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nial Insertion 06.06 – The Wrath of Karn

發表於 分類為「規則釋疑

By Eli Shiffrin, Brian Paskoff, and Carsten Haese

http://mtgsalvation.com/1289-cranial-insertion-the-wrath-of-karn.html

本專欄為翻譯文章,每週一刊出,原文請參考MTGS每週的Cranial Insertion專欄。希望可以藉由這個專欄讓大家對一些常見的規則問題有更多的了解。如果在比賽中或與朋友對戰中碰到了任何的問題,也歡迎直接寫信到CI信箱:Cranial.insertion@gmail.com,或是寫到譯者信箱:savagehans21@gmail.com ,我會在以後文末整理並回答臺灣玩家所提出的問題。


Q:如果我先用<重獲自由的卡恩>放逐<祝聖史芬斯>然後重新開始遊戲,史芬斯的異能會在對手抽他起手牌的時候觸發嗎?

A:如果你一開始就有21張起手牌的話那還打什麼?那些被放逐的牌會在遊戲的一開始(第一個重至階段前)就放進戰場,但還是必須要等遊戲前的動作(當然包括抽你的起手牌)結束之後,所以當你的對手在抽起手的時候,史芬斯並不在場上。

clip_image001


Q:我用<重獲自由的卡恩>放逐了<護靈師>、<蛋白石光輝>和<大混亂>,那當我重新開始遊戲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我的護靈師可以加血嗎?大混亂打得到人嗎?

A:兩個答案都是肯定的,持續性效應會一直產生作用,即便在第一個回合開始之前;所以當卡恩的異能結算完後,蛋白石的效應就會在大混亂進場的時候把他變成一個生物。護靈師和大混亂都會看到彼此進場,所以彼此的觸發示異能都會觸發:你加一點血,且兩隻生物都可以射對方(如果對手沒有<聖潔地脈>的話。)

註:但如果你或你的對手在起手有地脈的話並不會觸發護靈師的異能,地脈是在遊戲開始前準備時進場的,那時後卡恩還沒有把護靈師放進戰場。


Q:當<重獲自由的卡恩>重新開始一盤遊戲的時候,我可以更換備牌嗎?

A:如果這樣的話你不覺得很奇怪嗎?這樣我想你的對手應該都會想把被你之前用卡恩放逐掉的炸彈換掉吧!換備牌是屬於遊戲間進行的動作,既然在認知上你仍在進行同一盤遊戲,你並不能更換備牌。


Q:如果我在一場多人遊戲中使用<重獲自由的卡恩>的第三個異能,那哪些玩家要重新開始遊戲?如果是全部的話那我考慮當我們在玩多人遊戲的時候要禁用這張牌了。

A:那你可以準備如此做了。卡恩的異能在多人遊戲中確實太強,所有人都會因為卡恩的異能而重新開始遊戲。但如果你問我的意見,我認為在多人遊戲中禁止使用卡恩固然很好,但為什麼不直接取消多人遊戲的這種賽制呢?


Q:如果我的<重獲自由的卡恩>放逐了一張牌然後死了,那我施放另一張卡恩並重新開始遊戲的時候可以把這張牌一併抓回來嗎?

A:重新開始遊戲的異能只會看到自己放逐出去的牌,所以第二個進場的卡恩跟第一個進場的卡恩是不一樣的,即便這兩個卡恩是同一張牌也是一樣。這些被第一個卡恩放逐的牌只會如其他一般的牌一樣被洗回擁有者的牌庫。


Q:如果我的對手中毒了,我可用<屍首幼犬>來把<暗碧族叛徒>抓回來嗎?

A:不行,叛徒本身並沒有侵染,他只是擁有一個可以讓他獲得侵染的持續性異能,但這個異能只有當他在戰場上的時候才會有效用。


clip_image002

Q:我用<逼迫敬拜>讓我對手的大仔像白癡,但當他受不了了用<疫病喉獸>來把他犧牲掉的時候,我可以起動我的白癡皮結界的異能把他移回手上嗎?

A:不行,把大仔犧牲掉是屬於費用而你並沒有辦法回應費用的支付,所以在你擁有優先權之前你的結界就會因為狀態動作而被放進墳墓場。


Q:我操控<苦痛工匠>和<閃光鷹雕像>,那當我施放<膿水湧泉>的時候我可以讓雕像變成一隻有+2/+0的鳥嗎?

A:如果沒有其他條件的情況下是不行的,當你在施放湧泉的時候就會觸發苦痛工匠的異能,也就要選擇目標,但雕像卻會等到湧泉進場時才會觸發變成生物,所以在當下並不是一個工匠的合法目標。(註:你也可以起動雕像的異能來讓他活過來,不過你必須要支付一點白色魔法力且也要在施放湧泉前就這麼做。)


Q:如果我用<梅梨萊護衛>阻擋一隻有侵染跟死觸的生物,那他還是會死嗎?

A:當然。即便你無法具體的看到傷害,攻擊者依然有對梅梨萊造成傷害,而既然他有被造成傷害,他就會因為死觸的狀態動作而被放進墳場。


Q: 如果我操控<淨鋼神聖武士>和其他三個神器,那我還是可以支付原本武具上的費用來裝備嗎?

A:當然可以。神聖武士只是給你另外一個選擇來裝備武具,但你當然還是可以支付原本的費用,所以如果你仍然想要用<活塞鎚>來當作犧牲神器的引擎,你仍可以這樣做。


Q:如果我操控了兩支<蔑咒獸>,其中一隻裝備了<活纜鞭>,那當我的對手用<閃電擊>打我的時候,我可以輪流使用兩隻蔑咒獸的異能,讓閃電擊在空中跳來跳去,然後每跳到有裝備鞭子那隻身上的時候就打我的對手兩點嗎?

A:可以。鞭子的異能只要在生物從「我不是目標」變成「我是目標」的時候就會觸發,所以當閃電擊在空中跳來跳去的時候,兩支蔑咒獸也會分別在兩種狀態中跳來跳去,而鞭子打兩點的異能也會持續觸發。


Q:如果我操控<艾蕾儂別館>而我用<馭靈械>偷到了我對手的回合,那我可以讓他只用一隻生物攻擊但支付很多次別館的費用(支付很多次生命)嗎?

A:除非你操控很多張別館,不然你沒辦法做。別館的異能並不是起動式異能,他只是叫你對手的生物在攻擊的時候要繳錢,但也只要付一次,就像你不能沒有原因就要你的對手棄光手牌、支付生命或犧牲生物一樣。


Q:我的對手操控<非瑞克西亞體質>而他只剩一點血且身上有八個中毒指示物,如果我用<閃電擊>打他會發生什麼事?

A:閃電擊一次會造成無法分開的三點傷害,既然你的對手的生命還沒有變成零或以下,閃電擊就只會如一般的對你對手造成三點傷害,然後把他的生命變成-2。所以如果你想把你對手打死,你就得再想辦法打他兩點讓他達到十個中毒指示物才行。


Q:我的對手操控一隻身上沒有-1/-1指示物的<非瑞克西亞多頭龍>,那如果我用<電壓衝鋒>打他,他身上會有-1/-1指示物讓我增殖嗎?

A: 當然!多頭龍防止傷害的異能會在傷害造成的時候就放上等量的-1/-1指示物,所以當你接著要增值的時候,你就可以選擇再多放一個。


clip_image003

Q:<吸收力量>會強迫我對手支付兩點生命來起動<母聖樹>的魔法力異能嗎?如果要的話,那跟<基定尤拉>要求生物一定要攻擊時仍可以不支付<艾蕾儂別館>費用的規則不就不一樣了?

A:吸收力量指示你的對手必須要起動他每張地的魔法力異能,而如果他可以如此做,他就必須要這麼做;所以如果他還剩下兩點或更多生命,他就必須要起動母聖樹的魔法力異能。跟尤拉不同的在於:玩家可以起動母聖樹的異能,所以他必須要如此做;而因為別館玩家的生物並不能攻擊,所以我們不能強迫他這麼做。


Q:如果我操控<鬆捲鏡>,那當我用<維多肯枷鎖>偷了一隻對手的生物時,到了對手的重置步驟我還是必須得重置我的枷鎖嗎?

A:是的,枷鎖只讓你選擇在自己的重置階段可以不要重置他,而鬆捲鏡的異能並不是選擇性的。所以當他要求你在你對手的重置步驟重置你的神器的時候,你就必須要如此做。


Q:如果我操控一隻被<異種接殖>變成弓箭手的<催眠幽靈>和<巨弓首席>,那當我用幽靈攻擊對手的時候,即便他有阻擋他還是要隨機掉一張牌對吧?

A:除非她有什麼方法可以防止這個傷害,否則是的。如果他阻擋了,幽靈會對他造成戰鬥傷害;如果他沒有阻擋,首席的異能會觸發而讓他同樣可以打到玩家。由於幽靈的異能並沒有限制一定要戰鬥傷害纔會觸發,兩種情形都會讓對手掉牌。


Q:如果我在我對手的<潰疽流漿>上放了一個+1/+1的指示物,那我的<剋戟實驗體>就可以使用所有墳墓場中的生物牌的起動式異能了嗎?

A:實驗體會得到所有身上有+1/+1指示物的生物的起動式異能,而不管這些異能是印在牌上的或是額外得到的。所以實驗體會得到流漿的所有異能,當然也包括了流漿從所有墳墓場中的生物所獲得的起動式異能。


Q:如果我操控<返鄉裂片妖>,那<訓練場>可以減少我所有手上裂片妖的循環裂片妖的費用嗎?

A:很遺憾,不行。訓練場只會對你所操控的生物產生影響,而「生物」指的是在戰場的的生物永久物。既然你手中的裂片妖牌不視為生物,循環裂片妖的異能也不會受到訓練場的影響。


Q:<啟迪巨靈>會讓<打擊內臟>獲得覆誦異能,那我可以支付兩點生命來覆誦嗎?

A:當然可以。巨靈讓打擊內臟獲得的覆誦異能費用等同於他的魔法力異能,不論他是魔法力費用或是起動式異能的費用,甚或是像覆誦的額外費用,你都可以選擇要用或兩點生命來支付。

在《Cranial Insertion 06.06 – The Wrath of Karn》中有 2 則留言

  1. Q:如果我操控一隻被變成弓箭手的和,那當我用幽靈攻擊對手的時候,即便他有阻擋他還是要隨機掉一張牌對吧?

    A:除非她有什麼方法可以防止這個傷害,否則是的。如果他阻擋了,幽靈會對他造成戰鬥傷害;如果他沒有阻擋,首席的異能會觸發而讓他同樣可以打到玩家。由於幽靈的異能並沒有限制一定要戰鬥傷害纔會觸發,兩種情形都會讓對手掉牌。

    —————————————————————————-
    原文有提到首席的異能觸發時候,幽靈必須活著,才可以觸發幽靈棄牌的異能,如果幽靈被阻擋生物掛掉則不會讓對手掉牌。

等等!我要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