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帶我去你的舞會,帶我上天堂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1158
作者:Carsten Haese
譯者:DCI二級裁判Hans

NewImage

咻!

 

今天是 2014 的第一個星期一,所以我很榮幸代表所有顱內植入的作者在此祝大家新年快樂!新年已經開始,天神創生的腳步也逐漸逼近,而這僅僅是新的一年其中一件會令我們開心的事,當然我們還是會繼續在這裡回答大家的問題!

NewImage

 

Q: 如果我把我蠻化的絨毛獅拿去餵Oubliette,那當獅子回來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A: 黑牢會註記獅子身上有一個 +1/+1 的指示物,所以當獅子回來的時候身上會帶著指示物,所以你會有一隻 4/4 的獅子;但他仍然是一個新的物件而不會記得之前發生了什麼事,所以他不止沒有被蠻化,也沒有辟邪跟不滅。所以如果你希望他變成蠻化,你必須要再啟動他的蠻化異能一次。

NewImage

 

Q: 如果我用夜篷幽靈放逐了我對手的牌庫頂牌,我可以不支付魔法力費用來施放那張牌嗎?

A: 不行,你必須要支付魔法力才可以使用它。幽靈讓你從一個不正常的領域施放牌,但這也是唯一他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既然他沒有說你不需要支付魔法力費用,你就必須要支付。

NewImage

 

Q: 如果我操控兩隻雲鰭掠食者塔薩的雙叉戟,當我施放海神塔薩的時候,我的掠食者會進化嗎?

A: 會!當塔薩進到戰場,你的持續性效應會在檢查觸發式效應前生效;既然你的藍色獻力是五,塔薩是一隻生物,所以當進化的觸發式異能檢查剛進戰場的東西時,他會看到一個藍色大仔進場,而你的掠食者也會跟著進化。

NewImage

 

Q: 我的對手啟動夜天神殿尼索斯的異能,我可以回應解決它其中一隻生物來降低它可以獲得的魔法力嗎?

A: 不行,尼索斯的啟動式異能不需要目標、不是忠誠異能,且可以把魔法力加到魔法力池裡 — 所以他是魔法力異能,魔法力異能是不使用堆疊的,他會在啟動後立刻結算,所以你不能回應他。

NewImage

 

Q: 我的對手用幽閉恐怖症結附我的負軛牛,如果我回應恐怖症的進場效應用揭露之光消滅它,我的牛還會被橫置嗎?

A: 會,當觸發式異能被結算,他會檢查恐怖症結附的對象是誰;既然恐怖症在那個時間點同時離開戰場,遊戲會利用最後的可知資訊來尋找誰是他原本的目標。既然他在離開戰場前的目標是你的牛,所以你的牛依然會被橫置。

NewImage

 

Q: 我的對手用圖恩大天使攻擊我,我想用法官傭獸進行阻擋後犧牲,這樣我的對手就不會獲得生命,可以嗎?

A: 只有在你同時施放一個可以成為法官傭獸目標的咒語的時候才行:法官傭獸的異能是啓動式異能,所以你不能在他沒有目標的時候啟動。

NewImage

 

Q: 如果我操控Chance EncounterKrark’s Thumb,如果我丟一枚硬幣,然後拇指把它變成兩枚,這樣如果我兩枚都贏了,我可以放兩個機會指示物嗎?

A: 不行。除了讓你多丟一枚硬幣以外,拇指也同時告訴你要忽略其中一次的結果。被忽略的那次在遊戲中被視為從未發生過,所以也不會觸發機緣的異能。

NewImage 

當事情隨機發生,我希望我已做好準備。

 

Q: 如果我不喜歡鬼怪試駕手的目標,Krark’s Thumb可以讓我重新選擇嗎?

A: 如果可以那就太好了,可惜不行。拇指只在乎銅板而非所有隨機的事物;即使你設計了一個精美的演算用硬幣來決定試駕手的目標,拇指也不管你。

NewImage

 

Q: 我的對手操控死神厄睿柏斯,那我施放歐節達鬼影議會的時候我還可以用他的異能對我對手造成傷害嗎?

A: 可以!當鬼影議會的異能結算的時候,他會盡可能地完成它所能做的事,即使你不能獲得生命,那個部分就被省略,但你的對手還是可以失去兩點生命,所以鬼影議會也會盡力完成它的使命。

NewImage

 

Q: 如果我的對手不是以神授的方式施放蒙恩羊蹄人,我還可以用揭露之光解掉他嗎?

A: 可以,揭露之光可以消滅非神授的結界生物。神授的生物即使不是被神授,他依然屬於結界,即便不是靈氣,但揭露之光才不管他到底是不是靈氣。

NewImage

 

Q: 如果我施放Savor the Moment,我可以用Stifle反擊不讓我在額外回合重置的那個部分嗎?

A: 不行,告訴你略過額外回合重置步驟的那個效應是屬於替代式效應而非觸發式異能,只要你沒看到「當」、「每當」跟「在」的關鍵字的話,他就不是觸發式異能。

NewImage

 

Q: 邁勒提斯幻術師可以以墳墓場裡的牌為目標嗎?

A: 不行,幻術師的異能只能以咒語為目標,也就是那些被施放然後在堆疊裡等著結算的東西。一旦咒語被結算後進到墳墓場,它就不再是咒語。

NewImage

 

Q: 喪儀祭師可以回應Narcomoeba的觸發式異能放逐他嗎?

A: 可以,阿米巴的異能會用到堆疊,所以你可以回應並把牌從墳墓場裡放逐;若你如此做,觸發的異能將無法從預期的地方找到牌,所以就什麼都不會做。

NewImage

 

Q: 我可以以鬼影特使泰莎為目標神授蒙恩羊蹄人嗎?

A: 可以,當你施放羊蹄人的時候,在以泰莎為目標前你得先選擇你是否要神授他;所以如果你選擇神授他,他將不再是一個生物,所以泰莎的反生物保護異能便不會對他造成影響。

NewImage

你會跟著一首關於跳舞的歌起舞嗎?

 

Q: 我可以用基尼共振器複製Dance of Many的進場異能嗎?如果可以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A: 可以,你可以複製他的異能。你會得到兩個可能一樣可能不一樣的衍生生物,然後兩個衍生生物都會跟曼尼之舞有所聯結。當曼尼之舞離開戰場時,你必須要放逐這兩個衍生生物;而當這兩個衍生生物其中一個離開戰場的時候,你必須要放逐曼尼之舞,而這也同時會讓你一併放逐另外一個衍生生物。

NewImage

 

Q: 若我的對手用融咒的轉變 // 燃燒瞄我的苦力骷髏妖,我可以回應啟動骷髏妖的重生異能來讓他活下來嗎?

A: 可以,重生異能結算時會在生物上設一個重生護盾並在該生物下次被消滅時保護他,這不是一個異能所以不會被轉變所移除,而重生護盾也不需要依靠當時給他這個護盾的異能才能產生效用。所以即使骷髏妖看起來不太一樣,他依然是原本那個骷髏妖,所以當燃燒對他造成兩點傷害的時候,重生護盾依然可以保護他。

NewImage

 

Q: 我可以用Scion of the Ur-Dragon的異能來搜尋Nameless Inversion嗎?

A: 不行,無名倒錯是一張龍牌沒錯,但它不是一張龍永久物牌。由於在龍後裔被印行的時候,所有的龍牌都是龍永久物牌,所以當時並沒有精確地指出要求要龍的永久物牌;但在洛溫發行後,由於部族牌的關係,龍後裔的牌面敘述也被勘誤改為龍永久物牌,以避免后羿變成一張瞬間。

NewImage

 

Q: 我操控三個具有敲詐異能的永久物,當我施放咒語的時候,如果我只支付一點魔法力,我的對手會失去三點生命嗎?

A: 不會,當你施放咒語的時候,三個敲詐異能都會觸發並放進堆疊,當任何一個結算的時候,他都會問你是否要支付費用,若你支付則你的對手失去一點生命 — 付一次帳只會滿足一個觸發,所以如果你想讓你的對手失去三點生命,你得要支付三點魔法力才行。

NewImage

 

Q: 如果我用迅咒法師讓我墳墓場裡的Force of Will獲得返照異能,我可以用替代性費用來支付嗎?

A: 不行,迅咒法師給意志的力量一個等同於魔法力費用的返照費用,也就是3UU,這是唯一一個可以讓你從墳墓廠裡施放意志的力量的費用,所以你不能用替代式費用從墳墓場來施放他。

NewImage

 

Q: 指揮官造成傷害的規則適用於當我偷了我對手的指揮官並對她自己造成傷害嗎?這些傷害視為指揮官傷害嗎?

A: 任何指揮官所造成的傷害都會被視為指揮官傷害,所以是的,這些傷害是指揮官傷害;但你的對手依然要被單一指揮官造成 21 點傷害才會輸掉遊戲,所以你不能用一個指揮官先打他 10 點再用另一個指揮官打他 11 點。

NewImage

 

Q: 我看到一場對局中有一個玩家忘了岩漿飛射的占卜,而他的對手也沒說話,我可以提醒他們嗎?

A: 不行。作為一個旁觀者,你的責任就是被動地保持安靜,你可以告訴他們請他們暫停對局,然後叫裁判來告訴裁判你所看到的事,但你不應該告訴正在進行對局中的玩家你發現了什麼。因為如果你錯了,你可能會提供其中一個玩家外在協助,而這將是很糟糕的情況。

NewImage

 

Q: 我在一場對局中看到裁判給了一個我認為是錯誤的判決,我可以上訴嗎?

A: 不行,只有對局玩家有權上訴,即使你也同樣的參與了這場比賽,對這個對局你也只是一個旁觀者。如果對局中的兩個玩家都接受了這個判決,那這個就是最終判決,你之後可以去跟裁判或是主審討論這個判決的正確性,但這不會影響到對局中已經給的判決。

NewImage

 

這是我們這週有的東西了,下週別忘了繼續準時收看,而四週後我將會帶著天神創生的問題回來!

– Carsten Haese

在「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帶我去你的舞會,帶我上天堂」中有 1 則留言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