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飛的視角:韃契可汗PTQ檢討文

發表於 分類為「賽場報告

其實說到在下Modern賽制的經驗,前後也才三次而已。

照理說身為一個十年以上的玩家,應該會很喜歡Modern賽制才對。牌池又熟,又是長久賽制。但是在下實在太愛玩構築,台灣又很少有Modern的比賽。所以始終只打標準,對Modern興致缺缺。

直到開始加入magic online,才動了打Modern的念頭。前年12月,台北有場PTQ,為了練習還去買了線上整套的風暴套牌來練。沒想到工作卡住,也就黯然賣掉,繼續打標準。

後來又有一次,想組的不貴的Modern玩玩。看上了Living End套牌。想說都是奇怪生物應該不貴。

結果不料Fulminator Mage貴到破天,只能跪了。也沒辦法用Avalanche Riders代替,效率太差。最後勝率不佳,再度放棄。

直到今年神戶GP確定是Modern賽制,才下定決心,放棄了標準,完完全全投身練習Modern。

既然都確定要去了,當然不想是去當肉靶,變成墊腳沙包的。所以還是要好好的挑一副強的套牌。當時小貓還沒解禁。共鳴是最快的快攻代表。而在下很明白自
己的能耐。快攻就是我的選擇、我的命、我的老把戲了。

半年來,從先熟悉套牌、了解環境生態、各型套牌組法試打、備牌測試、到參加64人比賽練習。各階段一步一步進行練習後。六月的這場夏威夷PTQ,是自我設定的指標賽。

才知道到時候該以神戶GP八強,還是神戶牛肉為目地的指標。

專注在同一個套牌好處其實不少的。一般操作套牌,打人視點的跟被打的視點,其實有很大差異。Modern的牌池太深,套牌太多。花時間去練不同的套牌實在太難,專注在自己的套牌上比較容易一點。打了一兩百場後,該遇到的也都遇過了,其他的招有些不影響,也不必特別注意。遇到了再謹慎點就好。但是有好,就有壞。太過專注在同一個套牌最大的缺點,在這次比賽中也徹底暴露。

那就是人還沒坐下,大家就都知道你打啥了。

共鳴吧?你打共鳴對嗎?你看起來就一副共鳴臉。根本共鳴指標嘛ㄎㄎ

……有事嗎?= =

這次的PTQ滿熱鬧的,據說70幾位玩家參賽。個人一則小喜,Magic,連門檻較高的Modern賽制都能有70幾人參賽。但一則大憂,7局預賽難度太高了!64個就好啦,不行嗎?

還是得面對,預賽七局。最終成績5-2。靠著擊殺我的兩位都是大大,驚險的滾進八強。每一局都是好局,共鳴的勝負往往就一牌之差,刀鋒刃口間的輸贏而以。就像居合斬,帶著覺悟揮出,不留遺憾的結束。

NewImage

 

再來簡單描述一下預賽對局回顧。年紀大如有記錯請多包涵。

 

ROUND1 VS 勇得

對手是在上次高雄PTQ時跟在下練過的朋友,當時對上他的黑白有點難打。本來覺得有點糟糕。但是一開局的黑綠地+掉牌,才發現他換成了勇得參賽。

第三回合的乙金大師/Master of Etherium順利登場,旁邊躲著一個未橫至的光蛾連結點/Blinkmoth Nexus,讓對手面對5/5的大師卻只能看著肢解搖頭。旁邊的焊熔罈/Welding Jar則封住了殺。沒有抽到終結/Terminate的對手陷入苦惱。只要我不要自己猴主動轉光蛾連結點/Blinkmoth Nexus變大。都不會有問題。

第二盤自摸腥紅之月/Blood Moon封住了對手大部分的法力。雖然我的兩個墨蛾連結點也不會動,代價也不小。關鍵時刻對手的奔騰深谷/Raging Ravine晚了一個回合給予法力。驚險的閃過了眾神之怒/Anger of the Gods。一牌之差擊倒對手。

 

ROUND2 VS 梅黎萊誕生莢

第一局一開始就可以感覺對手組合技不太順,連續用掉了兩發和聲召集/Chord of Calling去救命。所以最後無法完成組合技。

第二局備牌的穿髓金針建奇功。一開局就封住了誕生莢。對手因為還沒抽到誕生莢,於是選擇以突發衰敗去拆掉Cranial Plating而不是針。豈料馬上連摸了兩張,命運弄人。
最後就在差一牌會被對手完成前,及時拿到了Arcbound Ravager,全吃掉擊殺7點生命的對手。

 

ROUND3 VS 奇奇誕生莢

這局是個很好的示範教育,告訴我們也要多跟活人打牌。

第四回合墨蛾連結點信號害蟲Arcbound Ravager全上。扣掉墨蛾連結點還有7個神器,也就是只要我用Blinkmoth Nexus墨蛾連結點 +1/+1,然後全部神器吃掉給Arcbound Ravager,對手就輸了。但是四地開放的對手當然是不可能沒招的。閃現出復歸天使,彈了Wall of Roots來阻擋。

我說好,請阻擋吧。

但是對手卻放過了墨蛾連結點,阻擋了信號害蟲

等我用Blinkmoth Nexus墨蛾連結點 +1/+1後,此時攻防力是3/2。對手才指出我的錯誤,我沒有宣告戰壕的觸發。但是經過副審跟主審的判決後,戰壕是強制觸發,雖然我本人遺忘觸發。還是會結算。

只能說我十分不好意思,都給電腦去判定宣告習慣了。該觸發的動作,還是該先自己熟悉清楚,比賽時正確的宣告給你的對手。這不是古意,這是應該的表現。

第二盤我後手起手Blinkmoth NexusOrnithopter蛋白瑪珂、顱骨護甲/Cranial Plating、玄鐵殿堂/Darksteel Citadel電流衝擊波蝕刻鬥士。如果不是第三局的話,這個手牌會直接一回顱骨護甲/Cranial Plating,然後留電流衝擊波。下回合叫出蝕刻鬥士。是很棒的手順。

但是MO的系統總是會在這種漂亮手順後,給你一個驚喜。所以我只下了光蛾連結點/Blinkmoth Nexus、撲翼機/Ornithopter蛋白瑪珂就停了。就怕一種悲劇出現。

對手二回合下戰仇禍汰奇/Kataki, War’s Wage

變身光蛾連結點/Blinkmoth Nexus電流衝擊波。有種果然如此的感覺。

然後貼上顱骨護甲/Cranial Plating的撲翼機/Ornithopter攻擊。對手回以天堂鳥/Birds of Paradise + 幫廚奧夫/Kitchen Finks回血。然後又閃現了復歸天使。但是貼著護甲的蝕刻鬥士如入無人之境,一擊打掉半條血。

但是還不夠,我完全沒有安全的感覺,因為只要對手自摸出裂鏡奇奇幾奇/Kiki-Jiki, Mirror Breaker。立時可以獲勝。而且對手的氣勢,讓我覺得奇奇根本就在他手上!

抽牌,看起來卻是沒有抽到奇奇。對手叫出了第三隻天堂鳥/Birds of Paradise,還有幻象身影。COPY了蝕刻鬥士。天上地下擋的嚴嚴實實,爭取下次自摸的時間。

可惜能韁吞噬獸/Arcbound Ravager就足以破解幻象身影。我獲勝。

但是對手抓住所有可能性,不到最後不言敗的霸氣,讓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ROUND 4 VS美國控制

不甚好打的對局,有足夠的控制牌。最壓制共鳴的三色。還有足以自摸逆轉的天使+奇奇組合。

第一局展現出共鳴的快,快到對手每回合爆地殼邊境/Tectonic Edge來擋光蛾連結點/Blinkmoth Nexus。而我連連耍猴下,還是獲勝。

第二局是個漂亮的一回鋼鐵督軍/Steel Overseer的起手。卻因為後手栽在沉重靜寂手上。勉強撐到沉重靜寂都兩張了認輸。

第三局 雙方互動猛烈,攫取思緒後開始細算對手的燒殺跟掃台。靠著順利成功,對手很難解的蝕刻鬥士削血到對手剩7。但是對手及時拿到了天使+奇奇組合,結束對局。

 

ROUND 5 VS 黑綠

比起美國來,顏色純多了。代表血月更難抓到時機。有時候會乾脆不用。焊熔罈/Welding Jar在這個對局很棒。

第一局開局很順,一度打到29/10。後來對手的塔莫耶夫/Tarmogoyf雖然登場反擊。但是還是無法來的及打贏蝕刻鬥士

第二局對手還留著黑暗親信/Dark Confidant讓我有點不解,只能解釋也許對手覺得自己殺夠多,親信應該頂的住。結果對手露出了一個空檔,11點被打到剩2,場上就站了一個要命的親信。對手用克羅芬斯的駿馬能力從牌庫下沼地平野/Marsh Flats,犧牲找出沼澤。洗牌完後展示卻又是一張親信在上頭……

對手本來的劇本應該是四回做出蔓延侵蝕掃台,然後用黑暗親信/Dark Confidant優勢壓制。但是可能太小看共鳴的單回合爆發力了。

 

ROUND 6 VS 皮

這個節骨眼說時在遇上這套是很尷尬。好一點是說沒啥技巧,拼拳頭就好。但是壞一點是這套牌其實爆發力還在共鳴之上,非常難打。

第一盤被搞出了一隻18/18先攻警戒繫命延勢的油滑波葛/Slippery Bogle。場上兩個顱骨護甲/Cranial Plating卻也只能用生物+能韁吞噬獸/Arcbound Ravager一隻一隻送上去倒數。結果等摸到蝕刻鬥士時卻把一張光蛾連結點/Blinkmoth Nexus餵掉了。還好強運又抽了一張地及時頂住。對手連兩抽沒有抽到仇視或是精魂披風。反而被貼了兩個顱骨護甲/Cranial Plating蝕刻鬥士反打,補一發電流衝擊波獲勝。

第二盤對手調度到五卻二回下出沈重靜寂,手牌沒生物的對手找出樹靈喬木/Dryad Arbor,成功貼到超過燒牌範圍硬踩獲勝。

第三盤對手一回沒林斥候,二回鬣狗本影/Hyena Umbra,三回破曉冠冕/Daybreak Coronet。四回合精魂披風強勢攻擊。思考良久後決定拼大的。在攻擊宣告後拆了對手的精魂披風,然後用能韁吞噬獸/Arcbound Ravager阻擋,然後吃到6/6。如果順利,對手的斥侯死掉,本影犧牲,然後破曉冠冕/Daybreak Coronet就會因為結附目標不合法掉了。如果對手有一張殺牌。那我還可以犧牲套件到旁邊的暗窖斯克魔上。還有7/7繫命可以跟對手換血。

結果對手有兩張殺,我GG。

 

ROUND 7 黑白衍生物

結果還是在關鍵局對上了這套。套牌結構死壓著傳統型共鳴的套牌。

但我並不是傳統型。乙金大師/Master of Etherium可以給我一定程度的幫助。備牌也有為了這套預備的怪招。

第一盤對手掉牌非常多,連掉兩次後出了俄瑞恣獅王布黎瑪。但是因為我成功結算了一隻鋼鐵督軍/Steel Overseer。殺不掉鋼鐵督軍/Steel Overseer的對手就被壓制到結束。

第二盤我抽到了我的怪招-魂魅拘禁/Ghostly Prison。但是被攫取思緒了。
但是場面還是極度優勢的情況下,對手還是被以蝕刻鬥士為主力的我擊殺。單純只是把生物叫下來的黑白,也只是1/1生物多了點的快攻,並不會有多強的攻擊力。

 

八強 VS勇得

對到一起練牌的朋友…好個同門相殘。開玩笑的,雖然更希望在冠亞的時候頂峰對決,但是八強遇到也很開心。除了至少有人一定能衝上四強,還有就是一起練牌的夥伴共進八強,也是團隊成功的代表意義。

第一局調度到五張,但是手牌是玄鐵殿堂/Darksteel Citadel春葉鼓、撲翼機/Ornithopter蛋白瑪珂、能韁吞噬獸/Arcbound Ravager。可以一口氣放光的手順。但可惜對手先,一張寇基雷的審訊/Inquisition of Kozilek就打亂了套。掉了蛋白瑪珂。我抽到蒙納獸,丟出五張手牌換他又一發寇基雷的審訊/Inquisition of Kozilek,拿掉能韁吞噬獸/Arcbound Ravager
接下來三抽都是電流衝擊波。可惜很小心的對手連蒙納獸都主動殺掉。場面只剩下春葉鼓跟玄鐵殿堂/Darksteel Citadel的我當然輸掉了。

NewImage

 

第二局也是看了一下後調度一次六張手牌。對手也調度。旁邊觀戰的朋友問我們為啥調度。我笑說:「戰略性調度,考慮到對手一回合掉牌後,完全沒有攻擊力。」

「你們是在腦中自行腦補戰鬥了是嗎XD。」

結果對手被我奶了一次,又掉度到五張。被兩頂顱骨護甲/Cranial Plating打爆了。

「你們可以用實力決勝負嗎?用這樣對嗎?」場外異口同聲的嫌棄我們。真是的,贏了就好了嘛,科科。

第三局換對手先,他又調度一次。六張手牌開打。我一回玄鐵殿堂/Darksteel Citadel蛋白瑪珂、撲翼機/Ornithopter、鋼鐵督軍/Steel Overseer的手順。但是對手找地,主回合長年懷恨立刻拆了他。

我下了張玄鐵殿堂/Darksteel CitadelCranial Plating裝撲翼機/Ornithopter打了五點。20-14

對手用突發衰敗拆掉了顱骨護甲/Cranial Plating,這樣還留著長年懷恨給我威脅。感覺很有壓力。叫出了蝕刻鬥士 + 光蛾連結點/Blinkmoth Nexus,對手回以塔莫耶夫/Tarmogoyf

換我摸到了很特別的一張備牌-穿髓金針。本來是要來封鎖走路地的,但是這種情況下,有一張牌威脅更大,叫做面紗的莉蓮娜

我喊了,結果引來一陣的嗚挖。這是哪來的怪招之類的聲音。

交換了一輪攻擊,15-11,開始抽地的我有點緊張。再不給對手壓力,對手會解套的。對手用雷鳴法師/Fulminator Mage拆掉了光蛾連結點/Blinkmoth Nexus。換我再叫了信號害蟲增加生物。下一輪又是地。換對手先長年懷恨返照拆了針。突發衰敗殺掉信號害蟲面紗的莉蓮娜登場,解掉了蝕刻鬥士。看來大勢已去。

我抽到了小小的撲翼機/Ornithopter,對手叫出了腐食流漿,等級天差地遠,加上變身地,結束了我今天的比賽。

總結來說,共鳴要打到很不錯的成績。一定程度上的運氣難免。要掌握的,應該說很多套牌都該是這樣的。是了解你現在能抽甚麼會贏。至於抽不抽的到。那就是天決定。別只是把能做的事隨便做完。然後看誰抽的好一點就贏。或是誰卡了地就輸,這樣就沒有對局的意義了。

我打的是magic的共鳴套牌,不是在玩ALL IN遊戲。這是我這次最大的感想。

最後願各位朋友們都能打得順暢,常有佳績。感謝大家。

在「打飛的視角:韃契可汗PTQ檢討文」中有 6 則留言

  1. 我通常只記得怎麼輸的….

    不過, 對我的第三盤如果你拆掉我的蜘蛛皮, 讓上帝皮掉下去, 讓我那隻1/1貼到反生物皮, 再打下去勝負還未定. 雖然我手上兩張殺. 要看後面抽怎樣才知道.

    1. 我也是只記得怎麼書 我覺得反生物皮太糟糕了 所以想的不夠深 太拼大的

  2. 我現在無法把手順記這麼清楚了,推一個用心精彩的賽報,話說北韓女孩子真漂亮……

  3. 我玩Merfolk也一陣子了
    剛組的時候補咒師3鎂,珍珠王2鎂不到,玄鐵英文精瓶13鎂,滅咒獸7鎂,背信操絲5鎂。

    那時牌價雖然相對親民,但大家懶得整理舊牌,不願意拿出來賣;MMA出了之後,我去卡店翻翻寄賣卡本,裡面滿滿的人魚,還以為我走進魚市場咧!而那些寄賣的人魚現在仍躺在卡本裡……

    套牌真的需要對局練習,牌池越大越需要。什麼match是五五波,該防備什麼、準備什麼SB搶一勝,有沒有下功夫從這些地方可以推測出來。不過在台灣實在不容易找人練打modern,不是朋友太忙就是對戰樣本偏少。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