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為什麼不能就這樣一直下去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1269
作者:Callum Milne
譯者:DCI二級裁判Hans

NewImage

再等一下…

 

尼茲之旅的售前現開賽就在這週末,所以大家好好享受售現吧!
(譯按:原文發表時間為 4/21,請原諒譯者的拖稿…..)

NewImage

 

Q: 我操控Hive Mind並施放Summer Bloom接著立馬Pact of Negation我的仲夏之花。我的對手他沒有辦法宣告他的逸散條約的目標所以他的複製品應該會直接消失,但我認為如果他沒有辦法選擇一個新目標的話,那他的複製品的目標就會還是仲夏之花,誰是對的呢?

A: 你是對的。當一個堆疊中的咒語被複製,所有個選擇都會比找原本的咒語,其中也包含原本咒語所選擇的目標。原始逸散條約的目標是仲夏之花,所以如果你的對手不願意幫他的複製品選擇一個新目標的話,目標就不會改變。

NewImage

 

Q: 在一場雙頭巨人賽中,我用偉柯帕公會法師給我隊友的大仔繫命異能,然後啟動了公會法師的第二個異能。我的對手(們)會因為在攻擊過後我(們)的血量增加而失去生命嗎?還是一定要我是獲得生命的來源的操控者才可以?

A: 你跟你的隊友共享生命值,但由於遊戲只在乎你的隊友是實際上獲得生命的那個人而不是你,公會法師的延遲異能並不會因為你的隊友具有繫命異能的生物造成傷害而觸發。

NewImage

 

Q: 如果我操控Cast Through Time然後施放像珍視寶物這類會把自己放逐的咒語,他會獲得彈回藝能嗎?我不太確定因為像Beacon of Destruction那些把自己洗回牌庫的咒語不會獲得彈回異能因為他們被洗回牌庫而沒有被放逐,但破墳的生物如果被彈出去的話就可以被彈回來因為他們同樣都是被放逐。

A: 他不會獲得彈回的異能。彈回的異能是取代原本咒語結算後要被放進墳墓場的那個動作,改為把咒語放逐並產生延遲性效應,不過如果咒語在結算中把自己移除的話,這一切就都不會發生,咒語將永遠不會碰到他要被放進墳墓場的那個點,所以彈回也自然不會起作用。

這裡要了解彈回跟破墳的重點在於他們都不是「牌往哪去」,而是「什麼把它放到那裡的」。談回的咒語並不會回來是因為把它放逐的是咒語本身的放逐效應,被彈出去的破墳生物會回來是因為他是被咒語的「彈出去再彈進來」的效應放逐的。

NewImage

 

Q: Swirl the Mists會影響例如Force of Will的替代性費用嗎?當我要選擇支付什麼費用的時候咒語已經在堆疊上了對嗎?

A: 沒錯,宣告咒語並把它放進堆疊是施放咒語的第一步,且在費用決定之前。那個時候迷霧漩渦已經生效,所以你要用替代性費用來支付 FoW 的牌的顏色就會變成迷霧漩渦所選的那個顏色。

NewImage

我快看到了…..

 

Q: 我只操控一個被神授天裔護盾手所結附的天裔護盾手,我的對手施放鮮血交易的話,第二個護盾手會掉下來變成生物然後被犧牲嗎?

A: 不會。鮮血交易會試著讓你同時犧牲兩個生物,而非一個接著一個,所以當你準備要犧牲的時候,你只操控一個生物這也是你所能犧牲生物數量的最大值。你只有在犧牲他後才會獲得另外一個生物,但鮮血交易並不在乎。

NewImage

 

Q: 我場上有吞噬畸變體然後我的對手啟動永生瓊漿的異能,我手裡有一些瞬間可以把牌放到他的墳墓場,但我有任何機會可以用這些牌來救我的畸變體嗎?

A: 沒有,願你的畸變體安息。如果你回應瓊漿的異能把牌放到你對手的墳墓場裡,那這些牌還是會在瓊漿的異能結算的時候被洗回你對手的牌庫裡。如果你等到異能結算後牌都被洗回去之後才用的話,你的畸變體會在你有機會可以施放任何瞬間前就因為狀態動作而死去。

NewImage

 

Q: 我看到有些人談到用瞥視太陽神橫置進行攻擊中的生物來觸發自己生物的勇行,但如果你攻擊的時候這樣做,你要怎麼樣用已經被橫置的生物進行攻擊?我以為被橫置的生物不能進行攻擊或阻擋?

A: 已經被橫置的生物不能被宣告為攻擊或阻擋者,但橫置一個已經在攻擊或阻擋的生物並不會把它移出戰鬥。我們在宣告攻擊者的時候橫置他,所以如果被橫置就會把生物從戰鬥中移除的話,所有不俱有警戒異能的生物就會在被宣告攻擊者橫置之後把自己移出戰鬥,這樣整件事情就會變得很弔詭不是?(笑)

NewImage

 

Q: 如果我循環Street Wraith來發掘我的Stinkweed Imp,那我會把街道鬼魂放在那些因為挖掘被放進墳墓場的牌的上面還下面?

A: 下面。你在啟動異能的時候支付循環的費用 — 同時棄掉街道鬼魂,這些都是在異能結算且你挖掘把牌從牌庫放進墳墓場之前。

當然在現在大部份的賽制中,墳墓場的順序對遊戲並不會有影響,除了在古典跟薪傳賽中。在那些墳場順序對遊戲不會有影響的賽制中,賽場規則允許你任意調動墳墓場裡牌張的順序,因為這樣會讓你比較容易找到那些有用的牌。

NewImage

 

Q: 當你施放堅存典範的時候,他會帶回之前被對手的逐令僧侶放逐的生物嗎?那會帶回那些被戒嚴令拘留的生物嗎?

A: 不會,不會。「目標」只有在咒語或異能在堆疊上等待結算的時候才有效,如果一個咒語或異能已經結算,它就不再以任何東西為目標,即使該咒語或異能帶來的是持續性的效應也一樣,例如你所提到被逐令僧侶所放逐的生物和被戒嚴令所拘留的生物一樣。

同時,堅存典範只會給你在戰場上的生物避邪異能,一個待在被放逐區裡的生物並沒有在戰場上,所以他不會獲得避邪,或是就算他獲得避邪異能也無妨,因為避邪異能只有當他在戰場上的時候才會起作用。

而被戒嚴令所拘留的生物並沒有離開戰場,所以我不確定你指的帶回是什麼意思,一個被拘留的生物不能攻擊或阻擋及啟動啟動式異能,但這並不代表他會離開戰場。

NewImage

 

Q: 我知道如果我的洛特離巨魔扣留法球放逐的話,身上的 +1/+1 指示物都會消失,但如果我回應法球的進場異能施放突發衰敗的話呢?我認為法球會在放逐我的生物前離開戰場,但我的對手說法球是在進戰場的時候就已經把生物放逐了,在我有機會回應突發衰敗之前,到底誰是對的呢?

A: 很遺憾,你們兩個都不對。沒錯,你確實可以回應法球的進場異能放逐你的巨魔前消滅法球,但這樣不但幫不上忙,還會把事情弄得更糟。

回應法球的進場異能消滅它並不會停止觸發的效應,他依然在那裡等待結算並放逐你的巨魔,所以你得到的會是法球的離場效應會先被結算 — 但卻什麼都不會做因為還沒有東西被法球放逐。接著進場效應才會結算,然後會永久的放逐你的巨魔,因為那個可以讓他回來的觸發式效應已經不會再來了。

NewImage

 

Q: Vision SkeinsWords of Waste之間的互動是如何的?

A: 當多個玩家要求在在同一個時間抽牌的時候,主動玩家(看是誰的回合)會先抽他的牌,然後其他的玩家才會照著遊戲順序進行。箴言的異能會替代掉你抽的牌,所以主動玩家是誰在這裡是很重要的。

我們假設你在箴言的異能生效前啟動了兩次他的異能。如果是在你的回合,你的對手會先棄兩張牌,然後再抽兩張牌;如果是在你對手的回合,他會先抽兩張牌,接著再棄兩張牌。

如果這是一個多人的遊戲,任何一個在你之前(就是回合在你前面的玩家)都會在棄牌前先抽牌,而所以在你後面的玩家,則都會先棄牌再抽牌。

NewImage

 

Q: 我這週末想去參加一場 PTQ,但我傷了我的手腕使得我沒有辦法洗牌……我還可以去參加比賽嗎?有相關的規定可以讓裁判幫我洗牌嗎?

A: 你當然還是可以去參加比賽,但你必須要先知會主審讓他知道你的狀況並讓他決定要怎麼處理,這會是各種不同的情況而裁判會有不同的處理方式。

NewImage

 

Q: 如果我被三個 2/2 的生物進行攻擊,我可以施放一個 X=3 的神聖偏折然後防止每個 2/2 生物各防止一點傷害嗎?因為這樣我就可以好好利用我Michiko Konda, Truth Seeker的異能了。

A: 當然可以。如果一個效應會為你防止傷害,而同時有多個來源將同時對你造成傷害的話,你可以選擇你要防止哪些傷害,所以你當然可以防止三個攻擊生物各一點的傷害,然後讓你的對手犧牲三個永久物。

NewImage

他很多地方都有效

 

Q: 如果我的墳墓場裡有一個俱有變身或神授異能的生物,我可以用Karador, Ghost Chieftain的異能從墳墓場用面朝下或是神授的方式施放他們嗎?還是一定要用面朝上或是一般生物的方式施放?

A: 你可以用面朝下或是神授的方式施放(不過一回合只能一個就是了)。

當施放一個咒語的時候,你不能同時選擇多於一個的替代費用,不過鬼酋長並沒有提供你任何的替代費用,他只是允許你從一個不一樣的地方來施放生物咒語而已,所以你自然可以用內建的替代費用來以面朝下或是神授的方式來施放俱有變身或神授異能的生物。

NewImage

 

Q: 如果我用像叛行一樣的咒語來獲得對手生物的操控權,那該生物身上原本的指示物會跟著一起過來嗎?那如果有些指示物是因為他在對面戰場上才放上來的呢?舉例來說,我的對手有五個生物且其中一個根據他操控的生物數量獲得等量的 +1/+1 指示物,如果我用叛行把那隻生物偷過來,就算我沒有操控其他的生物,指示物還是會在嗎?

A: 如果你叛行對手的生物,所有上面的指示物都會跟著一起過來,不過在你的問題中所提的那個情況並不是指示物。在遊戲中所有提到「指示物」只的都是真正的指示物,例如阿喀洛斯空護衛的勇行異能或是喬木巨像的蠻化異能。

在遊戲裡,有很多的效應會改變生物的攻擊及防禦力但是是不使用指示物的,例如赫利歐德的長矛歐吉克聖戰軍,你或許會被這兩種搞混,因為很多時候玩家會用骰子來表示指示物,但他們同時也用骰子來提醒自己這些改變攻擊和防禦力的效應;實際上,這些效應也依然會生效即使你把你的生物偷過來也是一樣。

對於其他的玩家來說,如果你也同樣有這個習慣,希望可以改掉這個習慣或至少用一個跟其他骰子都不一樣的骰子來表示。哪些是指示物、哪些不是指示物是很重要的,使用骰子來表示非指示物的異能不止很容易搞錯,也很容易誤導到新的玩家。

NewImage

 

Q: 我有一些外文的牌,我知道他們在賽制中是合法的,但為了方便使用,我可以在上面寫上/加上英文的翻譯嗎?簡單來說就是讓他看起來跟英文牌一樣。

A: 應該可以,不過我還是要先提醒你,在比賽中主審永遠都擁有事情的最後決定權,決定哪些可以被接受哪些不能被接受。所以如果主審認為你做的有在牌上作記號的情況的話,這就是不被允許的。

然後有時候要注意,修改牌的動作有時候會改變牌的厚度,這就會造成牌有記號,即使套在套子裡也是一樣。

NewImage

 

Q: 正常是在什麼時間點要決定第二盤要先手還後手?是在換備牌前嗎?還是我在換備牌的時候我都不知道我會是先手還後手只能假設自己是後手?

A: 如果你不是第一盤輸掉的那個玩家的話,確實你在換備牌的時候是不會知道的。決定
先後手的時間點是在雙方都把備牌換好並交給對手的時候,所以如果你的對手不想在你換備牌的時候讓你知道他要先手還後手,他可以保持沈默。

不過大多數的時候認為先手是有優勢的,所以如果你贏了第一盤,我認為你假設第二盤你是後手會是比較好的選擇。

NewImage

 

Q: 如果我用我俱有協戰異能的生物跟我的俄瑞恣獅王布黎瑪一起攻擊,我的協戰異能並不會被觸發,因為獅王的小貓並沒有被宣告攻擊所以只有兩個宣告攻擊者,對嗎?

A: 是的,協戰(例如:炎拳打擊手)只有在你宣告攻擊者的時候才會視你宣告為攻擊者的生物數量決定觸發,在你的例子中只有兩個生物被宣告為攻擊者,不是三個,所以協戰的異能不會觸發。

NewImage

 

Q: 我有一個結附在精明化學師上的幻影師護臂然後我啟動化學師需要棄牌的那個異能,這樣護臂會要求我要在另外棄一張牌,還是我可以棄一張牌然後造成兩次傷害?

A: 後者。你棄一張牌然後造成等同於兩倍的傷害。你棄的那張牌是啟動異能費用的一部份,所以你不需要再為護臂的異能付一次費用,複製品會依照你付費所棄的那張牌決定造成的傷害。

NewImage

 

Q: 魔法力異能就是加魔法力到你魔法力池裡的異能對嗎?

A: 有一些些例外不過基本上來說是。

一個異能要被視為魔法力異能有幾個條件:加魔法力到你的魔法力池中、不需要目標、不是一個忠誠異能。一個觸發式異能會被視為魔法能只要:他是因為另一個魔法力異能而觸發的且沒有目標,他就會在結算的時候加魔法力到魔法力池中。

所以妖精秘教徒過度生長是魔法力異能,但喪儀祭師鎚族的寇斯 Lotus Cobra就不是魔法力異能。

NewImage

 

Q: 如果我的墳墓場裡有空擊蟲然後我操控痕軀瓦羅茲,我可以視為俱有閃現,瞬間啟動空擊蟲的食腐異能嗎?

A: 不行。一個俱有閃現異能的生物只會改變你可以施放他的時間,但啟動食腐的異能並不是施放咒語,所以閃現並沒有幫助。

NewImage

 

Q: 我在一場指揮官遊戲中操控底密爾首腦拉札夫當我的指揮官,然後我對我的對手施放心靈入侵,放逐他的恐懼鑽心,我可以施放嗎還是因為顏色不對所以不行?

A: 你可以施放他。心靈入侵允許你用顏色不對的魔法力當成紅色來施放恐懼鑽心,所以這是符合顏色規定的。

顏色的規定主要是:1. 不允許你放任何與你指揮官的顏色對不起來的牌到你的牌庫裡,這不是問題因為恐懼鑽心並不是你套牌的一部份。2. 任何時候你要產生一個與你指揮官顏色不符的顏色的魔法力的時候,你會獲得無色魔法力,這也不是問題因為你從來沒有「試圖」產生紅色魔法力。所以既然你沒有違反上述兩點,OK!

NewImage

 

這是本週的問題,好好享受現開賽然後不要忘了把任何有趣的新系列的問題傳給我們!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