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五個提升對局水平的小提示

發表於 分類為「深度分析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magic.tcgplayer.com/db/article.asp?ID=11559

作者:Craig Wescoe

譯者:forgods @ 旅法師營地

 

本週末,我參加了SCG拉斯維加斯邀請賽。雖然我打得不是很好,但我從中學到了一些有用的東西,在此與大家分享。如果你想在PT中獲得好成績,或者想稱霸FNM,那麼這些內容會有助於你達成目標。本文所有的內容都來自於我本週末所犯的錯誤,所以我能向你保證,它們適合每個層次的牌手閱讀。

 

1:了解一場比賽的重點

在薪傳公開賽的第一場,我對上了一套瘋狂的組合技套牌,對手第一回合就把我打死了:

– 放逐Elvish Spirit Guide加G
– 犧牲Lotus Petal,加B
Dark Ritual加BBB
Balustrade Spy磨光了自己的牌庫,拉出4個Narcomoeba– 犧牲3個Narcomoeba,返照Dread Return,挖出耀揚天使– 天使帶回Azami, Lady of the Scrolls實驗室狂人– 啟動Azami抽牌,GG。

我當時手握Sword to Plowshares,但毫無作用,因為他可以響應我橫置了狂人抽牌(這貨也是法師)把我GG。所以手握化劍為犁毫無用處。

第二盤,他沒有在第一回合就搞死我,所以給了我足夠的時間下莎利雅和Ethersworn Canonist把他鎖死了。

來到第三盤,我手握:平原Wasteland、2 Stoneforge MysticAether VialSword to Plowshares非瑞克西亞斷念妖

我的對手循環了Street Wraith、下了Lotus Petal然後讓過,我覺得他缺了COMBO的組件沒法一下子殺了我。在我的回合,我犯了一個致命的錯。我沒有保留未橫置的平原而去下了瓶子。之所以這是個錯誤是因為瓶子對戰局毫無影響。我能在下回合拍斷念妖叫夫人,而對手完全沒解。所以對手只能希望能在下回合打死我,而瓶子對我的作戰計劃幾乎毫無幫助。那麼化劍呢?在第一盤中,我們看到它根本無法阻止對手的COMBO。

NewImage

 

但實際上它會,這就是原因:

他只有4個Narcomoeba。如果他起手抽了一個,那麼他只能磨出3個Narcomoeba。這樣的話,我們可以響應第2個Narcomoeba異能觸發,先宰了第一個Narcomoeba,那麼他將無法返照Dread Return,勝利就是我們的了。因此,留著平原放化劍會提高我方獲勝的機率,而瓶子則毫無幫助。雖然在其他對局中下瓶子是個正確的決定,但在這裡,是錯誤。

實際上,對手真的手握一個Narcomoeba,所以本來能贏的比賽被我犯錯輸掉了。

這裡的教訓是要了解一場比賽的重點何在。在大多數對局中,一回合下瓶子是我這套牌最好的開局。而在場對局中,阻止對手COMBO更重要,特別是我在下回合就能贏的情況下。

 

 

2:評估(再評估)你的卡牌在實際比賽中的作用

蒙恩羊蹄人是個3費4/2。霜燃怪奇是個2費1/4。用個羊蹄人去交換怪奇不是什麼大賺的買賣。不僅因為兩張卡都很強,而且羊蹄人還多要了1費。更進一步來說,如果對手想用藍獻力和你搶血,那麼一個4攻羊蹄人能讓你在搶血戰中遙遙領先,所以,不阻擋對手而是用羊蹄人反攻一般都是個正確的選擇。但是我發現我在一場有趣的比賽中,用這個正確的選擇打輸了一場比賽,因為我沒有正確評估怪奇在實際比賽中的作用。

NewImage

 

我的對手有一對怪奇,而我在搶血戰中遙遙領先,手上還有隻羊蹄人。但我沒考慮到怪奇可以為夜天神殿提供2點獻力。而對手唯一的希望就是超載龍卷裂空,它會帶走我所有的威脅,甚至還有我的逐令僧侶,放出對手的海神。

結果我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了代價,對手神掏龍卷裂空(他當時空手牌),而我倒了。

我該考慮的是用羊蹄人換走對手的怪奇,我當時血量領先,對手需要抽很多威脅才能趕上我。如果換掉一個怪奇,對手就少2點獻力,就無法超載龍卷裂空

在實際比賽中評估你的卡牌(還有你對手的)非常重要,而且隨著比賽進程,你還要再評估。卡牌總是有各種作用,如果你無視了其中的一種(我無視怪奇可以獻力),那麼你的誤判可能會讓你付出輸掉比賽的代價。

 

 

3:在你的機會溜走先抓住它

在犯了瓶子的錯後,我連勝5場,最後面對了UWR奇蹟套。我贏了第一盤,第二盤對手一發奇蹟終始帶走了我所有的威脅,然後拍了Jace, the Mind Sculptor不停地Brainstorm。我對手每回合都能用旅法強力Brainstorm把我逼到了絕路。我通過之前的一局知道對手有些康,雖然他好像把Force of Will給換出了。無論如何,我必須馬上幹掉傑斯。

NewImage

 

我最大的機會就是在對手法力開放的情況下拍手上的Cataclysm。如果結算,我可以挽回敗局,並有一半的機率獲勝。如果失敗,我大概只有10%的機率會贏。

我(錯誤)地決定等一等,結果對手跳了Vendilion Clique直接拿走了Cataclysm,然後GG了。

不管Cataclysm能不能結算,我都必須意識到:我贏得比賽的最好機會,就是馬上拍Cataclysm。每過一回合,對手都更有可能腦激出康。如果他已經打定主意要保留法力開放來康我,那麼他也不大可能突然去TAP OUT,讓我有機會拍Cataclysm。所以,即使Cataclysm結算的機率不大,但依舊是我最好的機會,我當時就該拍Cataclysm拼一下。

比賽結束後,他果然沒有康,而我會幹掉他的傑斯,掃光他幾乎所有的地,這會讓我處於一個有利的地位。不幸的是,我沒有把握這個機會,從而輸掉了比賽。

 

4:不要想當然

在薪傳公開賽的最後一輪,我碰上了勇得,當時我正為7-2的總成績與100美金的獎金而奮鬥。這場比賽可能是我周末打得最開心的一場,整個過程跌宕起伏。特別是第三盤。我的對手殺光了我所有的生物,只給我留下一個沒人帶的Umezawa’s Jitte,並且沒有手牌,而他也空手牌,場上只剩下一個面紗的莉蓮娜。我們經過了幾輪抽牌讓過後,他的面紗的莉蓮娜到了6,下回合要開大絕了。出乎他意料的是,我突然扔了一個Wilt-Leaf Liege,然後用這個4/4進攻,把面紗的莉蓮娜打到了2(還給Umezawa’s Jitte加了2個豆),他不得不犧牲莉蓮娜帶走我的王侯。

NewImage

 

幾回合後,他用了突發衰敗帶走了折磨他許久的得享安息,讓他可以用Punishing FireGrove of BurnwillowsTarmogoyf塔莫耶夫。我抽到Stoneforge Mystic,並找了顱擊槌。這時,我場上還有把Sword of Fire and Ice,我準備給Stoneforge Mystic帶了劍、防止對面的火焰,以便Stoneforge Mystic下回合能扔出槌子,然後,我準備給顱擊槌的病菌衍生物帶劍,免得它被兩發火焰帶走。之後的對局完全按我的預期進行,這讓我佔了優勢。直到對手自摸Maelstrom Pulse帶走了我的顱擊槌,而這時我正好沒費,無法讓顱擊槌回手。

這裡出現了想當然的錯誤。通常顱擊槌掛掉後,0/0的病菌也會跟著掛掉。但我沒想到這個病菌還帶著劍,所以它還是個2/2的生物。所以當錘子掛掉後,我直接拿走了病菌衍生物,忘了它還活著。

這個錯誤幾乎讓我輸了比賽,但幸運地是我又抽到了一個生物,然後帶滿武具打爆了對手。基於每個牌手都有責任維護比賽正確進行,我想對手當時在看著我進行遊戲,但顯然他一樣想當然了。想當然地打牌經常在比賽中出現。

比如Brainstorm,它經常被用來順滑抽牌和找你急需的關鍵張,但有時它還能幹其它的事情。一個例子就是在面對對手的Hymn to Tourach攫取思緒時幫你藏牌。牌手總是忘記Brainstorm還有放牌回去這個作用,而想當然地使用Brainstorm

 

5:集中於當下

每一輪你都必須最大限度地把握機遇以贏得比賽。有時我會犯錯,並在之後意識到自己錯了,有時我立即就意識到自己錯了。但只要比賽還在進行,你就不能糾結於自己的錯誤。相反,你要全心投入分析自己現在的處境,而不管是什麼導致你現在的處境。你只要想著如何勝利,是你的神操作還是渣操作導致現在的處境這個問題毫無價值。從現在這一刻起,你所能的做的事才是你該全心投入的。

這個教訓,和之前的幾個一樣,都能運用到魔法風雲會之外。本週末我以一個錯誤開局,比賽被我打成了0-3,我將被淘汰。我可能因為自己所犯的致命錯誤而消沉,而我的比賽可能就此結束。但事實上,比賽並沒結束。進入DAY2的條件時5-3,我在技術上還有晉級的可能性。而前8的條件時12-3-1,我甚至還能進前8。雖然我並不確定接下來自己能連贏12盤,但只要還有可能性,我就要繼續下去。所以,別管我怎麼打成0-3的,我要像自己一場未倒一樣去打贏每一輪比賽,最後得到名次。

我最後真的連勝5場進了DAY2,彌補了我糟糕的開局。雖然我沒有達成奪冠的目標,甚至沒進前8,但仍有很多牌手在糟糕開局的前提下奮起奪魁。 Paulo Vitor Damo da Rosa在先倒2輪的前提下,贏下了PT聖胡安,還有很多其他人,包括我,在兩連敗後贏得或幾乎贏得比賽。只要你還有機會贏,你就不能放棄。

把這個教訓放大,考慮一下你的心理狀態。沒人喜歡輸。事實上,挫敗感能毀了你的Magic週末,除非你有辦法應對。全心投入比賽可能很難,但為了贏比賽,你必須做到。特別是你已經“臨死”,你沒法犯任何錯,你的比賽還能走多遠取決於你每場的表現(還有你對手的表現)。

為了幫我全心比賽,我決定不考慮自己現在的處境,而開始計算我達成了幾“殺”。 “殺”意味著你在奪冠路上幹掉了幾個對手。計算“殺”(與計算“臨死”相反)意味著兩個“臨死”的牌手狹路相逢,勝者存活,輸家死去。

第一天結束後,我幹掉了5個對手,而他們立馬就被淘汰了,這讓我的殺成了X-3(X為殺)。我和每個人打趣說,我之所以要連輸3盤,就是為了讓我盡快進入“殺”的環境。至少我正努力成為第一“殺”,可以拿出去吹噓。

雖然在比賽中奪得5-3並非很難,但我集中於當下,並找到了娛樂自己的方法。我有個任務:“殺”越多越好。

同樣的事情發生在我周日參加的1.5比賽上,我開局便倒。 8-1(或至少7-1-1)才能進前8,所以在輸了第一輪後,我發現自己又早早地進了“殺”。我在五連殺後倒了。

所以,即使我沒在周末賽中獲得好成績,我還是學到了很多有價值的教訓,享受了比賽,更重要的是,我完成了10殺。請聯繫我,告訴我你們從上面的教訓裡哪個對你最有幫助,或者與分享你們相識的經歷。我很樂意聽取你們的想法。

在《翻譯文章:五個提升對局水平的小提示》中有 4 則留言

  1. 我在賽場上犯過最蠢的想當然是在(舊)秘羅地現開的時候:
    「Spikeshot Goblin,可以打生物和玩家?喔這一定是一次性效應啦,起動要犧牲的對吧,應該不太好用。」

    然後我就在最後一盤被13/14的Spikeshot Goblin插爆了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