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神裁判的新加坡GP遊記

發表於 分類為「賽場報告

 

<前言>

這一切的一切要從小弟決定考研究所開始。

 

 

大約二月時,在裁判討論區上看到開始了新加坡GP以及名古屋PT的裁判申請,我決定不論考的如何這兩場比賽都要報名參與,遙想上一次參加GP已經是08年的台北GP了……。

 

 

亞洲裁判圈早已人事已非,07年還是個小L1時看到東南亞的L2們總覺得有些羨慕──他們的補充包拿的比我多──他們對比賽的掌握度以及實力都是可以學習的好對象。

 

 

總之,因為總總理由我決定由新加坡GP展開今年的旅程。什麼?你問研究所跟名古屋PT?那都已經成為風塵中的往事了(煙)

 

 

下圖裁判名牌,只要是L1以上的裁判DCI都會做一個。意外的是印的是中華民國國旗而非奧運會旗。

001

 

 

<飛往新加坡>

GP為一整個週末的賽事;週五為GPT、六日為主賽程。這次比較特別的是週四有自由參加的裁判研討會活動,所以就更提早了一天到達了新加坡。

 

 

為什麼有研討會呢?去年開始DCI將全球畫分許多區域進行地區裁判發展,而進行裁判發展的其中一個項目就是召開研討會──簡單來說就是給你閃卡叫你來上課啦!

 

 

扯遠了,我買的是某廉價航空的機票,抵達新加坡的時間是凌晨1點,原本想說在機場過一夜後就可以到達會場上課,沒想到這次個錯誤的開始……。

 

 

廉價航空上沒有供應水跟食物,飛機上的食物貴的要死,隨便一個餐都要8塊新幣起跳。耐住飢餓到達機場時發現了一家漢堡王,華堡餐也是8新幣,究竟為什麼有人會買飛機餐呢……?

 

 

華堡餐

002

 

 

<裁判研討會>

跟了上海的朋友們約好,凌晨5點時在機場碰頭後一起去研討會會場。原先以為可以在不出關找個躺椅好好睡一覺,沒想到航廈正在整修,就連凌晨1點時工人還在敲敲打打,我只好哀怨地出關前往上海朋友們到達的航廈小睡片刻……。

 

 

好不容易熬到早上與上海裁判碰了頭,將行李一起寄放在wotc提供的旅館後便去了會場──Singapore Expo。

 

 

首先是報到、簽名、拿裁判閃卡。此時有個邪惡的念頭是拿了閃卡後就翹頭,找個地方補眠或是直接去市區逛逛。當然最後邪不勝正,我還是參予了完整的研討會。

 

 

嚴重的睡眠不足讓整天大受影響,英文聽力以及口說能力只剩下平時的50%以下,更別說旁邊兩位幾乎完全聽不懂英文的大陸裁判。

這次研討會主持人是來自澳洲的L4,James Mackey,他同時也是這個週末GP的主審。研討會以很多不同的型式進行,最基本就是一個人在講台上講課(按:非常無聊,尤其對聽不懂的人來說更是如此,甚至某個大陸裁判很不給面子直接睡著),進階版是workshop,由實務操作來練習有可能的狀況。其中有一場是兩個澳洲L3,Nathan跟Febian進行對戰,兩人拼命失誤並且跟裁判抱怨打嘴砲,氣氛歡樂無比。

 

 

研討會的內容大家應該沒什麼興趣,簡單附上一張研討會照片。站在前面的人就是James Mackey:

003

 

 

<週五GPT>

其實沒什麼好寫的,整天便是能偷懶便偷懶養精蓄銳,避免今天氣力放盡到了非常忙碌的週六表現不佳。畢竟08年在吉隆坡PT時接連LCQ、兩天主賽程的裁判工作讓我整個週末都在行屍走肉地度過……。

 

 

這一天很幸運,到了五點多就沒什麼事放我們走人,我看到這次來當玩家的奧地利L3,Christian在會場的一角打著筆電,我便上去聊了聊天。

 

 

說到這個奧地利的L3其實也是個裁判圈的名人,Judge Wiki便是由他維護的網站:http://wiki.dcifamily.org/index.php/Main_Page

 

 

如果諸位讀者有參加08年台北GP的話,一定見過一位光頭老外,他就是Christian。如果再沒有印象,請見這邊:http://judge.wizards.com/people.aspx?name=Christian+Gawrilowicz

 

 

更沒有印象……那你一定沒見過他。

 

 

原來Christian正在更新Judge Wiki的內容,我便跟他聊了聊翻譯的事情。之後便是天南地北的亂聊,從馬來西亞裁判歐洲遊一個月只花500美金、繁體中文牌與簡體中文牌的不同,到最後提到如果明年有在日本GP前後的台北PTQ,他願意來台北當玩家或當裁判,順便「Kick Jacky and Hans’ ass」──當然,這是玩笑話。

 

 

最後看到了週六分組名單,我發現又跟共事已久的泰國L3,Smith以及新加坡L2,Jimyi同一組,奮而不平跑去跟主審說:「我跟這些老裁判共事已久,能不能週日讓我跟澳洲或歐洲的裁判同一組?」當然,James爽快的答應了。

 

 

離開會場去市區逛逛,找了上海裁判們去市區吃東西,最後還是挑了比較不會中招的炒飯。依然價格不斐,還好裁判工作其間有一天15新幣的餐費。

004

 

 

<週六,GP主賽程>

這幾天一直睡不好,雖然住的是wotc贊助的豪華昂貴房間但是室友的打呼聲一直令我不敢領教……。

 

 

主賽程我被分配到Logistic的組別,簡而言之這一組就是要讓比賽更順利地進行,從桌牌、計分紙發放到協助其他組都是我們的任務。

GP主賽程的確沒什麼好講的,今天故事的主角是來自上海的L1許兆本,他在週五的GPT中考了L2,於是大陸裁判們整天都在關心他是否可以通過L2的考試。

 

 

晚上的judge dinner這位老兄好死不死跟一群酒鬼坐一桌,不勝酒力的他喝了一杯啤酒就不行了。我跟另外一個上海L1賈海濤決定一件邪惡的計畫:

 

 

「這小子那麼不能喝,我們合作灌醉他!扛回房間後將他的手放進溫水中,試試看會尿床的傳言是否為真。」

 

 

好不容易說服了他喝了第二杯,雖然有點醉但是還是有點神智。可是這位老兄很不爭氣地在旅館lobby做了一件事讓我們打消了念頭:

他吐了……。

005

 

 

我們只好安慰他:「在新加坡隨地吐痰要罰錢的,你吐了那麼一攤旅館不跟你收費你這趟真是值回票價……。」

 

 

<週日,主賽程第二天>

嗯,很好,主審把我留在main event並且讓我當paper team的組長,手下還有兩個裁判分別是L1及L0,但是,這兩個人都會講中文阿……。

 

 

主賽程進行的非常快,六局結束後沒什麼事我就開始閒晃了,今天還開了一場judge booth,下圖左是澳洲的L3,Nathan,圖右是西班牙的L3,Alfonso,後面是L1,Victory。

006

 

 

Judge Booth是個相當好玩的活動,基本精神就是回答問題拿獎品。問題有三道三個關卡,分別是簡單、中等、困難。簡單的題目如希沃克生靈杖+化為渣滓;中等的如瓦拉庫+山脈同時進戰場;困難的如謙卑+蛋白石光輝……。

 

 

獎品算是相當豐厚,答對第一道問題會給一張補充包中的牌,因此有可能拿到基本地;第二道題目是一包補充包;第三道題目是兩包補充包。如果有興趣也可以直接考裁判。我原本也想坐下來回答問題,但是想到即便脫下了裁判服還回答不出來困難的題目太丟臉了而做罷。

 

 

當然,我還是客串了一下當問問題的裁判。

 

 

比賽結束領了週末的薪水便與大家一一道別,期待下一場GP相見!我找到了James拍照,他手上拿了比賽的大布幕說要帶回莫爾本他開的卡店中掛著,我這才知道原來這為撰寫JAR的L4正職是開卡店的,難怪可以寫出來這樣一篇規則文件。我們也稱他為「King of REL regular」!

 

 

我們相約布理斯本GP再見(雖然有可能是嘴砲),他也提到如果會去墨爾本可以去他店裡打免費的輪抽呢!

 

 

最後附上合照。左:我,中:James;右:許兆本

007

 

 

Judge the game, see the world! And…, meet new friends!

在「衰神裁判的新加坡GP遊記」中有 7 則留言

  1. 应该是不会加血吧。渣滓的效果一次性结算,检查的时候生灵杖已经不在场,消灭的生物就没有佩戴杖,SO没血加。
    另:蛋白石加谦卑的层效应结算顺序是如何的?最后结果怎样,求指点……

    1. 這已經是花絮了,總不能要我寫判決這類完全無聊的事情吧:P

      的確不會補到血,因為先造成五點傷害、武具被消滅,才檢查SBA生物死掉。

  2. 好文推!
    很有趣的一趟遊記
    話說..希沃克生靈杖+化為渣滓會不會補到血阿XD 我不懂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