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醒世師妮莎

發表於 分類為「未知領域, 翻譯文章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magic.wizards.com/en/articles/archive/uncharted-realms/nissa-worldwaker-2014-06-25
作者:Adam Lee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作者所有,本文禁止轉載)

 

妖精鵬洛客妮莎瑞文有著一個充滿波折的人生。她曾被自己的部族玖瑞加在不同的時機下放逐過,而成為鵬洛客之後更讓她變得與眾不同。她旅行到其他世界,尋求理解妖精族群對於自然界擁有的責任,但她總會回到她的故鄉世界贊迪卡。

無論她多努力地嘗試著替自己找到平靜,但結局卻是可怕的奧札奇崛起。這些巨大、跨次元的生物,整個世界的吞噬者,已經被囚禁在贊迪卡數千年了。迫切地想要拯救她的世界,妮莎打破了將奧札奇關在贊迪卡的封印。她的希望是這些重獲自由的奧札奇會回到多重宇宙中。它們的威脅將會擴散,但是贊迪卡卻得以保全。

這不管用。

至少奧札奇三泰坦之一還留在贊迪卡,殲滅威脅著這個世界上所有生命。妮莎留下來對抗奧札奇,但是她擔心這一切已經太遲了。為了要擊敗襲擊這個世界的巨大猛獸,贊迪卡的所有人必需得團結起來協力抵抗…

NewImage

 

妮莎睜開了眼睛。

當她醒過來面對眼前的混亂時,煙霧與灰燼正在她上方盤旋著。她的背牢牢地靠在地上,而且她能夠感受到身體下方的大地所傳來的隆隆聲響。她環顧四周,她的心智試著要依附在某個她熟悉的東西上。妮莎能夠聽見被扭曲了的叫喊聲,就好像她正透過一條充滿回音的長隧道聽著周圍的喧囂。有種壓力正在造成她的耳鳴。她用力地眨了眨眼。然後,一件接著一件,她開始回想起來了。奧札奇肆虐了玖瑞加。出現了一道強大的能量衝擊波。鎢拉莫已經回來了。

接著一切回憶就像令人作嘔的洪水般湧回了她的心智。她的部族被攻擊了。死了很多人。

當她的視野恢復之後,妮莎能夠在斷裂的樹叢間看見扭曲的妖精屍體。畸形的奧札奇屍體散布在各處,這些冒著蒸汽的鎢拉莫後裔的怪異殘骸。

NewImage

 

她必需移動。

她移動著要起身但卻被拉回地面─她的腿被卡住了。一棵被劈成兩半的樹壓住了她。她就像是被陷阱抓住的野生動物一樣用著巨大的肢體掙扎,直到疼痛傳來並使她不自主地發出尖叫。在她喘了一口氣後,一連串不規則又斷斷續續的能量波從地表上的高處傳來,撕裂並穿越了布滿煙塵的空氣。妮莎用手遮住了嘴巴,像石頭一樣地躺下不動,同時一道低頻的滴答聲從她四周傳來。無論是那個方向,她都只能看見幾呎的距離,但她知道這個可怕聲音的來源已經相當接近了。它的發聲迴盪穿透了她的骨頭。它正在狩獵。

她試著要提出魔法力來召喚某種形式的協助,但她的法力已經乾涸了。次元旅行更是不可能。所有妮莎能夠運作的只有ㄧ小團明亮的治療能量來減輕疼痛,但這已經足夠讓她耗盡最後的魔法力。她精疲力竭地躺回地面上,早已因她的血而變得泥濘。在絕望之中,她幾次呼喊著那些逃離奧札奇大軍的影子,有些類似人類,有些是動物,但沒有一個有回應。當她努力喘著氣的時候,滿口都是泥土與灰燼的味道,而且她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生命正隨著每一次的心跳而離去。接著她看見鎢拉莫巨大的身影如同黑雲般逐漸變大並籠罩著破碎的樹叢,直到它完全遮蔽了贊迪卡的朦朧陽光。當它的黑影經過了妮莎身邊的時候,她聽見了它在吞噬贊迪卡的生命時發出如同水晶般地咀嚼聲,留下了它經典的毀滅路徑。她能夠聞到它那刺鼻的腐臭,並感到胃部傳來一陣抽痛。

NewImage

 

當妮莎注視著那盤旋又煙霧繚繞的空氣,並等待著死亡降臨的時候,淚水流過了她的臉頰。

一張有著寬大眼睛的人類臉孔,布滿了灰塵的紋路,正在盯著她看。一隻粗糙的手抓住了她的手。妮莎已經太虛弱而無法移動。人類轉頭朝後面呼喊著,而奧札奇泰坦的咀嚼聲正在逐漸逼近。

「巴庫!阿麗拉!在這裡。」

他轉向了妮莎。他粗糙的手碰觸了她的臉,而妮莎能夠感受到從他身上湧出的生命力。

「撐下去。我們會把你救出來。」

「願坎尼賜福予你,」妮莎說道,然後昏了過去。

NewImage

 

妮莎在一陣不熟悉的味道與聲響中醒來。當她環顧四周並試著要移動她的腳時,她感到非常疼痛。她非常虛弱但也能夠感覺到少許的力量正在復原。

她聽見逐漸靠近的腳步聲。帳棚的布門被掀起來,那位將她從樹下拉出來的高大黝黑的人類走了進來。

「你醒過來了。」他微笑著。「非常好。」

「我在哪裡?」妮莎說道。

不相信任何人。就算是這個人類救了她,玖瑞加的古老本能還在。

她覺得自己處於弱勢,全身赤裸地蓋在皮毛毯之下,而且她知道自己的力量還要好一段時間才會復原。

人類感覺到她的不安,便舉起了他的雙手。

「放輕鬆。你還在復原。」他從附近的凳子上拿起她的衣服然後放在她身邊。當他說話時,他緩慢又從容地移動著。「距離賈勒許還有一天的路程。我叫哈瑪迪。你在這裡很安全。」

「我的部族…」

妮莎的心智從回憶裡退縮了。她逼她自己問這個問題。

「你有看見我的部族發生了什麼事嗎?」

哈瑪迪看著她並說出她已經知道的事實。「鎢拉莫在那裡。山谷,森林。奧札奇只留下了灰燼。我很抱歉,但據我們所見,玖瑞加已經不存在了。」

NewImage

 

妮莎爬過了這些巨樹。她的腿依然感到僵硬,但它們的力量正在回復。能夠移動並感受到森林如同翠綠織錦畫毯般地流動包圍著她是一件美好的事。哈瑪迪在她身後走著,以一個人類來說,他的行動非常安靜。

「在上面,」他說道。

妮莎的視線穿透了濃密的樹林,看見在上方樹林與山脈花崗岩的交界處裸露出的岩石。

「就是上面那個岩架嗎?」妮莎說道。「你們一定對你們的治療非常有自信呀,德魯伊。」她揚起眉毛看著正在微笑的哈瑪迪。

「我很看重你的意志力,夏亞。」哈瑪迪回道。

「那聽起來委婉多了,」妮莎得意地笑著。「嘿。夏亞是什麼意思?」

哈瑪迪咯咯笑著。「以後再告訴你…夏亞。」

NewImage

 

他們坐在突出的岩架上俯瞰著下面的森林,一邊吃著堅果、水果乾,以及卻克里植根。妮莎感覺到來自植根的活力紓緩了她疲累的肌肉。

「你人真的太好了,哈瑪迪,」妮莎過了一會兒說道。「謝謝你。」

「我們現在已經身處於不同的時代了。過去的是我們贊迪卡人彼此爭鬥的日子,」哈瑪迪在遞給妮莎更多食物時說道。「我們需要奧札奇這樣的生物來教導我們要彼此和平相處。要嘛它們是很稱職的老師,不然我們就是頑固的生物,對吧?」他大笑著。

「我猜這類種族主義存在於每個人心中,這種對於隔離與區別的需要。」妮莎看著下方的森林。「玖瑞加部族在我們出生後就把這種觀念深深地植入到我們心裡。『不能相信外人』是我到…永遠都會聽見的東西。我一路走來已經過了這麼久,哈瑪迪。我已經看了太多以至於擁有如此狹小的生命觀。你對我展現出的和善也已經起了點作用。」

哈瑪迪笑了,接著停頓了一下,然後看著正在他手裡把玩著的一片水果乾。「我來自灰皮區,就在旋林區的廣大森林外圍。」哈瑪迪把食物拋進了嘴巴。

NewImage

 

「我很抱歉,哈瑪迪,」妮莎說道。「我知道你的同胞。我曾經旅行過你們的土地。」

「世界很小呀,夏亞,」哈瑪迪說道。「就像你知道的,我的同胞是優秀的獵人與嚮導,但我們靠著儲存魔法力來過生活。我們的魔法與大地相連,而且這些樹木給了我們難以回報的東西。」

哈馬迪往後靠在石頭上,然後拿起水壺喝了一口。

「許多亟需魔法力的探險社群與我們進行交易。在過去,我們的口袋跟胃都是滿滿的。我們的帳棚很熱鬧。我們認為已經達到顛峰了,那個顛峰,但其實是虛假的。我的部族,探險社群,我們都是盲目的。」

哈瑪迪放下水壺繼續說道。

「我們曾聽過有關奧札奇泰坦肆虐的傳言,但我們並不相信這些。要如何讓任何人相信這是真的除非他們身歷其境?我們沒有一個人認為奧札奇會來到我們的土地並殲滅我們的同胞。」哈瑪迪嘆了口氣。「我們是壽命短暫又目光短淺的生物,夏亞。既然我已經見過這些泰坦了,我知道在我們最瘋狂的想像之外有某種真實性存在。我們要怎麼為這樣的東西做好準備?」

哈瑪迪垂下了他的頭,過了一小段時間後,他看著妮莎。

但是妮莎卻無法直視著哈瑪迪的眼睛。當她聽著他的故事的時候,一陣逐漸增強的痛楚出現在她體內,然後卡在她的喉嚨。她要對這一切負責,他所有的損失以及贊迪卡一切的破滅。哈瑪迪將她,一個玖瑞加妖精,拉出了必然的死亡。他冒險救了她的性命。而且她就是肇因。黑暗的回憶開始從所有最糟的地方爬進了妮莎的心智。她所有的失敗,她愚蠢的決定,她的自私與傲慢,像鉛錘般地湧進她的身體。她被糾纏在過去的羅網中,充滿著數以千計被奧札奇殺害的無辜者的屍體。她原本可以救他們所有人的。

「哈瑪迪,」她抱著自己的膝蓋說道。「我很抱歉。」

NewImage

 

妮莎,跟隨著哈瑪迪、巴庫、阿麗拉,以及一對寇族雙胞胎沿著山中小徑走著。她能夠感覺到贊迪卡在她的腳下輾轉不安,就像是有個巨大、還未誕生的野獸在裡面移動著。妮莎可以看見大塊的山脈漂浮盤旋在前方的路徑上。

「我們必需得攀繩。重力場。」那位叫做卡莉的寇族說道。她的雙胞胎哥哥夏希爾看似從未說過話,偏好使用細微的手語或是什麼都不用。

卡莉和夏希爾移除了他們的背包。夏希爾拉出繩子、鉤子和吊帶,在他的妹妹替哈瑪迪、巴庫、阿麗拉,和妮莎著裝時把這些裝備遞給她。

NewImage

 

「你曾經空攀過嗎,玖瑞加妖精?」卡莉問著妮莎,一邊替妮莎綁好挽具上的吊帶。

「我討厭離開地面,」妮莎說道。「但我更討厭奧札奇。」

「那麼只要想著把這些混蛋開膛剖肚你就會順利多了。」卡莉一邊笑著一邊將皮製吊帶拉緊,然後把交纏的繩索穿過有效地把妮莎與夏希爾連結在一起的金屬圈。「現在夏希爾抓好你了,玖瑞加妖精,但不要認為你只是在搭便車。盡你可能地跟隨他的引導。」卡莉離開去檢視哈瑪迪和其他兩位人類。夏希爾轉頭看向後方,面無表情,接著對妮莎眨了眨眼,然後繼續捆綁繩結與捲起繩索。

一旦每個人都固定好之後,他們動身走進了重力場。妮莎感覺到她的身體開始搖晃和提升,被強力的重力波沖擊著,直到他們最後升起到了空中。看著卡莉向上浮去然後把繩子鉤在一顆飄過去的巨岩上,動作既平順又輕鬆,妮莎感到自己既僵硬又笨拙,就像是一頭剛出生的林鹿。隨著他們一個個全部升空,這個隊伍的纜繩變得緊繃,同時也被纖細但強韌的寇族繩索繫在岩石表面。

卡莉帶領他們穿過了漂浮的巨岩迷宮。隨著他們愈來愈深入重力場,妮莎看著這對兄妹用一連串細微的手語溝通。數十顆巨岩混亂地移動著並彼此碰撞翻滾。卡莉和夏希爾帶著隊伍往前行進,輕鬆地撿選穿越這道險境。當他們突然拋出繩索來抓住飄過身旁的岩石,或是當他們飄過時攀上新的巨岩,他們的繩索就像是他們的手臂般神奇地延伸。妮莎曾經見過寇族從遠距離施展這些技能,但直到現在她才開始真正欣賞他們的技術以及對贊迪卡脈衝的知識。

當太陽抵達天頂的時候,他們停了下來,懸吊在三顆飄浮在峽谷上方的巨岩之間的繩索上。阿麗拉才剛提到周遭竟是如此的寧靜與平和,一下子就有一道尖叫聲迴盪在他們周圍。妮莎轉身尋找它的來源,卻發現聲音是從岩石上反射過來的;她無法定位方向直到卡莉吹了口哨並往下指著。在遙遠的下方,妮莎能夠看見一隻夷徑者─泰坦鎢拉莫的後裔─在一群分散的探險者面前從地面下鑽出。妮莎無法分辨他們是人類、妖精,或是寇族,但也不重要了。她注視著奧札奇而且她想要殺了它。

NewImage

 

妮莎轉頭看見夏希爾抽出一把刀迅速地切斷了他的纜繩。妮莎聽見繩索啪一聲地斷裂,同時夏希爾正以自由落體的方式衝向地面。

「那個混蛋是我的,夏希爾!」妮莎大喊著,一邊拉開她的扣環然後掙脫了她身上的挽具。

能量從妮莎內部湧出,而且藤蔓從巨岩的側邊扭動著生長竄出,並且將根部深深地扎進了岩石。妮莎用意志力讓它們靠向她,然後騎著糾結的藤蔓降到地面。在妮莎下方,夏希爾已經展開一個航箏,手裡抓著一條鉤線,快速地滑向了從灰塵與岩塊的雲霧中現身的奧札奇。

十位旅者被拉倒在地上。當夷徑者朝空中掀起了一塊巨大的土地時,有些人還被拋向了地面。其他人則是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有的人驚慌失措地逃跑。就在任何人能夠反應之前,夷徑者已經抓住了一些探險隊成員然後將他們壓扁在它觸手般的手底下。

夏希爾向下俯衝然後把一跟鉤子定錨在夷徑者如同橡膠般的皮膚中。這隻奧札奇用力拍打他,同時夏希爾完成了一連串緊密的盤旋並放掉一條糾結的繩索。接著卡莉飛奔穿過奧札奇的腳然後拖著另一條糾結的繩索。奧札奇揮打著寇族,剩餘的探險隊戰士們則盲目地射箭並希望能擊中某些重要的部位。

「這無法困住它,玖瑞加妖精!」卡莉大喊著,一邊把她的航箏降落在岩石掩蔽物中然後翻滾出視線之外。「想點辦法!」

妮莎來到了地面,奔跑著。她感覺到體內的能量開始湧現,一道野蠻的微笑劃過她的表情。她正要摧毀那個自然界的怪物。它將要為這一切付出代價。兩倍的代價。

NewImage

 

寇族的繩索啪一聲地斷裂,奧札奇掙脫了,但是一切的聲音都被這個大地甦醒過來時所發出的震耳欲聾的轟隆聲響所遮蓋。綠色的火焰從妮莎身上噴射進大地。她感覺到自己的魔法力庫正在擴增,並且她將所有的法力都灌注在這道咒語裡。一個厚實成許多塊狀的巨型元素現身,從峽谷的一側衝出,揚起了滿天塵土。奧札奇轉身,但卻被一個由岩石、樹根和泥土構成的巨大手掌抓住。

妮莎將每一分能量都注入了元素之中,並且當它擠壓著奧札奇的時候,她把自己過去所承受的痛苦也跟著一起壓碎。妮莎咬緊牙關。她不允許這類生物存在。她不會在這世界裡當一個旁觀者─甚至在任何一個世界。贊迪卡流入了她的生命而且它的力量使她的意志力更加集中。奧札奇掙扎並不停抓著這個源自大地的巨像,但元素只是更用力地握住。大地又傳來雷鳴般地聲響,妮莎召喚了兩個元素現身。這些高聳的巨獸逼近了不停扭動的奧札奇,它突然發出了一串斷斷續續的聲音,劃破了空氣。但隨著另兩個元素巨獸將夷徑者捶打成了一團扭曲又無法辨識的肉塊,它的聲音很快地中止了。

NewImage

 

當他們周圍的塵埃平息之後,夏希爾看著妮莎。

「哇噢。」

NewImage

 

卡莉、阿麗拉,以及巴庫照料著倖存的探險隊成員,而夏希爾則檢視著夷徑者的巨大屍體。哈瑪迪爬下了長藤蔓,而妮莎正在底部跟他碰面。

「我知道大地呼應著你,」哈瑪迪笑著說道。「但我沒想到它竟如此劇烈!」

「我無法說謊,哈瑪迪,」妮莎說道,從眉頭上擦去了汗水。「這種感覺超棒的!」

「贊迪卡想要擺脫這些東西。它給了你我從未見過的力量。」哈瑪迪拍了一下妮莎的肩膀。「它已經選擇了你,夏亞。」

「你打算告訴我那是什麼意思嗎?」妮莎問道。

哈瑪迪對著她微笑。

「它的意思就是醒世師。」

NewImage

在《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醒世師妮莎》中有 4 則留言

  1. 有2隻奧扎奇離開贊迪卡了!!?
    看樣子這是為之後的故事做伏筆了,
    不知道會是哪兩個世界要遭殃了@@””

  2. 夏亞果然會以不同型式再臨啊
    話說以前的GW中,三倍夏亞也是綠的啊
    所以下一版妮莎要戴上面具還是頭盔了嗎?

    感謝翻譯~~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