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聖誕節前夕的前夕

發表於 分類為「翻譯文章, 規則釋疑

原文網址:http://www.cranialinsertion.com/article/1144
作者:Callum Milne
譯者:DCI二級裁判Hans

 

大家好,歡迎來到新一期的顱內植入,如果你是準時在當天收看(譯按:CI 為每週一的固定專欄,故原文指的是 12/23(一)),那今天就是聖誕節的前天,而你應該已經感覺到聖誕節的氣氛了!

NewImage

直到地球自轉一圈之前都在原地踏步

 

Q: 兩週前我們提到如果回應厄睿柏斯的密使的異能把神授的密使解掉原本的生物還是會 +2/+2,那如果是被結附的生物被解掉呢?

A: 如果是被結附的生物被解掉,在異能結算的時候他會發現密使是一隻生物而非靈氣,所以該異能會讓密使得到 +2/+2。

NewImage

 

Q: 如果我有一張結附了超過一張地底城繫絆的地牌,我只能啟動一次還是可以多次?

A: 你可能會覺得有多張地結界會比只有一張來的有優勢,但事實上並不是這樣;每張地底城繫絆的異能是各自獨立的,所以你只能選擇啟動其中一個,也就是只能抽一張牌。

NewImage

 

Q: 如果我操控Grid Monitor我還可以神授咒語嗎?

A: 不行,當你要神授一個生物的時候你必須要先施放他,但觀察者並不讓你施放生物咒語。

NewImage

 

Q: 我用俄佐立護符把我對手的其中一個生物移回牌庫頂,然後他施放岩漿飛射來占卜並把牌庫頂兩張牌其中一張放到牌庫底,我可以知道他把那張生物放在哪嗎?

A: 不行,你只能知道他把幾張牌放到牌庫頂,但除非你的對手好心讓你知道張數以外的資訊,你是不會知道他做了什麼的。

NewImage

即便似乎沒人在乎

 

Q: 如果在一場多人遊戲中我獲得了其中一個對手面朝下生物的操控權,我可以展示給其他的玩家看嗎?

A: 可以,既然你現在是該生物的主人,你可以知道他是什麼,你也可以合法的告訴別的玩家那是什麼。

NewImage

 

Q: 我在我的回合啟動偉柯帕公會法師然後交出優先權,對手在我的結束步驟把地全部橫置;如果我Swords to Plowshares我自己的撒拉聖者,那公會法師的第二個異能還有效嗎?

A: 公會法師的異能會產生一個延遲性的觸發式效應,只要是在該回合(也就是對手的下一個回合開始前)都是有效的,所以你可以化劍為犁你自己的撒拉聖者來讓對手失去生命。

NewImage

 

Q: 如果我化蛙術萬神殿衛,我可以用扣留法球瞄小青蛙來一併解掉其他的萬神殿衛嗎?

A: 可以,法球雖然會放逐所有同名的永久物,只以一個永久物為目標;所以法球放逐一個名為萬神殿衛的青蛙,他也會一併放逐所有還是人類的同名永久物,即便它們並不是法球的合法目標。

NewImage

 

Q: 如果我用明聖裁定在宣告攻擊者後宣告阻擋者前殺了怒血祭師,那我可以阻止其他的攻擊生物有踐踏異能嗎?

A: 可以。祭師的異能只有當他在戰場上時才適用,一旦他死去,其他的牛頭怪也不會獲得踐踏;由於遊戲只有在戰鬥傷害跟戰鬥傷害分配的步驟時才管生物有沒有踐踏,之前有踐踏已經不重要,因為他現在沒有。

你甚至不需要再宣告阻擋者前殺了祭師,只要在傷害步驟前解決它,結果都會是一樣的。

NewImage

 

Q: 我的對手操控撒拉聖者(他有 11 點血)、Stalking Vengeance血焰巨像,如果他自爆巨像,聖者的死會觸發報復者的異能嗎?

A: 會,玩家受到傷害會造成失去生命,所以當你的對手受到六點傷害,他的生命值會降到五並操控報復者跟一個 5/5 的聖者,而這兩隻生物都受到六點傷害;兩隻生物會同時死去,所以報復者會看到自己跟聖者一起死去並觸發他自身的異能。

NewImage

 

Q: 如果我被一個 5/5 的林鼠群夜篷幽靈攻擊,我操控一隻變成生物的易形地窖、一個赫利歐德的長矛和兩張平原(都未橫置),我可以用變身地阻擋老鼠,並他傷害造成後橫置產生魔法力來啟動長矛的異能殺掉幽靈嗎?

A: 不行,如果你選擇阻擋老鼠,你就不能啟動長矛的異能,因為當戰鬥傷害造成,你的變身地就會在你可以做任何事前就因為受到致命傷害而死去。

你可以選擇在宣告攻擊者的時候橫置變身地來產生魔法力,但這並沒有比較好;在那個時候你的長矛並沒有任何「已經對你造成傷害」的合法目標,但等到目標出現的時候,你的魔法力池也已經在宣告阻擋者步驟結束的時候就已經被清空。

NewImage

 

Q: 我操控一個選擇綠色的Story Circle,我的對手操控Treetop Village並以Stone Rain來瞄我唯一未橫置的平原;我可以橫置平原產生魔法力來啟動故事圈的異能,來先為我對手還沒變身的樹頂村落產生護盾嗎?

A: 不行,你可以啟動故事圈的異能,但你不能防止一個未變身的樹頂村落的傷害;當故事圈的異能啟動,你必須要選擇一個綠色的來源,樹頂村落或許之後會變成一個綠色的來源,但他現在還不是,所以你也不能選擇他。

NewImage

 

Q: 我可以因為Cryoclasm有對我造成傷害所以用Dawn Charm來反擊嗎?還是一定要有「目標玩家」?

A: 咒語跟異能只有在特別寫出「目標」的時候才視為有目標,凜寒斷層寫的是「目標平原或海島」,所以它並沒有以玩家為目標,你也不能用黎明護符來反擊。

NewImage

 

Q: 洛溫的掩蔽地(例:Windbrisk Heights)是不是只要條件符合的話就沒有限制你施放被放逐咒語的時間?

A: 一般施放咒語的規則不適用,因為這樣掩蔽地就沒用了 — 你是不能在掩蔽地的異能結算的時候施放任何咒語的;所以你可以在的戰鬥傷害步驟施放結界咒語。

只是如果有其他的條件,你還是要遵守:如果你施放的是Even the Odds,你的生物還是要比對手操控的生物少;如果你施放的是Talara’s Battalion,你這回合還是得要有施放過其他的綠色咒語;如果你要使用的是地,如果是在你的回合,你還是得在這回合還沒下過地的前提下。

NewImage

如果我們不歌頌他,沒有其他人會。

 

Q: 如果我操控願景齊現尼法元素,我可以施放電震並回應啟動元素的異能,然後還是得到願景齊現給我的牌嗎?

A: 可以,願景齊現的觸發式異能會試著把原本的咒語放逐,但他不介意他是否有真的成功;所以你還是可以找出你牌庫下一個有共同類別的咒語並施放他。

NewImage

 

Q: 如果我在一場指揮官賽中御靈械對手,到他的回合後如果我讓他棄掉手上的指揮官,他可以選擇把指揮官放回指揮官區嗎?

A: 只有你同意的如此做的話;當你操控另一個玩家,你可以代替他做所有遊戲裡面的選擇(除了幫他認輸以外),這包括你可以幫他選擇要不要把它的指揮官放回指揮官區,或著要進墳墓場或放逐。所以如果你讓他們把它的指揮官放回指揮官區,它可以如此做,或著你可以要求他們把它的指揮官留在墳墓場裡,隨你高興。

NewImage

 

Q: 如果我用Chainer, Dementia Master來挖死神厄睿柏斯,如果我的黑獻力掉到五以下又彈回來,我的黑神還會俱有夢魘的類別嗎?

A: 會,一旦厄睿柏斯變回生物他又會變成夢魘,崔納的異能並不會因為黑神不是生物就終止,即使沒有意義他還是陰魂不散;所以當黑神變回生物,他早就等在那了。

NewImage

 

Q: 如果我複製可怖復起,我可以選擇一個新的永久物類別嗎?

A: 你必須要如此做,因為可怖復起在結算前都沒有要你選任何東西,所以即便是原本的咒語也還沒有選擇;你的複製品會先結算所以你必須要先選擇一個類別,然後等原本的咒語結算的時候,他的操控者會再選擇一個類別。

NewImage

 

Q: 我操控Skill Borrower而我的牌庫頂是炫靈炎身,當我啟動了異能三次並獲得很多的魔法力之後,我可以用惡毒復生把墳場裡的另一張炫靈炎身放到牌庫頂然後再啟動異能三次嗎?

A: 可以,每當牌庫頂的牌改變或因為任何原因被藏起來,他都會被視為是一個新的物件;牌庫頂的牌改變,所以代表你的法師也從別的地方借了一個新的異能來,而這個異能這回合還沒有被啟動過。

NewImage

 

Q: 那如果是用Sensei’s Divining Top而非惡毒復生呢?

A: 那可能不太一樣;當牌庫頂的牌被藏起來後又被重新展示,他被視為是一個新物件,但陀螺並沒有把牌藏起來,所以技術上來說Soulbright Flamekin還是視為在你的牌庫頂;你的法師只會在你可以用陀螺找出第二張Soulbright Flamekin並把它放在牌庫頂的時候才會獲得新的異能,所以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你必須要想辦法證明你在牌庫頂三張牌裡面真的有兩張Soulbright Flamekin

NewImage

 

Q: 為什麼靈魂渠道當有死神厄睿柏斯在戰場上的時候不讓我交換兩個對手的生命?

A: 因為設定生命值的異能會造成生命值的加減,由於黑神說「你的對手不能獲得生命」,所以你不能造成對手生命值的改變;既然一部份的交換無法實現,那就代表全部都不能實現。

NewImage

 

Q: Barren Moor被用新牌框重印了很多次,所以我是不是可以在近代賽中使用它?

A: 可惜不行,近代賽可以使用的牌是所有八版之後的系列,確實八版之後的系列用的都是新牌框,但不代表所有新牌框的牌都可以在近代賽中使用;因為其他一些指揮官套牌、FTV 等的牌也是用新牌框,但並沒有被算在近代賽的範圍裡。

NewImage

 

Q: 我朋友告訴我我可以用 X=0 的Fireball瞄很多目標來觸發我自己生物的勇行,是這樣的嗎?但我記得之前你說所有的生物都必須要被分配到一點,為什麼不一樣呢?

A: 你朋友說的是對的,你可以用火球來觸發你生物的勇行卻不對他們造成傷害,但如果你選擇要分配傷害你必須要每個至少分配一點傷害;這中間的差別在於:火球會自動分配傷害,所以他不在乎他到底有沒有打到他的目標。

NewImage

 

Q: 在之前的文章中你有提過,如果戰場上有多於一個最小攻擊力的生物,你不能選擇不滅的生物當作Drop of Honey的目標,但為什麼我可以以不滅的生物當作Murder的目標?

A: Drop of Honey跟殺生物咒語(例如:謀殺)的差別在你選擇;蜂蜜要你選擇「消滅的東西」,而謀殺選擇的是「目標的東西」。

為了表示這兩者的不同,我用Konda, Lord of Eiganjo跟對手操控的原初行獵獸來舉例:

當你施放謀殺的時候,遊戲要求你選擇一個目標,那個時間點遊戲並不知道謀殺之後要對他的目標做什麼,他只知道謀殺要選擇一個目標 — 所以你選擇一個,你可以選擇「以今田為目標」、「以大象為目標」或是「以行獵獸為目標」。

「以今田為目標」是一個可行的選項,「以大象為目標」也是一個可行的選項,所以你自然可以瞄他們兩個,但行獵獸呢?因為辟邪的關係,你不能以行獵獸為目標;如果你選擇的是今田,之後當謀殺要解決它的時候,發現因為他有避邪所以什麼也不能做,於是他就自動消失。

但當蜂蜜的異能結算的時候,他並沒有要選擇目標,所以你的選擇變成「選擇消滅今田」、「選擇消滅大象」或是「選擇消滅行獵獸」;選擇消滅大象是一個可行的選項,選擇消滅行獵獸也是一個可行的選項,但由於今田有不滅,所以你不能選擇消滅今田。

如果戰場上蜂蜜可以選擇的東西不止一個,那你只能選擇可以消滅的東西;如果只有一個,那你也沒什麼好選的,就蜂蜜試圖解決它卻發現它有不滅所以只好作罷。

NewImage

很抱歉,但達克索斯這次沒有出現了。

 

本週就這樣啦,James 會回來幫我們解決今年的最後一篇文章,然後就要過年了!

祝大家假期愉快!

在《翻譯文章:顱內植入 – 聖誕節前夕的前夕》中有 4 則留言

  1. Q: 我操控一個選擇綠色的Story Circle,我的對手操控Treetop Village並以Stone Rain來瞄我唯一未橫置的平原;我可以橫置平原產生魔法力來啟動故事圈的異能,來先為我對手還沒變身的樹頂村落產生護盾嗎?

    A: 不行,你可以啟動故事圈的異能,但你不能防止一個未變身的樹頂村落的傷害;當故事圈的異能啟動,你必須要選擇一個綠色的來源,樹頂村落或許之後會變成一個綠色的來源,但他現在還不是,所以你也不能選擇他。

    這個解答有些疑問
    Story Circle異能啟動時
    不是能防止本回合下次綠色來源傷害嗎
    為什麼啟動當下就要決定一個綠色來源?
    且選擇顏色不是進場時就要決定了
    我難道一定要選擇場上已經有的顏色?

    1. 故事圈進場時選擇綠色不受場上存在的顏色限制,這一點是正確的。
      但是故事圈的起動式異能確實有個限制在。
      英文:The next time a source “of your choice” of the chosen color would deal damage to you this turn, prevent that damage.
      中文:「選擇」一個該色的傷害來源,於本回合中,防止該來源下一次將對你造成的傷害。
      如果一開始喊的是綠色,這個異能確實有要求你立刻選擇一個綠色的來源。
      雖然這不是「目標」,但異能上指出的限制你仍然必須要遵守。
      當此異能結算時,如果你沒辦法選擇一個綠色來源,那此異能就不會有任何作用。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