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海神迷宮,第二部分

發表於 分類為「小品文章, 未知領域, 翻譯文章

NewImage

 

原文網址:http://www.wizards.com/Magic/Magazine/Article.aspx?x=mtg/daily/ur/274

作者:Jeremiah Isgur

譯者:洛伊德

(翻譯僅為愛好分享,版權屬威世智公司及作者所有)

 

索隆的日記,他是一位阿克瑟斯的學者、運動員以及鬥士。

(請讀第一部分)

 

第十天

我周圍的迷宮看似正在崩解。地面變得泥濘又類似沼澤。我得四處跋涉過靜止的水池,旅程進展得既緩慢又緊張。沼澤裡充滿了有毒生物。蛙鳴聲常常陪伴著我一整天,而且當我穿過深及膝蓋的沼澤時,我幾乎被一條巨蛇咬到,那一定會死的相當痛苦。我唯一的救命恩惠就是已經握在我手裡的長劍。

NewImage

 

迷宮本身變得過度繁盛又破碎,牆上有著許多因樹木落下與腐爛而造成的洞穴。到處都是障礙物。我必需得仔細避開流沙、有毒植物,以及蛇類。我非常感謝我的手杖。

不幸地,我的食物配給幾乎吃完了。我因飢餓而感到疲倦。我試著吃一些莓子但它們卻比毒藥還苦。我也因為懼怕毒素而不敢吃那條被我殺掉的蛇,牠的整個形體看來竟是如此邪惡。我看見一隻巨大的水鼠,但沒有弓箭,所以我無法獵捕牠。沒有更多的食物,我會死在這座迷宮裡,而沒有弓箭,我能成功打獵的機率就更小了。

我從頭到腳都濕透,而且在太陽西斜時開始直打冷顫。我在沼澤中央找到一堆乾燥的草,今晚我將生火來烘乾我的衣服和鎧甲。

我也打算將那把從普拉希泰力屍體上撿來的施咒匕首的尖端鍛造成一支箭頭。我已經收集了從黑色白蠟樹上切下來,一段筆直堅硬的木頭用來當做箭桿,以及我在地上找到的水禽羽毛。

從我耳中神明的聲音,我祈禱著火光並不會吸引來蛇類、野獸或是更糟糕的東西。

 

第十一天

感謝塔薩賜給我那把用來製造箭頭,施了咒的匕首!我昨晚打造的箭頭救了我一命,至少可以讓我多活一陣子。它替我帶來了補給品。

今天,吃下了我最後的麵包和乾酪後,我在迷宮的角落轉了個彎,有一隻雄鹿出現在我面前,正在吃著樹葉。我搭上我的弓箭並毫不猶豫地射出。我的射擊不偏不倚。我跟著這頭負傷動物的血跡走了幾分鐘,直到我發現牠倒在路中央,快速地喘著氣,眼睛瞪得老大。我用刀子殺了牠,並在原野上將其分切。

NewImage

 

牠體型太大了以至於難以帶著走,於是我盡可能地切下了我能夠帶走的部份後就急忙趕路,因為擔心屍體可能會引來不必要的注意。幸運地,我也能夠回收我的箭。這些箭是種祝福。我由衷感激。

今晚,我將再度用火烤肉,希望能夠將它保存的愈久愈好。死亡又再一次阻礙了我。我愈接近我的目標,我就愈想要活著看透它。

 

第十二天

我的力量恢復了,我繼續前進。這趟旅程花了比我預期還久的時間。即便我找到了中心點,我不知道該如何活著回來。這個任務看似不可能,但我已經在身體與心智上都受了訓練,而我將會一天一天地前進。

迷宮再次改變了型態。當我白天經過的時候,迷宮變得比較乾燥又遍佈岩石。我已經離開了身後的溼地並進入一個比起草地更像是沙漠的地區。植被從落葉樹轉變為針葉林,而且—一個驚喜—我來到了一面遠古石造牆前。腳下是岩石與沙地,氣候十分乾燥。

石牆超越了我的頭,由精細切割的基石組成,並以巧妙的灰泥封起,因此我無法找到任何可以用來攀爬的支撐點。我確實位於一座峽谷中。雖然我已經不必再害怕要穿越充滿著有毒生物的沼澤,但是我現在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密閉空間恐懼症。

儘管除了幾條已經腐爛的肉塊之外我已經沒有任何食物了,至少我的背包還靈活地靠在我的背上。要是我能換掉身上因汗水和沼澤污水浸潤而散發惡臭的衣服就好了。

 

第十三天

我找到了!我來到一段因年久失修而崩壞的石牆。我終於能夠爬到牆上。從那個位置,我找出了我相信是通往迷宮中心的路線。我不敢相信自己已經如此接近。我應該能夠在幾小時內突破迷宮中心。我從牆上檢視著整座迷宮。我震驚於它竟是如是廣大。

東方的部份籠罩在霧裡,大概是從海面升起的。一旦我找到中心點,我祈禱著的獎品正在那裡等著我,我將會試著從西邊離開迷宮,那也是我來的方向。

儘管我希望能在可怕的地下迷宮周圍找到出路⋯

NewImage

 

我的手抖得非常厲害,幾乎無法使墨水不從鵝毛筆上滴落。我相信我已經通過迷宮最終極的考驗—我殺了一隻牛頭怪。

NewImage

 

我突然遇見牠,或許該這麼說,牠突然遇見我,就在一個特別扭曲的圍牆區段。這隻野獸十分可怕。身形巨大。不停地吼叫以及從鼻子噴出氣息。揮舞著一把巨斧—光是它的重量便可將我整個身體劈成兩半。牠相當接近;我本能地抽出了我的長劍,雖然我原本應該會因為恐懼而全身無法動彈。

當牠把斧頭高高舉起準備要殺掉我的時候,我迅速地劃過他的前臂,希望能解除他的武器。但是那道傷口對那隻野獸來說就像在搔癢,而我勉強躲過了落下的斧頭,它將一塊石頭劈成了兩半。

我轉身朝著我來的方向跑去,但我很快地確認了我無法跑贏這隻怪獸。牠在這座迷宮裡誕生,而我在這裡只是個陌生人。所以我抓住了我唯一的希望。

我丟下刀子並拿起了弓,牛頭怪如雷的腳步聲緊追在後。我搭上了我的箭,我唯一一支真正的箭,然後轉身準備將它射出。

怪獸只有幾步之遙而我卻朝後方絆倒,因為我的腳跟撞上了從地面突出的石頭。我往後倒下。我的神啊,我想我一定是死定了。當怪獸向我撲來準備了結一切的時候,我屏住呼吸並放開了我的箭。

它直接埋進了怪獸的脖子裡,用急遽的安靜切斷了牠的吼叫聲。牛頭怪扔下斧頭然後握緊了傷口,血從牠巨大的手指間濺出。牠跪在地上,就在離我差不多一隻手臂的距離。我可以聞到牠的溫熱氣息。牠那玻璃般圓滾滾的眼睛朝頭頂的方向轉動,然後倒下,喉嚨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直到牠死亡,牠的血浸濕了岩石間的沙地。

我嚐到了勝利的滋味,但不知怎地對於這隻強壯生物的隕落感到悲傷。等我回神以後,我將會繼續朝迷宮中心前進,期待著我即將在那裡找到的東西。

NewImage

 

最後,我終於來到了迷宮的中心。它是一座巨大、開放的方形空間,每側有一座往回通向迷宮的拱門。中央有一座巨大的圓井。發現水源令我感到欣喜若狂,但卻很快地發現它並非一般的水,而是鹹水。我相信它是一個藍色洞穴,能通往一座連接東部大洋的地下海洋。

在水面下我可以看見一樣東西在深處閃爍著。我相信那就是我被派來這裡取得的神器。我相信它就是塔薩的雙叉戟,狄凱拉。

我也曾見過在洞穴深處游泳的生物們,而她們正呼喚著我。我確信她們是水靈,塔薩祂自己的密使。我必需去找她們,因為她們將會幫我取回我此行追求的東西。

我把珍珠丟進這個水漫洞穴並唸了一段禱文。我卸下了鎧甲、衣服,和背包。我身上只剩繫著劍的腰帶以及用來保護日記本的防水包。我在心理上、生理上,與精神上都準備好了。

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我知道我必需潛入深處—對於我的信仰的最終測試。

NewImage

NewImage

 

我不知道是哪一天,也不清楚自己身在何處。今天早上我在一個海灘上醒過來,從深海的某處被沖上岸。我的身體覆蓋著發光的幾何圖案。

我頭朝下潛入了藍色洞穴,並一直往深處游著,愈來愈深,是我從來就不敢前往的深處,但那我認為是雙叉戟的東西卻依然離我有點遠。當我快沒氣的時候,而且我知道自己已經潛得太深而無法活著回到海面上,我選擇擁抱我的命運而不是害怕它。就在那個時候,水靈們從藏身處現身並用甜美的聲音將我環繞,那些聲音在我身體四周形成了充滿空氣的泡泡。

現在這一切就像是夢境一般。我甚至無法確信自己能夠真實地描述它。水靈們拉著我穿越地下海洋的黑暗;唯一的光線來自於她們魔法發出的冷酷藍光。最後,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們進入了賽連之海,然後她們把我帶往深處,只有最微弱的光線能夠穿透。在我們朝海洋前進的路上有許多既奇特又強壯的生物從我們身旁游過,但卻沒有任何一隻會來騷擾我的行進。

再度地,在我不清楚過了多久之後,塔薩祂本尊向我靠近了。祂細長的鰭莊嚴地來回擺動著。水靈們退開讓我獨自面對祂。祂撥開了泡泡並游進來,與我四目相接。祂說話了!我聽不懂祂的語言,但言語的意義彷彿穿透了我的心智—時間漫長,而人類的生命只不過是一個晚上的陰影。昨天造訪之物很快便將失去,就像是太陽裡的塵埃。明天來訪之物才是我們那脆弱生命的唯一任務。

祂朝我伸出了細長的手指,畫出一道光亮圖形包圍我全身,並用祂銳利的指甲將它刻進我的皮膚裡。突然間,祂退入了黑暗深淵並像夢境般消失無蹤。那是我記得的最後一件事。

我已經成功地從塔薩祂本尊這裡獲得好處,而祂也把我吐回乾燥陸地上,全身赤裸並重獲新生。

NewImage

 

我現在明白取回狄凱拉一直都是件愚蠢的差事。我們怎麼會認為我們能夠擁有它?我們怎麼會想像我們能夠支配它?為什麼當我們的命運必需得靠我們自己來塑造的時候,我們要把希望放在一件物品上?

迷宮的試煉已經永遠地改變了我。我被一位神明祝福過。我將回到我的城邦並且被視為一位偉大的英雄受群眾歡呼,但我得到真正的禮物是用來塑造一個屬於我們偉大未來的智慧—貢獻給我們的知識體系。

在《翻譯文章:未知領域 – 海神迷宮,第二部分》中有 1 則留言

等等!我要回應