。幻影也能夠殺人。

但他也是。他在空地大聲咆哮,一邊解開了他的斧頭。許多傑斯的形體突然出現在他周圍,每一個形體都是完美的複製品,舉起了手擺出防衛姿態。

「我不想傷害你,賈路。」

「我真幸運啊,但我想的跟你不一樣。」

「賈路,這不是一場公平的戰鬥。你已經受了許多苦。拜託。跟我走吧。」

賈路朝這些幻影揮舞著他的斧頭。每一個都像玻璃般地碎裂。賈路周圍的空氣固化成了冰冷的黏稠物,他的移動變慢了,他的呼吸變得費力。

NewImage

 

「這些幻影很棒,貝連。但要產生這麼好的幻影…」賈路突然向一旁伸出手臂並且發現了原本應該是隱形的形體。「…你必需得靠得很近。」

賈路的手緊握住傑斯的脖子。這輩子第一次,賈路看見了傑斯貝連臉上的驚恐表情。

「你是如何?賈路…」

他沒有求饒。賈路很尊敬這點。

「第一,你花了太多時間在心智裡。仔細關注一下現實世界吧,傑斯。第二…」

賈路看見面前一陣閃爍,而一個鬼魂般的傑斯影像交疊在真正的傑斯上面。傑斯的影像稍微變寬了一些,而賈路的手掌便自動地鬆開了原本的大小。這個現象不斷重複,直到真正的傑斯有足夠的空間把脖子從賈路的手掌裡慢慢鬆脫。賈路用力握緊了手掌。

「你怎麼可能…?你應該無法…」傑斯的話停住了,他正掙扎著要呼吸。

「第二,你太依賴幻影了。學著如何戰鬥吧,小個子!」

傑斯的臉變成紫色。賈路稍微鬆開了他的手。傑斯大口地吸進了一口氣後,擠出了一個字:「怪物。」在他們初次相遇時,賈路第一次從傑斯口中聽見這個字,有如當頭棒喝。

賈路笑了。「你說的對,我是一個怪物。第三,而且這一點非常重要:如果你再跟蹤我,或是派任何人過來,你將會死。懷疑嗎?」

傑斯搖了搖頭。他看起來仍然一點也不害怕。至少並非所有的心靈法師都是鱉三。

「我不能…」傑斯的聲音沙啞,而且他努力回復自己的呼吸。「我不能丟著你不管,讓你成為殺人魔。我必需得…」

賈路嘆了口氣。

「讀我的心吧,貝連。我沒那麼複雜。」

賈路能夠感覺到他心中的陌生碰觸,儘管他做了許多來安排這場會面,他幾乎在那裡終結了傑斯的生命。如果能夠保持他的自由之身,他會殺了每一個人。

NewImage

 

傑斯撤回了他的接觸。他的臉上流露著嫌惡,但也顯示出了驚訝的表情,賈路認為他也看見了某種程度的接納。

「你…你淨化了。怎麼可能?」

「因為我就是我。必要的話我會殺戮。我甚至可能會,」說到這裡,賈路張大了嘴笑著,「偶爾享受一下這件事。但如果你和其他人不來煩我,那麼你們就沒什麼好擔心的。這是我打算提供的最好的交易。」

傑斯站在原地思考著。賈路抓著他的喉嚨,能夠在一瞬間終結他的生命,也已經證明了他對傑斯的幻影們免疫。賈路再度大笑著。如果賈路願意交些朋友的話,那麼傑斯可能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你贏了,」傑斯說道。「我們不煩你了。我不會去找你。但是拜託,如果你改變心意,來拉尼卡找我們。這裡有某些東西還是不太對勁。我們能夠幫助你。」

賈路放開手。傑斯摩擦著他的脖子,賈路能夠看見他留下的暗紫色瘀傷。他繼續微笑著。

「最後一點忠告,貝連。只有最棒的獵人才能獨自狩獵。至於你?你需要朋友。」

傑斯看著他,然後一座位於拉尼卡的圖書館的景象在他的後方閃爍著。傑斯的幻影們開始走進了圖書館,一個接著一個,每一個幻影都交疊在圖書館裡的另一個幻影上,只剩下一個幻影的低語聲殘留在山德拉。然後傑斯,以及拉尼卡的景象,都消失了。

NewImage

 

賈路深吸了一口氣,突然重重地倒落在他的斧頭上。他受傷了。當時他必需把力量投射到傑斯身上,但他卻仍然虛弱。晶石正在繼續搏動著,嗡嗡響著。

他不確定他的計畫是否會成功。一場狩獵以沒有殺戮或戰利品告終是一件奇特的事,但這就是賈路最近的生活。奇特。在離開山德拉並前往下一個目的地之前,他決定要休息一下。

NewImage

 

不久之後,一個男人從空地的另一側接近他,自信滿滿地踏步走向賈路。空地上的空氣變得冰冷,而這個男人的腳步聲在凍結的森林地面上大聲地嘎吱作響。儘管感官衰退,賈路明白他應該還能夠嗅到這個人的到來,但這個男人卻沒有氣味。

他個子高瘦,身穿帶著一點銀色和黑色的藍色長袍。他有個蒼白的長臉,而且他的白髮鑲著冰霜與冰柱,使它看起來像是又長又白的尖刺。他的眼睛是深藍色,沒有明顯的虹膜。

賈路用雙手拿起了他的斧頭。「奇怪。」他很確定自己並沒有再度產生幻覺,他沒有感覺到血管裡的枯疾活化,就跟他在依尼翠的時候一樣,但他也無法非常肯定。「你是誰?」

「我是來帶你回依尼翠的。現在跟我走吧,賈路。」他的聲音既短促又難聽。一種刺耳的聲調。

「我不是都把你們殺光了嗎?」

「浮羅諾付了我一大筆錢。你現在得跟我回去。你可以選擇自己回去,或是在冰磚裡回去。」

許多關於這種情況的事物惹惱了賈路。他想要休息。他受夠了人們一直來尋找他。賈路不喜歡寒冷。而且這個男人還忽視了他的問題。賈路必需得給他取個名字。他決定叫他小冰。

你看見浮羅諾的下場,」賈路指著還掛在他腰帶上的面具。

NewImage 

 

「我看見了。我看見他們所有人的下場。我需要更多的時間來準備。當我準備好的時候,我就過來找你。然後我看到了你和傑斯貝連。」刺耳的聲音裡有種不確定的感覺。

「是啊,傑斯貝連。一開始組織這整個狩獵計畫的人。很多人因為傑斯貝連而死。你也自願成為他們之一嗎?」

「我被付了…」

「是的,很多錢。所以你拿到你的錢了,對吧?然後你看到我讓傑斯活著。因為他不來煩我。傑斯不會來把錢要回去。而浮羅諾不可能來把錢要回去。不要煩我,然後你就可以享受它。」

賈路可以感覺到猶豫,在小冰腦袋裡的盤算。

「非常好。但是…有個問題。傑斯貝連以大心靈法師的身分聞名。但你看似知道他躲在哪裡。怎麼辦到的?」

「是我吃的食物。非常天然。健康。使我善於抗拒心靈的變化。」

「你在耍我。你不應該唬弄我。這可能會讓你不舒服。」冰冷加劇。冰塊在空氣中劈啪響著。

「你認為這一點冰冷就能阻止我嗎?」賈路微笑著。

藍色的眼球眨了一下。他們之間的空氣變得厚重而且形成一道冰雪光輝。「敢靠近我一步,野獸,我就會把你腦袋裡的空氣凍結然後打碎。然後我們就可以看看你對變化多有抗性。」

賈路以咕噥聲示意。「那聽起來真不舒服。只不過是開個玩笑。我不知道為何傑斯的幻影們不管用。或許他只是沒那麼專精而已。」賈路聳了聳肩。

小冰往後退了一步,他周圍的空氣開始厚重地凍結,同時他身後的空間形成了許多漂浮的冰球。冰球倒映著一個與這裡完全不同的地方─一個雪白、冰凍的大地,覆蓋著飄移的雪。這些冰球開始變大並包圍著小冰。

賈路舉起手。「有個問題。你要花多久才能次元旅行?」

小冰撐開了眼睛,他張大著嘴巴舉起了他的手。正當這些冰球開始形成一座冰霜傳送門的時候,賈路緊握著他的斧頭,旋轉身體,然後從脖子把小冰的頭砍下。冰球破碎了,立刻在賈路的腳邊溶化成雪水。小冰的身體重重地倒落在地上,他的頭滾到一旁,他藍色的眼珠變成了僵硬的灰色。

「看來好像太久了。」

賈路再度大笑。他不再需要殺戮了。而且他的確不需要殺了小冰。但當小冰威脅賈路的時候,他正在尋死。如果小冰還活著,他將會學到一堂珍貴的課:不要威脅怪物。

賈路次元旅行到了他的下一個目的地。

 

[註] 在鵬洛客對決2015的故事線裡,玩家在擊敗惡魔歐尼希茲之後會取出封印在他額頭裡的贊迪卡晶石,然後在擊敗賈路之後把晶石埋進他體內以壓制詛咒的效應。但此舉卻讓歐尼希茲恢復了力量,並計畫要向贊迪卡這個束縛他的世界復仇。

在《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怪物》中有 5 則留言

  1. 这意思是整个对决2015都是JACE搞的,包括之前受天使之托行动的面具兄,JACE居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2. 贾路,你交朋友的不错选择是你仇敌的老相好你知道吗?看来这样闹一通JACE就准备算啦,不知道蛇发妖当时干嘛要和他提贾路。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