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淺談晴屋比賽中心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happymtg.com/column/kawasaki_tc/15704/

作者:川崎 大輔

譯者:Hemi Yeh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Happymtg.com及作者所有,本文禁止其它網站轉載)

 

 

■0. 誰是笨蛋?

2009年世界盃。

冠軍Andre Coimbra能晉級8強的關鍵,就是第3天擴充賽時的開幕4連勝,此時Coimbra使用的套牌,就是齋藤友晴所分享過的Hyper Zoo,因此,當時在世界盃取材的我,想當然爾針對套牌技巧進行了訪問。

NewImage

09年世界冠軍賽、職業選手齋藤 

 

當時在國外的活動中,他不只以玩家的身分,同時也以卡商的身分參加,所以能以更寬廣的觀點來看MTG。這樣的齋藤,除了Hyper Zoo的技巧以外,還說了些富含暗示的話,其中有些字句令我特別印象深刻。

齋藤 「以前澀谷不是有個DCI的比賽中心嗎?我想要弄一間那個呢。」

我不記得當時回了些什麼,多半是「沒問題,齋藤先生的話一定辦得到。」這類的吧,但這當然只是客套話。當時我雖從事MTG的工作,卻不相信這個遊戲能有這麼大的潛力,所以對單靠MTG來成立大型比賽中心這檔事,是說什麼也不相信的。

齋藤 「這很魯莽嗎? 」

這句我明確的回了「算魯莽吧。」,因為我就是這樣認為的。

齋藤 「或許真的很魯莽,但還是想去做呢,因為我想要帶給MTG的玩家們快樂,這樣的話,不是該要有個能隨時玩MTG,又聚集一堆同好的地方嗎?重點是,若有這樣的地方不是很讓人心動嗎? 」

「確實會心動…」心裡雖是這麼想,但話題卻就此打住了,因為當時我還必須多問些關於Hyper Zoo的事情。

NewImage

11年名古屋專業賽、報導人員若山

 

那次後過了不久,我又在次年的世界盃中進行寫報導的工作。我記得大約是在Round 17,高橋優太與Daniel Grafensteiner對戰後所發生的事。

早早採訪完中村修平比賽的我,與當時擔任拍攝工作的若山史郎在一旁觀戰,之後有感於高橋對仙靈的愛,兩人聊起了這場對戰。此時,若山對我說了這樣的話。

若山 「光是這場對戰就這麼有力量呢。我想川崎先生應該也能了解,MTG這款遊戲,以及MTG玩家明明應該更加有力量啊,我想應該是未能完全發揮的緣故,真的是非常可惜啊,是吧。」

我想我大概回答得很曖昧。當時的我對於MTG,打算能作的事情全都作,如果作得不夠的話,我認為自然會這樣啊。因此我連「嗯,就是說啊。」這樣的話都沒說,因為我對那時說的力量並不了解。

 

齋藤發言之後過了4年。若山發言之後過了3年。

我對自己感到羞恥。我對一直把他們的話當成年輕人空有夢想、不切實際又徒具自信的戲言,而沒有仔細傾聽的自己感到羞恥。我對沒有像他們一樣相信著MTG的自己感到羞恥。我對一直把他們當成笨蛋的自己感到羞恥。

大笨蛋其實是我。是那個看不見夢想、毫無行動的我。是那個無法想像眼前的笨蛋們作了些什麼的笨蛋。

一直沉浸在過去的自卑中,是什麼也改變不了的。若要向他們學習,我應該也有我所能作的事。因此這次要帶著補償之前把他們看作笨蛋的心態,來把他們說過的話、做過的事、想做的事和正在作的事,清楚的告訴大家。

 

■1. 從8張椅子到50席的卡店

和兩人談話的時間,是從舊的CARDSHOP晴屋,搬到晴屋比賽中心的那天。

齋藤 「我的目的是要讓眼前喜歡MTG的人變得快樂,只要累積久了,來這邊的人也會慢慢增加。我確信現在當你認識MTG後,人生一定會變得更加快樂。因此,為了讓更多的人接觸MTG,好讓大家都變得快樂,我設立了這個比賽中心。」

如同開頭所說的,最初聽齋藤提起比賽中心是在4年前。在這4年間,或許他接觸MTG的方式變了,講的話也變了,但是中心的思想卻沒有改變。

300席的對戰室。

以MTG專門店來說是相當了不起的,單純以卡片遊戲的對戰室來看,應該是日本最大的吧。就算在全世界,絕對也是屈指可數的。

而且,那裡不單單只是個放300張椅子的地方而已。

晴屋比賽中心是深愛MTG的人們,在累積了他們的意念後感到不滿足,為了能更加享受MTG,花下滿滿的創意與巧思,因而有了這300張椅子。300張為MTG而生的椅子。

NewImage

 

在這之中有4張特別的椅子。

即比賽中心中央的焦點對局區所設置的椅子。

這些座位連轉播用的設備都很完備,不用說,主角就是比賽中的佼佼者,所以這個椅子對玩家來說絕對是特別的。

而這椅子對齋藤來說也是相當特別的。

齋藤 「焦點對局區的椅子和其他椅子不一樣喔,這可是準備了與Haru-room時相同的椅子。」

爲了了解齋藤的話,必須要先來看看CARDSHOP晴屋的歷史。

 

話說我是從2005開始寫MTG的觀戰記事的,在那之前我對齋藤的認識只限於傳聞。

齋藤 「從澀谷比賽中心的回憶談起可以嗎?我第一次去澀谷比賽中心是在1999年的The Finals。」

川崎 「第一次就是為了參加The Finals的主賽而來的嗎?」

齋藤 「不,是在那前一天。」

現在大多數人都知道齋藤友晴是在The Finals’99時出道的。當時以一個福島高中生的身分獲得冠軍,拉開日後成為頂尖玩家的序幕。雖然齋藤在The Finals的這段故事常常被人提起,但當時齋藤在未取得資格的情形下就跑來東京,並突破前一天預賽的事,卻很少有人知道。

齋藤 「當時我已經成了地方上相當強的玩家…可以這麼說嗎? 總之,由於自己的手感越來越好,也就更想來試試身手了。因此雖然沒取得資格,想說船到橋頭自然直,就跑到東京來參加前一天的預賽了。」

2004年日本冠軍盃,津村健志從賽前預賽一路打到亞軍的故事廣為人知,而齋藤也是如此。一個魯莽的高中生,僅僅靠著夢想、志向和對自己的自信來到東京,並取得了如此的戰果。

齋藤 「在拿到冠軍時我就想,打MTG果然是快樂的,因此我下次要快點來東京,進到DCI比賽中心,讓我的MTG變得更強。」

NewImage

01年巴塞隆納專業賽、齋藤友晴17歲

 

結果齋藤在達成這個目標上花了太多的時間,導致他的夢想並沒有實現。

齋藤來到東京是在2002年末,而澀谷比賽中心卻在2003初關閉了。

齋藤 「雖然是很震驚啦,不過對於MTG,我想我還有其他的事能做不是嗎?以結果來看,來東京是正確的,因為增加了不少朋友,但要是沒有打MTG的地方,到時誰也遇不到吧。」

接著,在接觸MTG的朋友時,齋藤注意到了某件事。

齋藤 「大家的卡片不是都有多嗎? 像是C卡或沒用到的R卡。這些能拿來交易當然是最好的,不過小範圍的交易常常會不得不作一些不划算的交易,而國內交易的比率也一直都沒變不是嗎?」

齋藤由於出國的機會多,也就有與更多玩家接觸的機會。如果能由他來將朋友們的交易匯整一下,不是就能讓大家都有更划算的交易嗎?

齋藤 「這就是我開始成為卡商的契機,我自己也感受到交易的魅力,交易本身更可說是異常順利。最後光是幫我朋友收卡,就讓國外卡商供應不及了。」

國外卡商無法滿足需求,而從國外取得的卡也已超出朋友們的需要量了。隨著卡商生活漸漸上軌道,供給和需求都開始變得不足。

首先,第一個不足的就是居住空間。

齋藤 「家裡的卡已經放不下,是該要搬家了。基本上,這還自己能力所能負荷的,加上需求所逼,所以最後就搬了。」

這時,齋藤租了個比原本需求還大一些的房間,然後利用剩餘的空間擺了張大桌子,並準備了8張椅子。

齋藤 「好不容易搬了家,既然之前說要弄個讓大家聚聚的地方,那如果能順便拿來隨時練習打打輪抽那些的話,聽起來不是更讓人心動嗎?」

這個後來被叫做「Haru-room」的房間,如同在古淵的中島主税家那樣,也聚集了許多的MTG玩家。而利用在這裡得到的技術及知識,之後在比賽中留下好成績的玩家,更是大有人在,這在當時的報導中也常常被提及。

NewImage

09年日本冠軍杯,若山 vs. 逢坂


在這裡進出的玩家中,其中之一就是若山。

齋藤 「當初我記得是逢坂有祐介紹來的。嗯…說實在,就是那種MTG打得沒那麼好,所以理所當然會給他些建議的對手。」

附帶一提,若山當時對於齋藤作了以下的評價。

若山 「當然,以MTG玩家而言,他可是超有名的,能給我建議真的很開心。不過,當他談到MTG以外的東西,我當時都聽不懂呢。」

雙方似乎都沒給對方很好的評價。不過,若山又繼續說下去。

若山 「但是,相處久了,漸漸就能明白呢。試著和他交談,也就可以了解,這個人說的其實並不是一些不明不白的事。」

齋藤和若山正式開始一起行動,是在搬到「Haru-room」後不久,齋藤開始經營網路商店時。

齋藤 「當時雖然有很多能力來收集卡片,卻沒什麼人力來整理卡片。仔細想想,我這邊大量的卡,如果能有計畫的交給需要的人,我和拿到卡的人一定都會很開心的,而這個方法就是網路商店。」

於是齋藤店開始經營起網路商店,但像庫存建檔之類繁雜的作業,當然不是齋藤一個人處理得了的。於是在「Haru-room」出入的玩家們便會來幫忙。

而這其中一人便是若山。

若山 「當時我在一般公司上班,不過有空就會過來呢。雖然從未經營過卡店,但看到晴屋,不知為何就認為是很有潛力的行業。」

MTG專門的卡店無法順利經營吧,MTG的潛力讓曾有如此想法的若山感到驚訝。不過,若山同時還注意到了一件事。

若山 「只是搞這個太花人力了。當志工雖是可以啦,但不去工作的話,就只能撐一下子而已,而有工作的話又沒辦法搞這個。後來我發現到自己若能成為齋藤友晴的助力,就能做更多更有效率的事。」

發現到這點的若山,向公司遞了辭呈。

對於若山的行為,週邊的朋友都向他苦勸。「最好還是不要吧,會後悔喔。」對於把MTG的網路商店當成工作一事,沒人想到真的能夠實現。

若山 「但我認為是沒問題的。我相信MTG這個遊戲的力量,更重要的,我相信齋藤友晴這個人的力量。」

得到若山這個左右手的齋藤,經手了更多的卡片,通販規模也逐漸變大,並開始雇用了一些幫手。

若山 「正因為我不是頂尖職業玩家,所以才更了解頂尖職業玩家的厲害。我認為他們一直都想創造一個能邊碰MTG邊工作的環境。而要是沒有頂尖玩家的話,MTG不是很無趣嗎?」

若山的想法,在他開始協助齋藤後逐漸得以實現,隨著晴屋規模的擴大,也達成了增加MTG從業人員數的目標。

但是,工作的順利進展也產生了問題。

別忘了此時通販的事務所是「Haru-room」。也就是齋藤自己的房間。沒錯,房間的容量又不夠了。

NewImage

在「Haru-room」也常進行Pro Tour的練習大會

 

齋藤 「當時可真夠受的。除了自己的床外,完全沒有私人空間。每天早上感覺都是在大家回覆工作郵件的打字聲中清醒。於是和若山商量過後,認為是有租間事務所的必要了。」

若山 「這時,由於希望擴張成能打牌的店,所以必須用通販的利潤來估計是否有辦法租事務所,也就是說,不打算租到通販利潤無法支撐的規模呢。」

就這樣,以齋藤自己房間為起點的晴屋,終於有了專門的事務所。專門進行通販的事務所。

齋藤 「雖然有這麼打算啦….但說實在,一開始並不打算成立對戰空間,但難得租到場地了,既然是MTG的場地,又聚集了那麼多人,我認為大家應該要很快樂才對。」

由於有一到東京就失去比賽中心的經驗,齋藤強烈感覺到MTG玩家需要一個「場地」。現在既然自己有一個場地,就一定要開放給玩家們。

若山 「對戰室一開始希望大約16人,好一點的話是能容納32人左右,超過32人的話,通販的利潤就無法支撐了。」

齋藤 「但32這個數字不是不上不下嗎?乾脆讓更多人進來。比起32席來說,50席不是更讓人心動嗎?」

若山 「沒辦法呢,心動了。那只好來弄個50席的店舖了。」

就這樣,高田馬場的CARDSHOP晴屋就成立了。

NewImage

笑口常開的中島店長

 

「Haru-room」的空間開始不足是在2010年2月左右,原本預定要在10月前後開店,但出乎意料的,3月時發現了中意的房子,結果就比預定早了6個月開店。

既然確定了要有50席以上的座位,就不能只當作通販事務所,而是要以店舖及對戰空間的方式來經營了。

而一開始最需要的就是人。

若山 「想把店舖搞好,兩人一致認為最需要的人就是中島(主税)。於是我們兩個就跑去當時中島所住的矢部說服他。」

在古淵時期,弄了那樣一個吸引MTG玩家場所的中島,正是店舖成立所必要的人才。基於這個想法,他們開始向中島招手。但就如同若山的朋友那樣,中島也不相信MTG專門店一事,所以沒有馬上應允,但最後感受到兩人的熱情,決定加入他們。經歷過CARDSHOP晴屋的玩家們,都知道他們兩人的選擇絕對是正確的。

 

再來,場地。

齋藤 「難得成立了,就弄個舒適一點的場地吧。所以本來雖想多作幾席,最後還是決定讓動線變寬敞些,椅子也都選用有椅背的。」

此時CARDSHOP晴屋所使用的椅子,有一部分至今仍在比賽中心裡使用。

就這樣,高田馬場的CARDSHOP晴屋開幕了。

NewImage

2011.06.24 CARDSHOP晴屋開幕


豐富的庫存,每日的比賽,以及舒適的對戰空間。

當初擔心50席對戰空間是否超出營運負荷這點,也不用再顧慮,店舖順利的聚集了玩家,人還變得更多了。

若山 「人變多以後,能作的事情也多了,然後就會想來試試各式各樣的事情。網路交易是一個,而提到要辦店家主辦的大獎賽時,我也是第一個舉手的。」

齋藤 「託MTG玩家們的福,才能維持住比原來空間還大的店,所以我認為應該要回饋玩家們。我們在做的事,我認為應該就是每個喜愛MTG的傢伙心裡所想要的吧。只要有了這個力量,我們就能繼續做下去。如此互相都得到快樂,不是很讓人心動嗎?」

乍看相當順利的店舖營運,其實有一個很大的問題。

若山 「又是場地呢。」

 

大獎賽舉辦後,店舖的信用上升,加上網路交易也開始進行,結果卡片又開始讓空間感到受壓迫了。

齋藤 「結果又不得不換地方了。一開始雖然以不超出自己能力範圍為原則,但能作的事累積起來後,馬上就覺得變狹窄了。」

這次要找更寬廣的場所。此時在齋藤腦海中浮現的便是「比賽中心」。

齋藤 「這是在2011年年終大會上想到的。想說此時組織已經壯大了,所以要在大家的面前揭示『成立比賽中心』的目標。不過此時雖有想到要成立名為『比賽中心』的地方,卻沒打算要弄成這麼大的規模。」

若山 「說實話,雖然現在(搬家前一天)說了也沒用,但對我們來說規模太大了呢。大致上,收支要達成目標,得加入不少樂觀的因素才行。」

 

到底他們為什麼要成立這麼大一個比賽中心?

在預先視察現在的場地時,發生了這樣的一段對話。

齋藤 「真大啊。有這麼大嗎? 」

若山 「不,這塊用地會隔開,只租給我們一半的樣子。」

齋藤 「啊,原來如此。」

若山 「的確太大了呢。」

齋藤 「………」

若山 「畢竟全租的話,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太勉強啦。」

齋藤 「沒辦法全都租嗎? 」

若山 「剛剛說過了,太勉強啦。」

齋藤 「不過如果真這麼大的話,不會心動嗎? 」

若山 「…………嗯,心動。」

NewImage

 

■2. 接著,來到300席的對戰空間

川崎 「那個,心動到底是什麼呢? 」

齋藤 「心動就是心動啦……說得誇張點就是變成『攻擊』的姿態吧。如同剛才所說,我正在做的事情,不是所有對MTG有愛的傢伙都想作的嗎?因此,這就是我最好的『攻擊』。這麼做以後,只要喜歡MTG的…其實就是我啦,心情也會變好。我想這就是心動吧。」

由於壓倒性的攻擊姿態,造就了300席的比賽中心。

而且,這個『攻擊』中若是有對MTG的愛,那這個比賽中心也塞滿了兩人及工作人員們的愛。

齋藤 「比賽中心成立時,並不是只有我們兩人,大家也有幫我們出主意。小修(小室修)出了有100個主意吧。其中好幾個也有被採用喔。例如賣傘的事就是。現在這裡因為離車站很近,或許認為沒什麼賣傘的必要,但卡片是相當重要的東西,一點都不能弄濕,因此賣廉價傘這個主意也就被採用了。」

這是比賽中心而非店舖,是為了MTG玩家們而存在的地方。這是齋藤一貫的立場。

齋藤 「這次還設了書架呢。MTG在每回合間等待的時間不是意外的長嗎?因此我認為這段時間不能太無聊。而和朋友約打輪抽,大家也不會那麼準時,常常要等人。有了這個地方,這樣的時間就能愉快的度過。」

NewImage

MTG雜誌、漫畫、週刊

 

同樣的,這裡也開始提供飲料販賣機和輕食。就像有椅背的椅子,從比賽中心的各個細節,都能感受到這裡希望打造出一個更舒適的空間。

齋藤 「根據身為玩家的經驗,留在MTG會場的時間通常會比預期長,因此應該要作出一個能輕鬆逗留的環境,以便舒適的度過這段時間。之前因為空間不夠,所以無法滿足這點,今後就可以盡量做到盡善盡美。雖說空間變大以後,桌子也變多了,但每天仍要保持清潔。至今我們仍持續盡我們所能的去作。」

現在牌套的花費也很高,齋藤補充。

同時,比賽中心的桌子還有個特色,就是上面畫了道淺淺的線。這樣的顧慮,同樣也是為了讓比賽中心內所有玩家們能有公平的使用空間。

若山 「說起來,談到比賽中心的玩家,一開始並沒有什麼焦點對局區。因為預算的關係,連做的打算都沒有。但是負責裝潢的設計師,不知吃錯了什麼藥,竟然送了一張焦點對局區的設計圖來。因為看了以後很心動,結果就做了。」

而焦點對局區的椅子,便是準備了與「Haru-room」時相同的椅子。

齋藤 「其他各種無法實現的點子雖然也很多……不過,現在還是會想盡力把他們全弄出來,好作出一個足以自豪的舒適對戰空間。」

每次晴屋規模擴大所伴隨的庫存空間問題,這次當然也考慮到了。

若山 「光是通販庫存這類內部空間,就比整個CARDSHOP晴屋還大了呢。」

齋藤 「還有,工作人員的休息室過去一直都很狹窄,這次也保留了充足的空間。」

對兩人來說,比賽中心應該要成為MTG玩家們的理想鄉,同時也成要為從業人員們的理想鄉。

NewImage

有著完善置物櫃的休息室,不少工作人員拿來放自己的套牌


齋藤 「這次真的很高興還做了上鎖置物櫃間。有了上鎖置物櫃,不就可以放心的把套牌帶來放在店裡了嗎?這樣的話還能參加大賽呢。」

若山 「工作人員參加大賽的話,參加費也有優惠喔。如此一來,若從業人員一直都有人能參加大賽,就可以和來比賽中心的人作更多的交流,這樣不是很令人開心嗎?」

Channel Fireball中對Paulo Vitor Damo da Rossa的訪問中也有提到,齋藤要以雇用100人以上為目標。因此,他希望讓MTG與工作都能兼顧。

齋藤 「臨時工假使想去打大獎賽的話,基本上是可以請假的。因為現在不去大獎賽的員工也變多了,而這也是能讓人增加的方法之一。」

若山 「去PTQ(Pro Tour預賽)也可以請假,有Pro Tour參加資格的人更有優先權。至少,不會有因為店裡的緣故而去不了Pro Tour這件事。」

店內同仁在Pro Tour拿到好成績的話,也會成為店裡的宣傳。向兩人詢問是否有這種想法時,兩人都異口同聲說了「不」。

齋藤 「雖然我希望他們能以玩家的身分去贏,但絕對不是以員工的身分去贏。要是否定了自己員工接觸MTG的方式,我成立MTG公司不就沒有意義了嗎?因此,我只是提供他們方便接觸MTG的職場而已。」

若山 「畢竟,我們並沒有為了做宣傳而付薪水給他們啊。真要作時我們會另外付錢,但絕非這個時候。我們也不是因為他們身為玩家的名聲才雇用他們,而是看他工作的內容啊。」

開頭若山提到了「MTG玩家的力量」。若山就是因為相信這點,所以認為他們在玩家之外的地方也有很大的潛力。

齋藤 「當然,因工作的關係,增加了接觸MTG的時間,進而讓打牌實力上升是件好事。我們因提供工作而感到快樂,他們因能邊打MTG邊工作而感到快樂。」

這就是兩人所認為的MTG與工作兼顧。

然後,這兩人再把眼光放得更遠。

齋藤 「我們有一個名為比賽中心的地方,對喜歡MTG的人來說,這裡應該要是更好的地方才行。」

若山 「或許說得直接了點,無論是比賽中心這個東西,或是穩定經營的MTG這款遊戲,我都都抱持著敬意。我認為MTG理念了不起的地方,就是所有參加的人都不會對規則及操作感到不安,而我正想做出那樣的場所。」

NewImage

只有晴屋才有的店內訂購用電腦

 

齋藤及若山的想法,確實地,或該說確實過頭地反映在經營上。

裁判資格也是MTG重要的一環。而他們給予這項資格的擁有者津貼,藉此建立出一個讓職員取得裁判資格後,成為店裡後盾的體制。說起來,也是因為MTG這款遊戲,是要有裁判才能成立的遊戲啊。

稍微說些題外話。我在從事MTG相關工作時,有個很強烈的念頭,就是裁判是不是被輕視了呢?或許只是我運氣好,我所認識、接觸或有機會談話的裁判,每位都有很高的理想。而每次和他們談話時,我就強烈感覺到他們的理想無法傳達給玩家,常常都是徒勞無功。儘管我認為我會盡力做好我能做的事,但這件事我卻無能為力。雖說舉不出名字來,但我所認識的裁判們,每個都是了不起的人,卻也都不得志。

說到本文中唯一真情流露之處,就是這段話給我的悸動。因為我不是裁判,所以無法了解裁判們的心情,因此像我這樣的報導人員與裁判間,說不定就會發生爭執。同為工作人員都這樣了,對玩家來說,常扮黑臉的裁判或許更是如此。我討厭這樣,我雖然想要改變這個狀況,但只有我的話卻什麼都改變不了。

若山 「我認為MTG就是該要有比賽。既然這樣,總要有人負責讓裁判及工作人員得到回報,而那個人就是我。」

因此,我對於有這個想法並真正去實現的人們,感到十分感動。

有了比賽中心這麼一個地方,玩家與裁判間的接觸也會變得頻繁。裁判與玩家並非敵對的關係,而是為了彼此所喜歡的MTG一起合作的夥伴。關於這件事,我在聽兩人說了那麼多後也就放心了,因為我已講太多,再多說就太不知趣了吧。儘管我太想去談這個話題,但這裡並非談論我,而是談論那兩人的場合。

因為個人的感情放太多,還是把話題拉回來吧。是說我在這裡心動了。

他們想著想著,最後決定要來舉辦大獎賽。

齋藤 「當然,一直以來都想要來辦個「類似」大獎賽的活動,但是不是真有辦成大獎賽的必要,其實我也不知道。」

在CARDSHOP晴屋開店時,威世智剛好改變了WPN的方針,接著DCI排名也改成PWP這個「讓人容易來店裡」的方針。由於這是個非常好的時機,所以這個趨勢對剛開始經營店舖的晴屋來說,也有著很大的影響。

既然這樣,對這些改變應該也要回應些什麼。

齋藤 「說實在,我們對於主辦大獎賽這件事,也有消極的一面。但那時由於WPN系統的關係,我們變成日本辦最多比賽的店家,因此有了我們不辦誰來辦的想法,尤其,若山還說了『絕對要辦』呢。」

若山 「第一個店家主辦的大獎賽就是我們辦的。因為我們是靠著MTG才能成長起來的店,如果有什麼人要辦的話,那一定非我們莫屬。」

NewImage

12年橫濱大獎賽,日本第一個由店家舉辦的大獎賽

 

基於他們強烈的意念,舉辦了2012年的橫濱大獎賽。從成為目前日本大獎賽的主辦單位這點來看,他們一開始踏出的這一步,不難想像影響有多大。

齋藤 「呃,不過第一次辦大獎賽可真夠受的呢。」

若山 「一開始真的是什麼都不了解就下去做呢。不過第一次辦大獎賽時,我們是以不要因改由店家主辦,結果造成品質下降的目標去做,雖然不是很確定,不過參賽的各位似乎都認同了,光這點就很有成就感呢。」

第一次的大獎賽,以秉持著不比過去遜色的理念辦出來了。但是,這只是「第一次」的大獎賽而已。

若山 「第一次因為真的什麼都不懂,總之就是不要辦得比過去差就是。但是辦第二次時已出現其他辦過大獎賽的店家,尤其我又培養了一批值得信賴,能成為工作後盾的員工。因此,這種員工所辦的大獎賽說什麼都不能輸,我的目標是要讓大家都認為『晴屋所主辦的大獎賽比其他人都棒呢』。」

而第二次所辦的橫濱大獎賽2013,滿意度非常的高,至今還記憶猶新呢。

 

目前為止,雖然都是以齋藤的談話為中心進行的,但讀了這篇文章的人應該能發現吧,要實現齋藤所做的這些事,若山出了相當大的力量。

在這之中,也有若山向齋藤提議後,強行去做的案子。也就是刊載這篇文章的網站happymtg

若山 「MTG不是只有眼前的遊戲就結束了,它是個最棒最不了起的遊戲。與人之間的聯繫也是如此,總之,若有想要更進一步去享受MTG,它也會回應你的想法。因此,為了那些想更享受MTG的人,我希望作一個網站,好在網路的可能性與MTG的可能性上確實著陸,有鑑於此,我認為要成立happymtg的網站。」

專欄、套牌檢索、大賽檢索。享受MTG所需要的東西,在這裡都能得到滿足,這個網站就是happymtg。

若山 「目前還沒變成理想中的網站。不過為了喜愛MTG的人們,應該得把這個網站完成,而這是其他人辦不到的事。因此,我想要來完成它。」

齋藤 「我不像若山一樣那麼了解網路的東西,對於若山在happymtg所做的事,也沒辦法完全理解。不過,若山既然對這個抱持這麼大熱忱的話,我相信對MTG來說一定是相當重要的事情。」

光從到目前為止的文章來看,兩人看起來配合得不錯吧。但實際上,齋藤與若山的想法有著相當程度的差異。想法這個字眼可能不夠恰當,應該說達成目的的手段不一樣。但因為兩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所以才能夠一起打拼。

一開始雖然只有兩人,但現在,具有共同目標的員工也越來越多了。「因為MTG是最棒的遊戲,所以想為此盡一份力。」也有如是說的員工。

還有,在這300席中許多MTG的愛好者。

NewImage

 

至今,作『攻擊』的兩人,他們的『攻擊』已不再是攻擊,而是喜愛MTG的代名詞了。若如同兩人所說的,MTG還仍有潛力的話,這個比賽中心空間不足的日子一定會來臨的。

 

■3. 6倍的軌跡與奇跡

這段訪問後過了2個月。

這邊有些沒寫到,其實當時他們也夾雜著不安,但如今晴屋比賽中心看起來是成功的,營運也相當順利。

但早在比賽中心開始前,他們就已經預見到了。

齋藤 「比賽中心不正是MTG愛好者聚集的地方嗎?但是,由於我知道與MTG相遇就會得到幸福,所以這次我想讓不認識MTG的人們,也來認識一下MTG。」

若山 「我喜歡MTG,聚集在這個比賽中心的客人及職員們一定也都這麼相信。若說會有喜歡上這個遊戲的契機,一定是在這之前發現了什麼很棒的東西。因此,我想要幫忙找到這個很棒的地方。」

兩人所說的話,乍看很不一樣,但其實是同一件事的兩面。齋藤希望更多的人能認識MTG,若山則希望認識MTG的人,能多傳達MTG的好。

這是因為兩人對MTG這款遊戲的強大毫無懷疑,而要理解它了不起之處,兩人的想法缺一不可。

真的是缺一不可。和兩人談話後確實感覺到,一個人做不到的事情,就讓兩個人來,得到他人力量協助的話,最後就能得到成功。

這或許是老生常談,一個人沒辦法的事兩人就能做到,聽起來是理所當然,但是要實踐卻很困難。不單靠自己時,常常會有一堆麻煩的問題。

但是,他們以「喜愛MTG」這點解決了這個問題。而且,他們都相信同為MTG愛好者,這個問題一定可以解決。其象徵就是以「心動」為代表,也就是「喜愛MTG的話一定會這樣想吧」的這種想法,然後,每次都靠著喜愛MTG的信念,完成了超出負荷的工作。

NewImage

晴屋職員合照

 

比賽中心今後也會因喜愛MTG的玩家及員工們而繼續支撐下去吧。現在看到他們的成功,我就能相信MTG這款遊戲的力量。要相信一個成功的東西是很簡單的。

但是,相信MTG有無限力量的兩人,就不是我能理解的。

川崎 「既然這次比賽中心成功了,再來要做些什麼呢?」

對於這個客套的問題,兩人做了認真的回應。

齋藤 「嗯……開第2間店雖說有些困難……但是,我們的最終目標是在日本各地都要有比賽中心。現在雖然有MO……但是MTG還是直接和人對戰比較有樂趣。因此,想在各地設立隨時能玩的地方呢……」

若山 「MTG及MTG玩家們還有很多沒發揮的地方呢。因此我想讓MTG更有名,並增加能讓MTG玩家工作的地方。不這樣做的話,大家不就不能全心投入MTG了嗎?所以我認為應該要先做出那樣的環境。」

當然,這只是夢想。但是,我在反省過去後,開始認真看待這兩個人的話。之後齋藤如此說道。

齋藤 「說到這個,川崎先生,你注意到了嗎?一開始是8席,再來是約50席,這次的比賽中心是300席。每次換一個地方,就變成6倍了。所以下次要作一個能讓1800人同樂的地方,總之這個就是我的目標啦。」

齋藤和若山都是怪咖。即使是以能和他們正常相處而自豪的我,也還是覺得這兩人有些令人討厭的地方。

但是我想相信他們所說的東西,並希望在自己的能力範圍內幫他們一把。

這是由於他們比我更喜愛MTG,並做到了喜愛MTG的我所無法做到的事,因此如今我能相信他們。我之所以能相信這麼多人都無法相信的MTG,都是因為他們兩人。

只要喜愛MTG的話,就會想去相信這兩個大笨蛋搞出來的比賽中心。

在《翻譯文章:淺談晴屋比賽中心》中有 4 則留言

  1. 我今年東京GP時也去拜訪了,感覺很好…而且FEATURE MATCH的佈置也相當好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