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傾聽來自各處的聲音但不為所動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1214
作者:Callum Milne
譯者:DCI二級裁判王恆

NewImage

 

歡迎來到新一期的顱內植入!(以下略)

NewImage

 

Q: 如果我的對手操控飲火羊蹄人,那當我結算Kindle the Carnage並重複隨機棄牌的時候,他的羊蹄人會一直待在場上被我凌虐嗎?

A: 很不幸的,你對手的羊蹄人會一直在場上目睹這一切。生物受到致命傷害屬於狀態動作的一個,他不會在煽動屠殺完成結算前檢查,所以羊蹄人的效應也會觸發很多次並對它的主人造成傷害。

NewImage

 

Q: 捍衛家園會捍衛鵬洛客所受到的傷害嗎?

A: 不會,鵬洛客不是玩家,所以他不會被捍衛。防止對玩家所造成非戰鬥傷害的效應有點不一樣,由於鵬洛客可以轉移傷害的規則,閃電煉擊Sizzle這些不能直接對鵬洛客造成傷害的咒語,可以透過傷害轉移的規則:當你的對手受到你所操控的來源所造成的非戰鬥傷害的時候,你可以把這個傷害轉移到他們的鵬洛客身上。由於這些咒語原本是瞄准你的對手,而他們可以用阻止進襲等的牌來防止這些傷害也避免你把傷害轉到他們的鵬洛客身上。

然捍衛家園並沒有辦法,生物在攻擊鵬洛客時所造成的戰鬥傷害會直接打在鵬洛客身上;由於這些傷害從來沒有「瞄過」玩家,所以捍衛家園也無能為力。

NewImage

 

Q: 我的對手用他的破浪奇奧拉的第一個異能來瞄我的鍛焰巨龍,到了我的回合我啟動巨龍的異能瞄我對手的生物,那是不是即使傷害被防止了,我對手的生物依然不能進行阻擋?

A: 當然。傷害會被防止,但巨龍的異能並沒有說該生物一定要受到傷害才不能進行阻擋,所以那個生物就算躲過了傷害還是不能進行阻擋。

NewImage

 

A: 如果我操控City of Solitude,而我的對手操控克魯菲斯的先知,那他可以在我的回合施放生物咒語嗎?

A: 不行。魔法風雲會的黃金法則是:當一個效應說你可以而另一個效應說你不行的時候,說不行那個永遠會獲勝。所以在這個例子裡,先知讓你的對手可以在你的回合施放生物咒語,但孤寂之城說不行,所以不行。

NewImage

如果他太強,是不是就不會聽話?

 

Q: 我對一個生物施放Fractured Loyalty然後瞄他獲得了他的操控權,之後如果結界被回歸自然,那該生物的操控者可以把他們家的叛徒領回去嗎?

A: 不行,你將可以永遠擁有他。像心靈操控這類用持續性異能偷別人生物的牌只有他們在戰場上時才會有作用,而一旦被消滅生物就會回到原本的操控者身邊;但離心離德不一樣,他是產生一個永久改變生物操控權的效應,而這個效應沒有期限,不管離心離德發生了什麼事。

NewImage

 

Q: 如果我戰場上有兩隻Capricious Efreet,在我的維持步驟我選擇我的Sol Ring當作兩個魔神的目標,那如果我輸了第一擲使得我的 Sol Ring 被消滅,第二個魔神的異能會因為 Sol Ring 已經不在戰場上了而被反擊嗎?

A: 不會,一個咒語或異能只有在結算時所有的目標都不合法才會被反擊,所以第二個魔神的異能依然會結算,你可以隨機選擇消滅你對手所操控的兩個永久物的其中一個。

也就是說,如果你操控兩個任性魔神且你有辦法回應魔神的異能讓他們獲的帷幕異能,你就可以每回合消滅兩個你對手所操控的永久物。

NewImage

 

Q: 我聽說如果先祖擬妖複製了乙太精怪並做了一個自己複製品的衍生生物,那當我讓它跳出去再跳回來的時候複製自己之前生的衍生生物,這樣我每回合就可以得到兩個乙太精怪的衍生生物,這是真的嗎?

A: 是的,先祖擬妖生衍生生物的異能是複製效應的一部份,所以也同樣是一個可以被複製的異能 — 你的每一個衍生生物都會具有那個異能(這也是為什麼異能要加上「若此生物不是衍生生物」的但書來避免這些衍生生物自我繁殖)。所以如果先祖擬妖跳回來的時候複製自己之前生出來的衍生生物,即便原本的衍生生物上已經有生衍生生物的異能了,他會再一次獲得生衍生生物的異能,然後兩個異能都會在你的維持時觸發。

沒錯,這些衍生生物就會有兩個生衍生生物的異能,所以如果你再把先祖擬妖跳出去跳進來一次,你新的擬妖就會有三個生衍生生物的異能,多跳幾次你就可以獲得更多。

NewImage

 

Q: 如果我操控勇行之途然後宣告用俄瑞恣獅王布黎瑪進行攻擊,這樣我是不是可以獲得兩點生命?

A: 如果你想要的話,是的(或著你可以排堆疊讓勇行之途的異能先結算來獲得少一點生物,如果你想的話);即使獅王生出來的小可愛並沒有在宣告攻擊者步驟被宣告為攻擊者,他還是一個「進行攻擊中的生物」(處於戰鬥中且未被阻擋的話會對對手造成傷害),所以勇行之途的異能會一併把它算進去。

NewImage

 

Q: 如果我操控太古贈禮然後施放首號實驗體,我可以操控「進化異能」跟「生 3/3 野獸」在堆疊中的順序來讓實驗體進化嗎?

A: 恐怕不行,太古贈禮的異能會在你施放實驗體時就觸發,所以他會在推疊中疊在實驗體上面並先結算;當實驗體進戰場時,野獸已經在戰場上了,所以你沒有辦法進化你的實驗體。

NewImage

 

Q: Animate DeadFlickerform之間的關係是如何?

A: 除非你想支付 來讓你的生物獲得 +1/+0 (且只有一次機會)的話;明滅行體會放逐所有的東西,所以活屍法也會跟著一起被放逐,活屍法要你犧牲生物的延遲異能會因為生物已經不在戰場上而起不了作用。當明滅形體的延遲異能把所有東西都帶回戰場上時,活屍法將無法一併回來,因為他已經沒有結附的目標了(回來的生物將不再屬於「一張墳墓場裡的生物牌」),所以他將一直待在外面直到遊戲結束。

NewImage

 

Q: 在指揮官的比賽中,我的指揮官在我的墳墓場李,而我希望用它來啟動我融尾異獅的異能,但是把我的指揮官移回指揮官區而非放逐,這樣異獅的費用還有被視為已支付了嗎?

A: 有,最重要的點在於你已經選擇並支付了費用,即便替代式異能把結局操作改變,也不會改變你所做的事情。

NewImage

可惜耶穌鳥在魔法風雲會裡面並不被視為神。

 

Q: 如果我用Merieke Ri Berit偷了太陽神赫利歐德,然後把他重置;梅麗的操控者會繼續操控神直到梅麗離開戰場嗎?如果她又偷了另一個生物呢?

A: 梅麗的操控者會保有白神的操控權直到效應結束,也就是直到他不操控梅麗的時候;不管梅麗是否有在偷另外一個生物,這都不會改變獲得白神操權的這個效應的期限。

NewImage

 

Q: 我融咒轉變 // 燃燒來轉變我對手的海神塔薩並燃燒他的另一個生物。如果這樣讓他的藍色獻力小於五,塔薩還會是生物嗎?

A: 不會,他將會是一個沒有異能的紅色結界。塔薩改變類別的效應(阻止它變成生物)會在分類層的第四層生效,但轉變的異能在分類層的第六層,所以
不會有任何作用。

NewImage

 

Q: 我的Academy Rector死去,我從牌庫中找了全知全能並放進戰場,然後免費施放了Progenitus;我的對手以我的全知全能為目標施放回力鏢然後說我這樣就不能免費施放祖神獸了,真的嗎?

A: 不是。在你的對手知道你要施放祖神獸並獲得回應的機會的時候,你已經完成了施放的動作,而再這時候再去改變你需要支付的費用並沒有辦法改變你已經完成支付費用的事實。現在,如果你的對手不想要等你施放咒語後再做反應而想及早擺脫全知全能(因為確實當你看到全知全能你就應該知道事情不妙了),那他是否有此權力得看教務長死時的情況而定。

全知全能並沒有改變你可以施放咒語的時間,只是改變你必須要支付的部分,所以當教務長的異能把全知全能放進戰場時你可以施放祖神獸的話(在你的主回合且堆疊是空的),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擋你;但如果那時不是可以合法施放祖神獸的時機(或許是在戰鬥中,或著是有其他的咒語或異能在堆疊裡等著結算),你的對手將有機會可以在你施放祖神獸錢施放回力鏢來把你的全知全能回手,那你就也只能自認倒霉。

NewImage

 

Q: 如果我犧牲世脊亞龍來餵Greater Good,那我是不是會再抽牌前先把亞龍洗回去?

A: 是的,亞龍的異能會在啟動犧牲小我的異能時觸發,所以他會在堆疊的最上面並優先結算,使得你再抽牌時將有機會可以再讓亞龍入手。

NewImage

 

Q: 我用兩個 3/3 生物進行攻擊,而我的對手用他的 3/3 生物進行阻擋,其中一隻被Orzhov Pontiff纏身。他說他可以以決定他的生物進墳墓場的順序,所以它可以讓被纏身的生物先進墳場並處發主教的異能來 +1/+1 救另一隻生物,是這樣的嗎?

A: 不是。所有的戰鬥傷害分配跟造成會在同時發生,而狀態動作一旦檢查就會把所有受到致命傷害的生物同時消滅。你的對手可以選擇他的生物死去後在墳墓場裡的順序,但那並不代表它可以讓他的生物們一個接著一個死。

NewImage

 

Q: 用流放之徑放逐裂地泰坦,如果沒有玩家操控基本地,那我對手因為 PtE 所找出來的基本地是不是也要被消滅?還是泰坦的異能會在我的對手獲得基本地前就先結算完了?

A: 前者。把基本地放進戰場是結算 PtE 的一部份,而咒語必須要先完全結算後泰坦的異能才能被放進堆疊 — 你對手所找出來的基本地不管怎麼要都會在戰場上等著泰坦。

NewImage

 

Q: 我的對手用他的Night Soil來放逐我墳墓場裡的兩個神器生物,當我想回應用交易站來把我其中一隻生物移回手上的時候,他跟我說我來不及這樣做,為什麼?

A: 當有人決定要啟動異能(或施放咒語)的時候,沒有人可以干涉他們,大家都必須要等他完成啟動異能後才有回應的機會(施放咒語也一樣)。

啟動異能的其中一個部分就是支付費用,費用的支付是啟動異能的前端動作,而在這個例子中,放逐牌就屬於夜土的費用(你可以分辨因為他是寫在冒號的前面);所以當你的對手宣告啟動夜土的異能時,你要等到他完成這個動作才能干涉他:所以他從你的墳墓場裡放逐兩張牌當作費用,然後之後才輪到你 — 這時你的兩張牌已經被放逐,你也沒有機會救他們回來了。

NewImage 

 

Q: 我的對手施放俄瑞恣太陽嚮導,如果當他重置的時候我回應他的啟悟異能來獲得他的操控權,這樣我會獲得兩點生命嗎?

A: 不會,一旦啟動式異能或觸發式異能被放進堆疊,他就跟它的來源沒有任何關係,所有對它來源的影響都不會影響到異能本身。

NewImage

 

Q: 有任何方法可以回應地動來襲來不受到傷害嗎?

A: 你可以殺了你的對手這樣你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了,或著你可以用輝光等的牌張來防止傷害,但除此之外,你沒有太多的選擇。試著針對地動來襲並沒有辦法解決問題(就像上面的問題一樣)。

如果你手上有Krosan Grip,你可以在他啟動第一次地動來襲的時候回應消滅他,雖然這沒辦法避免你先被打的那兩點,但卻可以阻止他在繼續對你造成傷害;但如果你的對手預期到這件事而在交出優先權前先啟動了很多次的地動來襲,那也就只能說你衰。

NewImage

 

Q: 我的對手啟動Arid Mesa而我回應用AEther Vial來把獅族仲裁者丟進戰場,然後交出優先權;若我的對手支付了 ,是找地地的異能就會直接結算嗎?還是我還會再得到一次優先權來施放我的復歸天使來再跳一次仲裁者?簡單來說,在啟動一個不使用堆疊的特殊異能後優先權還會再次交換嗎?

A: 是的,你還會有機會可以施放你的復歸天使來跳獨裁者,一個優先權的來回只有在所有玩家都沒做事並交出優先權的前提下才會進行到下一段 — 支付獨裁者的費用也視為做了些什麼,所以在你的對手付完費用並交出優先權後,你還是可以做你想做的事。

NewImage

 

這就是本週的顱內植入,我們下週見!

在「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傾聽來自各處的聲音但不為所動」中有 3 則留言

  1. Q: 我聽說如果先祖擬妖複製了乙太精怪並做了一個自己複製品的衍生生物,那當我讓它跳出去再跳回來的時候複製自己之前生的衍生生物,這樣我每回合就可以得到兩個乙太精怪的衍生生物,這是真的嗎?

    這段的答案有些看不太懂耶…

    1. 先祖擬妖具有一個比較囉嗦的複製異能
      他會先進行正常的複製,然後替複製品加上一個額外的異能

      如果用「乙」來代表乙太精怪本身的異能
      則先祖擬妖複製乙太精怪時會得到「乙+維持步驟生小孩的異能」

      如果你在場上保有這樣一個複製品,接著你又讓先祖擬妖進場
      那你可以令先祖擬妖去複製那一個複製品
      複製效應在複製物件時,會接受該物件身上其他的複製效應所產生的一切影響
      所以「乙+維持步驟生小孩的異能」這整份異能都會先被複製,並不會捨棄額外異能的部分
      然後先祖擬妖又會幫自己多加上一份額外異能,所以最後的結果是:
      「乙+維持步驟生小孩的異能+維持步驟生小孩的異能」

      因此,只要這張卡不是衍生物,他就可以在每個維持步驟產生兩個衍生物
      也可以用類似的方式做出掛有三個以上額外異能的複製品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